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信息不对称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回到房间,薛飞给孙仲麟发了条信息,告诉他项瑾愿意给他追求的机会,孙仲麟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

    孙仲麟随即就给项瑾打了电话,说自己在饭店,叫她马上过去吃饭。

    项瑾简单的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服,敲门进了薛飞的房间。

    “仲麟叫我去吃饭,你说我穿这裙子怎么样?”项瑾原地转了一圈,双手掐腰,摆了个POES。

    项瑾穿的是一条格子长裙,下半身很宽松,上半身很贴身,而且还是低胸的,胸间的那道沟壑清晰可见。

    薛飞心里很不爽,但脸上没什么表情:“不怎么样,裙子太长了,你应该换个超短裙,仲麟一定会特别喜欢的。”

    项瑾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的对呀,我这就去换。”

    项瑾回房间换了个超短裙,再回到薛飞房间时,看到薛飞在往箱子里装衣服,不由得蹙眉,上前问道:“你这是干吗呀?”

    薛飞冷冰冰地说道:“辛义会那边事也多,我还是住在总部更方便一些。住这边还得来回跑,太不方便了。”

    “你说的是真话?”

    “我有必要骗你吗?”薛飞看了项瑾一眼,然后将箱子的拉锁一拉,把箱子放下床说道:“你去跟仲麟吃饭吧,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薛飞你走了别后悔!”项瑾攥着拳头气呼呼地说道。

    薛飞没拾茬儿,拖着行李箱就走了。

    薛飞做为辛义会的会长是有专车的,一辆价值八千万日元的宾利,改装之后车是可以防弹的。

    下了楼,司机就紧忙下车接过薛飞手中的箱子放到了后备箱。薛飞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拉开后车门就上了车。

    去辛义会总部的路上,薛飞的心情很郁闷,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这样了。难道他吃醋了?他喜欢项瑾?心里一时找不出个答案。

    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前面是红灯,车缓缓停了下来。

    薛飞无意中向外看了一眼,看到前方路旁的大屏幕上几个女孩正在跳舞,就把车窗降了下来。此时镜头一切,出现了几个女孩:“大家好,我们是韩国女子组合citygirls,七月二十号,我们将会在东京巨蛋举行演唱会,希望大家能够到现场看我们的表演……”

    “今天几号?”薛飞问前面的司机。

    “十号。”司机回道。

    这时红灯变成了绿灯,车缓缓启动,薛飞的眼睛还在盯着大屏幕,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周之后,龙元来到薛飞的办公室说道:“城市女孩已经到东京了,而且她们住的是松下酒店,文京区的那家。我去查了一下入住记录,其他成员住的都是两人一屋的标间,只有全真熙住的是单人间,还是套房。”

    松下组除了在歌舞伎町有四百家店,在日本还有三家顶级酒店,其中东京有两家,一家是松下英太郎和松下英次郎死的那家,位于中央区,另一家位于文京区。

    听到城市女孩住在了松下酒店,薛飞还真是挺意外的,但想到东京巨蛋就在文京区,而且离松下酒店很近,城市女孩住在那儿也正常。另外城市女孩住在松下酒店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办一些事情将会非常方便。

    “大和会这两天一点动静都没有?”薛飞问道。

    “没有。”龙元摇头道。

    七月十九号,城市女孩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的前一天,薛飞让人以大和会的名义专门给全真熙送去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预祝她演唱会成功。并告诉全真熙,大和会会长福田健与其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全真熙收到玫瑰花后还拍了一张照片,上传到个人社交媒体,引得无数粉丝评论点赞,其中有不少人猜测是全真熙男朋友送的。为此全真熙还特地辟谣说是父亲的朋友送的。

    七月二十号,城市女孩在东京巨蛋开唱,现场三万多个座位座无虚席。可见并不是只有吾国人哈韩,日本同样有很多人哈韩,这不仅证明了城市女孩在亚洲的影响力,也从侧面印证了韩国人在娱乐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

    演唱会结束后,城市女孩便返回了松下酒店。日本的主办方在酒店安排了庆功宴,所以城市女孩回到房间快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就去参加庆功宴了。

    庆功宴结束后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全真熙回到自己的房间靠在门上做了个深呼吸,心想终于结束了,累死了。

    缓了缓,全真熙便朝卧室走了过去。

    进屋开了灯,全真熙身手刚要关门,突然有人在身后推了她一把。全真熙推进房间后,随即把门关了上。

    全真熙被吓了个半死,转身一看门口站着三个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你们是谁?”

    站在中间的王金榜说道:“我们是日本大和会的人,你收到的玫瑰花就是我们送的。”

    “你们想干什么呀?”

    “马上你就会知道。”王金榜一摆手,身旁的两个人就朝全真熙走了过去。

    “你们别过来,我父亲与福田健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你们要是敢乱来,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全真熙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说道。

    “你还真以为我们福田会长和你爸是好朋友吗,在福田会长的眼里,你爸不过就是个南韩傻子而已。”王金榜冷笑道。

    全真熙退到床边一下子跌坐在了床上,两个人趁机一把按住全真熙,然后就开始扒她身上的裙子。虽然全真熙用尽全身力气反抗,可是她一个女孩终究没有两个男人的力气大,所以很快就被扒了个精光。

    两个人将全真熙的胳膊腿按的死死的,全真熙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了流眼泪。而王金榜则拿出手机对着全真熙一通拍照。

    拍完后,王金榜在临走之时还把全真熙的手机一并给带走了。

    按照之前制定的行程,第二天下午城市女孩就将离开日本返回韩国。但薛飞可不打算让全真熙走,转天他指使王金榜逼迫全真熙给经纪人打电话说道:“我先不回韩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父亲来东京了,我想和他在东京呆几天。”

    全真熙是全永焕的女儿,她说不回韩国,经纪人哪敢说什么,更不可能去向全永焕求证,这样全真熙就被留在了韩国。

    为了稳妥起见,薛飞没有把全真熙放在松下酒店,而是让王金榜将其秘密转移到了辛义会的总部。

    快到总部的时候,王金榜让人给全真熙给戴了眼罩,所以全真熙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虽然同在辛义会总部,但由于全真熙被限制到了一个区域,所以她一直没有看到薛飞。不过薛飞是可以看到她的,因为她可以活动的区域全都安装了摄像头。

    起初两三天全真熙非常烦躁抗拒,几乎不怎么吃东西,在房间里胡乱砸东西,还总是大喊放她出去。等过了大约一周之后,她就该吃吃该喝喝了,醒了就看看电视,实在没事闲的就自己跳跳舞,然后就是睡觉。

    “咱们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啊?”王金榜问道。

    薛飞看着监控中的全真熙说道:“一直到有消息为止。”

    话音未落,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是从韩国打来的,薛飞马上接通了电话。

    “今天晚上八点从韩国仁川港将会有一批坛装的泡菜运到日本东京港,货船名叫‘信岛号’,预计到达时间是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达泡菜里面装的是冰毒,总量将近一顿。”

    挂了电话,薛飞笑了笑,终于等来了。

    薛飞吩咐王金榜给东京警视厅警视总监犬养一男写了一封匿名信,将大和会贩毒的事情告诉了他,并提醒他一定要对新宿警察署署长竹内淳一保密,因为竹内淳一与福田健有利益往来。

    虽然有所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可是考虑到一吨的毒品可不是小事,真要流入东京将会造成极大的危害。犬养一男便马上秘密安排了三拨人手,一拨到东京港蹲守,一拨盯着福田健,一拨盯着竹内淳一。

    夜里十一点四十五分左右,从韩国仁川驶来的信岛号货船停靠在了东京港。卸了货,通过安全检查后,信岛号就离开东京港去了不远处的横滨港,在那里有一批货要运送到仁川。

    大和会派来了二十多人接货,他们将一坛坛的泡菜往车上装。

    埋伏在东京港的警察见时机已到,便现身将所有人和货全都控制了起来。

    确认了接货人的是大和会的人以后,警察砸碎一坛泡菜,看到在泡菜的底部有很多袋白色的颗粒状东西,打开一检验,发现是毒品。

    又砸碎了几坛泡菜,在里面都发现了毒品,于是领头的警察就向犬养一男做了汇报,犬养一男便下令逮捕了福田健。

    辛义会派了人分别在东京港和福田健的住所蹲守,所以薛飞对两边发生的事情全都了如指掌。

    当得知福田健被抓后,薛飞马上通知韩国那边,把全真熙的裸照发给全永焕,就说被大和会绑架了。

    薛飞想利用信息不对称让全永焕上当。

    全永焕看到照片非常震惊,马上给城市女孩的经纪人打电话,当听到全真熙一直没有回国,参加完演唱会就留在了东京,全永焕脑子一片空白。

    给全永焕打电话打不通,全永焕就给大和会副会长中野雄二打电话,通了以后,全永焕吼道:“福田健在哪儿,赶紧让他给我接电话!”

    中野雄二说道:“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晚上发来的那批货被警察查扣了。福田会长也因此被抓了。”

    全永焕根本不信他的话:“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我已经知道我女儿在你们的手上了,你们赶紧把她放了,她要是受到半点伤害,我绝对饶不了你们。从今以后不会再给你们提供任何毒品。”

    中野雄二一头雾水:“我们什么时候绑架你女儿了?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中野雄二越是否认,全永焕就越是认为女儿全真熙被大和会绑架了。

    中野雄二因为福田健被抓一事心急如焚,全永焕这边还跟他莫名其妙的要女儿,搞得他非常恼火。见无法跟全永焕正常沟通,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全永焕再打电话,他没有接。

    全永焕给信岛号的船长打电话,船长说货物安全送到,没有任何异常。这又让全永焕认为大和会不仅绑架了他女儿,还想黑吃黑,因为他发这批货大和会还没有给钱。

    由于东京警视厅查扣毒品和逮捕福田健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第二天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在韩国密切关注着日本新闻的全永焕见状如热锅上的蚂蚁,对于他来说,一吨毒品丢也就丢了,他家大业大不在乎。可是女儿他就这么一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种打击是他根本承受不了的。

    就在全永焕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救女儿的时候,六星会的副会长朴仁勇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有两个人想要见您。”

    全永焕正烦着呢,没好气道:“不见,我谁都不见。”

    朴仁勇说道:“来的人说他们能救出真熙。”

    全永焕一听马上说道:“快让他们进来。”

    孙仲麟和项瑾进了全永焕的办公室,全永焕打量了一下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你们是?”

    项瑾会韩语说道:“我们是日本的吾国帮会,辛义会的人,这位是辛义会的副会长孙仲麟先生。”

    孙仲麟与全永焕握了下说,用英语说道:“很高兴能够见到全会张。”

    全永焕知道日本有吾国的帮会,可是辛义会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把孙仲麟和项瑾请坐后,全永焕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女儿被大和会绑架了?”

    项瑾说道:“我们辛义会与大和会有仇,所以大和会的一举一动我们都非常关注。据我们所知,绑架您女儿一事是在城市女孩东京演唱会开始前的一个月谋划的,然后于演唱会结束后的当天晚上绑架了您的女儿。其目的是想通过您女儿从您的手里得到免费的毒品。”

    想到昨晚与中野雄二的通话,全永焕问道:“福田健被抓了?”

    “没错,他确实被抓了。不知道东京警视厅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得知大和会昨晚要接收一批毒品,就在东京港埋伏了大批警力进行抓捕。福田健估计也没想到他还没等拿您女儿要挟您,他就先被抓了。”

    “我女儿现在在哪里?”

    “您女儿被大和会关押在了一个秘密地点,这个地方我们辛义会是知道的。眼下大和会正在想办法救福田健,根本顾不上您女儿,所以是救她出来的最佳时机。”

    “那你们赶紧带我去救她。”全永焕急迫道。

    “您别着急,我们过来见您,就是为了救您的女儿。只是我们辛义会不是慈善机构……”项瑾说到此处没有再往下说,但全永焕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什么条件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满足。”

    “我们想要六星娱乐的股份。”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