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薛飞就杨壹和佟大志加入国安一事与姜山通了电话,姜山在听了薛飞的介绍以后,表示两个人都是国安需要的那种人才,组织上接下来将会对他做全方位的考察,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将他们纳入到组织中。

    此外,薛飞还跟姜山说他想离开日本。

    这个想法不是薛飞突发奇想的,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目前辛义会在日本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国安的情报网也建立的非常完善,他已经没有在日本继续呆下去的必要了。

    薛飞说他想去韩国呆一段,他想借助六星会的势力发展辛义会。等把辛义会发展起来以后他就回国。

    姜山没想到薛飞要去韩国,不过他希望薛飞回国的想法倒与薛飞是一致的。毕竟是安全部的常务副部长,常年冲在第一线实在是不合适,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他都没法跟上级交代。如今薛飞主动提出了想要回国,姜山心里非常高兴,他提醒薛飞在韩国不要逗留的太久了。另外还特别提醒薛飞要妥善处理好男女关系,要就地解决,以免回国后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春假结束后,薛飞与龙元回到了日本。

    薛飞一直没有跟佟大志说过想让其加入国安的想法,回到日本后,薛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佟大志聊这件事。

    佟大志无比震惊,但震惊之后是无比的激动,他当即表示愿意加入国安,为国效力无怨无悔。

    与佟大志聊完,薛飞又将所有身边几个联系最紧密的国安特工聚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宣布了自己即将离开日本的决定,所有人听了都感到很诧异。

    “这是您自己的决定?”龙元皱眉问道。

    “是我自己的决定,也是组织上的决定。日本已经不需要我了,我再呆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薛飞说道。

    “那辛义会怎么办?中医学院那边怎么办?”王金榜问道。

    “辛义会这边我决定让佟大志做会长,他也即将成为我们的一员。你和仲麟继续做副会长。至于中医学院那边好办,由仲麟接替我当院长就可以了,一点问题都没有。”薛飞说道。

    “那我们几个怎么办?”项瑾问道。

    “当然我去哪儿你们去哪儿了,不过我要是有一天离开国安了,你们去哪儿就要听组织上的了。”薛飞见气氛有些沉闷,便打趣道:“如果你们几个愿意留在日本,我可以向组织上申请。”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日本了,薛飞就不想再拖沓了,转天他就召集辛义会全部高层开了一个会议,宣布了由佟大志接替他任会长一事。

    当薛飞宣布之后,整个偌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除了孙仲麟和王金榜他们几个事先已知的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感到非常震惊。等回过神以后,纷纷询问薛飞离开的原因。

    薛飞显然不能实话实说,只说是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此外薛飞还说他只是不担任辛义会的会长了,可能以后在日本的时间也不会像之前那么多了,但他会时刻关注辛义会的动态,毕竟辛义会是他一手创建的,他绝不允许辛义会原地踏步或者沉沦,而是要一直向前发展。

    办完辛义会的事情,薛飞就去找了织田尚信。

    织田尚信由于知道薛飞的真实身份,所以当他听说薛飞要辞去中医学院院长一职时,他没有感到太惊讶,但对于薛飞的离开仍旧感到惋惜。

    其实对于薛飞来说,无论是离开辛义会还是辞去东京大学的职务,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他没有太多的不舍,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东西本就本属于他,只是他的一份工作,就像他从政二十年来所做的每一份工作一样,做完也就结束了,并不会放不下。

    但是在女人这个问题上就不一样了,感情本来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再加上孩子无疑就更乱了。

    松下里美还好说,该怎么和渡边芳子说,薛飞一时还真不知道。

    “你最近好像一直都很忙的样子。”千城俱乐部的咖啡厅里,萨菲公主眼神幽怨地看着对面的薛飞。

    薛飞笑着说道:“是挺忙的,一直在韩国处理一些事情。你的日语学的怎么样了?”

    “一般的对话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了。我记得我刚到日本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教我中医的,可是我来了这么久你什么都没教过我。”

    “呵呵,不是我不想教你,而是中医太难了,吾国人自己学都很难,对于你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则是难上加难。”

    “我不信,我想只要我能学会汉语,我就一定能学会中医。”

    “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你对医学感兴趣,我还是建议你学习现代医学,也就是中医。日本是一个医学很发达的国家,你现在日语学的这么好,我相信你要是全身心的投入,即便进不了东京大学医学部,也可以到其他知名高校学习。”

    萨菲公主撅着嘴,倔强道:“我不要,我就要学中医。”

    薛飞没有就这个话题再往下说,而是说道:“我今天约你到这里,除了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想见你一面之外,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我马上要离开日本了。”

    萨菲公主呆住了,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日本?你要去哪里?”萨菲公主的眼睛红了,一副随时要哭的样子。

    “我到日本工作,其实是吾国与日本医学的交流,并不是受聘于东京大学,现在交流的期限已经到了,我就得离开了。下一站我会去韩国,不过不会呆太久,可能最多半年吧,然后就回国。”薛飞看到萨菲公主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伤感,但他在脸上丝毫没有显现出来,始终挂着笑意:“以后我们可能见面的机会就比较少了,不过我们可以通电话,希望你在日本接下来的日子能过得开心快乐。”

    当薛飞以有事为由离开后,萨菲公主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晚上,薛飞在辛义会总部准备休息的时候,手下人报告说萩原叶子来了,薛飞有点诧异。

    自打薛飞借着按摩治病得到了萩原叶子的身体以后,萩原叶子就一直视薛飞为仇人,每次见到薛飞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的远远,主动来辛义会总部,这还是按摩之后的第一次。

    “找我有事?”薛飞问道。

    “我听萨菲公主说你要离开日本了,是真的吗?”萩原叶子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

    “是真的,怎么,舍不得我走?”薛飞坏笑道。

    “你走了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差不多吧,出来也只能是偶尔,也许一年只有一次,或者两次。”薛飞摇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只能依据到时的情况来定。”

    萩原叶子低下头不再说话,忽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薛飞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她扭捏了记下就不再动了。薛飞在她耳边说了句“今晚留下来陪我吧”,然后抱起她就朝床走了过去。

    云雨过后,萩原叶子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找你,你会欢迎我吗?”

    薛飞的手在被子里一边游荡一边说道:“当然欢迎了,我就怕你不去。”

    薛飞还是没有找到策反萩原叶子的好办法,不过对他来说,能策反最好,不能策反就算了,这并不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当薛飞把自己要离开日本的事情跟长泽智美说了以后,长泽智美扑到薛飞怀里痛哭不止。

    与长泽智美在一起这么久,虽然是带有目的的,可薛飞毕竟是人,长泽智美对她又很好,要说他对长泽智美一点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两个人注定是露水夫妻,因为两个人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这一点彼此都心知肚明。

    与渡边芳子的事情薛飞放到了最后。之所以放到最后,除了渡边芳子最重要之外,还因为渡边芳子预产期就在这两天,薛飞不想在这个时候破坏她的心情。

    渡边芳子过了预产期两天才顺产把孩子生下来,是一个男孩,跟渡边芳子长得很像。

    “都说生完孩子的女人特别丑,我现在是不是就特别丑?”渡边芳子嘴上说的很随意,可是看薛飞的眼神明显却是在意的样子。

    “你一点都不丑。生孩子只会让女人变漂亮,怎么会变丑呢,这点科学依据都没有。”薛飞握着渡边芳子的手说道:“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

    “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薛飞说这话心里其实虚的很。

    渡边芳子把孩子抱在怀里,进行了一番品头论足之后,又说了一下她对孩子的教育理念。其中她还特别提到了吕冰的孩子,她说她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对待吕冰的孩子,将他们姐弟俩抚养长大,薛飞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薛飞把孩子放回到婴儿床里,双手握着渡边芳子的手,鼓起十二分勇气说道:“亲爱的,我想跟你说件事。”

    渡边芳子见薛飞一脸的认真就笑了,“有话就说呗,这么认真干吗。”

    “因为我要你说一件认真的事情。我要离开日本了。”薛飞艰难地说道。

    “你别逗我了,你怎么可能离开日本呢。”渡边芳子笑着说话,她不相信是真的。不过随即她的笑容就在脸上凝固并消失了,她皱眉道:“你说的是真的?”

    薛飞点头道:“辛义会那边我已经安顿好了,东京大学那边我也已经辞职了。”

    “你离开日本的意思是……是不要我和孩子了吗?”渡边芳子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看上去非常可怜。

    薛飞原本是准备绝情的告诉渡边芳子,他想离婚,然后孩子归渡边芳子,然后由他来出抚养费。可是当真正面对渡边芳子时,薛飞心软了,他有点说不出口了。

    渡边芳子见薛飞不说话,便紧忙捧着薛飞的脸说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我可以改的,改成你喜欢的样子,我爱你,你不能不要我。你要去哪里?回吾国吗,我可以跟你去吾国生活,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好不好?你不能扔下我和孩子不管……”

    薛飞眼睛红了,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便一把将渡边芳子紧紧搂在怀里说道:“我不会扔下你和孩子不管的,我不会的。”

    自古英雄不畏险,却难消受美人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