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演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永焕一皱眉:“你们想要多少?”

    项瑾说说道:“据我所知,全会长是六星娱乐的最大股东,目前持有股份33.5%的股份。我们辛义会并不想趁火打劫,也不想撼动全会长大股东的地位,所以我们只想购入7%的股份。其实就是想和全会长交个朋友,以后我们之间肯定还会有更多合作的。”

    如果全永焕将7%的股份转让给辛义会,那么全永焕的股份就会变成26.5%,而六星娱乐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5%,虽然只多1.5%的股份,但还是第一大股东。所以全永焕听了项瑾后就知道辛义会这是有备而来,早把他的情况给摸透了。

    全永焕肯定是不想转让的,但眼下的情况他又不得不转让,一咬牙就答应了。

    于是,全永焕将六星娱乐7%的股份,以较低的价格转让到了辛义会旗下的投资公司,就是渡边芳子创建的“辛义投资株式会社”。

    完成了股权转让后,全永焕就来到了日本。

    当走进辛义会的总部后,全永焕才意识到这个吾国帮派不一般,看样子在日本的势力不小。

    “您好全会长,我是辛义会的会长李仁心。”薛飞笑着伸出说道。

    “李会长您好,没想到李会长还会说韩语。”全永焕与薛飞握了握手,对于薛飞会说韩语有点意外。

    “略知一二。现在可是非常时期,福田健被抓了,没想到全会长还敢亲自来日本,真是勇气过人啊。”薛飞示意全永焕请坐。

    全永焕叹气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就真熙这么一个女儿,让别人来我实在是不放心啊。请李会长赶紧帮忙把她救出来吧,她母亲因为这件事都已经住院了。”

    薛飞慢悠悠地喝了口水说道:“我已经派人去真熙小姐被藏匿的地方打探情况了,只要搞清楚看守的人数,马上就将展开行动。”

    其实全真熙此时就在辛义会的总部。

    “大约需要多少天?”全永焕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最多两到三天,全会长稍安勿躁。其实我之前和真熙了解见过面,如果真熙小姐再见到我她一定认识,但可能没有跟全会长说过。”薛飞旧事重提。

    “哦?李会长什么时候见过真熙?”全永焕有点惊讶。

    “明洞的枪击事件全会长一定知道吗,当时我正在那家店吃东西,是我救了真熙。”薛飞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就是想拉近与全永焕之间的关。

    如今的亚洲娱乐综艺是韩国人的天下,薛飞自然也想分一杯羹。既然有这个可以整大和会,同时又可以进入韩国娱乐业的机会,薛飞当然是不会放过,这也是他为什么购买六星娱乐股份的原因所在。他想借助这次机会,通过全永焕,今后能够对韩国的娱乐市场有更加深入的渗透。

    全永焕听了薛飞的话马上站了起来,向薛飞深鞠一躬感激道:“这件事真熙跟我说了,事后我还派人找过救她的人,只是找了好几天没有找到。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李先生,真是非常的感谢,多谢你救了真熙一命。”

    薛飞起身说道:“全会长不必客气。如果上次的明洞枪击事件只是偶然相遇的话,那么如今我又有了一次可以救真熙的机会,这就是缘分了。”

    全永焕连忙说道:“没错没错,确实是缘分。”

    当天晚上,薛飞将全永焕安排在了位于中央区的松下酒店,让他耐心等候消息。然后将全真熙秘密转移到位于文京区松下酒店的地下仓库。

    对于“救”全真熙一事,薛飞安排人事先进行了排练。为了拉近与全永焕的关系,薛飞还决定亲自去“救”,所以薛飞设计了非常精彩的桥段。

    经过反复的排练,薛飞认为已经可以上台表演了,便正式开演。

    晚上,薛飞带着四个人来到了松下酒店的地下仓库,与看守全真熙的人进行了一番“厮杀”,动静非常大。

    大约十几分钟后,薛飞大喊道:“真熙小姐,真熙小姐你在哪里?”

    全真熙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听到有人喊她,她就使劲敲门回应:“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薛飞马上跑过去见门上有一把锁头,便叫里面的全真熙靠后,开枪将锁头打坏后把门给打开了。

    全真熙看到薛飞身上有很多血渍先是一愣,而后再一看薛飞的脸,她马上就认了出来:“怎么是你?”

    薛飞伸手拉住全真熙的手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赶紧走吧。”

    刚出去,薛飞和全真熙就站住了,只见不远处站着七八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其中领头的是松下组的成员松下翔。

    “四五个人就敢跑到大和会的地盘来救人,胆子真够大啊。”松下翔冷笑道。

    薛飞没说话,和几个手下抬手就开枪,可惜枪里全都没有子弹了。松下翔见了一边拍手一边大笑道:“来救人怎么也该把子弹带够了吧,现在没子弹了,你们怎么办?要不要我借给你们一点?”

    松下翔一摆手,身旁的人就跑过去将薛飞等人带到了松下翔身边。

    松下翔仔细打量了一下薛飞等人,最后眼神定格在了全真熙的身上,脸上立即呈现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难怪福田健那老家伙不让我负责看管你呢,原来你这么漂亮。不过你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今晚……”

    松下翔伸手去摸全真熙的脸,伸手一把推开他的手,把全真熙拉到自己身后说道:“你别碰她,有本事冲我来。”

    “你是全永焕派来的?”

    “无可奉告。”

    “你和全真熙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男朋友。”

    “男朋友?男朋友好啊,我要是当着你的面玩全真熙,你一定会很愉快吧?”松下翔说着话便哈哈大笑起来,身旁的手下也跟着坏笑。

    “想碰她你除非先弄死我,否则你你就别想碰她一根手指。”薛飞瞪着松下翔的眼睛说道。

    松下翔从身旁人的手里拿过手枪顶住薛飞的脑门问道:“你真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去死?”

    薛飞毫不畏惧地说道:“她是我心爱的女人,为了她死我当然愿意。”

    全真熙精通日语,她能听懂松下翔和薛飞之间的对方。

    刚刚听到薛飞说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全真熙心里就不禁为之一动。此刻又听到薛飞说了这番话,全真熙的眼圈就红了,她双手紧紧地抓着薛飞的胳膊,完全被薛飞的举动所感动了。

    “真没想到你还是个痴情的种子,连我都被感动了。”松下翔放下枪说道:“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松下翔取出弹匣,先抠下一个子弹攥在手里,然后将弹匣里剩下的子弹全部抠掉。松下翔拿着手中的那颗子弹冲薛飞晃了晃说道:“我会把这颗子弹随意放进弹匣里,冲你开一枪,冲其他地方开一枪,如果三枪都没有打到你,我就放了你。”

    松下翔将双手背到身后,将子弹装进弹匣里推回枪内,将手枪拿到身前,拉了一下套筒,打开保险就对准了薛飞的脑门。

    全真熙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勇气,她见状就挡在了薛飞身前,并张开双臂,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松下翔说道:“你要杀就杀我吧,跟他没有关系。”

    薛飞紧忙把全真熙拉到一边说道:“宁可我死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随即,薛飞又趴在全真熙的耳边小声说道:“我不相信我的运气会那么差。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只要记住曾经有一个叫李仁心的男人喜欢过你就够了。”

    薛飞在全真熙的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对手下说道:“拉住她,不要让她过去。”

    两个手下分别拉住全真熙的胳膊,全真熙一边痛哭一边拼命反抗:“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如果三枪没有打到我你真的愿意放了我?”薛飞看着松下翔问道。

    “没错,我说话算话,从来不反悔。”松下翔肯定道。

    薛飞将枪头顶到自己的额头上,眼睛一闭说道:“开枪吧。”

    全真熙在一旁也把眼睛闭上了,眉头紧锁,但她眼泪还在不停的往外流着。

    松下翔扣动扳机,第一枪空的。

    松下翔冲其他地方开了一枪,还是空枪。再次对准薛飞的额头,这一枪也是空的。

    全真熙在一旁看得混身冷汗直冒,她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松下翔又冲其他地方开了一枪,仍是空枪。第三次对准薛飞时,薛飞突然睁开双眼,伸手一把抓住松下翔的手腕,使劲一掰,就将手枪夺了过来。然后身子一闪转到松下翔背后,一只手搂住松下翔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枪顶着松下翔的太阳穴。

    松下翔的手下全都举起枪对准了薛飞:“把枪放下。”

    松下翔举起双手说道:“你们把枪给我放下,谁敢开枪我弄死谁!”

    “快走。”薛飞冲全真熙和四个手下说道。

    薛飞挟持着松下翔离开地下仓库后来到了地下停车场,等全真熙他们都上了车,薛飞照着松下翔的屁股踹了一脚,快速上了车就走了。

    松下翔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目送着车直至消失后,便伸手同身后的人笑着击掌:“走,喝酒去。”

    车上的全真熙趴在薛飞是身上痛哭不止,不过此时的哭更多是劫后余生的喜悦。薛飞轻抚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小声安慰。

    今晚的戏无疑演的很成功,面对这样的全真熙,薛飞临时决定先不告诉全永焕他已经把全真熙“救”出来了,他要在此基础上再做一些文章。

    回到辛义会的总部,薛飞把全真熙带到了他的房间,将浴缸放入温度适中的水,全真熙就进了卫生间洗澡。

    薛飞拿着衣服去了另外一个房间的卫生间洗澡,洗完换上衣服又回到了房间,前后不到二十分钟。

    全真熙洗了很久,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卫生间的门开了,只见全真熙露出脑袋,小脸红扑扑地说道:“你有我能穿的衣服吗?我没有可以换的衣服。”

    薛飞打开衣柜找了找,这个季节他的衣服适合全真熙穿的只有和他身上一样的大背心大短裤了,就随便拿了两件递给了全真熙。

    时间不长,全真熙就穿着出来了,站在薛飞的面前显得很羞涩。

    薛飞竖起大拇指说道:“美女就是美女,穿什么都漂亮。”

    “真的吗?”全真熙低头看了看,她刚刚在卫生间的镜子钱照了,感觉自己很丑。

    薛飞伸手将全真熙抱在怀里说道:“还能看到你真好,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全真熙的心里有无数只小鹿在乱撞,她抬起双手想抱薛飞,又有些不好意思,就悬在了半空中。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薛飞问道。

    全真熙放下胳膊犹豫了一下,然后壮着胆子问道:“你……你真的喜欢我吗?还是……还是为了演戏才说的?”

    薛飞放开全真熙,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睛,从她的眼神中薛飞能够感受到她对他的回答充满了期待。

    “你还记得明洞那次我救你吗?”薛飞问道。

    “当然记得。”那次枪击事件全真熙永远都忘不了。

    “我救了你,你最后连声谢谢都没说,我对这件事可是一直耿耿于怀。”薛飞佯装不高兴道。

    全真熙面露羞愧,吐了下舌头说道:“对不起,我……”

    全真熙话没说完,薛飞就稳住了她的嘴巴。全真熙一下子就呆住了,眼睛睁得特别大。之后便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薛飞抱起全真熙进了卧室,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俯身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刚刚问我是不是因为演戏才说喜欢你的,我现在告诉你,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你。从我还没有见过你本人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但那种喜欢绝对不是粉丝一般的喜欢,是想要把你变成我的女人的那种喜欢。做我女朋友吧,好吗?”

    薛飞伸手捂住全真熙的嘴说道:“别现在回答我,等你想好了再回答我。不过今晚你要与我同床共枕了,就算是你对我救你的奖励吧。”

    薛飞说完又亲吻起了全真熙的嘴巴。很快,两个人就滚起了床单……

    薛飞并没有真的要全真熙,其实是欲擒故纵,反正全真熙已经尽他的掌握之中了,他根本不担心吃不到这餐美味。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十点多了,薛飞和全真熙在床上又腻歪了一会儿,起床已经中午了。

    吃午饭的时候,全真熙才想起问薛飞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先后出现在韩国和日本。薛飞早就想好了答案,说他是做生意的,在吾国、日本、韩国都有生意。之所以知道她被绑架了,是因为绑架她的暴力团有他的朋友,他是从朋友口中得知的。全真熙信以为真。

    “他们绑架我的那天,拍了我一些不好的照片,我很担心那些照片会流出去。”全真熙忧虑道。

    “是说这些照片吗?”薛飞将一个手机递到了全真熙的面前。

    全真熙拿起来一看,难以置信:“你是怎么弄到这个手机的?”

    薛飞笑着说道:“我那个朋友把照片的事情给我说了以后,我就让他帮忙把手机偷了出来。”

    “太好了,这些照片要是被传到网上可就麻烦了。”全真熙一边说着一边删照片。

    “你删吧,反正我已经备份了。”

    “啊?真的假的?你不许备份,你赶紧删了。”全真熙噘嘴道。

    “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删了。”

    “你删了我就做你女女朋友。”

    “你先答应我再删。”

    “你删了我就答应。”

    吃过午饭全真熙让薛飞帮她出去买衣服,不然她都没法出门了。薛飞问她的行李箱在哪儿,全真熙说在她被救的那个地方,昨晚跑的太急了,她忘记拿行李箱了,估计现在再去拿肯定没有了。薛飞说未必,他可以派手下去找找看。

    全真熙的行李箱当然不会丢,很快手底下的人就给送到了辛义会总部,全真熙如获至宝一般。但全真熙没有马上换自己的衣服,她说不出去还是穿薛飞的衣服她觉得更舒服,而且还让薛飞把衣服送给它。

    薛飞答应了她,还说等到了晚上要给她个惊喜。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