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分崩离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薛飞帮平原村树追求渡边芳子,使得两个人一下子成为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彼此间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薛飞之所以愿意主动帮平原村树,是因为他父亲是极东会会长平原江,薛飞接近他是有目的的,所以自然不会真心帮他去追求渡边芳子。

    一日,薛飞和平原村树在一起吃饭问道:“你父亲马上就要过生日了吧?”

    平原村树有些惊讶:“您怎么知道我父亲要过生日了?”

    薛飞笑着说道:“不瞒你说,我对平原会长仰慕已久,可是一直不得机会拜见,如今平原会长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想必到时家里定会庆祝,我想登门庆贺,不知能否有这个机会。”

    平原村树不假思索道:“当然可以,我父亲非常好客,我想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特别高兴的。另外我奶奶身体有些小毛病,正好麻烦您给她调理一下。”

    作为极东会的会长,平原江过生日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大事,不过与帮会庆贺每年都在生日的前一天,真正过生日的那一天平原江会在家里过。

    吾国人讲儿的生日是娘的苦日,作为日本人的平原江也同样深知此理。平原江的母亲已经89岁了,平原江是个大孝子,只要有时间就会陪在老人身边,每年过生日这一天,更是要与老人同过,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与帮会庆贺要提前一天的原因。

    几天后就到了平原江的生日,薛飞和孙仲麟准备了一份礼物来到了平原江家里。

    “平原会长您好,得知今天是您的生日,特来祝贺,祝您生日快乐。这是一点薄礼,请您笑纳。”薛飞说着话,双手将手中的礼物递到了孙仲麟面前。

    平原江看到薛飞当时就呆住了,以至于他没有伸手去接礼物。

    一旁的平原村树见了马上伸手接了过去,说了声“谢谢”,然后用手肘碰了一下平原江。

    平原江回过神脸上没有露出一点笑模样,他显然是不欢迎薛飞的,可是薛飞是平原村树带来的,又是来给他庆贺生日的,他也不能把薛飞赶走,只能把薛飞往里面请。

    平原江拉住平原村树的胳膊,使了个眼色,爷俩就来到了一边。

    “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平原江非常费劲。

    “李先生是我的好朋友,对您又仰慕已久,说想要拜访您,我也不好拒绝呀。”平原村树说道。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知道啊,在东京开了一家投资公司,此外他还是医学专家。一会儿等吃完饭,我打算让他帮忙看看***身体情况。”

    平原江微皱眉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通过芳子认识的。”

    “芳子?”平原江甚是惊讶。

    “对呀,芳子是他公司的社长,和他的关系非常好。”平原村树往里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瞒您说,李先生一直在帮我追求芳子。”

    平原江搞不懂儿子与薛飞相识只是偶然,还是薛飞另有目的。但是渡边芳子在薛飞的公司工作,还与薛飞的关系很好,这两点引起了平原江的注意。

    回想之前两次薛飞进警察署最后很快都出来了,平原江就不禁怀疑是渡边芳子起的作用。如果真是渡边胜平在帮辛义会,那对群英会遏制辛义会的发展将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

    饭桌上,薛飞对平原江进行了一番吹捧,平原江不为所动。

    饭后,薛飞和孙仲麟给平原江的母亲看了看身体状况,老太太没有大碍,就是岁数太大了老年病,主要还是以调理为主。开了两副中药,叫老太太先吃着,过几天他们会再过来看一下服药之后的情况。

    从这以后,薛飞和孙仲麟隔三差五的就往平原江的家里跑。

    晚上,住吉会会长西口昭平从一家酒店里走了出来,刚要上车,就被紧随其后的薛飞给叫住了。

    “西口会长。”

    西口昭平停住脚步回头一看,见是薛飞就一愣。就在发愣的工夫,薛飞一把握住了西口昭平的手。

    “久闻西口会长大名,今日相见荣幸之至。”薛飞笑着说道。

    西口昭平想把手抽走,但薛飞抓的死死的,他根本就抽不走,薛飞一个劲儿的跟他说话,他也插不上嘴。

    至少持续了得有三四分钟,西口昭平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不耐烦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薛飞松开手说道:“没什么,就是打个招呼而已,那我先走了,改天再见。”

    西口昭平看着上了车的薛飞,心里感觉莫名其妙。

    吃过午饭,山口组二号人物大原永次和两位朋友来到茶楼喝茶。

    在侍者的引领上来到了楼上,结果在楼梯口遇到了薛飞。

    薛飞二话不说,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大原永次,说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大原永次直发蒙。

    “上次喝的很尽兴,改天有时间咱们再约一下,一定再喝它个一醉方休。”薛飞拍了拍大原永次的肩膀说道。

    不等大原永次说话,薛飞随即又说道:“合作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薛飞作为辛义会的一号人物,他的一举一动群英会都在关注着,所以他经常去平原江的家里,与西口昭平和大原永次的亲密举动群英会的其他暴力团很快全都知道了。

    “我们成立群英会的目的是一致对外,可是现在某些人好像有了异心,内部不团结,如何能共同对外?我表示忧虑啊。”群英会的头目聚会上,吉田组组长冈本太男手里一边把玩着打火机,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还听说某个组已经准备与辛义会合作了。我记得这个组当时在组建群英会时口号喊的是最响亮的,真是讽刺。”大同会会长藤井英治冷笑道。

    “我看群英会还是解散了吧,好像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太平组组长中村天地说道。

    山口组组长筱田康健是群英会的会长,他今天一来就感觉气氛不对,在听了一些人的发言后,更加觉得反常,便说道:“有话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只要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不用有任何的顾虑。”

    “筱田组长难道不知在座的某些人与辛义会私下有来往吗?”藤井英治问道。

    “你听不懂什么叫有话直说吗?”西口昭平板着脸说道。

    冈本太男一拍桌子说道:“直说就直说,你就是你与辛义会私下来往的人之一。”

    西口昭平大吃一惊,用手指着自己说道:“我?我什么时候跟辛义会有来往了?”

    “你就别否认了,你和李仁心那么亲密,以为谁都不知道吗?”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跟他亲密呢,你是血口喷人!”西口昭平起身指着冈本太男气愤道。

    “还是用证据说话最好。”中村天地将一个信封推到了筱田康健的面前。

    筱田康健拿出信封里面的照片一看,发现与薛飞往来的还有大原永次,顿时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筱田康健把照片往桌子上一摔质问道。

    一旁的稻川会会长山崎俊二看了照片后,将照片推给了平原江,平原江看了脸上当即一沉。

    坐在平原江旁边的西口昭平看了照片马上说道:“这分明是有人在使坏,想让我们内讧,我们绝对不能上当。”

    “我看是不能上你的当吧。谁都知道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是日本最大的三个暴力团,结果现在有两个与辛义会有来往,这让我们其他人还怎么相信群英会是团结一心的?”冈本太男一副已经彻底灰心的样子说道。

    中村天地说道:“幸亏我们发现的早,否则我们哪一天要是被出卖了可能不知道是谁干的。”

    藤井英治起身说道:“我宣布大同会正式退出群英会。”

    中村天地附和道:“太平组也退出群英会。”

    冈本太男也说道:“吉田组也退出。”

    三个人一带头,其他暴力团也都纷纷表示退出,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筱田康健、西口昭平、山崎俊二、平原江四个人。

    平原江看了看另外三个人,觉得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起身也走了。

    走到门口时,筱田康健开口问道:“李仁心为什么要去你家?”

    平原江停住脚步没有回头:“你还是问问大原永次跟薛飞是什么关系吧。”

    说完,平原江开门就出去了。

    上了车,平原江给薛飞打了个电话,说有一些问题想请教薛飞,希望薛飞能够到他家里去一趟。

    平原江刚到家,薛飞随后就到了。

    “平原会长找我有什么事吗?”薛飞笑着问道。

    “你的目的达到了。”平原江面无表情地看着薛飞。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你用的这个计策在你们吾国应该叫做离间计吧,其实我一开始就想到了你来我家里有可能是想让其他人引起误会,只是没想到你不仅把这招用在了我的身上,还用在了别人的身上,你可是真是个阴谋家呀。难怪辛义会会发展的那么快,看来你确实不简单。”

    平原江之前一直看不起吾国人,虽然这些年吾国的经济发展很快,可是国民素质很差,头脑简单,辛义会在日本做强做大他认为是有偶然性的。可是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以后,他对吾国人,对薛飞的看法大大改观,这不禁让他开始担心起以后该如何应对辛义会了。

    “平原会长今天这是怎么了,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话。”薛飞没有承认。

    在接到平原江电话的同时,薛飞就得知群英会已经解散了。正如平原江说的那样,他用的就是离间计。

    群英会如果始终抱成一团,对辛义会的发展将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必须将他们离间开。薛飞始终离间计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为他知道群英会是一个短期组织,聚在一起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及其不牢靠,只要稍微一挑拨,一定会发生内讧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之前看似非常团结对外的群英会,薛飞只是略施小计,它们顿时就分崩离析了。一旦他们从一个拳头变成了一根根粗细不均的手指,辛义会再对付他们就要容易多了。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可以。那就是如果辛义会与极东会做朋友我是欢迎的,我也看得出李先生人不错。可是如果辛义会要是打极东会的主意,那我们之间就没有朋友可做了。”平原江的话显然既是提醒也是警告。

    “平原会长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仰慕平原会长,自然是想跟平原会长交朋友的,怎么可能会打极东会的主意呢。您把心放在肚子里,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薛飞信誓旦旦地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