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日本第一大暴力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郭刚奇带着人经过几天蹲守和调查,在千代田区的一个地下停车场找到了那辆银色的本田商务车。

    记下车牌号,找东京警视厅的人调取车辆信息,得知车辆的所有人名叫宫崎兵,而宫崎兵是山口组庆吊委员长高野久男的司机。

    薛飞将情况转告给斯塔克和伍兰后,说道:“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他们是一个联盟,暗杀这件事虽然是山口组所为,但我推测一定是他们共同商量的结果。他们之所以敢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肯定是憎恨我们的联手,于是就心生杀意,决定干掉我们,重新抢回市场。他们对付辛义会,对付我,说实话我一点不感到意外,但是敢对你们下杀手,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这种行为,完全是不把驻日美军放在眼里,不把美国放在眼里。”

    斯塔克和伍兰本来因为受伤一事就非常生气,现在确定了是山口组所为,又听了薛飞的话,气愤一下子就达到了顶点。

    斯塔克亲自给竹下健人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说明后,要求日本政府尽快将三大暴力团头目缉拿归案,三日之内移交驻日美军处置。

    竹下健人非常震惊,三大暴力团合谋枪杀驻日美军司令和参谋长,他们有这么大胆子吗?竹下健人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但斯塔克亲自给他打了电话,他不敢不重视,马上让人去找三大暴力团进行核实。

    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听说暗杀一事时全都惊呆了,然后集体否认暗杀,称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定是有人诬陷,最大的嫌疑对象就是辛义会。

    三大暴力团怀疑辛义会使坏没有任何证据,然而辛义会和驻日美军却握有当晚在酒店门口暗杀时的视频,以及追缉时的视频,交给东京警视厅,警察看了也无话可说。

    但是在交人这个问题上,日本内阁又一次产生了分歧。

    虽然证据表明就是山口组干的,但鹰派认为绝对不能将人交给驻日美军,一旦交了,人肯定就回不来了。暴力团分子说到底也是日本国民,在日本被美国人处置,实在有失日本的颜面。

    而长泽智美和渡边胜平则认为应该马上将三大暴力团的头目交给驻日美军,尽快将事情平息下来,不然事情持续发酵下去,一定会惹出更大祸端的。枪杀驻日美军高/官可不是小事,美国方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竹下健人认为双方说的都有道理,可是他不想听任何一方的,于是就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东京警视厅在东京搜查三大暴力团头目无果后,日本公安委员会,发动全国警力追捕进行追捕,然而同样颗粒无收,日本方面就向驻日美军通告,三大暴力团头目已经潜逃。

    事实证明竹下健人的折中办法是个彻头彻尾的馊主意。

    “我相信日本警方没有说谎,他们一定是真的潜逃了,而这洽洽说明暗杀一事就是他们合谋所为,如果他们不是做贼心虚,他们为什么要跑呢?不过逃跑这个主意我猜应该不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薛飞来到横田基地斯塔克的办公室说道。

    “你的意思是?”斯塔克听得出薛飞话里有话。

    “应该是日本政府让他们跑的。找不到凶手,你们又没有生命危险,时间赔你们点钱,道个歉,长了你们还能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吗?”薛飞话音未落,敲门声响了起来。

    斯塔克说道:“进来。”

    推门进来一个士兵,说道:“报告,日本首相竹下健人来了,他想要见您。”

    斯塔克看了看薛飞,薛飞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离开斯塔克的办公室,在走廊里,薛飞碰到了竹下健人,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但是有目光上的交集。竹下健人的眼神不善,薛飞则以玩味的眼神作为回应。

    斯塔克在听了竹下健人的话以后,心里对薛飞充满了敬佩之情,感叹薛飞真是料事如神。

    斯塔克面色冷峻道:“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向上级汇报,一旦华盛顿知道了这件事,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所以我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不交出那三个人,一切后果由你承担。”

    竹下健人灰溜溜的离开了横田基地,在回首相府的路上,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办四个字。

    很快五天就过去了,竹下健人心急如焚。思来想去,他觉得只能交出三个人才能了事,要是惹恼了华盛顿,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

    竹下健人命人尽快将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召回日本,然而三个人却失联了,也不知去向。

    一周的时间过去后,斯塔克和伍兰见日本政府还是没将三个人交出去,就联名向太平洋司令部报告了险些被枪杀一事,以及日本政府的不作为。

    美国佬骄横惯了,从来都是欺负别人,什么时候挨过这种欺负?尤其还是在自己孙子家,竟然被自己孙子给收拾了,可以说是颜面尽失。

    太平洋司令部非常震怒,向华盛顿报告了以后,华盛顿方面马上就联系了竹下健人,对其进行了人身侮辱一般的斥责。

    竹下健人抵挡不住美国方面给予的压力,又不找到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三人的下落,只好让三大暴力团共同出巨资对斯塔克和伍兰进行赔偿,同时还带领三大暴力团在日本的主要头目登门致歉。

    然而这件事还不算完。

    半个月后,美国财政部对外宣布,对三大暴力团,及其主要头目共计十五人进行经济制裁,冻结他们在美国的全部资产,同时禁止美国国内个人及企业与其进行商业贸易行为。

    九月下旬传来两个消息。先是在墨西哥湾的一个岛上发现了筱田康健和山崎俊二的尸体,之后又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别墅里发现了西口昭平的尸体。

    三大暴力团的首脑相继死亡,不仅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国际社会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有传言说三人是因为暗杀斯塔克和伍兰不成,在逃亡的过程中,被美**方派人所暗杀。但是没有得到美**方的承认。

    吕冰死后,别看表面上薛飞好像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实际上每当独处,每当想到吕冰,尤其是看到他们的孩子时,他的心里都会疼痛不已。

    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死了以后,薛飞抱着孩子,在吕冰的骨灰前说道:“媳妇,你的仇我给你报了。”

    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三大暴力团的首脑全都死了,内部只能选出新的一把手。

    其中山口组方面,原本应该由二号人物大原永次接任组长一职,但大原永次却以年事已高,身体有恙为由拒绝了接任,并选择退居二线,不再过问山口组的事情。

    其实大原永次不愿意接任的理由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他觉得即便当了山口组的一把手,短期内山口组也很难重振雄风了,因为辛义会如今已经是当仁不让的日本第一大暴力团了,无人能撼动它的位置。而当山口组的一把手太招风了,危险系数极高,搞不好哪天他也会像筱田康健等人一样不明不白的就死了,他还想多活几年呢,所以还是不干为好。

    大原永次不干,山口组的第三号人物,总本部长池田信雄就成为了山口组的新任代目。而池田信雄的补佐,武田清司则一跃称为了总本部长。池田信雄一向是不主张与辛义会对抗的,武田清司又与辛义会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所以当他们成为山口组的一号和三号人物以后,可想而知他们对辛义会的态度该是怎样的了。

    三大暴力团的一号人物大换血。让日本内阁惴惴不安,他们很担心辛义会会借此机会吞并三大暴力团,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届时只怕日本政府也将无法控制辛义会了。

    “不知竹下先生叫我过来所为何事啊?”首相府的贵宾接待室里,薛飞看着对面的竹下健人笑着问道。

    竹下健人板着脸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我们就全都直来直去吧。辛义会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就是维护在日的吾国人利益,然后合理合法的做生意,为日本的经济建设做贡献,仅此而已。”薛飞摊手道。

    “难道就没想过一统日本的所有暴力团?”竹下健人用他那一双三角眼死死地盯着薛飞问道。

    薛飞摇头道:“没想过。辛义会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说了您可能不信,辛义会甚至没想过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有今天这个规模,其实也完全是被逼出来的。包括与驻日美军的合作,如果不是贵国政府出台了特殊条款,让辛义会几乎没有了生存空间,辛义会也不会做这样的选择。所以辛义会有今天,全都是拜贵国所赐。”

    薛飞没有说实话,他是想过要一统全日本的暴力团的,可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不是辛义会没有这个实力,而是如今的辛义会已经非常扎眼了,真若成为了日本唯一的暴力团,将会招引来无数双眼睛盯着,今后在做一些事情,尤其是刺探政/治情报和军事情报方面,将会非常不方便。同时也容易引来日本政府的再次打压,所以必须适可为止。

    竹下健人皱了皱眉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辛义会贪得无厌,日本政府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薛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也包括驻日美军吗?”

    竹下健人脸色铁青,气的牙根直痒痒,却不知如何辩驳。

    “我还是那句话,辛义会今后如何,其实是由日本政府决定的。只要日本政府能够公平对待辛义会,辛义会绝不会让日本政府烦心,我保证。”薛飞斩钉截铁地说道。

    几天后,日本方面重修《暴力团对策法》,将针对辛义会的特殊条款摘除,这意味着日本政府从今以后将对辛义会与日本其他暴力团同等对待。

    晚上,萩原叶子来到了辛义会薛飞的房间,接受最后一次按摩治疗。

    自从那次被薛飞用润滑油按摩之后,几乎每一次按摩,萩原叶子都会遭受薛飞的侵扰,她虽一直忍隐不发,可她终究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所以每一次都被薛飞搞的非常狼狈,好几次甚至都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来。

    今天是最后一次,薛飞认为时机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打她一炮了。在转到萩原叶子身后进行按摩时,薛飞悄悄把裤子给脱了。当萩原叶子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反抗时,薛飞将她死死的按靠在了墙上。萩原叶子随着欲飘欲仙的快乐感觉不断的累积,身子渐渐软如沙泥,只能任由薛飞在身后肆意妄为。

    半个小时以后,萩原叶子伸手掐住薛飞的脖子,双眼通红道:“我要杀了你!”

    薛飞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她露出坏笑道:“你要杀就杀吧,反正我已经得到了你的身子。”

    “你……你就是个流氓!我跟你拼了!”

    萩原叶子真的是恨死了薛飞,她觉得只有把薛飞杀掉才能解心头之恨。只是无奈她的能力根本达不到杀掉薛飞的目的,相反很快又被薛飞压在了身下……

    那晚过后,萩原叶子也不管她的病是否彻底好了,不再吃薛飞给她配的中药,也不再去见薛飞了。而薛飞由于经常去萨菲公主的住处,每次见到萩原叶子,总是要趁其他人不注意,占一占萩原叶子的便宜。搞的萩原叶子只能吃哑巴亏,不敢大声叫嚷,怕被人听到了丢人。

    薛飞对于萩原叶子的骚扰,不仅仅是一种消遣的乐趣,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萩原叶子发展成为安全部的人。虽然她不是高/官显宦,可是对于安全部来说,多一个日本人为其做事,总不是什么坏事。

    眼下薛飞认为这个时机还没有到,还得再等等,再骚扰萩原叶子一段时间。

    辛义会成为了日本最大的暴力团,并不是薛飞的全部愿望,薛飞又为辛义会制定了一个全新的发展计划。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