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雪夜之吻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到了正州以后,一直在学习汉语。两个人都属于那种比较有语言天赋的人,加上又全都用心学习,所以进步非常快。

    萩原叶子与薛飞经常见面,一般一周两到三次。为了避免萨菲公主知道,她每次都是晚上趁着萨菲公主睡着以后,独自打车到薛飞的住处,过一夜,然后第二天早上在悄悄回去。

    萨菲公主与薛飞见面的次数没有萩原叶子那么多,多的时候也就是一周一到两次,有的时候因为薛飞忙甚至一周连一次都见不上。

    这个周末薛飞有时间,萨菲公主得知后,早上早早就起床了,简单地吃了口东西后便开始梳洗打扮,站在镜子前换了好几套衣服才找到一身令自己满意的。

    来到薛飞的住处时是九点多一点,薛飞还没有起床。保姆将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请到客厅后,就上楼去叫薛飞。

    保姆要是不叫的话,薛飞可能一觉会睡到中午,因为昨晚他分别跟远在美国的凌飞和英国的康妮王妃进行了视频通话,上床已经快凌晨三点了。可是萨菲公主来了,不起床接待不合适,就硬着头皮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一番,换了身衣服就下楼了。

    萨菲公主过来其实没有任何事情,就是过来做客,找薛飞聊天。薛飞也没什么事,就陪着萨菲公主东扯西扯的闲聊,一聊就是一天。

    到了傍晚,外面飘起了雪花,这是进入十二月以来的第一场雪,也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为了款待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薛飞决定亲自下厨做晚饭。

    萨菲公主得知薛飞要下厨,就主动请缨给其打下手,薛飞说不用,可她坚持要帮忙,薛飞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依她。

    萨菲公主作为千金之躯,从小到大连进厨房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哪里会打下手啊,连摘菜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不会做。薛飞想让保姆教她她不让,偏要薛飞教她,薛飞无奈只能手把手的教她。

    洗菜的时候,两个人的手难免会有接触,薛飞根本就没有多想,但萨菲公主的俏脸却红了起来。

    饭菜上了桌,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品尝过后全都赞不绝口。尤其是萨菲公主,直说来到吾国后就彻底爱上了中餐。

    薛飞家的保姆并不住在家里,她每天早上七点到薛飞家里准备早餐,之后打扫卫生。如果薛晚上在家的话,她会在薛飞吃完晚饭后离开。如果薛飞不回家,她就可以早走。不过一切时间都是机动的,比如萩原叶子过来的时候,薛飞就会让她九点以后再到家里来。

    吃完晚饭,保姆收拾完碗筷就走了。

    外面还在下雪,时间又尚早,薛飞就拿出茶叶和泉水泡茶,萨菲公主问为什么不让保姆来做这件事,薛飞笑说保姆不会泡茶,只会糟蹋茶。

    薛飞说的是实话,之前家里来人,他曾让保姆泡过茶,结果保姆把价值不菲的茶叶给泡的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味道,所以自那以后,泡茶这件事他就再也不让保姆来做了。

    一边喝茶,薛飞一边给两个人讲关于茶叶的神奇过效。日本人讲究茶道,所以萩原叶子对茶叶有一定的了解。萨菲公主就完全不懂了,所以听了薛飞的讲解后,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很快时间就来到了九点钟,萨菲公主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薛飞也不好说什么,就给萩原叶子使了个眼色。

    萩原叶子见薛飞看时间,就心领神会:“公主,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萨菲公主看了眼时间,又看向窗外,说道:“怎么还没有停啊,下雪后路肯定会很滑吧。”

    薛飞和萩原叶子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萨菲公主说道:“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今晚可以住在这里,但我就怕你会不适应。”

    话音未落,萨菲公主便马上说道:“没什么不适应的,只是我住下不会打扰你吧?”

    薛飞笑着说道:“不会的。看一会儿电视吧。”

    薛飞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给打开了。

    萨菲公主显得高兴,看电视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十点半的时候,萩原叶子说她困了,薛飞和萨菲公主见时间也不早了,三个人就关了电视上了楼。

    萩原叶子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薛飞和萨菲公主可能是因为喝了很多茶叶的原故,两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无法入眠。

    想睡却睡不着的滋味是很难受的,薛飞就下了床,披件衣服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来到楼下,看到一楼的灯亮着,薛飞有点奇怪,心说之前上楼时他把灯关了呀,怎么会又开了呢?再一看,他才发现有个人正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仔细看是萨菲公主。

    “还没睡?”薛飞走过去问道。

    萨菲公主转身看了薛飞一眼微笑道:“是啊,你也睡不着吗?”

    薛飞点了点头。

    两个人并肩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谁都没有再说话,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约五六分钟以后,萨菲公主开口说道:“我们出去走走怎么样?”

    薛飞一愣,收起思绪说道:“外面好像很冷的样子。”

    “没关系,多穿一点就好了,去吗?”

    薛飞其实不想出去,可是见萨菲公主很想去,只好同意。

    上楼换了身衣服,两个人就出了家门。

    从热乎乎的屋子刚一出来,突然寒风怕打在身上,两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紧忙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

    走出大院,深夜的马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能看见偶尔飞行而过的车辆。

    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只是沿着马路一直往外走,走了一会儿后,身体渐渐适应了,就感觉好了很多。

    走着走着,萨菲公主突然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失去重心向后仰了过去。薛飞手疾眼快,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她才幸免没有没摔倒。

    薛飞没有什么感觉,倒是萨菲公主在惊吓过后,小心脏有些“噗通噗通”的一阵快跳,小脸蛋也有些发烧。

    可能是注定今晚萨菲公主要摔一跤,所以没走多远,她就又一次滑倒了。这一次薛飞也看到了,也伸手去抓萨菲公主了,可是稍微晚了一点,加上地面确实很滑,他的重心被萨菲公主一带,就和萨菲公主一起摔倒在了地上,而且他还压在了萨菲公主的身上。

    薛飞的第一反应是赶紧起身,他担心把萨菲公主压坏了。可令他万没想到的是,萨菲公主竟然伸手抓住他的衣服,没有让他起身。

    萨菲公主含情脉脉地看着薛飞,眼神里羞涩中带有一股炙热,柔情中又透着决绝。面对此情此景,薛飞有些发呆,而就在这个时候,萨菲公主像小鸡啄米一样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薛飞当时就感觉脑袋轰了一下,之后一片空白。

    再然后,也不知道萨菲公主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翻身竟然将薛飞压在了身下,捧着薛飞的脸就亲了起来……

    薛飞早就知道萨菲公主喜欢他,说是来吾国学习中医,其实就是冲着他来的。不过在他的印象当中,萨菲公主一直都是一个很有修养,很含蓄的女孩,突然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让他对萨菲公主有了更新的认识。

    回到家里,两个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薛飞不知道萨菲公主在想什么,他满脑子都是萨菲公主亲吻他的画面。他摸了摸嘴唇,不由得笑了起来。

    早上起来,薛飞像是把昨晚的事情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一切如常。萨菲公主则表现的很不自然,跟薛飞说话就会脸红心跳,薛飞不在眼前的时候就会去偷看薛飞。

    萩原叶子跟了萨菲公主这么长时间,对她已经很了解了,看到她这副样子感觉很奇怪,心想这是怎么了?睡一宿觉至于这个样子吗。

    转眼就到了圣诞节,在吾国这是小孩子们的节日,薛飞从来都对这个节日无感,所以一点也不关心。不过圣诞节的时候全真熙从韩国来了,薛飞自然是要好好接待的。

    citygirls组合将在平安夜这一天在正州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演唱会,全真熙虽然已经不在组合里了,但由于这是她们组合在吾国开的第一场演唱会,选在正州就是因为薛飞的原故,所以她自然是来正州的。

    由于演唱会是在晚上进行,全真熙又盛情邀请,薛飞在平安夜那天晚上穿着羽绒服,戴着口罩悄悄去了演唱会现场。

    容纳一万五千人的会展中心座无虚席,两个半小时的演唱会,citygirls组合从头嗨唱到尾,一万五千名观众的呐喊尖叫声同样贯穿始终。薛飞可能是现场最安静的一个人,但他同样看得很过瘾。

    演唱会结束后,照例要开庆功会,全真熙为了能够和薛飞多呆一会儿,她就不参加了。到后台打了招呼,告诉组合成员她不去酒店了,然后就和薛飞回家了。

    citygirls其他成员回到酒店后,洗澡换衣服,之后就来到了举行庆功会的房间。

    演唱会的吾国主办方老板与六星娱乐的负责人分别发表了讲话,说完以后众人就吃喝聊了起来。

    正在其乐融融之时,突然房间的门“嘭”的一声开了,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东哥,走错了,不是这屋。”

    进来几个人,为首的男人留着寸头,年纪在四十五岁左右,身上穿着貂皮大衣,脖子上戴着明晃晃的金项链,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看人的眼神发直。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看就是跟班小弟,说走错的人就是他。

    寸头男虽然醉醺醺地喝了不少酒,可是一看到citygirls的几个女孩,眼睛就立马变数码的了,一脸坏笑,色相毕露。

    “没走错,就是这屋。”寸头男说着话就朝citygirl的成员走了过去。

    “你是谁呀?赶紧离开这里!”一个人上前阻拦道。

    寸头男伸手推了一下阻拦人的脸,骂了声滚开,结果招惹了其他人的不满。

    “你最好马上走人,否则别怪对你不客气!”演唱会吾国主办方老板的助理长得人高马大,一步就站在了寸头男的身前。

    寸头男侧头抬起耳朵问道:“你说是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

    “说你奶奶个孙子!”寸头男抬手就给了老板助理一个大嘴巴,声音极其响亮。

    老板的助理刚举起拳头刚要还手,寸头男就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额头上,冷笑道:“你敢打吗?你敢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