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到底是谁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为期四天的亚洲安全论坛会议结束后,由于还有公务,长泽智美不得不离开韩国返回日本。

    虽然薛飞一再说不用留人照顾他,韩国方面会安排人的,可长泽智美不听,坚持留了四个保镖负责薛飞的安全,薛飞无奈只能接受。

    梁广宇通过特殊渠道,将录音传递回了国内。姜山听了录音后,马上将录音转交给了军方,然后给薛飞打了个电话,对其进行了一番表扬。

    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薛飞挨了一枪,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完全恢复根本是不可能的,想出去转一转四个保镖又像影子一样跟着,所以在韩国呆了一周薛飞就呆不下去了,便回到了日本。

    回到东京的第二天,渡边芳子就越薛飞在千城俱乐部见面,谈投资的事情。

    “你的胳膊怎么了?”渡边芳子看到薛飞的肩膀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感到很奇怪。

    “我不是去韩国了吗,运气特别不好,在一个楼底下走,也不知道谁家的花盆掉了下来,正砸在我的肩膀上。”薛飞郁闷道。

    “怎么能往楼下扔花盆呢,太坏了,抓到那个人了吗?”渡边芳子显得很气愤。

    “没有。也可能不是扔的,是风刮的。没有大碍,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薛飞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就转移话题问道:“你不是要跟我谈投资的事吗,说吧。”

    薛飞和渡边芳子正聊着的时候,四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来到了两个人身边。

    “你是李仁心?”一个警察看着薛飞问道。

    “我是,有什么事吗?”薛飞看了看四个人有些莫名其妙。

    “我们是东京警视厅新宿警察署的,有人告你指使辛义会成员进行敲诈勒索,我们现在要带你回警察署了解一下情况。”

    渡边芳子没听懂警察的话:“你们是不说搞错了?李先生是全日本都知名的医学家,他怎么会敲诈勒索呢。”

    警察看着渡边芳子说道:“我们没有搞错。”

    薛飞想了想,大概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笑着站起身对渡边芳子说道:“没关系,我跟他们去一趟,我不会有任何事的。另外你的投资方案我认为不错,你就放手去做吧。”

    到了新宿警察署,一个课长审问了薛飞,问他是否指使辛义会成员敲诈勒索大和会,企图得到大和会在歌舞伎町的门店。薛飞对此予以否认,说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薛飞在千城俱乐部看到四个警察就想到了一定是因为大和会的事情。打大和会的主意时,薛飞就想到了可能不是很好搞定,但是没想到大和会居然报警,而警察直接来抓他,没去抓王金榜和龙元,其中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

    警察一直逼问薛飞,让他承认。薛飞死活不承认,并让警察出示证据。警察拿不出证据,但是却说薛飞要是不承认,就将薛飞留置。

    留置的意思就是暂时扣留四十八个小时,然后由检察官决定是否有拘留的必要。如果拘留,最少是十二天,十二天过后还可以再加十天,如果二十二天之后还没有被放,面临的就是被判刑。

    警察没有证据,即便留置薛飞自然也是不会承认的。于是薛飞就被留置了,关进了留置所里。

    薛飞被抓的消息辛义会很快就知道了,辛义会在日本警方没有人,孙仲麟与王金榜和龙元一商量,认为这件事必须由长泽智美出面才能摆平,就把事情想办法转告给了长泽智美。

    长泽智美得知薛飞被警察抓了很吃惊,给薛飞打了个电话没有打通,马上就给东京警视厅警视总监养一男打了电话,但犬养一男的给她的回复是薛飞已经被放了。

    “你怎么在这儿?”从新宿警察署出来,薛飞看到渡边芳子在门口。

    “我有点担心你,就过来看看你,我刚要进去你就出来了。没什么事吧?”渡边芳子问道。

    “他们把我留置了,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把我给放了,不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吧?”薛飞有点奇怪。

    “当然不是了,我哪有本事让警察放你呀。”渡边芳子否认道。

    这时一辆车停到了薛飞和渡边芳子的身边,橱窗降下来后,孙仲麟的脑袋露了出来。

    孙仲麟和渡边芳子见过,两个人打了个招呼。渡边芳子说薛飞没事就好了,她还有事先走了。

    渡边芳子走了以后,薛飞便上了车。

    “长泽智美还真好使,把你被抓的事情告诉了她,你马上就被放出来了。”孙仲麟看到薛飞平安无事很高兴。

    “你是说长泽智美把我弄出来的?”薛飞没有往长泽智美身上想。

    “对啊,我们警方也没有人,想来想去只能找她了。”

    薛飞给长泽智美打了个电话,想跟她说声谢谢,报个平安,结果长泽智美反问他是怎么出来的,把薛飞一下子就给搞晕了。

    不是长泽智美救了他,还能是谁呢?薛飞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是谁。

    回到辛义会总部,王金榜和龙元站在薛飞面前全都蔫头耷拉脑,一副没脸见薛飞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薛飞沉着脸色问道。

    “大和会的会长福田健与新宿警察署署长竹内淳一的情/人有不正当关系,我们认为可以利用这件事情做文章,迫使福田健把歌舞伎町的门店交出来。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没有直接和他们面对面的谈这件事,只是送去了一封信。我们以为做的万无一失,没想到您突然被抓了,这我们才意识到大和会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是我们干的。”龙元说道。

    “这么说竹内淳一是知道他的情/人与福田健的关系喽?”薛飞对于福田健和竹内淳一之间的关系还算挺惊讶的。

    “目前来看是的。他们能共享一个女人,就可想而知他们的关系了。有竹内淳一在,我们想要得到大和会的那些店,恐怕是不可能了。”王金榜说道。

    “未必吧。”薛飞起身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暴力团虽然是日本的合法组织,可是白与黑终究是对立的,警察与暴力团勾结,无论是日本社会还是相关法律都是不允许的,如果将他们的事情曝光,福田健和竹内淳一肯定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事实证明这招不管用,否则您也就不会被抓不了。”龙元说道。

    “共同的情/人这件事肯定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必须得掌握他们不可控的证据才行。大和会的店我们要定了,否则辛义会的脸往哪儿放?”薛飞觉得不冲别的,就冲他被警察抓这件事,也得给大和会一点颜色看看,让大和会知道辛义会的厉害。

    “那我们该怎么做?”

    “你说呢?”

    “我知道了。”

    几天后,通过跟踪调查了解到大和会与韩国一个黑帮有密切往来。

    这个黑帮叫六星会,在韩国拥有多大势力,都干哪些违法犯罪的事情目前还不了解,已知的是六星会的副会长朴仁勇这两天来到了日本,与大和会会长福田健进行了一次长谈,貌似谈的还很愉快。

    来自两个不同国度的黑帮之间有接触,非奸即盗,肯定没什么好事。薛飞便通过姜山让安全部潜伏在韩国的特工调查六星会的底细。很快,一封关于六星会的详细资料就交到了薛飞的手上,薛飞看了以后吃惊不小。

    六星会的会长叫全永焕,他的女儿叫全真熙。而全永焕除了是六星会的会长之外,他还有一家名叫六星娱乐的演艺公司,了解韩国演艺圈的人都知道这家公司,全真熙所在的城市女孩组合的经纪公司便是六星娱乐,所以全真熙能成为组合的主唱,并得到力捧也就不足为奇了。

    现在想来,全真熙在明洞遭到枪击,恐怕与她是全永焕的女儿密切相关。

    六星会因全永焕是六月六日出生而得名,从早年收保费做起,到如今涉猎房地产、酒店、演艺、股票投资等多个行业,不仅成为了韩国的第一大帮派,全永焕的个人身价也达到了近十亿美金。

    作为黑社会,合法生意的背后必有违法的生意。全永焕为了六星会能够永存,为了自己能够永远屹立不倒,他不仅让六星娱乐旗下的一些练习生去一些高/官陪酒,还从事性贿赂然后进行偷拍,和当初丁少聪的手段非常相似。

    此外,全永焕还做毒品生意,他几乎垄断了韩国排名前五大城市的毒品市场。

    六星会副会长朴仁勇到日本与福田健会面,很有可能是洽谈毒品方面的合作,因为大和会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就是贩毒。

    为了搞清楚双方是否是毒品方面的合作,薛飞让龙元等人和潜伏在韩国的特工盯紧大和会与六星会,一旦有风吹草动,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向他汇报。

    东京大学医学部中医学院的组建工作目前已经接近了尾声,由于有薛飞这个活广告,使得中医学院还未正式招收学生就已经世人皆知了。东京大学还特地在网上搞了一次调查,想看看有多少学生有意报考中医学院。调查结果把东京大学吓了一跳,全日本有超过八万的高中生表现出了想要报考中医学院的强烈意愿,薛飞得知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高兴。

    针对中医学院九月份即将招新生等相关问题,东京大学和医学部相关领导召开了一个研讨会,薛飞和孙仲麟作为中医学院的正副院长也参加了此次会议。会上敲定了很多重要事项,包括学习学习的年限问题、语言问题、实习与将来就业问题。

    散会后,孙仲麟把薛飞叫到一边说道:“我有事想跟您说。”

    薛飞说道:“说吧,什么事。”

    孙仲麟伸手挠了挠头,一副难为情,难以启齿的样子,薛飞见了感到不解:“你怎么了,有事就说,没事我可走了,我都饿了。”

    孙仲麟拉住薛飞的胳膊说道:“我说我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我个人的感情问题。”

    “你有女朋友了?”

    “还没有,但我看上了一个女人,通过跟她的接触,我发现她很吸引我。”

    “这好事啊。谁呀?”孙仲麟三十多岁了,早就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听到他遇到了心仪的女人,薛飞很为他感到高兴。

    “这个人您认识。”

    “我认识?”薛飞想了想,然后一惊:“不会是是菲吧?”

    薛飞因为忙,已经有段时间没看到是菲了。最近是菲也没有跟他联系,他还挺的纳闷,难道是和孙仲麟好上了?

    “不是,我早就说过了,她不是我的菜。我说的是……项瑾。”孙仲麟眼露柔情,满面都是幸福甜蜜,这是薛飞认识他一年多来第一次看到他这副样子。

    薛飞听到“项瑾”二字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也不知道具体改用什么词形容,反正有点不是滋味。

    薛飞年后一直在忙着辛义会的大事小情,以及与长泽智美保持关系,回东京大学宿舍住的次数越来越少,而孙仲麟和项瑾一直住在宿舍,想来一定是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两个朝夕相处后孙仲麟对项瑾产生了爱意。

    项瑾也喜欢孙仲麟吗?薛飞在心里暗想道。

    “我跟您说过,我喜欢比我大的女人,项瑾她就比我年长。她的各个方面都很吸引我,我真是很喜欢她。您觉得我们俩合适吗?”孙仲麟心里没有底,所以想听听薛飞的意见。

    “我觉得你们俩合适与否没有任何意义,关键是得你们俩彼此认为合适才行。你跟她表白了?”薛飞问道。

    “还没有,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要不我帮你探探她的心思?”

    孙仲麟不假思索道:“那太好了,谢谢您了。我先去吃饭了,项瑾这会儿应该在宿舍,您问问她,看看她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薛飞看着孙仲麟走远后,转身就朝宿舍走了去。

    项瑾正在做运动,看到薛飞回来了,马上停止运动来到薛飞身前询问薛飞肩膀的伤情。

    项瑾身上穿得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衫,由于出了很多汗,衣服已经被打透了,使得衣服不仅贴在了身上,里面的黑色胸罩也清晰可见,薛飞的眼神就有点发直。

    “看什么呢?看来你伤的还是不重。”项瑾娇嗔道。

    薛飞收回眼神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说道:“下面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不许撒谎。”

    “什么问题?”

    “你觉得孙仲麟这个人怎么样?”薛飞看着项瑾的眼睛问道。

    “挺好的呀,年轻帅气,又精通中医,是个难得的人才。”项瑾不假思索道。

    “他这个人有什么缺点吗?”

    项瑾想了想说道:“不知道,至今还没发现。”

    “他属于那种受女孩欢迎的类型吗?”

    “属于呀,除了我刚刚说的那些,他这个人还挺幽默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你呢,你喜欢他那种类型的吗?”

    “还行吧。”项瑾狐疑地看着薛飞问道:“你问我这些干吗?”

    “孙仲麟说他喜欢上你了,但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让我帮忙问问。你愿意给他机会吗?”薛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项瑾。

    孙仲麟喜欢她?项瑾有些诧异。眼珠随着脑袋转了转,项瑾问道:“你觉得我跟他合适吗?”

    “我觉得挺合适的。正好你们俩男未娶女未嫁,又知根知底,如果你们俩能像方子健和小琴一样走到一起,我认为是好事,组织上也会支持的。”薛飞一脸的严肃认真。

    “你说的是心里话?”

    “看样子你是愿意给他机会,一会儿我就告诉他。”薛飞说完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项瑾“切”了一声,心说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呀,口是心非。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