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按摩治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渡边胜平虽不情愿,但首相竹下健人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完成,于是就在《暴力团对策法》的基础上,着手开始起草针对辛义会的特殊条款。

    渡边胜平嘴上说不会因为薛飞关照辛义会,实际上自从薛飞和渡边芳子结婚以后,他是处处关照。除了薛飞是他女婿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层密不可宣的原因。

    渡边胜平是一个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之人,他并不满足于只做现在的职位,他还希望能够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所以他需要支持,强有力的支持。

    在公安系统浸淫多年的他深知暴力团在日本的力量,而辛义会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还兼并了许多暴力团,这一点是他非常看重的。他帮辛义会,其实是为了有朝一日辛义会能够成为他仕途上的一个强力助推器。

    所以内阁想要遏制辛义会的发展,他是最不希望看到的,在指定条例的时候,他的手下自然也就不会那么丁是丁卯是卯了。

    不过他所起草的显然不是最终被敲定的法规,还需要内阁的通过,国会的审议。所以可想而知,他制定的特殊条例是很难一次就通过的,内阁中很多成员都认为太宽松了,他则据理力争,长泽智美在一旁也帮腔,双方你争我夺各不相让,因此陷入到了拉锯战当中。

    期间,作为当事人的薛飞自然也不会闲着,他一直在想如何应对即将出台的特殊条款。

    绞尽脑汁,薛飞还真想出了一个主意。

    特殊条款只是针对辛义会的,而辛义会旗下现在有多个日本暴力团,到时完全可以利用暴力团去做一些辛义会所不能做的事情。也就是说钻法规的空子。

    想到这个办法,薛飞有种豁然开朗,柳暗花明之感。

    不过没高兴几天,薛飞就从渡边胜平的口中得知,特殊条款中明确规定了辛义会在日本所不能碰触的几个行业,而这几个行业正是日本暴力团涉足最深的行业。此外还特别注明,凡与辛义会有关联的日本暴力团自特殊条款生效开始,也一律不得触碰被禁止行业。

    这意味着薛飞想钻法规空子的想法彻底破灭了。

    一个月后,日本警察厅正式对外宣布,依据《暴力团对策法》,将辛义会指定为暴力团。同时针对辛义会的特殊条款也正式出炉生效。

    薛飞拿到特殊条款仔细一看就一个感觉,辛义会好比是一个健壮的大汉,但是从头到脚全都是手铐、脚镣、绳索这些阻碍正常行动的刑具,完全束缚住了辛义会。也就是说辛义会虽然成为了暴力团,拥有了合法身份,但是跟日本的本土暴力团相比,待遇要差的多。

    特殊条款的出炉生效,可是把三大暴力团给高兴坏了,他们觉得辛义会再也没有资本跟他们对抗了。薛飞因此非常气愤,所以继续让人盯着三大暴力团的主要头目,并扬言只要路面,当即毙之。使得三大暴力团在高兴之余,也多加着十二分的小心。

    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难住薛飞,然而这一次薛飞真是无计可施了,脑袋都快想炸了,也没有想出应对的好办法。索性干脆不想了,爱怎么着怎么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七月份,日本的大学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暑假,东京大学也放假了。

    进入假期的薛飞并不能马上享受假期,因为他答应了横滨、大阪、广岛等地的几家医院做中医方面的学术演讲,所以刚一放暑假,他马上就忙起了这件事。

    萨菲公主得知薛飞要外出,就提出想跟着一起去,顺便旅游。薛飞一想也好,就同意了。

    由于行程不是很紧张,所以每到一处至少都能停留三四天的时间,这就给了萨菲公主充足游玩的时间。薛飞在闲暇之时,也会陪着她,萨菲公主完全沉浸在了假期的欢乐之中。

    薛飞看到她无忧无虑的,每天都是一张快乐的笑脸,心里甭提多羡慕了,这又不禁让他想到了辛义会的事情,忽然觉得还是做小孩好,做大人一点意思都没有,需要费心费脑的事情太多了。

    在广岛的一天晚上,薛飞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正细细品尝之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薛飞来到门前,透过门镜往外一看,是萨菲公主和橘秋奈。开了门,萨菲公主进了房间,橘秋奈则站在了门口。

    “怎么还没休息?”薛飞笑着问道。

    萨菲公主脸色阴沉道:“叶子身体不舒服。”

    “她怎么了?”

    “她……她……哎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萨菲公主一副羞于出口的样子。

    “实话实说。我是医生,不要讳疾忌医,在医生的眼里,所有疾病都是一样的。你来找我,不就是想要告诉我,希望我帮助她吗,对不对?”

    萨菲公主觉得薛飞说的很有道理,便难为情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说道:“她这里不舒服。”

    薛飞的第一反应是乳腺方面的问题:“是今天才不舒服的?”

    “有一段时间了。我劝她去医院她不想去,你是医生,医术又高明,我想你应该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决定过来跟你说一下。她的情况不会很严重吧?”萨菲公主满脸都写着担心二字。

    “只有检查过后才能知道。这样吧,你让她到我房间来一趟。”

    “好,我这就去叫她。”

    “等等。”薛飞叫住萨菲公主,脑子转了转说道:“如果她要是不来,你就说我说的,她就是个胆小鬼,怕我怕的要死,不敢独自面对我。”

    萩原叶子的脾气秉性跟吕冰是非常像的,都是属于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对付她们这种人,薛飞深知激将法是最好的办法。

    大约五分钟以后,萩原叶子板着脸来到了薛飞的房间,显然是激将法奏效了。

    “说说你的情况吧。”薛飞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说道。

    萩原叶子皱着眉头不吭声。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每年死于乳腺方面疾病的女性非常多,而且呈现年轻化的趋势,最近好莱坞的大明星安吉丽娜朱莉不就是出现了这方面的问题吗,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所以你必须重视起来,要如实的把你的情况告诉我,你要是有所隐瞒,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真是很严重的病情被耽误了,你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薛飞十分严肃地说道。

    萩原叶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就是两侧胀痛,右侧比左侧要严重一些。来例假之前胀痛的非常明显,平时触碰也有疼痛感。”

    “还有其他症状吗?”

    “没有了。”

    “把衣服脱了吧。”薛飞放下酒杯说道。

    “脱衣服干吗?”萩原叶子警惕地看着薛飞。

    “当然是检查了。”

    “怎么检查?”

    薛飞举起双手晃了晃。

    “不行,绝对不行。”萩原叶子的态度非常坚决。

    “我是给你看病,不是耍流氓,你别想多了。即便你去医院,也是这样检查的,而且给你检查的医生还绝对不是一个人,十有**还是男医生,因为据我所知,日本最好的妇科大夫都是男的。如果你不信任我,那你就去医院做检查,没关系的。总之你的病情不能耽误,最好是做到早确诊早治疗,千万不要贻误了病情。”薛飞一副你爱检查不检查的态度。

    萩原叶子听了薛飞的话又犹豫了起来。

    李仁心三个字在日本不说是家喻户晓,也可以说是知名度极高,萩原叶子自然也是早有耳闻的,所以她对薛飞的医术是丝毫不怀疑的。她不让薛飞检查,只是因为害羞,觉得被一个男人碰那么特殊的部位太难为情了。可不让薛飞检查,只能去医院,她之所以不愿意去医院,就是因为知道医院里的妇科多数都是男医生,同时也担心自己的情况会很严重。

    经过一番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萩原叶子最终转过身子宽衣解带。薛飞见状心里一笑,便去了卫生间洗手。

    脱到只剩下一件胸罩后,萩原叶子问道:“这样可以吗?”

    薛飞回道:“不可以,全都脱了。”

    萩原叶子将自己的上半身脱了个一丝不挂,然后双手护胸,艰难的转过身子,故作镇定地看着薛飞。

    “把手拿开吧。”薛飞举起双手说道。

    萩原叶子做了个深呼吸,像是在下最后的决心,之后才将双手拿开,同时把头扭到了一边。

    薛飞的眼睛瞬间就聚焦在了萩原叶子的身体上,心里不由得暗自感叹,身材还真是不错。

    其实做指检,有个两三分钟就差不多了。而薛飞则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可是过足了手瘾。而萩原叶子不知是害羞,还是被薛飞搓揉出了感觉,满脸潮红。

    “好了,把衣服穿上吧。”薛飞说完就去了卫生间洗手。

    等薛飞出来时,萩原叶子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她紧忙问道:“怎么样,我的情况严重吗?”

    薛飞脸上没什么表情:“从中医的角度来说,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需要马上治疗,否则任由发展下去,再想治愈将会非常困难,还会有生命危险。”

    “你的意思是说马上治疗是可以治愈的?”

    “是的,不过要用妥善的治疗方案。西医治疗这种病治标不治本,复发率极高。中医则不同,不仅可以去标治本,还可以强身健体,复发的概率极低。我给你的建议是喝中药加按摩,最多两个月,就能完全治好你的病。”

    “按摩是你给我按摩?”

    “对啊,用中医的手法,而且必须是每天都要进行按摩。”薛飞拿起红酒喝了一口说道:“我知道你有顾虑,我也能理解,毕竟男女有别。但我的按摩是单纯的治病,不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而且我做这种治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是挺有心得的,像防卫大臣长泽智美,还是英国的康妮王妃,全都接受过我的按摩治疗,效果极其显著。要知道我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请到的,但我给你治疗,我不会收你一分钱,如果你能接受那为最好,你要是不能接受我也不会强求,你可以另请高明。”

    “我考虑一下吧。”萩原叶子一时拿不定主意。

    不夸张地说薛飞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妇科专家。首先说他对女人的身体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什么样的状态是健康的,什么样的状态是有问题的,他了如指掌。其次从孙仲麟那里得到了非常多的真传,望闻问切的水准至少相当于一个拥有从业十五年经验的中医。

    通过询问和指检,薛飞就确诊了萩原叶子的病情,其实她的情况根本不严重,只是乳腺增生而已。薛飞之所以说比较严重,无非是吓唬她,想给她做按摩,因为手感真是非常好。

    还有一点原因是薛飞喜欢驯服萩原叶子这种有脾气有性格的女孩,她越是泼辣倔强,越是能激发薛飞的征服欲。而治病这个机会如此难得,薛飞自然是不愿意错过的。

    转天早上,薛飞收到了一条信息,是萩原叶子发过来的:我愿意接受你的治疗。

    薛飞看了信息没有太大感觉,因为这是她意料之中的。

    薛飞回复道:回东京后正式治疗,现在在外面多有不便。

    几天后,薛飞和萨菲公主等人回到了东京。薛飞给萩原叶子写了一个药方,萩原叶子为了接受薛飞每天的按摩,不得不向萨菲公主请假,每天抽出一定时间去薛飞所在的地方。

    薛飞每次的“按摩治疗”完全是根据心情所决定的,心情一般或比较差的时候,三五六分钟就结束了。心情要是好了,至少二十分钟左右。反正不管长短,每一次都把萩原叶子搞的面红耳赤,不敢与之对视。

    萩原叶子每次接受按摩治疗基本都是晚上,因为薛飞只有晚上才有时间,今晚也不例外。

    为了增加一点情趣,同时也为了让手感能好一些,这一次薛飞使用了润滑油。之前按摩薛飞都是让萩原叶子躺下闭上眼,这一次薛飞让她站着,按摩时没有面对面,而是站在了她的身后,然后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进行按摩。

    这个动作无疑很亲密,薛飞的腹部紧挨着萩原叶子的臀部,脸离她的脸非常近,之后有意无意的去碰她的脸,还往她的耳洞里吹气。

    萩原叶子本来脸就脸红,被薛飞这么一玩,脸上很快就绯红一片。尤其是感觉到有一个很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屁股时,萩原叶子眉头紧锁,心跳骤然加速。她没有说什么,因为她不确定是什么东西,另外她还要让薛飞给她治病,她不能得罪了薛飞,于是她选择了隐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按摩结束后,萩原叶子在穿衣服时无意之中向薛飞下面一瞥,当时心里就是一震,紧忙把头转向了一边。

    薛飞低头看了一眼,坏坏一笑。

    送走了萩原叶子,薛飞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竟是佟大志打来的。

    “哥,我到东京了,你派人来接我吧。”

    当看到佟大志时,薛飞仍觉得不可思议:“你小子怎么一个招呼不打就跑过来了?”

    佟大志嘿嘿笑道:“提前要是告诉你,哪还有惊喜可言啊。我这趟可不是来旅游的,我决定以后跟你在日本混了。”

    佟大志要是不说,薛飞都快忘了他想让佟大志来日本一事:“我去年这个时候跟你说的,你足足想了一年啊。”

    “其实我早就想好了,只是在国内有一大一摊子事需要处理,还得做文秀的思想工作,一来二去的就拖了将近一年。不过好饭不怕晚,我还是来了,你打算让我干点什么?”

    “那当然是干大事了。你刚来还不了解辛义会的情况,就先从我的助理做起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