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真相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这时就见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走了上来。

    女人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男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很瘦很白,长相称不上多帅气,可也算得上是精神。

    由于是老式楼房,楼道比较狭窄,可女人却是挎着男人的胳膊上来的。看到鲁芳和孟瑶,女人只是瞥了一眼,男人则上下打量,眼神中明显带有一些轻佻。

    两个人来到张自强家门口,女人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开门,孟瑶见了问道:“你们是张自强的家人?”

    听到问话,女人和男人全都看向了鲁芳和孟瑶。女人问道:“你们是谁呀?”

    鲁芳拿出证件说道:“我们是省公安厅的,想找张自强的家人了解一些情况。”

    进了屋,男人径直去了卫生间,女人并没有请鲁芳和孟瑶坐下,而是自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态度冰冷道:“我是张自强的老婆潘美丽,有什么事就说吧。”

    “张自强在自杀前回到家里,有没有说过什么,或者做过一些反常的举动?”鲁芳问道。

    “反常的举动倒没有,就是说他们公司很快就会裁员,他肯定是被裁的对象。这样的话他在自杀前的几天经常会说,但自杀前的那一晚他表现的非常气愤,晚饭几乎都没吃。”潘美丽说道。

    “他是从哪个屋跳下去的?”

    “那个。”潘美丽抬手指向了一个房间。

    鲁芳和孟瑶朝房间走了过去。

    在卫生间里的男人这时出来了,他瞟了一眼鲁芳和孟瑶,然后一边拉裤子的拉链系裤腰带,一边看着潘美丽。潘美丽与他对视,持续了差不多得有五六秒钟的时间。

    开了灯,鲁芳和孟瑶看了看,很普通很小的一个房间,也就十三四平米左右的样子,放着一张床和一个柜子,还有一个小桌子和一把椅子,看上去非常陈旧,非常紧巴。

    来到窗台前,鲁芳打开窗户往下看了一眼,之后关上窗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和张自强住这个房间?”鲁芳问道。

    “不,那个房间他住,我住这屋。”潘美丽指着另一个房间说道。

    “也就是说张自强自杀的那天晚上,你们俩并不在一个屋?”

    “不在。”

    孟瑶打开灯进去一看,发现这个房间要比那个房间大一点,各种东西看上去也更新一些。

    最显眼的是床头柜上一盒打开的安全套,地上还有一个小纸篓,里面有很多纸巾,还有用过的安全套。

    “你是张自强的什么人?”鲁芳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男人问道。

    不等男人回答,潘美丽说道:“他是我朋友。”

    “是谁最先发现张自强自杀的?”孟瑶问道。

    “楼下过路的人。”

    “张自强的遗书,除了你和警察之外,还有谁看过?”

    “没有了。”

    鲁芳和孟瑶对视了一眼,鲁芳说道:“谢谢你的配合,我们先走了。”

    两个人从张自强家里出来就直接下楼去了,结果在楼道口碰到了张自强家对面的那个老头。

    “张自强的老婆有没有跟你们说张自强自杀前的那天晚上,他们吵过架?”老头问道。

    两个人齐齐摇头。

    “我就知道她不会说的。”老头一副早就预料到的样子说道。

    “您怎么知道他们吵架了?”鲁芳问道。

    “当然是听到的。老房子了,隔音效果不好,他们两口子又经常吵架,别说我这个住对门的,整个单元都知道他们两口子经常吵架。我和张自强在这里住了快二十年了,他那个人话不多,但心眼好,手又巧,过去家里的老电视老冰箱坏了,从来都是他帮忙给修,不要钱不说,连留吃饭都不吃。可惜就是命不好,一婚的媳妇是个精神病,二婚这个又不正经,总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往家里领野男人。刚刚你们看到的那个,那就是她的姘头。已经被张自强堵到好几次了,临死前那晚,两个人就是因为这件事吵得架。我听有人说网上传张自强自杀是因为工作,纯粹是放屁,他完全憋屈死的。本来就抑郁症,家里又摊上这种事,他能想得开吗。”老头显得非常气愤,同时也看得出他对张自强的自杀感到很惋惜。

    转天早上,鲁芳和孟瑶又一次去了水泥公司,不过这一次她们不是去找高玉龙的,而是找总经理叶宗瑞。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叶宗瑞微笑着问道。

    “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下关于张自强的事情。”鲁芳说道。

    “张自强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可是我对他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张自强自杀之前,你没有和张自强见过面?”

    “没有,从来没有。”叶宗瑞斩钉截铁地说道:“虽然我们同在一个公司,可我是老总,他是下面工人,我要是有什么事,我只会找张自强的领导,我怎么可能会直接找他一个工人呢,你们说对不对?”

    孟瑶看了鲁芳一眼,问道:“你们公司是否向职工传达过要进行企业改革的消息?”

    叶宗瑞稍微想了一下说道:“怎么说呢,正式的没有,只是向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说过,让他们先向下面透露一下,主要是为了看职工的反应。因为这是省里和市里的指示,毕竟正式的改革方案还没有出来呢,我们是不可能擅自做主,自己去公布的。”

    从水泥公司出来,鲁芳和孟瑶把所有调查的情况梳理了一遍,认为张自强的自杀肯定有内幕。其中潘美丽和她的姘头,以及叶宗瑞三个人非常可疑,很有可能与张自强的自杀有关系。

    两个人经过商量,孟瑶留下负责监视潘美丽和她的姘头,鲁芳回正州向薛飞报告情况。

    天封距离正州仅一百公里,鲁芳回到正州时正值中午,薛飞在午休,两个人就见了一面,鲁芳把调查到的情况详细的跟薛飞说了一遍。

    薛飞听了是既高兴又生气。高兴是因为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张自强的死果真不是一起寻常的自杀案。生气是因为天封方面欺上瞒下,并没有秉公去处理这起案件,薛飞不清楚究竟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在人命面前,在国企改革面前,竟然是这副不严肃的态度。

    下午,薛飞把省公安厅厅长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命他马上成立专案组赶赴天封,重新调查张自强自杀一案。

    而就当天晚上,孟瑶在跟踪潘美丽的姘头庄仁时发现他去了叶宗瑞的家里。

    专案组经过一周的调查后,张自强自杀的真正原因浮出了水面,完全与国企改革无关,而是彻头彻尾的谋杀,薛飞得知后既震惊又震怒。

    国企改革一事确实让很多国企员工感到不安,可是却远没有达到上街游行和到省委省政府抗/议的地步,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都是该企业的负责人在暗中蛊惑支持。而在这些国企负责人的上面,还有一个大人物在给他们撑腰,目的是给薛飞找麻烦,阻挠国企改革。

    这位大人物见游行和抗/议并没能让薛飞烦心,省委省政府也丝毫没有放弃国企改革的态度,于是便召集多位国企负责人一起商量研究对策,其中就包括天封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叶宗瑞。大人物表示必须得出件大事,造成社会舆论,才可能阻止国企改革。

    大人物虽没有明说大事是什么,也没有明确指派谁去干这件事,可各位国企负责人心中却全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并且都想干成这件事,借机让自己与大人物的关系更近一步。

    叶宗瑞回到天封,无论是上班还是回到家里,每天都在琢磨这件事,可一点眉目都没有,而此时他的妻弟又出了事。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叶宗瑞的老婆庄茹说她的弟弟庄仁和一个有夫之妇勾搭上了,那个女人的丈夫还是叶宗瑞公司的职工。虽然庄仁平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可是叶宗瑞却偏爱这个小舅子,得知庄仁出了这档子事,叶宗瑞让庄茹马上打电话将庄仁叫到了家里进行批评教育。

    庄仁一向很听叶宗瑞的话,但这次他没有听,还说他和潘美丽多么多么相爱,潘美丽与张自强早就没有感情了,而且张自强身体不好,有很严重的抑郁症,两人名为夫妻,实则早就分居很长时间了。

    叶宗瑞在庄仁的话中捕捉到了张自强是抑郁症患者这个信息,这让他瞬间就想到了大人物希望发生的大事,他觉得张自强可以利用。

    第二天上班,叶宗瑞调出了张自强的档案,又拐弯抹角的让人打探了一下张自强的病情,然后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分别找庄仁、潘美丽、天封市公安局局长进行安排布置。

    叶宗瑞先是找张自强去他办公室,告诉张自强,考虑到他的病情,即将开始的国企改革,他将成为公司被裁的对象,以此来故意刺激张自强。

    心情郁闷的张自强回到家后,潘美丽又故意找茬跟他打架,说他没本事,整天回到家也没有一句话,得抑郁症还不如得绝症死了算了。还说她爱的男人是庄仁,张自强哪里都不如庄仁等等之类的话,又一次刺激了张自强。

    张自强回到房间辗转反侧,一直没有睡意。他前思后想,觉得自己活了四十几年实在是太失败了,工作马上就要没有了,老婆又跟了别人,自己的病又治不好,生活对他来说真的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个世界上也再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死是他唯一的选择和出路。

    于是写下一封遗书,就从窗户跳了下去。

    张自强自杀的时候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潘美丽并不知道,是楼下有人看到张自强的死尸报警,警察找上门以后潘美丽才知道的。

    潘美丽将张自强的遗书用手机拍下来发给了庄仁,庄仁将遗书和事先准备好的关于张自强的资料,一并发到了网上,并称张自强自杀是因为国企改革,目的是为了制造舆论。

    而在调查张自强自杀一案上,天封市公安局完全就是走了个形式,然后就通过官方微博向外公布了张自强自杀案的情况。为了让张自强的死与国企改革牢牢贴在一起,就故意说死因疑与工作有关。

    叶宗瑞自认为设计的天衣无缝,可得知张自强真的死了,他还是有点后怕。将事情告诉大人物后,大人物除了表扬他干的好之外,还安慰他不要惊慌,死的只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省里肯定不会细究的,只会去想如何进行危机公关。经历了这件事,只怕国企的改革是要搁浅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