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引起了内阁的重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日本内阁除遇到突发事件会在首相官邸举行临时会议外,平时每半个月举行一次例行会议,研究解决各种大事要事。

    今天的例行会议上,在商讨完事先拟定的各项事宜之后,首相竹下健人准备宣布散会时,总务大臣田中一郎忽然开口了。

    “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再谈一下暴力团的事情吧。”

    听到田中一郎的话,包括竹下健人在内,所有人全都一怔,然后齐齐地看向了他。

    “暴力团的事情需要放在内阁会议来讨论吗?”渡边胜平面无表情问道。

    “原本是不需要的,可眼下内阁必须要重视了,再不重视恐怕就要出大事了。”田中一郎话音未落,一边的官房长官佐藤喜一就把话茬儿接了过去。

    “确实需要重视起来。我听说有个名叫辛义会的华人帮会在国内发展的非常迅速,目前已经可以与山口组等暴力团相抗衡了。辛义会与几个暴力团现在斗的不可开交,斗殴枪战时有发生,如果任由他们胡闹下去,不仅百姓们会没有安全感,恐怕还会影响政局。”佐藤喜一一脸忧虑。

    长泽智美听到辛义会三个字,双眉微微抖动了一下。

    经济产业大臣松野真二说道:“虽然暴力团是社会的边缘社团,可终归是合法的,是日本社会的组成部分。而一个吾国的帮会在日本呼唤风雨,与暴力团你争我夺,着对日本各个方面都是非常不利的。如果任由辛义会做大做强,政府不去干涉,假以时日,恐怕再想制止就难了。”

    “以我看应该让警察严厉打击辛义会,最好是能将其取缔,主要头目该抓的抓,该驱逐的就要驱逐,不给他们任何起死回生的机会。”经济产业大臣稻田伟说道。

    “这样不太好吧。”副首相兼财政大臣岸边弘成说道:“在日的吾国帮会形成与暴力团是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如果没有暴力团的欺压,恐怕辛义会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而且在日的吾国华人已近百万,其亲戚家属多属于辛义会成员,如果真要是疯狂打击,很容易引起众怒,造成更加恶劣的社会和国际影响。总不能将所有的在日吾国人全部赶走吧?另外吾日关系现在正处于较好的阶段,要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帮会,破坏了双方的关系,我认为是不值得的。”

    “我赞成岸边副相的说法。”长泽智美开口说道:“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即便是打击,也不能是单方面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把责任全都推到辛义会的身上是不合适的。暴力团需要承担他们所应承担的责任,如果政府对其进行偏向袒护,只会助长他们的风气,让他们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岸边弘成是内阁中众所周知的鸽派,他说出这番话没有人感到意外,而长泽智美的话则让众人吃惊不小,她怎么会向着辛义会说话呢?

    佐藤喜一看着渡边胜平说道:“渡边委员长,你是负责公安工作的,对辛义会应该是所有人中最熟悉的,你是怎么看待辛义会这个组织的?”

    此时很多人全都看向了渡边胜平,因为都知道薛飞和渡边胜平的关系。

    渡边胜平不卑不亢道:“刚刚大家说了很多,但是忘说了一点,那就是辛义会可不单单是一个吾国帮会,它的旗下还有一些暴力团,譬如松下组和樱花红等等。据我所知,辛义会与极东会的来往也很密切,所以看待辛义会,绝对不能将其看成是一个单纯的外国帮会组织。”

    “你认为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辛义会?以及如何减少或彻底解决辛义会与暴力团之间的争斗?”外务大臣桥本荣作问道。

    “我做个可能不恰当的比喻,辛义会如果是个三五岁的孩子,我们如果不希望它存在,可以直接将其掐死,斩草除根。可问题是如今的辛义会已经是十八九岁的成年人了,想掐死它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要是动用行政力量打压,很难说不会适得其反,造成更大的祸乱。所以我认为只能是尽力去制约辛义会的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像对待其他暴力团一样,将其纳入指定暴力团行列,然后用相关法规去进行约束。至于争斗,我倒认为不是什么大事,是谁的责任就由谁来承担,警察在这方面依法行事就可以了。”渡边胜平说道。

    佐藤喜一、田中一郎、松本真二、稻田伟、桥本荣作等人全都微皱眉头,他们都清楚渡边胜平话里的真正意图。

    辛义会本来就是一个非法组织,如果将其变成指定暴力团,辛义会一跃就会成为合法组织,拥有合法地位享有合法权益,再想将其消灭将会难上加难。

    “您怎么看待辛义会?”佐藤喜一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竹下健人问道。

    竹下健人慢慢悠悠地说道:“我认为渡边委员长提议很好,可以将辛义会变成指定暴力团。”

    听到竹下健人的话,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我们真要容忍一个吾国帮会在日本发展壮大?”田中一郎面色十分沉重。

    “让辛义会称为指定暴力团只是方便管理,并不是给它一个合法身份让它得到法律法规的庇佑。我的想法是,辛义会毕竟是外国帮会,还是应该与暴力团区别对待。我们可以允许它的存在,但是我们不能允许它肆无忌惮,野蛮生长。”竹下健人眼里泛着精光,口中之话耐人寻味。

    佐藤喜一与田中一郎对视了一眼,微不可察的微微一笑。再看其他人,皱着的眉头也全都舒展开了。

    长泽智美和渡边胜平脸上表情如旧,没有任何变化。

    佐藤喜一看着渡边胜平说道:“既然暴力团属于公安管辖的范围,我看就由渡边委员长写一个针对辛义会的相关条例吧,然后由内阁共同研讨是否可行。”

    佐藤喜一转头看向竹下健人:“您觉得如何?”

    竹下健人点点头:“就这么办吧,下一次内阁会议就研讨这件事。散会。”

    渡边胜平离开首相官邸上了车,脸色一下子就撂了下来,心里直骂佐藤喜一可恶。明知道薛飞是他的女婿,还让他来写什么针对辛义会的相关条例,这摆明了是在恶心他。

    原本渡边胜平是要回办公地的,但转念一想他又改变了主意。拿出手机给薛飞打了个电话,约起到一处秘密场所见面。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薛飞问道。

    与渡边芳子结婚以来,薛飞是经常去家里拜访渡边胜平的,渡边胜平对待薛飞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的,单独主动约薛飞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加之又是将近中午这个时段,薛飞猜想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辛义会即将会称为指定暴力团。”渡边胜平冷着脸说道。

    薛飞一愣,随即笑着说道:“这是您的意思?”

    把辛义会变成指定暴力团可以说是薛飞梦寐以求的事情,也是薛飞娶渡边芳子,接近渡边胜平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件事在薛飞看来将会非常难办,如今听到渡边胜平亲口说起,薛飞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渡边胜平看到薛飞的样子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你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虽然辛义会将称为指定暴力团,但由于辛义会已经引起了内阁的注意和重视,多数成员又主张打压辛义会,所以辛义会注定不会与其他暴力团平起平坐。相反成为指定暴力团以后,辛义会以后的生存空间将会近一步被压缩,肯定不能像现在一样为所欲为。”

    渡边胜平的话让刚飘到云彩里的薛飞,一下子就坠落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怎么会引起内阁的注意和重视呢?”薛飞很震惊。

    “显然是山口组他们想出来对付辛义会的计策。”渡边胜平轻叹了声气。

    “您是说内阁成员与暴力团之间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当然了,你才知道吗?”

    薛飞还真是才知道。由于暴力团的成员都是日本社会的边缘人士,日本民众也将暴力团视为异类,薛飞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日本政府对待暴力团也是抵触的。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说明薛飞对日本的政局还不是很了解。

    “内阁成员中,多数人的背后都有暴力团的影子,暴力团在日本政界向来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它们表面看不见,实际上却无处不在。”渡边胜平说道。

    “辛义会该如何应对?”薛飞脑子有点乱,一时不想出任何主意。

    渡边胜平摇头道:“很难应对。山口组他们能动用内阁这层关系,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有别办法了,这既是他们压箱底的办法,同时也是他们的杀手锏。一旦相关法规出台,辛义会的日子可就要不好过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薛飞重重的叹了口气:“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晚上长泽智美又把薛飞叫了过去。

    “渡边胜平已经跟你说了吧?”长泽智美问道。

    长泽智美知道薛飞娶了渡边芳子,她心里很不好受,可是她从来没有当面跟薛飞提过这件事,因为她清楚她只能和薛飞保持当下这种关系,她不能阻挡薛飞选择婚姻。

    薛飞颔首道:“说了。”

    “接下来辛义会的日子恐怕就要不好过了,你想好应对之策了吗?”

    “没有,我现在一点主意都没有。”

    看到薛飞一脸愁闷之色,长泽智美握住薛飞的双手安慰道:“辛义会作为一个外国帮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已经是很了不起了,称为指定暴力团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你不能奢望的太多。如果辛义会无休止的壮大下去,那样不仅仅是其他暴力团所不能接受的,日本政府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的,所以你要学会知足常乐。”

    长泽智美伸手解开薛飞的裤腰带,将裤子脱下去后,便跪在地上,把头埋了下去。薛飞情不自禁就把眼睛闭了上,用手抚摸长泽智美的一头秀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