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渡边胜平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在留置所呆到第八天的早上,刚吃过早饭,萩原叶子就来了号房,她把薛飞叫了出去。

    虽然已经过去七天了,可是薛飞之前被打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脸上的伤痕仍然清晰可见。

    从号房里出来,萩原叶子看到薛飞的脸不由得一愣,再一看薛飞的胳膊也有伤,然后便伸手去掀薛飞的衣服,薛飞伸手拦住了她:“你要干什么?”

    萩原叶子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别动。”

    拿开薛飞的手,萩原叶子掀起薛飞的衣服一看,身上的伤痕更多:“你这是怎么弄的?”

    薛飞看着她笑道:“你说呢?”

    来到留置所的警察办公室,萩原叶子告诉薛飞他被释放了,但她提醒薛飞好自为之,如果以后再不奉公守法,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从留置所里出来,薛飞玩味地看了看萩原叶子,然后便朝他的专车走了过去。

    前来接薛飞的是王金榜和龙元,薛飞看到二人表情冰冷如雪,二人看到薛飞脸上的伤,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上了车,薛飞问道:“你们找谁把我弄出来的?”

    王金榜回道:“我们谁也没找。那天您被警察带走以后,我们就想把这件事告诉长泽智美,可一打听才知道她不在东京,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今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说今天早上您会被释放,我和龙元就过来接您了。我想应该是警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您指使的,所以才把您给放了吧。”

    薛飞以为他被释放是辛义会的人在外面活动的结果,听了王金榜的话他很奇怪,这也不由得让他想到了第一次进警察署时被很快释放的事情,难道又是那个神秘人帮的他?

    坐在副驾驶的龙元回头说道:“昨天傍晚渡边芳子给总部打过电话,说找您联系不上,好像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怎么回复她的?”薛飞问道。

    龙元小心翼翼地说道:“跟她说了实话。”

    跟渡边芳子说他被抓了,转天他就被放了,难道是渡边芳子帮的忙?想到第一次被放的时候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渡边芳子,薛飞觉得渡边芳子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人,不然他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有谁会在暗中帮他了。

    “让霍刚奇调查一下渡边芳子的家庭背景,越详细越好。”薛飞说道。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龙元应道。

    回到辛义会总部,薛飞洗了个澡,然后来到了会议室。

    所有核心成员早就到了,见薛飞来了,全都站了起来,薛飞坐下后,众人才坐下。

    辛义会自成立以来开了不知道多少次会议,可这一次的气氛是最凝重的,因为薛飞是被手下出卖才被抓的,薛飞在里面又遭到了毒打,这无疑是一件大事,与会人员每一个都战战兢兢的,甚至连呼吸都谨小慎微,生怕大喘气被薛飞听到而惹恼了薛飞。

    对薛飞来说,被外人坑害他能接受,因为双方是敌对的关系,想将他置于死地都不为过。但被自己人坑害他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必须严惩。

    “辛义会一向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对于叛徒辛义会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对于那四个叛变的家伙,我决定废了他们的双腿,连同他们的直接上司,永久驱逐出辛义会。”薛飞声音冰冷道。

    薛飞扫了一眼所有人,又说道:“记住我的话,辛义会允许每一个人犯错,因为是人就会犯错,但是决不允许犯原则性的错误。从今以后,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一并都按照今天的处罚方式处罚。所以都把你们的手下人给我看好了,这是我第一次提醒你们,也是最后一次。”

    傍晚,薛飞和渡边芳子在千城俱乐部见了面。

    渡边芳子前些天出差去了福冈、札幌、仙台等地去考察投资项目,去了一周,昨天才回来。

    与薛飞见了面,渡边芳子对薛飞脸上的伤痕视而不见,只跟薛飞谈公司的事情,而且行为举止跟以往完全不同,看样子像是不太高兴。

    谈完了公事,薛飞好奇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一直在默默吃东西的渡边芳子抬头说道:“没有。”

    “你不想知道我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吗?”

    渡边芳子脸上没什么表情:“怎么弄的?”

    认识渡边芳子已经有段时间了,她这个样子薛飞还是第一次看到,心说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是出差太累了,还是刚刚失恋了?太反常了。

    吃完饭薛飞就去了长泽智美的官邸,长泽智美刚刚回到东京。

    长泽智美见到薛飞与渡边芳子的冷漠截然相反,她忙问薛飞身上的伤是怎么搞的?

    薛飞在留置所的那几天长泽智美曾联系过薛飞,可是没有联系上,打薛飞的手机始终关机。但她也没有太往心里去,因为她知道薛飞平时也挺忙的,想到前些天薛飞说来了几个亲戚到日本旅游,她猜搞不好薛飞可能还在陪亲戚游玩,或者可能是有什么事回国了,加上她自己也很忙,也就把薛飞去哪儿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长泽智美并不是不关心薛飞,相反正是因为她和薛飞的关系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所以她才没有那么在意。

    可令她想不到的是,短短几天没见,薛飞遍体鳞伤,她非常吃惊,也非常心疼。

    想到以后还要与日本的暴力团长期对抗,保不齐哪天就又被抓了,不能指望神秘人每一次都出手相救,而长泽智美无疑是一个当做保护伞靠山的人,所以薛飞决定向她坦白自己的另一重身份。而且薛飞觉得这件事他是不可能一直瞒着长泽智美的,到时要是长泽智美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肯定会怪他不诚实,他主动说反而会让长泽智美认为他对她没有任何隐藏。

    长泽智美得知薛飞是辛义会会长时大吃一惊:“你是暴力团的头目?”

    薛飞连忙否认:“辛义会并不是暴力团,只是在日吾国人的一个同乡会性质的组织,绝不干违法的事情。可是日本的暴力团到处都是,偶尔就会发生欺辱吾国人的事情,辛义会有时不得不出头去跟暴力团的人接触,我这一次受伤就是因为替一个挨欺负的吾国人跟暴力团谈判,结果遭到了陷害被关进了留置所里。但没想到的是,我在留置所里又遭到了暴力团分子的报复。”

    长泽智美握住薛飞的手,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薛飞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再担任这个辛义会的会长了?你只是一个医学家,好好研究医学就好了,干吗要掺和那些事情呢。我真的很难想象你刚被他们打完时的样子,我不想再看到你受到伤害。”

    看到长泽智美一脸的担心害怕,薛飞不禁为之动容。伸手将长泽智美抱在怀里说道:“一开始我也不想当这个会长,可是我在日本的名气太大了,所有吾国人都希望我当这个会长,我实在是盛情难却,如今现在突然提出不当这个会长,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说实话,我现在也不想离开辛义会,这并不是我对会长的位置迷恋,而是我喜欢吾国,也同样喜欢日本,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在日本的吾国人过的更好,同时让日本人能够消除隔膜,真正的接纳吾国人。我认为这是一件功能无量的事情,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薛飞怕长泽智美再劝他退出辛义会,随即又说道:“无论我是什么身份,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够了,那就是我对你的爱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长泽智美最受不了的就是薛飞对她说情话,只要薛飞一说,她的全身就会像国电一样,麻酥酥的。

    所以听了薛飞的话后,她马上踮起脚尖就吻住了薛飞的嘴巴。

    想到得到歌舞伎町所有的门店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事情,可以说越往下越难办,因为接下来面对的都将是硬钉子,所以不能急于求成,要从长计议。

    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没有什么重要事务,薛飞决定去一趟安南,给阮吉巴调理一下身体,顺便看看能否打探到一些军事机密。

    准备给阮吉巴打电话,这一两天就过去的时候,霍刚奇将渡边芳子的调查结果打印到一张纸上交给了薛飞。

    当薛飞看到渡边芳子的父亲渡边胜平的职务时,惊愕道:“这上面的内容都是真实的吗?”

    霍刚奇肯定道:“百分之百真实。”

    薛飞摆了摆手,霍刚奇微鞠一躬便出去了。

    薛飞又看了看渡边胜平后面标注的职务,脑子里思绪万千。

    薛飞怀疑渡边芳子可能是那个前后帮了他两次的神秘人,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亲渡边胜平是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这个身份无疑证实了薛飞的怀疑。

    国家公安委员长这个职务相当于吾国的公安部部长,跟长泽智美所担任的防卫大臣一样,同是日本内阁成员,而且是实权人物。如果要是能和渡边胜平这个主管日本全国警察的一把手搭上关系,对辛义会的好处将会是难以想象的。

    “安南的国防部长邀请我去他们国家给他做一些身体调理,我想带你一起去。”想要和渡边胜平搭上关系,最好的途径,或者说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渡边芳子搞定,不惜一切代价搞定。所以薛飞临时决定带她一起去安南,借着这个机会对她下手。

    “为什么要带我去?”渡边芳子不解地看着薛飞。

    “投资公司成立至今,一直都在为了公司的发展东奔西走,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就想利用这次机会带你出去玩一段时间,放松放松。期间工资照发,游玩的所有费用由公司承担。”

    “这个……”渡边芳子有点犹豫。

    “如果你要是不想去也没有关系,不用为难。但我希望你能去,我想和你一起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国家,游览那里景色,了解那里的人文,那必将会是一段难忘的旅途和记忆,只属于我和你的独家记忆。”薛飞看着渡边芳子的眼睛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