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重要的线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了解死者的人肯定都是亲朋友好,所以熟人爆料的可能性不大。薛飞怀疑是掌握公权力的人爆出的死者信息,比如说警察,到了案发现场之后,听家属介绍了相关信息然后上传到了网络,至于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点让薛飞不解的是,国企改革还没有正式开始呢,目前只不过是试探职工反应,和商讨具体改革方案的阶段。如果真是到了执行阶段,某个国企员工因为被裁一时想不开,最后跳楼了,还能理解。还没到那个阶段就跳楼了,跳的是不是有点早啊?

    而且遗书里也并没有说是因为国企改革的事情自杀的,只是说工作不顺遂,生活不如意,活着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只有死才能解脱。仅凭“工作不顺遂”几个字就断定是因为国企改革自杀的,实在是太过于牵强了。

    总之,薛飞觉得这起跳楼自杀事件有些蹊跷。

    来到省政府,前脚刚进办公室,随后殳正权就进来了。

    “天封跳楼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殳正权问道。

    “听说了。”薛飞淡淡地回应道。

    “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这都死人了,不需要想想办法吗?”殳正权皱着眉头,一副很心急的样子说道:“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如果不想一个妥善的办法肯定是要出问题的,现在怎么样,社会舆论已经有了,全都是骂声,那些反对的人也一定会更加激进,真要是再死一个两个的,这个革还怎么改?”

    “还是等天封那边把事情查清楚了再说吧。你还有事吗?”薛飞看着殳正权,态度极其平淡,就像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一样。

    殳正权见薛飞下了逐客令,便没有再说什么,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甩袖子就走了。

    三天后,天封市公安局就在其微博的官方账号公布了天封水泥股份有些公司职工跳楼一事。说经过调查,确系死者为自杀,排除了他杀的可能。自杀原因疑与工作有关。

    薛飞对于调查结果非常不满意,什么叫自杀原因疑与工作有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个“疑”字会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本来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自杀是因为国企改革,公布的结果又含糊其辞,这办的是什么案?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只会让人觉得跳楼就是因为工作才死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调查结果公布以后,网上又掀起了新一轮的骂声,而且比之前更多了。

    薛飞给聂宇春打电话说道:“你马上联系天封方面,给他们三天时间,让他们尽快调查清楚究竟是不是因为国企改革的事情自杀的。再让他们查查是谁把死者的相关信息公布到了网上。”

    又过了三天,天封方面给了回复,说死者生前闻听国企即将要改革的消息后,曾多次跟身边的同事说过自己肯定会被裁掉。死者的家人也说自杀前的那个晚上,死者回到家里大发了一通脾气,说国企改革不人性化,政府过河拆桥不管员工死活等等之类的话。虽然无法确定死者就是因为工作的事情自杀的,但因工作而死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至于往网上发布死者相关信息的人没有查到。

    薛飞在公安局工作了六年,在安全部工作了五年,十一年的职业经验让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件事不是天封市公安局说的那样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薛飞让鲁芳和她的同事孟瑶去了一趟天封,调查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内幕。

    鲁芳和孟瑶秘密赶到天封后,先去了死者张自强所工作的天封市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张自强是水泥公司维修部的一名维修工人,到了水泥公司,鲁芳和孟瑶自称是省公安厅特别调查组的,并出示了证件,表示要找维修部主任高玉龙了解一些情况。

    “两位请坐。”高玉龙示意鲁芳和孟瑶坐下后,倒了两杯水给她们,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两位是省公安厅的?”

    “没错。”鲁芳和孟瑶分别出示了一下证件,鲁芳说道:“我们是来调查张自强自杀一事的。”

    “案子不是已经都结了吗?”

    “天封市公安局是把案子结了,可是省厅认为里面还有一些疑点需要调查清楚。希望高主任能够配合。”

    “关于张自强自杀一事,我们公司特地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准随便跟外人再提。”高玉龙面露难色。

    孟瑶问道:“外人也包括我们?”

    鲁芳说道:“如果高主任碍于公司命令不便配合,我们可以去找公司的领导……”

    “还是算了吧,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保证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高玉龙可不想麻烦领导,尤其是裁员的前夕。

    “张自强生前是否曾多次跟同事说起过他将会在国企改革中被裁掉?”鲁芳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建议你们问问维修部的其他员工,反正他跟我从来没说过这件事。”高玉龙说道。

    “那在你的眼里,张自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高玉龙想了想说道:“他维修技术很好,在我们维修部里,技术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但他这个人平时话不多,加上又有抑郁症,所以一向独来独往,和身边的同事来往的也不算多。”

    “他有抑郁症?”孟瑶问道。

    “嗯,挺严重的,他还因为治病休息过两个月。他有抑郁症这件事维修部的人基本都知道。”

    鲁芳和孟瑶对视了一眼,认为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又问了一些问题,然后两个人就让高玉龙带着他们去见维修部的职工们。

    维修部一共分六个队,张自强生前在四队。来到四队,鲁芳和孟瑶问了他们和高玉龙差不多的问题。其中在问到张自强生前是否跟他们说过自己会被裁掉时,所有人一致回答是没有。四队队长说张自强平时很少说话,国企改革的事情只是刚刚有消息,裁员的事情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开始呢,即便裁员,张自强作为他们维修部的业务骨干,被裁的可能性也是最小的。

    从水泥公司出来,鲁芳和孟瑶准备去张自强家里看看的时候,一个人从车间里跑出来叫住了他们。

    “等一下。”

    鲁芳和孟瑶停住脚步回身一看,是四队的一个维修工,刚刚她们见过。

    “有什么事吗?”鲁芳问道。

    维修工满面犹豫之色:“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们说。”

    一听这是有情况,鲁芳就马上说道:“你但说无妨,无论你说什么,我们都会替你保密的,绝不会向其他人透露是你说的。”

    “张自强临死的前一天,傍晚临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叶总要见他。”

    “叶总是?”

    “叶总叫叶宗瑞,是水泥公司的总经理。当时张自强接电话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电话叶总秘书打给他的,张自强还跟问我他是不是被骗了,叶总怎么可能要见他呢。”

    “他去了吗?”

    “去了。我说你去看看吧,不是的话也没什么,要真是叶总见你,你要是不去,那后果可就严重了。张自强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去了。”

    “真的是叶总见他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后来第二天早上我就听说他跳楼自杀不了。”维修工叹气道:“我觉得他自杀的原因不大像是因为改革裁员,我怀疑还是抑郁症造成的。虽然他这个人平时话不多,可他是个好人,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孟瑶问道:“这件事你跟其他人说过吗?”

    维修工说道:“我就跟市公安局的人说过,而且还是单独说的,他们告诉我保密,不能随便跟别人讲。你们是省公安厅的,我认为有必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们。”

    鲁芳点了点头:“这件事确实需要保密,不能随便跟别人说,但你告诉我们是正确的。”

    两人见时间还早,这个时候去张自强家里可能没有人。而维修工说的这件事很重要,于是她们就去了一趟电信部门,调取张自强自杀前的傍晚时接到的那个电话信息。

    从调取的单子上来看,维修工没有说谎,张自强确实接到了一个座机电话,而座机的号码正是水泥公司的,这意味叶宗瑞确实找过张自强。

    傍晚,鲁芳和孟瑶来到了张自强的家里,敲了半天门里面也没有动静,猜想应该是张自强的老婆还没有下班,就站在门口等着。

    从五点半开始等,一直等到快到七点半了,仍不见有人回来,两个人感觉很纳闷。

    就在这时,对门的房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老头,看年纪没有七十也快到七十了。

    “我看你们俩在这儿等了挺长时间了,你们是什么人啊?”老头上下打量鲁芳和孟瑶。

    鲁芳笑着说道:“大爷您好,我们是警察,想找这家人了解一些情况,可是家里一直没有人。”

    “是为了他家男人跳楼的事情来的吧。不是说案子都已经结了吗,你们还来干什么?”

    “还有些事情没有弄清楚。大爷,您知道他们家人什么时候回来吗?”

    老头刚要说话,就听到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传了过去,老头往楼梯下面一看,转身进屋就把门关了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