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佟大志来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到了晚上,薛飞带着全真熙来到了位于中央区的松下酒店。

    当全真熙看到全永焕的时候,她确实是又惊又喜。全真熙忍不住哭了,全永焕的眼圈也红了,父女二人抱在一起久久没有放手。

    饭桌上,全永焕举起酒杯说道:“李会长,要是没有你,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真熙了,你不仅是真熙的救命恩人,更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谢谢你。”

    全永焕说完就把酒给干了。

    薛飞看了看全真熙说道:“我说过,救一次是偶像,救两次就是缘分。以后我和全会长就是朋友了,以后在生意方面还希望全会长能够多多关照。”

    全永焕豪爽道:“李会长说关照就见外了,以后有钱咱们一起赚,有酒一起喝。来,干一杯。”

    当天晚上,薛飞和全真熙都住在了酒店里。

    吃完饭薛飞刚回到房间,全永焕随后就来了。

    六星会与大和会以后肯定是没法再做毒品生意了,全永焕见辛义会在日本的势力不小,就表达了想与辛义会合作的想法。

    薛飞做生意有两种生意是绝对不做的,一种是人肉生意,另一种就是毒品生意。尤其是毒品,薛飞之前在冰城可是没少与之打交道,那东西害人害己,即便是再挣钱,薛飞也不会碰的。

    全永焕见薛飞无意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闲聊几句便走了。

    全永焕走了没多一会儿,全真熙就来到了薛飞的房间。

    “你怎么来了?”薛飞问道。

    “我要和你一起睡。”全真熙搂住薛飞的腰说道。

    “呵呵,和我睡了一晚就离不开我了?”薛飞拨弄开挡住全真熙眼睛的刘海问道。

    “是啊,欧巴那么有魅力。”全真熙踮起脚尖在薛飞的嘴巴上亲了一下。

    “我是欧巴吗?我难道不是大叔?”听到全真熙叫他欧巴,薛飞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他还挺喜欢听的。

    “你的年龄是大叔,可是我更愿意叫你欧巴。走吧欧巴,抱着我睡觉吧。”全真熙说着话就把薛飞拉到了床边。

    全真熙在日本的这些日子耽误了很多工作,如今被“救”了出来,她必须得尽快回韩国与其他成员汇合,参加接下来的工作。所以转天全真熙和全永焕就离开了日本。

    临走之前全真熙依依不舍,薛飞也挺喜欢这丫头的,两个人就约定每天通电话,如果彼此有时间一定要去看对方。

    全真熙的事情告一段落,薛飞就开始琢磨起了大和会。

    大和会贩毒的事情如今已经被媒体报了出来,福田健从一开始拒不承认,但后来不仅承认,还主动坦白他与新宿警察署署长竹内淳一有利益往来。

    一吨的毒品在吾国绝对是要判死刑的,但在日本刑罚很轻,一般判个六七年也就出来了。而日本的暴力团代目只要身体健康、只要健在、只要不主动让位,别人就不能取而代之。也就是说即便福田健蹲大狱,他依然是大和会的会长。

    不过薛飞觉得福田健虽然还是会长,可是他在监狱里能否像在外面一样控制大和会,以及大和会的人能否听他的则是另外一回事。总之福田健进去了,对于辛义会而言是好事。眼下大和会的人还不能去探视福田健,薛飞打算利用这个时间尽快把歌舞伎町那些店铺搞定。

    目前大和会的当家人是副会长中野雄二,而樱花会的会长西川义郎与他关系不一般。中野雄二的老婆是西川义郎的侄女,要是按辈分算,中野雄二得管西川义郎叫叔叔,薛飞决定通过西川义郎来达到目的。

    千城俱乐部路,薛飞看着对面的西川义郎笑着问道:“西川会长最近可好啊?”

    西川义郎脸上阴沉着脸色说道:“失去了歌舞伎町那些店以后,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李会长在歌舞伎町搞了那么多店,现在应该是春风得意啊。”

    西川义郎真以为辛义会欺负一下樱花会这样的小门小派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么能折腾了,在歌舞伎町的门店数量已经与极东会旗鼓相当了,要是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歌舞伎町的四千家店最后岂不是都会变成辛义会的?简直无法想象。

    “春风得意谈不上,辛义会还在发展阶段,跟日本那些大的暴力团相比还属于婴儿的水平。”薛飞的话既是客气也不是客气。

    客气是因为现在的辛义会在籍帮众已经过万了,而日本过万的暴力团五个手指就数过来了,从人数上讲辛义会已经很大了。不客气是因为虽然人数多,可是论经济实力,可能都比不上一个三四千人的暴力团。所以辛义会做强做大的真正标志是经济实力的提升,人数只在其次。

    “李会长约我过来有什么事吗?”西川义郎问道。

    “我最近有个吾国的兄弟来到了日本旅游,他平时很喜欢打牌,到了东京以后也想玩一玩,就问我是否认识会玩牌的,我一想我认识的人当中玩的好的,玩的大的,也就只有西川会长了。所以就把西川会长请过来问一下,西川会长想不想跟我这个兄弟玩一玩。”薛飞说道。

    提起玩牌,西川义郎一脸的骄傲得意:“李会长既然知道我会玩牌,就一定也知道我一般都玩大的,小打小闹的我可不玩。”

    西川义郎觉得薛飞所谓的兄弟应该就是平时小赌怡情那种的水平,肯定玩的不大。而他怎么说也是暴力团的首脑,让他陪薛飞的兄弟玩小的实在太掉价了,这种事他坚决不干。

    “要是小打小闹我就不找西川会长了,肯定是玩大的,究竟多大可以由西川会长来定。怎么样,西川会长敢玩吗?我那个兄弟可是很厉害的。如果西川会长不敢玩,那就算了,不过就是传出去可能会丢人而已。”薛飞怕西川义郎不玩,就拿话激他。

    “别的我不敢说,玩牌我还从来没有不敢过。玩什么,什么时候玩?”西川义郎心说正好已经有几天没玩大的了,既然有主动送上门的,还是冤家对头,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玩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这样吧,我给你我那个兄弟打个电话。”薛飞拿起手机说道。

    打完电话,定了明天晚上在中央区的松下酒店玩二十一点。

    薛飞所说的兄弟不是别人,正是佟大志。

    佟大志和文秀带着孩子这两天来到了东京,他们确实是过来旅游的,同时也是为了看望薛飞。

    跟西川义郎玩牌这件事原本薛飞是打算让王其实来做的,王其实不仅撬门别锁是一把好手,玩牌也不含糊。可是薛飞无疑更相信佟大志的水平,事实上王其实也确实不如佟大志,正好佟大志又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来到了东京,当仁不让就成为了第一人选。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决定和西川义郎打牌之前,薛飞撒出人去进行了一番打探,对象是曾经与西川义郎玩过牌的人。调查得知,西川义郎的记忆力非常好,只要出国的牌基本上全都能记住,同时也会玩一些小手法,但不是很精道。如果只是靠牌运玩,西川义郎将会非常占优势。

    也就是说薛飞是在充分了解了西川义郎的水平之后才决定跟他玩牌的。

    第二天晚上,西川义郎带着两箱子现金来到了松下酒店,共一个亿日元,折合吾国币六百五十万。

    薛飞这边自然不能甘居人后,同样也准备了一个亿日元。

    西川义郎进了玩牌的房间看了一眼便提出换房间,薛飞明白他是怕房间里事先做了手脚,就马上让人换了个房间。

    落座后,在十几副新牌当中西川义郎挑了一副进行开封。西川义郎身边坐着的是他带来的两个手下,佟大志身旁坐的是薛飞和项瑾,主要充当翻译的作用。

    正式开玩之前,先讲了一下玩牌的规则,以免玩的过程当中造成误会。

    开玩后,一开始双方都处在试探对方的过程当中,期间基本都是佟大志赢。过了几把之后,西川义郎觉得佟大志的水平也不过如此,就开始反击,于是就变成了西川义郎开始赢。

    玩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佟大志输了将近两千万日元。但在玩的过程中佟大志使了一些手法,西川义郎毫无察觉。

    转天再战,佟大志又输了,但相比第一天输的少了一些,输了一千万日元。

    等到第三天,佟大志见套下的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该给西川义郎点颜色看看了。结果这一天晚上佟大志不仅把前两天输的钱全都赢了回来,还赢了西川义郎将近四千万日元,使得前两天无比得意的西川义郎心里非常不爽。

    赌博这种事都是赢了还想赢,输了就想往回捞,无论哪个国家的人都是一样的,西川义郎自然也不例外。

    等到第四天的时候,西川义郎摩拳擦掌,他觉得昨天点儿太背了,一直在输,今天他的运气一定不会差的,因为出门的时候捡了一万日元。

    西川义郎显然不知道他输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导致这一晚他带来的一个亿日元一分钱也没有带回去。

    这一输可把西川义郎有点输急了,他从来没有玩牌一晚输过这么多钱,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给薛飞打了电话,说如果佟大志有时间,白天他也想玩。薛飞见西川义郎要送钱,要是不答应就太对不起他了,就说佟大志有时间。

    到傍晚时分,西川义郎已经输掉三亿日元了,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

    “西川会长,我看就到这儿吧,你的手气实在是太背了,要是再赢你我这兄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薛飞笑着说道。

    西川义郎默不作声。

    薛飞见状又说道:“看来传说这种事还真是不能信,敢情西川会长玩牌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厉害。行啦,不玩了,正好我这兄弟后天就要回国了,明天我得带他出去好好玩一玩。”

    西川义郎听了薛飞的话起身就带着手下就走了。

    “他还能玩吗?”项瑾知道薛飞让佟大志跟西川义郎打牌,目的绝不是为了区区几亿日元。

    佟大志看着薛飞没有说话。

    薛飞看了看项瑾和佟大志,笑着说道:“敢打赌吗,我赌他还会玩。”

    佟大志说道:“我也觉得他还会玩,瞧他刚才那样儿明显就是不甘心。”

    项瑾则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输了这么多肯定不会再玩了。”

    “咱们俩赌点什么呀?”薛飞看着项瑾问道。

    “你说吧。”项瑾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赢的一方有权利让输的一方为自己做一件事。当然,前提是输的一方能接受的,不能太过分了。”

    “好啊,就这么定了。”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薛飞从牌堆里随便拿了一张牌翻过来往桌子上一扔,转身就走了。

    项瑾和佟大志一看,是一张大王。

    晚上,薛飞都上床准备睡觉了,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到的是西川义郎打来的,薛飞就笑了。

    “我还想和你的兄弟玩牌,他还敢玩吗?”西川义郎问道。

    “怎么,西川会长还没输够?算了吧,你们樱花会本来就是小门小户,你作为会长可不能随意挥霍钱财,如果真要是因为打牌让樱花会伤筋动骨了,西川会长可就成为樱花会的罪人了。”薛飞故意刺激西川义郎。

    “你不用说那么多,你就说玩不玩吧?要是不敢玩就直说。”

    “玩也行,但是再像之前那么玩就没意思了,不如真真正正玩点大的,怎么样?”

    “你说吧,怎么玩?”

    “我们辛义会现在在歌舞伎町有多少家店你应该是知道的,你们樱花会有樱花视讯和K1两家公司我也了解。还玩二十一点,但是咱们赢这些产业,敢玩吗?”薛飞没给西川义郎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说道:“你不用急着回答我,如果想玩,明天早上九点之前带上公司的相关证件到松下酒店去找我。如果九点你还没到,那我可就不等你了。”

    薛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