第625章 天价鱼事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看到枪哪还敢动,所有人都像是被施了法术一样给定住了。

    寸头男一把将老板的助理推开,来到了Citygirls几个成员的身边,女孩们想躲,寸头男伸手抓住其中一个,淫/笑道:“妞儿长得不错呀。”

    说着话,便上下其手。

    女孩自然不愿意,一边挣脱一边让他起开。其他几个女孩见状也上去帮忙。

    寸头男一听不是吾国人,就更开心了:“居然是棒子,好,今晚有棒子可以玩喽。”

    于是寸头男就开始满屋的追Citygirls的成员,几个女孩吓得花容失色,东躲西/藏。屋里的其他男人碍于寸头男有枪,一个个气的都不得了,可是谁都不敢动。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进来几个保安,上前拦住寸头男呵斥道:“你快点走,别在这里闹事,不然……”

    不等寸头男发作,一旁的小弟抬腿就给了说话的保安一脚:“你他妈跟谁说话呢?知道这是谁吗,李东林听没听说过?”

    听到“李东林”三个字,几个保安脸色顿时大变,没有人再敢上前阻拦,也没有人再敢说话。

    寸头男指着保安们骂道:“我数三个数,赶紧在我眼前消失,不然废了你们。”

    保安们不敢不听,不等数数,马上就灰溜溜地走了。

    寸头男掐着腰看了看Citygirls的几个女孩,然后看向一旁的工作人员说道:“我不会白睡她们的,开个价吧。”

    “她们是艺人,不是小姐,你找错人了。”一个工作人员说道。

    “少他妈跟我扯犊子,艺人和小姐有什么区别?赶紧开价,不然老子就白睡了,到时你们一分钱都捞不着。”

    寸头男见谁都不吱声,又说道:“我数三个数,你们要是不说个价钱,那我就当你们免费让我睡了。3、2、1……”

    查到一的时候,就听“嘭”的一声,房间门再次被推开了。

    寸头男眉头紧锁,恼怒道:“谁呀?是不是他妈想死……”

    死字说出一半,另一半寸头男没有说出来,而是笑着说道:“呦,这不是肖所长吗,过来吃饭?”

    Citygirls的成员们和工作人员看到警察来了,全都松了一口气。

    一共来了六个警察,他们都是附近派出所的,为首的是副所长,姓肖。

    肖所长冷着脸看着寸头男说道:“李东林,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我的地盘闹事,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吧?”

    寸头男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没闹事啊,这不是有几个韩国朋友吗,我过来打个招呼都不行吗?警察也不能管的那么宽吧。”

    “人家认识你吗,你打什么招呼?把东西拿出来。”

    “什么东西啊?”

    “别跟我装傻,把枪拿出来。”

    “枪?”寸头男一挺腰坏笑道:“是这把吗?这可不能给你。”

    肖所长气的脸色铁青,他不想再跟寸头男废话,看了身旁的两个手下一眼,两个警察就朝寸头男走了过去。

    寸头男要躲,两个警察分别抓住他的胳膊命令道:“别动。”

    伸手在寸头男的身上搜,很快就从兜里搜到了那把手枪。

    “咳,这个枪啊,我还以为你们要我下面那把枪呢,吓我一跳。这是我儿子的玩具,不知道怎么就放我兜里了。你们要玩就拿去玩吧,我再给我儿子买。”寸头男说道。

    警察仔细一看,还确实不是真枪,就给肖所长递了个眼色。

    “全都带回所里。”肖所长瞪着寸头男说道。

    到了派出所做笔录,演唱会吾国的主办方老板将偷偷录的视频交给了警察。由于寸头男也没把Citygirls的成员们怎么样,拿的枪又是玩具枪,所以即便有视频,警察也只能将其当作一般的治安事件进行处理。

    罚钱,让寸头男赔礼道歉,然后就将其给放了。

    Citygirls的成员们以及工作人员非常气愤,他们对于警察的处理方式感到很不满,可是又没有办法。

    第二天全真熙知道了以后同样非常气愤,她不仅把事情跟薛飞说了,还把视频拿给了薛飞看。

    “正州的治安也太差了,幸亏昨晚没发生不好的事情,真要是发生了,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全真熙气呼呼地说道。

    “应该是不巧碰到几个地痞流氓吧,这样的人哪里都有,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薛飞看过视频之后心里很不舒服,可他作为省长也不好亲自过问这件事,毕竟没出什么事。

    不过薛飞却记住了留着寸头的李东林。

    “他们哪是一般的地痞流氓啊,根本就是黑社会。你看,他们连警察都不害怕。”全真熙指着正在播放的视频的手机说道。

    “像六星会一样的黑社会吗?”薛飞戏谑道。

    “你讨厌,我没跟你开玩笑。”全真熙伸手想打薛飞,结果被薛飞给拽到了怀里。

    “好啦,别再想这件事了,这就是个意外。”

    “运气也太差了,第一次来就碰到这样的事情。反正我觉得你这个省长应该好好管理一下,正州可是南河的首府,代表着整个南河,要是来旅游的碰到这种事情,口碑得多差,影响得多恶劣呀。”

    薛飞没有接话,可全真熙的话他全都听到了心里。

    圣诞节一过,马上就来到了元旦。

    小长假薛飞去了京天,分别拜会了何清毅与凌中原,向他们汇报南河经济结构调整进展的同时,希望他们能够提一些意见和建议。

    何清毅针对现阶段的进展说了不少,凌中原正相反,什么都没说,对薛飞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对此薛飞早就习以为常了。

    元旦一过,马上就到了春节,薛家人照例还是相聚在云海。

    大年初二傍晚,在张凤霞的指挥下,薛慧与何苗在厨房里做晚饭,薛飞和程爵在客厅闲聊,几个孩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嬉戏打闹,薛岩被隋雪菲叫进了房间,不知道两个人在嘀咕什么。

    时间不长,房间的门开了,只见薛岩伸手拉了一下隋雪菲的衣服,薛飞不耐烦的将他的手推开,然后看着客厅里的薛飞笑着说道:“薛飞,你过来一下,你哥有事跟你说。”

    薛飞听到隋雪菲叫他,起身就走了过去。进了房间,隋雪菲便将门关上了。

    薛飞看着坐在床上的薛岩问道:“什么事儿啊?”

    薛岩皱着眉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隋雪菲冲薛岩使了个眼色,笑着说道:“你哥想跟你谈谈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

    薛飞看了看隋雪菲,又看了看薛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工作怎么了?”

    见薛岩不吭声,隋雪菲很着急:“你倒是说话呀,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薛岩还是低头不语。

    “他不说你说。”薛飞看向隋雪菲说道。

    隋雪菲见只好如此,便说道:“是这么回事。在公安局里面谁都知道他是你哥。年前你不是把姚绪成调到正州去了吗,有些人就在背后说闲话,说薛飞当了省长,不把安排他哥,却提拔重用别人,这是亲兄弟吗。他听了这样的话心里不舒服,回家就跟我磨叨,我说薛飞调姚绪成去正州肯定是有你的安排,而且人家姚绪成在局里本来就是副局长,到正州当局长也正常。你的级别比姚绪成低,资历和功劳也没有姚绪成大,你心里有啥不平衡的。再说薛飞是省长,让自己亲哥哥当公安局长,别人肯定会说他是任人唯亲的,当时薛飞得多为难啊。可他心里就是过不去这个坎儿,加上年纪越来越大,一直原地踏步,所以年前到现在一直心情都不太好。我叫你过来倒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劝劝你哥。”

    薛飞看着薛岩说道:“不瞒你说,当时调姚绪成的时候,确实想到了你。级别倒不是什么问题,主要就是咱们俩的关系。就像嫂子说的,人家会觉得我任人唯亲。让人家在背后说三道四,戳脊梁骨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薛飞顿了顿,接着说道:“嫂子话里的意思我明白。如果你真不想在林江呆了,我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但不能去南河,而且级别的事情还得你自己努力。说实话,我个人的想法是希望你留在林江,毕竟我们是那里的人,各个方面也都熟悉,而且妈每年都要回去。反正留与不留你自己决定。”

    薛岩叹了声气,他一时也没有个准注意。

    就在薛岩思考到底是留不留在林江的时候,在正州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事情。

    吴苏省有一个二十几人的旅游团到正州旅游过年。傍晚在参观完一处景点后,导游说过年期间开门的饭店很少,就是就带着一行人来到了黄河区一个名叫“黄河野生渔村”的饭店吃晚饭。

    菜单上都是明码标价,点餐和吃饭一切都正常,但是在结账时旅游团和饭店之间却发生了冲突。

    “这不对吧,这是我们的账单吗?”旅游团中一个叫程言的人在看消费清单时发现不对劲。

    “没错啊,这上面写着呢,26、27包间。”服务员指着单子上的号码说道。

    “这个重量和价钱都不对呀。雅罗鱼和赶条鱼我清楚的记得是299一斤,上秤量的时候,一个是5斤6两,一个是7斤7两。这怎么变成399一斤,8斤5两和9斤7两了?另外这个鳇鱼398一斤是没错,可是量的时候是10斤多一点,这怎么变成14斤了?”

    “您肯定是记错了,雅罗鱼和赶条鱼一直都是399一斤,不信我给您拿菜单您看一下。”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交给了程言,程言翻开一看,还真是399一斤,可他明明记得是299一斤。

    “点菜的时候你不是也看菜单了吗,你还记得这两种鱼多少钱吗?”程言问身边的人。

    “299啊,当时我不还跟你说在这两种之间选一个吗,你说咱们人多怕不够,然后就两个都点了。”身旁的人一说,程言马上就想了起来,就更加确定是299了。

    程言气愤道:“你们是不是有两本菜单啊?点菜的时候用一个,结账的时候用一个。不能这么做生意啊,看我们是外地来的就宰我们是不是?”

    服务员一听就不高兴了,反驳道:“你怎么这么说话呀,菜单上的价钱写的清清楚楚,东西是你们点的,然后吃完了就不认账了,还血口喷人说我们宰人,你讲不讲理呀?吃不起就别吃啊,有便宜的东西你们非得点贵的,有意思吗。”

    “谁吃不起呀,明明是你们动了手脚想坑我们的钱。”

    “我们没有,你别乱讲话。”

    双方正吵着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伙人,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面目狰狞。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男人,他是饭店的经理。

    “怎么回事儿啊?”经理扫了一眼屋里的人问道。

    “他们吃完饭不给钱,还诬赖咱们是黑店。”服务员说道。

    “谁诬赖你们了,价钱和斤两根本就不对,明明就是你们故意使坏坑我们的钱,怎么反倒成我们的不是。”程言反驳道。

    经理从桌子上拿起消费清单看了看,说道:“大过年的咱们还是以和为贵吧,吵吵闹闹的不好。这样,给你们打个折吧,15500,就收你们15000整好了,怎么样?”

    程言的态度非常坚定:“不行。我们不需要打折,我们只想按照我们之前点菜的价格结账。”

    经理笑了笑说道:“你们点的东西,我也给你们打折了,还想怎么样啊?真想吃霸王餐?”

    “我跟你们已经没法谈了,报警。”

    程言话音未落,一个壮汉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当时就将他拍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看看其他人,凶神恶煞地说道:“大过年的都别找不自在啊。”

    “你们想干什么,开黑店还想打人吗?”

    程言想站起来,壮汉一拳就打在了程言的脑袋上,随即一手抓着程言的头发按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抓起一个空啤酒瓶狠狠地砸在了程言的脑袋上,血当时就下来了。

    旅游团里男女老少全都有,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

    程言的儿子今年七岁,看到自己爸爸被打了,就冲向了壮汉。壮汉一脚就将孩子给踹趴在了地上。

    经理冷笑道:“本地的都没人敢在这里吃霸王餐,你们这些外地人敢赖账,胆子还真不小啊。我告诉你们,赶紧乖乖拿钱滚蛋,不然就给你们这些南方佬好好过过年。”

    身在异乡人生地不熟的,见到这个阵势,谁还敢说什么,为了避免挨揍,只好赶紧交钱。

    对于黄河野生渔村饭店来说,这件事就过去了,可是对于程言来说,这件事可没完。

    程言觉得吃饭被坑也就算了,竟然还挨了一顿打,而且连孩子都打,怎么想怎么憋气。当时程言的老婆偷偷用手机将整个过程全都拍了下来,于是程言就把事情的整个过程,以及录像发到了网上,一时间正州成为了众矢之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