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挨了一枪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日本与安南的关系一直良好,他们都视吾国为共同敌人,所有通过参加亚洲安全论坛会议的间隙,长泽智美和阮吉巴进行私下见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阮吉巴问了薛飞很多问题,薛飞全都一一解答,阮吉巴听后对薛飞交口称赞,还说没想到日本也有如此懂中医之人,真是了不起。

    长泽智美没有向阮吉巴具体介绍薛飞,薛飞也没有说自己叫什么。阮吉巴以为薛飞能做长泽智美的私人保健医生,肯定是日本人。对此长泽智美和薛飞谁都没有纠正。

    吃完饭,阮吉巴将薛飞请到他的房间,薛飞才知道原来阮吉巴也住在这家酒店。

    “我的腰不太好,你有治疗腰的有效办法吗?”阮吉巴亲自给薛飞倒了一杯水,一副请教的样子。

    “什么症状啊?腰间盘突出?还是酸痛?”薛飞问道。

    “痛倒是不痛,就是有些时候会力不从心。大家都是男人,你懂得。”阮吉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这么一说薛飞就明白了,问道:“您今年贵庚啊?”

    阮吉巴回道:“五十六岁。”

    薛飞又问道:“您平时行房一般能坚持多久啊?”

    阮吉巴老脸一红,伸出五根手指,薛飞以为是五分钟,结果阮吉巴又收回三根手指:“这是最好的表现,不好的时候只有几十秒。”

    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定义是六十五岁以上,如果阮吉巴是一个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有这种表现也不足为奇。五十六岁显然不是很老,连两分钟都坚持不了,看来是过去把肾透支的太厉害了。

    难怪叫阮吉巴,看来是有道理的。

    薛飞告诉他可以治疗,最好的办法是一边喝汤药,一边针灸。考虑到在韩国只呆四天,熬汤药不是很方便,薛飞就把药方写给了阮吉巴,让他回国后再服用。至于针灸薛飞说可以做,但他这次来韩国并没有带针。

    阮吉巴不知道薛飞说的治疗办法是否管用,因为他已经尝试了很多办法了,一开始吹的都是神乎其神,结果屁用没有。但是为了性福生活,他愿意再试一试。

    转天,阮吉巴派人出去买针,原以为在韩国可能买不到,没想到还真买到了。

    日本在亚洲乃至世界的影响力,显然不是安南能比的,所以阮吉巴也不像长泽智美那么忙,他一般就是上午有活动,中午之后除非是个人事务,否则就没什么事了。

    吃过午饭,薛飞来到了阮吉巴的房间。确认针没有问题后,薛飞让阮吉巴把衣服全都脱了,趴在床上。

    “您要是困了可以睡觉,但绝对不能翻身。我保证扎完这一次就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薛飞说道。

    “一次就能见效?”阮吉巴不太相信。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扎过以后您就知道了。”薛飞说着话,第一针就扎了下去,一边捻动一边问道:“有酸麻的感觉吗?”

    “有,还有点胀。”

    薛飞一共扎了三七二十一针,只要集中在腰部。

    由于要一个小时候起针,夏日的午后又容易困倦,所以阮吉巴趴在床上时间不长就睡着了。

    薛飞确认阮吉巴睡着了,就从兜里拿出两个小的隐形窃听器,一个放在了床底下,另一个放在了客厅的沙发底下。

    一个小时过去了,薛飞把针全都拔了下来,叫醒阮吉巴,阮吉巴翻身做起来睡眼惺忪。

    薛飞伸手往下指了指,阮吉巴低头一看,整个人顿时就清醒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阮吉巴双手握住薛飞的手,他已经对薛飞的医术达到了深信不疑的程度:“你太厉害了,下次什么时候扎?晚上吗?”

    薛飞笑着说道:“针灸最多一天一扎,不能一天多扎,那样身体会受不了的。今天就这样了,明天晚上我再过来给您扎。您一定要切记,治疗期间不能行房。”

    从阮吉巴的房间出来,薛飞给梁广宇打了个电话,问他那边听的是否清楚,梁广宇说一清二楚。

    薛飞最希望看到的是长泽智美去阮吉巴的房间,想听听两个人之间会谈论些什么,可惜长泽智美并没有去。

    不过晚上的时候还是有所收获,吕松国防部长去了阮吉巴的房间,两个人在客厅交谈了将近一个小时,期间多次提到了吾国,提到了海洋争端问题。谈话内容非常敏感,很有价值,负责监听的梁广宇全都录了下来。

    亚洲安全论坛会议进行到第三天,长泽智美难得下午闲了下来,就提出想参观一下首尔的景色,韩国方面自然是非常欢迎的,就派了专人负责这件事情。

    大下午的薛飞根本就不想动,他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长泽智美想让他一起去,为此冲他一通撒娇央求。薛飞没办法,只好带着无限的困意和长泽智美一同离开了酒店。

    长泽智美逛首尔显然不会去明洞梨泰院这样的地方,她选择的是宗庙、景福宫、青瓦台、南山韩屋村等传统文化场所。

    薛飞去的时候无精打采,到了以后则兴趣盎然,因为他对这些文化古迹类的东西非常有兴趣。

    到达南山韩屋村时已经是傍晚快六点了,逛完将近七点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行人准备驱车回酒店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人,用日语大喊了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然后就开枪向长泽智美连续射击。

    当时现场所有人几乎都是蒙的,完全没想到会有人要杀长泽智美。薛飞反应算是快的,他愣了一下之后,伸手搂过长泽智美,推着她往车头前面跑,结果左肩膀挨了一枪。这时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安保人员纷纷掏出手枪还击。

    “没事吧?”长泽智美看到薛飞的肩膀出血了非常担心。

    “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薛飞坐在地上,身子靠着车头,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薛飞用手使劲按着中弹的肩膀,血在不断的向外流着。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长泽智美冲身旁的保镖吼道:“快叫救护车。”

    很快,救护车赶到了,薛飞被拉去了医院,长泽智美坐着车跟在救护车的后面也去了医院。而想要暗杀长泽智美的人被打伤后抓到了,是月羊国人。

    月羊国人想要杀长泽智美并不稀奇,因为月羊国最恨三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韩国,另一个就是日本。但暗杀长泽智美的这个人并不是一般的普通老百姓,他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此次到韩国来是专门暗杀长泽智美的。之前一直没机会,今天长泽智美出来闲逛给他提供了机会。要不是薛飞,可能他就完成任务了。

    薛飞到了医院后,医院马上就进行了手术,把薛飞肩膀里的子弹取了出来。

    长泽智美特别懊悔,因为薛飞本来是不想出去玩的,结果她非让薛飞出去才发生了这种事情,不然薛飞肯定是不会受伤的。在病床前,长泽智美握着薛飞的手,一个劲儿的流眼泪,她真是心疼坏了。

    薛飞笑着安慰道:“好啦,别哭了,不是没什么大事吗,我今天要是不出来,可能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你了。与其那样,还是我挨这一枪更好。我相信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必须由我来救你。”

    长泽智美听了薛飞的话哭的更凶了。

    薛飞又说道:“你真的不能再哭了,这不是在家里,这是在外面,你现在的身份是防卫大臣,出去要是被人看到眼睛又红又肿,多不好啊,搞不好还会有人拿此做文章,你可不能给那些别有用心之人这个机会。”

    长泽智美见薛飞说的很有道理,就拿纸巾擦了擦眼泪。

    想到韩国方面的安保如此之差,长泽智美就气愤难当,她觉得必须向韩国当局抗/议,让韩国方面给个说法。她叫薛飞好好休息,然后就离开了医院。

    林超群和梁广宇他们得知薛飞受伤以后全都赶到了医院,但由于薛飞病房的门口有安保人员,他们不方便进去,就给薛飞打了电话。

    “您没事吧,伤得严重吗?”林超群关心道。

    “肩膀挨了一枪,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休息一段就好了。”薛飞轻描淡写地说道。

    “有些话我知道我不知道说,可是就算您批评我处罚我我也要说。您得爱珍惜自己,遇到危险您能躲就躲,像之前明洞的枪击,您又不认识那个全真熙,您干吗要管闲事啊。长泽智美真要是被打死了,对我们来说只能是好事,又不是坏事,您根本没必要救她。”林超群壮着胆子说道。

    “明洞的事就不提了。你说长泽智美死了对我们是好事,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我现在好不容易取得了长泽智美的信任,如果她真死了,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而且你以为她死了,日本跟我们国家就不敌对了吗?不会的,她死了无非是再换个防卫大臣而已,对我们国家的政策态度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到时在想接近新的防卫大臣,谈何容易?我用受伤换来长泽智美加倍的信任,你说值不值得?”薛飞的话令林超群哑口无言。

    薛飞问道:“广宇也来医院了?”

    林超群说道:“嗯,就在我身边,您要跟他说话?”

    薛飞不悦道:“说什么话呀,赶紧让他回去盯着阮吉巴。”

    虽然日本和韩国一向是面和心不合,可是日本的防卫大臣来到韩国差一点被暗杀,这显然不是小事情,韩国方面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如果放大,韩国无疑将会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而且还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届时的损失讲是无法估量的。

    所以事发之后,韩国方面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对策,之后韩国外交部一名副部长带着一拨人跑到医院去慰问薛飞,国务总理带着另一拨人去和长泽智美见面,安抚长泽智美的情绪。

    韩国总理认错的态度很诚恳,承认他们的安保确实做的不好,表示一定会严惩犯罪分子和相关部分人员,对于薛飞的受伤,会给予最好的医疗服务,直到薛飞的伤完全好为止。

    韩国总理还提出可以给薛飞一笔巨额赔偿,但条件是长泽智美不要对外提暗杀的事情。长泽智美明白韩国这么做是不想让事件升级,想堵她的嘴。

    “你们打算赔多少钱?”长泽智美问道。

    “十亿韩元。”韩国总理说道。

    长泽智美在心里换算了一下汇率,脸上便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你们知道受伤的李先生是什么人吗?他不只是我的私人医生,还是中医大师,东京大学的教授,在日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别人请他做一次演讲开价都在一亿韩元以上,如今他挨了一枪,还是因为你们安保出现的重大失误,如果不是他救我,今天受伤的就是我,想十亿韩元就解决此事,我认为你们实在是太无理了。”

    韩国总理问道:“那您觉得多少钱合适?”

    长泽智美想了想说道:“一百亿韩元吧,我可以勉强同意。”

    韩国总理一听马上说道:“好吧,听您的。”

    在紧急会议上,在讨论赔偿金额的时候定的就是一百亿韩元,但韩国总理怕直接说出低价长泽智美会再往上抬价,就故意先说十亿韩元,留了一个上涨的空间,这样再涨到一百亿韩元事情就算是搞定了。

    对于韩国来说,花一百亿韩元解决这么大的危机,是非常值的。

    一百亿韩元听着很多,其实折算成吾国币还不到一个亿,才五六千万而已。长泽智美也知道这个钱不是很多,可是毕竟薛飞没有生命危险,她也没有受伤,韩国方面的态度又很好,要钱太多也不合适,见好就得收。

    这些钱长泽智美想全部都给薛飞,她觉得这是薛飞应得的。但薛飞不同意,薛飞说他是因为救长泽智美才得到的这笔钱,所以这些钱应该是属于他们俩的。薛飞还说他们得为以后考虑,这些钱先存起来,将来也许会有大用处。长泽智美听了非常感动,但由于她的身份特殊,所有钱还说存在了薛飞的名下。

    晚上阮吉巴还等着薛飞给他针灸的,见迟迟不来就打了个电话,才知道薛飞受伤了,于是阮吉巴就亲自去了一趟医院看望薛飞。

    薛飞没想到阮吉巴会亲自过来,这无疑说明阮吉巴很重视他。阮吉巴问薛飞是怎么受伤的,薛飞没有说实话,谎说是不小心被楼上扔下来的东西砸到了肩膀,阮吉巴信以为真,也就没再多问。

    “你说我的情况一边喝中药,一边针灸效果是最好的。可是你现在受伤了,我明天也要回国了,你肯定就没法再给我针灸了。你看这样行不行,等你的伤好了以后你去安南一趟,好好给我调理一下。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白让你医治的,到时我会重重感谢的。”阮吉巴现在把他过性福生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薛飞的身上。

    “我当然是愿意为您医治了,但我现在的身份是智美女士的私人医生,要去安南给您治病,必须得经过她的许可才行。”薛飞说道。

    “她同意你就可以去?”

    “是的。”

    阮吉巴回到酒店正准备去找长泽智美,长泽智美就先给他打了电话,说想跟他聊聊。阮吉巴一听就请长泽智美到他的房间,说昨天有人送了他一瓶红酒,正好边喝边聊。

    长泽智美到了阮吉巴的房间,阮吉巴就提出了薛飞的事情,长泽智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阮吉巴非常高兴。

    谈完薛飞的事情,两个人就谈起了这次亚洲安全论坛会议,并且特别提到了吾国,说了很多,监听的梁广宇全都录了下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