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女人就是麻烦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费光荣被逼无奈,只好跟着薛飞去了一趟京天。

    两个人来到办公地点并没有见到凌中原,不是凌中原不在,而是凌中原听说是他们求见,就告诉下面人说忙没有时间。

    之所以来凌中原的办公地点,是因为薛飞觉得带着费光荣去住的地方不合适,可见凌中原不见他们,那去住的地方也就没什么不好的了。于是两个人就调头去住的地方等凌中原。

    凌中原的家里可不是谁都能去的,费光荣不禁好奇薛飞与凌中原之间的关系。

    凌中原晚上下班看到薛飞和费光荣在客厅坐着,当即脸上就变了颜色,对于费光荣的打招呼也视而不见,直接就上楼去了。薛飞给费光荣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紧随其后跟着上了楼。

    “你们是来谈经济结构调整的?”凌中原冷声问道。凌中原早就猜到了薛飞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在家里看到薛飞和费光荣也没有感到太意外。

    薛飞和费光荣双双点头。

    “改革是全国性的,不是只有某些省份,所以南河也在其中。”

    薛飞和费光荣难以置信的对视了一眼,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

    “每个省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国务院就出台了针对每个省的改革指导意见。本来是要下个月统一下发的,见你们这么着急,就先给你们看看吧。”凌中原将一个档案袋从包里拿出来放在了写字台上。

    薛飞紧忙拿起来拆开,拿出里面的资料仔细看了看,不由得一声冷笑,他就知道凌中原的话有水分。

    “这指导意见我认为就不用下发了吧。”薛飞将资料放在写字台上气呼呼地说道。

    薛飞觉得指导意见写跟没写几乎没有区别,只是小打小闹,字里行间还是不让南河有大动作,这哪叫改革呀,撑死了算改动,根本无法让南河的经济产生质的变化。

    费光荣拿起资料从头看了起来。他就知道来了也是白来,他也没打算说什么,心想你们要说就说吧,跟我没关系。

    “所有改革必须严格按照指导意见来,违反者后果自负。”凌中原提醒并警告道。

    “我和费书记今天来见您,是代表所有南河省委常委,代表南河一亿人民来的,不求您给南河任何的优惠政策,只求能够像对待其他省份一样对待南河,给南河一个腾飞的机会。我们保证,不能动的我们绝对不动……”薛飞话没说完就被凌中原打断了。

    “我累了要休息,你们走吧。”凌中原不耐烦地说道。

    说完,凌中原离开书房就进了卧室。

    费光荣放下资料看着薛飞问道:“怎么办?”

    薛飞双手掐腰气的不行:“还能怎么办,走呗。”

    从凌中原住处出来,薛飞把费光荣给打发走了,自己去了京天一號,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

    南河搞经济结构调整只会对国家有好处,不会有任何的不利,为什么就不支持呢?薛飞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他认为就是凌中原针对他,让他去南河,又捆住他的手脚不想让他有任何的作为。

    薛飞这个人显然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否则他也走不到今天。虽然眼下想不到太好的主意,可他在心里暗暗发誓,经济结构调整一事他非干成了不可。

    正一个喝着闷酒时,手机收到了两张图片,薛飞拿起手机看了看,不由得眉头紧锁。

    从通讯录里找到曲媛媛的手机号,打过去后,薛飞问道:“你在哪儿呢?”

    曲媛媛说道:“我在家呢。怎么了,想我了?”

    “嗯,我想你了,我现在在京天一號,你过来吧。”

    “真的假的?你来京天了?你可别骗我。”曲媛媛不太相信。

    “我骗你干什么,快点过来吧。”薛飞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曲媛媛出现在了京天一號薛飞所住的房间里。

    曲媛媛并没有注意到薛飞与往日有何不同,进了房间,就直奔坐在沙发上的薛飞走了过去。她想坐在薛飞的腿上和薛飞亲昵一番,因为两个人自从春节到现在就没有见过面。但薛飞并没有让她坐,而是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你不是想我了吗?”曲媛媛对于被推开感到不解。

    薛飞冷若冰霜地看着曲媛媛:“你是从家里来吗?”

    “是啊,我不在家里能去哪儿啊。”

    薛飞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找出照片扔给曲媛媛,曲媛媛看了以后,脸色顿时大变。

    “我……”曲媛媛刚要说话,薛飞伸手就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咱们俩不是两口子,你丈夫他叫你任远,他现在在病床躺着呢,所以你跟谁好跟我没有关系。我把你叫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想说两件事。第一,你是公众人物,你和任远没有离婚,如果被人知道了你出/轨,后果是什么你是最清楚的。作为老同学,我认为我有必要提醒你。第二,你是我两个孩子的母亲,不过由于情况复杂,我不可能认他们,所以你也别怪我不能对他们负责。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跟你见面了,要是有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薛飞态度决绝地说道。

    “薛飞我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我是一时糊涂,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曲媛媛哭了,坐在沙发上搂住了薛飞的胳膊。

    “当初你背着我和任远在一起的时候你就让我原谅你,现在还让我原谅你,你觉得可能吗?”薛飞甩开她的手,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叹了声气,说道:“其实你没有错,任远变成了那样,我又没法呆在你的身边,你找别的男人也正常,这是你的选择,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就行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存在原谅不原谅的问题了。”

    曲媛媛从身后一把保住薛飞说道:“我不想离开你。”

    薛飞无动于衷:“过去我们都还小,可以折腾。但如今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又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我们折腾不起了。我们为了感情全都努力争取过,没能在一起只能说是有缘无份,可我们之间还有孩子,所以也没有什么遗憾可言了,分开不是坏事,对彼此谁都好。”

    薛飞拿开曲媛媛的手说道:“今后你多多保重吧。”

    过完年在回正州的火车上,薛飞接到的那个电话是在美国的起子打来的。起子当初在京天一號工作的时候知道薛飞和曲媛媛的事情,所以当他在美国无意中看到曲媛媛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他认为有必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薛飞。

    薛飞知道以后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薛飞让起子进行跟踪调查。结果在美国度假期间,曲媛媛与那名男子一直同住在一个房间,而那个男子是国内一个二线男演员,比曲媛媛整整小十岁。

    曲媛媛与那名男子回国之后也经常见面,吃饭时薛飞收到的两张照片,就是曲媛媛去那名男子公寓的照片。

    由于心情不好,加上喝了酒,又刚好在京天,薛飞觉得是时候需要把话说清楚了,分开于他于曲媛媛都是一种解脱。

    曲媛媛走了以后,薛飞拿起笔写了几个人的名字及简要情况,然后给吉安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吉安拿着纸看了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安排人盯着她们,主要是两方面,第一是感情,第二是金钱。”薛飞闭目养神道。

    “何苗也盯着?”吉安知道何苗是薛飞的老婆。

    “当然,每一个都要盯着,有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并不是因为曲媛媛再次移情别恋让薛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也从不怀疑那些女人过去对他感情的真实度,而是他深知人随着时间和所处环境的不断变化,都是会变的。女人这种动物是需要男人体贴呵护的,而他根本做不到,所以她们若像曲媛媛一样变心也是正常的,但他必须得知道。

    之所以把何苗也列入监视对象,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然而让薛飞烦心的事还没有告一段落,转天回到正州就接到了渡边芳子的电话,薛飞以为渡边芳子在日本,令他没想到的是渡边芳子已经来到了吾国,刚刚从京天机场出来,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薛飞显然不可能再返回京天去接渡边芳子,就安排其他人去机场接机,将渡边芳子送到了正州。

    到了正州薛飞没有马上去见她,因为他在上班,出去不方便,就让龙一将其先安排到了一个宾馆,然后等晚上的时候,又让龙一把她接到了住处。

    看到渡边芳子和两个孩子还有几个大行李箱,薛飞既感到惊讶,心里又很不是滋味,导致脸色就不大好看,结果让渡边芳子误会了。

    “你是觉得我来的太唐突了?还是不喜欢我来找你呀?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而已。”渡边芳子小心翼翼地看着薛飞,模样看上去可怜楚楚的。

    薛飞有点受不了,一下子就将渡边芳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说道:“我想你了。”

    一句“我想你了”胜过千言万语……

    渡边芳子这次来就不打算再走了,薛飞之前又承诺不会抛弃她和孩子,所以就让龙一在他住的附近租了一套公寓给渡边芳子和两个孩子住。

    薛飞告诉渡边芳子他现在已经改行从政了,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要保密,平时见面之前一定要先打电话联系,不要擅自就过去找他。渡边芳子满口答应,对于她来说,只要薛飞能让她留下就行,至于其他的,薛飞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刚把渡边芳子安顿下来没几天,就又来了一个女人。

    “喂,谁呀?”薛飞拿起座机电话问道。

    “薛省长你好,我是外交部办公厅主任何明。”电话里说道。

    “有什么事吗?”薛飞心说外交部打电话干什么呀?

    第二天,当迪拜公主萨菲出现在薛飞的面前时,薛飞心里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要不是外交部的人跟他说,他真都快把萨菲公主给忘了。

    萨菲公主跑到吾国来薛飞很意外,但最让他意外的是萩原叶子竟然也来了,他不知道萩原叶子是以何种身份来的。不过当两个人四目相对时,满是不能直接言说的玄妙情愫。

    “看到我你好像不高兴啊。”萨菲公主撅着嘴,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薛飞马上将视线从萩原叶子身上转到萨菲公主身上,笑着说道:“怎么会不高兴呢,你的到来对于我来说是莫大的惊喜。”

    “真的?”萨菲公主马上多云转晴,喜笑颜开。

    “真的。你真的想好了要来吾国学习中医?”

    “对啊,我想好了,我家人也支持我。”

    “吾国最好的中医大学在京天,这座城市……”

    萨菲公主打断道:“我就要在这座城市学习中医,我都打听好了。南河大学中医学院也很棒。”

    萨菲公主和渡边芳子不一样,给她找住的地方,既要高档舒适,还不能离学校太远了,并且还要考虑安全因素。由于她过来外交部都知道了,所以薛飞完全是当作外交事件去处理的,他没有让龙一去负责找住所这件事,而是让省政府办公厅去负责。

    房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的,省政府办公厅的人就将萨菲公主和萩原叶子先安排到了正州最豪华的酒店暂时居住。

    晚上,薛飞在酒店请两个人吃了顿饭。

    吃完饭以后,刚回到房间,萩原叶子就捂着肚子说不舒服,萨菲公主见萩原叶子很痛苦,就马上给薛飞打电话。薛飞此时刚出电梯,正在往酒店门口走。

    薛飞接到电话脑子一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叫萨菲公主不要担心,他这就让人带萩原叶子去医院。

    挂了电话,薛飞在龙一耳边耳语了两句,龙一点了下头,转身就朝电梯走了过去,薛飞则坐车回了住处。

    刚到家,紧接着萩原叶子就过来了。

    进了卧室,薛飞就迫不及待的将萩原叶子搂在怀里亲吻了起来。没一会儿,两个人的衣服就脱了一地。

    卫生间的淋浴下,两具光溜溜的身体像两只重新见到水的鱼,忘我的享受着鱼水之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