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美国方面的态度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一个人不怕他贪得无厌,就怕他什么都不喜好,只要他有一好,就可以投其所好,尽量满足他的欲/望,就不愁搞不定他了。

    兰多夫喜欢钱,可是他知道以他的身份是没办法与薛飞真正联手的,于是他就将伍兰介绍给了薛飞。而伍兰作为驻日美军参谋长,显然不是等闲之辈,但通过与薛飞几次来往之后,薛飞的出手大方,待他极为真诚,让他觉得与辛义会联手捞日本人的好处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在权衡利弊之后,他又觉得他自己干风险太大,于是他决定将斯塔克拉上。

    斯塔克是原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参谋长,空军中将,半年前调任驻日美军司令,兼任第五空军司令。

    伍兰之前也任职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与斯塔克是老相识了,他们工作上是上下级好搭档,生活中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正是因为关系极其过硬,所以伍兰才敢拉着斯塔克一起干。

    斯塔克有些犹豫,但是架不住伍兰给他做思想工作。

    “日本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驻守,其中的原因您是最清楚的。我们在日本的时间不会太长的,多则三五年,少则可能一年半载就会被调走,如果不趁着在的时候捞上一笔,一旦离开这里,就等于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到时您不会感到遗憾吗?”伍兰看着斯塔克,斯塔克一脸深沉,一语不发。

    “我想只要我们不惊扰日本百姓,我们就不会出任何事情,日本政府即便知道了我们插手,恐怕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相信日本政府还敢得罪我们。实在不行,还可以将全部责任推到辛义会的头上。”伍兰又说道。

    伍兰巧舌如簧,能言善辩,经过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后,最终斯塔克决定与伍兰一起,同辛义会联手。

    很快薛飞又与斯塔克和伍兰达成了一致,让两人的妻子成为辛义会新成立的一家公司的股东,各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公司具体事物全部由辛义会去做,遇到困难时斯塔克和伍兰站出来即可。

    搭上了驻日美军,薛飞就有种孙悟空得了金箍棒,又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的感觉,完全将《暴力团对策法》中的特殊条款视若废纸,重新大举进军之前不让辛义会进入的所有产业。

    三大暴力团不知辛义会傍上了狠角色,见辛义会又来抢生意,就按照之前的处理方式,选择报警,让警察去收拾辛义会。

    警察厅一开始也不知道辛义会与驻日美军搞在了一起,得知辛义会又越雷池,非常气愤,就打电话给薛飞,叫薛飞过去受训。然而这次薛飞连去都没去,在电话中直接告诉警察厅,最好把公司调查清楚了再打电话,否则容易惹祸上身。

    警察厅对于薛飞强硬的态度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当仔细调查辛义会的新公司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薛飞强硬的理由,同时感到非常震惊,马上就向上打报告,告诉了渡边胜平。

    渡边胜平同样非常震惊,但震惊之余,心里不禁暗自感叹,他这个女婿还真是能折腾,有一手。

    对于辛义会联手驻日美军一事,别说渡边胜平也没办法,即便有办法,他也不可能公事公办,于是就将事情报告给了首相竹下健人。

    竹下健人感觉很棘手,就紧急召开内阁会议进行商讨。其他内阁成员得知以后,绝大多数都是一筹莫展,但也有几人态度强硬。

    鹰派代表人物,总务大臣田中一郎说道:“辛义会这么干,明显是想拿驻日美军压我们,如果我们听之任之,辛义会不仅会重启升势,还会让外界以为我们真的害怕美国,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官房长官佐藤喜一接茬说道:“我非常赞同田中大臣的观点。如果我们这一次不能给辛义会当头一棒,辛义会一定会比之前更加张狂,更加肆无忌惮,到时不仅后患无穷,还会被人所耻笑,人家会说日本政府都是无能之辈,拿一个外国的暴力团一点办法都没有。”

    外务大臣桥本荣作面色沉重道:“绝对不能给辛义会借势的机会。”

    鹰派一方逐个发言之后,鸽派代表,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岸边弘成开口说道:“几位说的都有一定道理,可是我认为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我们不怕得罪辛义会,甚至不惧怕强大的吾国。但我们必须清楚一点,我们为什么不惧怕吾国,难道是因为我们自身实力足可以和吾国相抗衡吗?倘若真是那样,为什么会有驻日美军呢?我们必须得考虑美国人的感受。美国人要是不高兴了,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长泽智美借机附和道:“没错,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依仗美国,可事实上我们就是在依仗美国,我们能骗得了别人,我们骗不了自己,在座的谁不清楚这一点?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们与美国是正常合作,至于外人的闲言碎语,我们根本不用在意。而辛义会与驻日美军搭上了关系,我看我们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说到底辛义会也无非就是个暴力团,不是政/治工具,掀不起多大的风浪。驻日美军和辛义会走的近,我想也只是想捞一些钱财上的好处而已,不可能生出太大的事端,否则美国高层也绝不会允许的。如果要是因为一个帮会惹恼了美国,那才叫因小失大呢。”

    渡边胜平随即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鹰派一方看了看长泽智美,又看了看渡边胜平,满眼都是不悦之色。

    双方无论何种观点,最后拍板的都是竹下健人,此时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知道该怎么做了。

    散会后,竹下健人回到办公室亲自给美国方面打了一个电话,把辛义会与驻日美军的事情故意说的很严重,并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希望美国能够重视起来。

    美国方面表示将会调查此事。

    美国方面并不是在敷衍,而是真的进行了调查,责令天平洋司令部负责这件事。太平洋司令部派专人赶赴日本进行调查了解,日本方面得知后欣喜不已,认为辛义会这次借势肯定是借不成了。

    然而几天后,当竹下健人再次致电时,美国方面的回应非常简单:“不必大惊小怪,小题大做。”

    爷爷都这么说了,孙子还敢说什么?

    因此辛义会发展的势头变得更加迅猛,而三大暴力团的生存空间被近一步压缩。致使他们不得不去找他们所支持的内阁成员去进行哭诉,而内阁成员只能向竹下健人反应情况,但领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竹下健人告知内阁成员,以后谁也不要再跟他提暴力团方面的事情,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依法行事就是了。

    竹下健人肯定是不希望辛义会与驻日美军勾结到一起的,但美国方面要是真不管,他也没有办法。其实他给美国方面打电话,完全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行则最好,不行就算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竹下健人也一样。他深知自己能当上首相,很大程度是得力于美国人的支持,如果因为暴力团的事情跟美国撕破脸,他的首相恐怕就要干到头了。

    所以他不得已,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眼看着辛义会的势力越来越大,一些小的日本暴力团纷纷主动投靠,辛义会也一下子成为了日本最大的暴力团,散布在全日本的帮众已达五万余人。

    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以及三暴力团的其他主要头目,如果没有要命的事情,他们现在基本是不敢出门的,因为一旦出门,就会有性命之忧。但其实他们躲起来也并非是安全的,因为针对他们的一个暗杀计划已经悄然展开。

    晚上,在松下酒店畅饮过后,薛飞已经准备好了房间,让斯特克、伍兰、兰多夫三人留宿,但三人拒绝了,原因是明天驻日美军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不能耽误了,必须得回去。

    既然有事,薛飞也不好强留,就将三个人送出了酒店。

    在门口告别时,突然过来一辆商务车,车没有停,在缓速行驶的过程当中车门开了,薛飞见状大声喊道:“快进酒店!”

    话音未落,便枪声大作。

    兰多夫反应非常快,一个健步就蹿进了酒店,没有受伤。而斯塔克和伍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由于喝了很多酒,反应有些迟钝,导致各自中了一枪。

    开了几枪之后,商务车关上车门就跑了。

    “给我追!”

    得令后,两辆车便快速追了上去。

    薛飞又叫了一辆车将斯塔克和伍兰送往了医院。虽然两个人全部中了弹,但都不是要害部位,所以没有生命危险。到了医院直接做了手术,讲身体里的子弹取了出来。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负责追缉凶手的松下翔来到了医院。

    “怎么样,抓到凶手了吗?”薛飞问道。

    松下翔摇头道:“没有,对方跑的太快了,我们两辆车都没有追上。”

    “废物,简直是废物!难道一点线索都得没有得到吗?”薛飞震怒道。

    “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在追缉的过程中,用手机进行了拍摄,目的就是为了怕万一追不到,然后好通过回看视频来寻找蛛丝马迹。”松下翔拿出手机说道。

    薛飞拿过手机将视频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就是一辆普通的银色本田商务车,车牌号被遮挡住了。

    薛飞此时呆的地方是斯塔克和兰多夫的病房,通过翻译,得知薛飞看的是追缉时拍的视频,斯塔克就伸手示意他也想看一看。薛飞把手机交给了他,可惜他也没看出什么来。

    交给伍兰,伍兰也没有任何发现。但是在兰多夫看的时候,他却发现了车门的位置上有一个类似于菱形的标志,是在车转弯的一瞬间,从视频中显现的,如果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伍兰将视频一帧一桢的后退,退到露出标志的画面,指给众人看。松下翔仔细一看,说道:“这不是山口组的标志吗。”

    “你确定是山口组的标志?”薛飞问道。

    “我确定,只有山口组的标志是这个形状的。”松下翔肯定地说道。

    薛飞把松下翔的话翻译成了英文,斯塔克和伍兰听了全都一脸怒色。

    “赶紧让郭刚奇去查这辆车,尽快找到它。”薛飞命令道。

    “嗨,我这就去。”松下翔转身离开了病房。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