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倒霉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10月31号,中组部干部二局局长高赞在南河省委扩大会上,宣布了上级对南河省委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薛飞任南河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提名省长候选人。

    随后,南河省委决定:任命薛飞为省政府党组书记。

    履新后,薛飞便主持召开了一次省政府党组会议。

    准备要开这次会议之前,薛飞特地告诉省政府办公厅,要让正州市长列席参加。

    所有人到达会议室后,常务副省长、党组副书记汤俊向薛飞逐一介绍了所有党组成员,每个成员都说了几句客套话。然而在介绍到分管工业、科技、信息产业、国有资产等工作的副省长殳正权时,殳正权绷着脸,眼神不善地看了看薛飞,他没有说任何客套话,甚至连头都没有点一下,这让其他人感到有些不解。

    作为老同学,殳正权可是一点都不欢迎薛飞来到南河工作。曾经在华清大学,殳正权一直是班长和团支部书记,是薛飞的领导。如今薛飞成了他的领导,这对于一向争强好胜的殳正权来说,心里有些接受不了。另外对于戴恩娜的事情殳正权也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薛飞横刀夺爱,一点也不顾及老同学的情谊,要不是薛飞,戴恩娜肯定就是他的了。

    薛飞对殳正权的反应不以为然,因为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他在得知自己要来南河时,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殳正权。虽然殳正权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但他对殳正权却是微微一笑。

    “我之前从未来过南河,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对南河的情况也不甚了解,所以不瞒大家说,心里多少有些局促。不过想到就要与在座的各位一道工作了,我的心里马上就踏实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希望咱们省政府领导班子能够团结一心,共同努力,为南河的经济发展做出更多贡献,为南河一亿老百姓谋求更多的福利。”薛飞面带笑意说道。

    紧接着,薛飞话锋一转,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了。他说道:“三天前我就来到了正州,随便在市区里逛了逛,结果遇到了一些事情,我认为有必要跟各位分享一下。”

    薛飞打开笔记本电脑,找出鲁芳之前偷录的视频进行播放。

    所有党组成员看视频,薛飞则用余光偷看他们。薛飞发现每个人的表情和眼神都不尽相同,其中脸色和眼神都不好看的是分管政法和信访工作的副省长赵洪亚,和正州市市长简洪柱。

    省政府党组会议,按理说省会城市的市长是不能参加的,所以简洪柱在接到通知,让他列席党组会议时感觉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薛飞这个即将上任的新省长葫芦里卖的是究竟什么药。不过看了薛飞播放的视频,他马上明白了。

    视频播放完以后,薛飞板着脸说道:“正州是南河的脸面,堂堂的省会这个样子,南河的脸面何在?我想我们这些执政者是需要反思的。这是我来到南河开的第一次党组会议,今天我就想给咱们省政府班子今后的工作确定一个基本方向,GdP我们要抓,民生我们也要抓,而且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这次会议准确地说只能算是一个见面会,开的时间也很短,可在与会人员看来,薛飞至少向他们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薛飞绝对不是一个温和派,这一点从他把简洪柱叫过来、播放视频,以及所说的话就可见一斑。第二,薛飞此次来南河似乎是要大干一场。当然,能不能干出什么来还得走着瞧。

    散会后,简洪柱去了薛飞的办公室。

    “看了视频我真的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您批评我吧。”简洪柱站在办公桌前低头认错,看上去态度还挺诚恳的。

    薛飞面无表情:“历来省会城市的领导就不好当,这我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政府对下面的各个职能部门必须严管,只有上面严一点,下面才会少出乱子。如今是一个互联网时代,多少事情是通过互联网爆出来的你是清楚的。我放的那些视频要是挂到网上去,后果的严重性是难以估量的。所以我叫你参加省政府的党组会议并不是想批评你,而是希望正州市政府能够引以为戒,不要做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

    简洪柱重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召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开会。”

    简洪柱走了以后,薛飞给殳正权打了一个电话,笑着说道:“老班长,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殳正权语气冰冷:“没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不知道。我还有事。”殳正权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薛飞看着话筒摇了摇头,然后放到了话机上。

    一个月后,南河省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在正州召开,在第二次全体会议中,经表决,决定任命薛飞为省政府省长。

    薛飞由此跻身正部级序列,也开启了仕途上的又一新篇章。

    上一次薛飞出现在新闻媒体上还是辞去任京天航空航天大学党委书记一职时,但也只有寥寥数字,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媒体上出现过。如今突然去了南河当省长,所有人都非常惊讶和不解,这几年薛飞到底去了哪里?

    随着薛飞个人简历被公布出来,当看到薛飞离开林江后,过去五年一直在安全部任职时,所有人的疑惑便全都解开了。

    薛飞此次履新还创造了两项纪录。42岁当选省长,成为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省长。而自成立安全部以来,安全部的官员还从来没有到地方去当省长的,薛飞这也是头一遭。

    也正是因为头一遭,所以招来了很多质疑。一个从政二十年,连一任市长市委书记都没干过的人,能当好一省的省长吗?

    面对质疑,薛飞泰然自若,因为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所以他根本不去理会,他也没有时间理会,他现在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了了解工作上。

    在安全部的五年,薛飞可以说是自由散漫惯了,冷丁每天朝九晚五的在政府大院上班,他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了。但这一个月他也没闲着,一直在看各种文件,了解南河的情况。

    通过一个月的了解,薛飞算是把南河的大致情况做到了心中有数。南河作为农业大省,人口大省,综合来看在全国均处于中游位置。纵观南河近十年的经济发展,往好听了说是稳扎稳打,稳步发展。要是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没什么大起色。十六个城市,富的不算富,穷的却很穷,可按照南河在吾国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薛飞觉得不应该这样的。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薛飞觉得只能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才能知道,所以他决定把十六城市全都跑一遍,看看下面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儿的。

    让办公厅安排好日程,准备第二天就赶赴第一站时,结果在前一夜出事了。

    薛飞与欧阳锦煲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粥,挂了电话,薛飞看了眼时间马上就十二点了,他放下手机,正准备上床睡觉时,这时他用于工作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

    薛飞拿起手机一看,显示的是“聂宇春”三个字。聂宇春是省政府秘书长,这个时候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紧急事件。

    “薛省长,平安煤矿发生了重大矿难事故!”

    平安煤矿位于六龙山市下辖的新云县,是国营企业正煤集团下属的主要矿区之一。

    下午三点左右,距离井下405名矿工下班还剩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一些干完活的工人或想早休息的人开始陆陆续续上井。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瓦斯爆炸,接连三声巨响……

    事故发生后,平安煤矿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正煤集团高层第一时间就赶赴了事故现场。

    截至到晚上十一点半,一共从井下逃出230人,还有175人没有出来。由于不知井下的具体情况如何,所以救援人员虽严阵以待,却不敢贸然下井。而正煤集团经过初步评估,认为剩余的175人大部分生存希望渺茫,纸包不住火,若不向省政府汇报到时会出大问题,就把电话打到了省政府办公厅。

    薛飞听说后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175个人可不是小事,他让聂宇春赶紧给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羊刚打电话,让他马上赶赴事故第一现场。同时叫聂宇春向省委那边通报矿难一事。

    省委书记费光荣得知后,立即召开了常委紧急会议。

    会上,费光荣和薛飞与在事故现场的正煤集团董事长通了一个电话,了解了一下救援的最新进展,得知又救上来6个人,但还有169个人在井下没有一点消息。

    常委会研究决定,向京天汇报此事。然后薛飞和费光荣就动身前往了新云县。

    京天方面知晓后,立即派出专家工作组赶奔了事故现场。

    专家工作组到现场进行勘察后,认为不适宜马上下井救援,一是现在井下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谁都不知道,二是瓦斯爆炸后会产生大量的有毒气体,如果不待那些气体挥发掉就下去,很可能会产生新的伤亡。

    直到五天后,救援人员才开始下井,而在这五天期间,那169个人杳无音讯。

    抢险工作持续了近半个月,可只在井下找到了162具遇难矿工的尸体,剩下的7个人仍然深埋井底。

    无独有偶。

    震惊全国的平安煤矿特大矿难还没有平息,紧接着没过几天,位于许都市登山县的六煤集团六登四矿又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5人死亡,21人被困井下。

    薛飞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已经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了。

    对于薛飞刚到南河还不到两个月,就接连发生了两起矿难,外界的评价非常一致,就两个字:倒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