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无条件的配合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认为张一民同志比较适合吧。”省委副书记邬忠诚首先表态道:“他在宫城担任副市长和市长前后已经有七年时间了,没有人比他对宫城更了解。而且他这个人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又懂政/治顾大局,加上资历也够了,于公于私都应该让他接书记了。”

    “我个人也认为张一民同志更适合接书记。”组织部长李洁说道:“张一民同志在担任宫城市长这三年多来干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大事和好事,让之前一直处在全省经济下游的宫城一下子到了中游,这是能力最好的体现。”

    宣传部长郎丽说道:“我也支持张一民同志担任宫城市委书记。一把手对一个地级市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眼下宫城正处在发展的最关键阶段,如果新去的一把手有新的想法新的思路,势必会影响到现在的大好局势,所以就地提拔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统战部长尹水花说道:“我以前曾与张一民同志一起工作过,对他有一定的了解,我相信他要是能当书记,一定不会辜负省委对他的新任的。”

    费光荣听了几个人的话微皱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就分别看了政法委书记关凯和省委秘书长庞光一眼。

    关凯开口说道:“我倒是认为朱实同志到宫城去当书记更合适。论资历,朱实同志参加工作更深,作为地级市一把手,老成持重是非常有必要的。论经验,朱实同志是从最底层起来的,经历了多个岗位的历练。论能力,朱实同志在新阳和天门口任职时,可以说是政绩斐然。如郎部长所说,眼下正是宫城发展的紧要关头,如果有一个老同志压阵把关,我相信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郎丽听到关凯提她,便厌恶地瞥了关凯一眼。

    庞光紧接着说道:“我完全赞同关书记的说法,我支持朱实同志。”

    正州市委书记臧洪涛见费光荣一直在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心里别提多郁闷了。他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也支持朱实同志。”

    费光荣听了臧洪涛的话,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他看向纪委书记邹晓征问道:“邹书记,你呢?”

    邹晓征面无表情说道:“我认为朱实同时更合适。”

    费光荣又看向了省军区政委魏猛:“魏政委呢?”

    魏猛说道:“我对两位同志都不是很了解,不好说谁更合适。但我相信省委一定会选择最适合的那一个做书记,所以支持省委的最后决定。”

    “汤省长?”费光荣看着汤俊问道。

    “我认为张一民同志更适合接书记。”汤俊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有些吃惊,费光荣的心脏更是猛然一紧。

    在常委里,魏猛和汤俊两个人一向是中立派,遇到像这种需要站队的时候,通常都是魏猛这副说辞,谁都不得罪。但今天汤俊一反常态,居然选择站到了邬忠诚一边,这显然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费光荣见事情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发生发展,就看向了另一个还没有表态的薛飞。费光荣刚要开口,薛飞先一步说话了。

    “费书记认为谁更合适呢?”薛飞问道。

    所有人看了看薛飞,又看了看费光荣。

    费光荣原本是想问薛飞的,没想到薛飞问起他来了,而到了这个节骨眼,他无疑是要表明态度的。

    “朱实同志在省委这两年的表现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认为他更适合担任宫城市委书记一职。”

    费光荣的表态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原本组织部只考虑张一民这一个人选,之所以会有朱实,就是费光荣跟组织部提的。

    费光荣说完,包括费光荣自己在内,全都看向了薛飞。两边现在是五对五,也就是说薛飞的表态将会是决定性的。

    “我和费书记的意见一样,我也认为朱实同志接任书记合适。”薛飞说道。

    听了薛飞的话,费光荣的心算是彻底踏实了,邬忠诚则非常不高兴,满眼怒火地瞪着薛飞。除了汤俊,其他人对于薛飞选择支持费光荣均感到有些不解。

    其实费光荣也不明白薛飞为什么会选择支持他,回到办公室,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件事。

    正琢磨呢,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费光荣见推门进来的是薛飞,便站起身笑脸相应。

    “有时间吗?”薛飞笑着问道。

    “有,这边坐。”费光荣将薛飞请到沙发那边坐下后,亲自给薛飞倒了一杯水。

    “别麻烦了,我就是过来说几句话。”薛飞客气道。

    “说吧,什么事啊?”

    “两/会上,包括前些天国务院的常务会议上,凌总理全都着重提到了深化改革,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我认为这是咱们南河大发展的一个难得机会,我们应该把这个机会牢牢的抓住。为了能够得到上面更多的支持,我想咱们俩有必要去一趟京天。”

    费光荣马上就明白薛飞为什么会支持他了,敢情是在为了这件事做铺垫。

    “你真觉得上边会支持我们搞经济结构调整吗?”费光荣问道。

    “为什么不支持我们?好像没人说不包括南河啊。”薛飞一副不解的样子。

    费光荣不知道薛飞是装不明白还是真不明白:“咱们南河的情况特殊,上边给咱们制定的政策一向是平稳发展,做好农业大省的角色。另外之前你提搞优化煤炭产业的时候,所有人的反应你也都看见了,要是搞全面的经济结构调整,恐怕还会招致更多的反对。也就是说南河的情况是从外到内都不想大折腾,所以只怕我们去找,也是白找啊。”

    薛飞完全不认同费光荣的说法:“南河发展往小了说是为南河自己好,往大了说则是为国家好。你不觉得像南河这样一个地理位置优越,人口和资源众多,同时又有厚重历史的一个大省,只当一个粮库太可惜了吗?任何的政策决定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我想我们只要积极争取,上面是会改变想法的。至于省内的反对,我认为可以区别对待。如果真能搞产业调整,对于有些行业的特殊情况我们可以特殊对待。对于那些毫无理由的反对,我们置之不理也就是了。”

    费光荣叹气道:“我认为还是应该按照上面的指示行事,任何时候稳定都是最重要的。”

    费光荣对于薛飞想要急于出成绩的心里是能理解的,可是他觉得薛飞还是太年轻了,对于政/治的理解还不够透彻。

    薛飞刚回到省政府办公室,汤俊就过去了。看到薛飞阴沉着脸色,汤俊就知道了结果。

    汤俊在常委会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站到邬忠诚那边,其实是之前他和薛飞商量好的。

    由于薛飞和汤俊都想搞经济结构调整,算是志同道合,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一起。薛飞觉得自己的影响力有限,如果要是能与费光荣一起进京去找大领导谈,也许事情会有转机。而省委组织部一个副部长与汤俊私交甚笃,汤俊通过此副部长得知费光荣和邬忠诚都有意想要让自己的人担任宫城市委书记,跟薛飞一说,薛飞就决定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之后就有了薛飞最后表态定决定最终人选的一幕。只可惜费光荣并没有投桃报李。

    “我能猜到费书记是怎么想的,他不愿意去京天也可以理解。”汤俊低着头说道。

    “他怎么想的?”薛飞问道。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汤俊有些犹豫。

    “没什么不该说的,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你说的任何话都不会传出这个屋。”

    “费书记今年六十整,正部级的退休年龄是六十五岁,今年上边的党政领导调整没有他的位置,也就是说他再想往上走几乎是不太可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还能在南河再干两到三年,然后退二线等待退休。处在他这个位置和状态,显然没有什么是比平安着陆更好的。而搞改革从来都是有风险的,他不愿意冒这个险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薛飞也可以理解,但薛飞还是决定要拉着费光荣跟他一起去京天。

    薛飞的想法很简单,哪怕经济结构调整这事到最后真就没有办成,他也得让费光荣跟他站在一边。费光荣在南河的时日可能不多了,而他可才刚刚来,他是必须要在南河干出一些成绩的。如果书记和省长不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个省想要有所发展根本是不可能的。

    晚上,薛飞把刘闯和鲁芳两口子叫到了家里吃饭。

    回到南河的刘闯和鲁芳两个人依旧在安全部门贡献自己的力量,不过与之前在安全部同属一个部门不同,现在他们一个在南河省安全厅工作,一个在正州市安全局工作。

    薛飞叫他们来家里的目的是要让他们好好调查一下费光荣。费光荣从政几十年,薛飞不相信他双手会是干净的。

    虽然薛飞现在不是刘闯和鲁芳的直接领导了,可是两个人在心里始终把薛飞当作是他们的领导。而且通过几年与薛飞的接触下来,他们对薛飞也有一定的了解了,知道给薛飞做事,薛飞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所以在调查费光荣这件事情上,两个人可以说是尽心尽力。

    十天后,刘闯将一个文件袋交给了薛飞,薛飞拿出来一看,里面有三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字。薛飞仔细一看,费光荣在南河执政的这三年来一直都没“闲着”。

    “过来有事。”看到薛飞来了,费光荣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在想他不会是又想叫自己去京天找大领导谈经济结构调整一事吧?

    薛飞没说话,直接把手中的档案袋放到了费光荣的办工作下,然后坐了下来。

    费光荣看了看薛飞,拿起档案袋打开后拿出里面的纸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怒火中烧:“你调查我?”

    薛飞翘着二郎腿,抱着胳膊看着费光荣说道:“怎么样,我这个前任安全部副部长还可以吧。”

    不知是害怕还是生气,费光荣的身体直发抖。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紧锁眉头死死地盯着薛飞看。

    薛飞与他对视:“我知道你想平安落地,可是就你在南河干的这些事,你觉得上面要是知道了,你还能如愿吗?”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费光荣咬着牙问道。

    薛飞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配合我工作,无条件的配合。”

    薛飞站起身又说道:“咱们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所以我并不想置你于死地。但还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听我的,我保你没事。如果你不听我的,后果你肯定比我更清楚。”

    说完,薛飞转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来到门口,薛飞转身笑着说道:“记得把东西收好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了给捅出去,那就跟我没关系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