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连声谢谢都不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这家店一共只有两层楼,二楼全都是一间一间的包房,薛飞和全真熙来到楼上就往右侧跑,没跑多远就跑到了尽头。看到一个包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人,薛飞拉着全真熙就进了包间,然后将门反锁了。

    看到窗户外面有防护网,薛飞的心里又是一沉,看来想从窗户跑是不可能了。

    “你是什么人?”全真熙摘掉墨镜看着薛飞问道,此时她脸色煞白,被吓得不轻。

    “当然是好心救你的人。”薛飞嘴上说着,脑子则在想着应付之策。

    “现在该怎么办?”

    “你赶紧躲到桌子下面去,把椅子放倒挡住身体,快点。”薛飞用命令道。

    薛飞觉得眼前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下面肯定已经有人报警了,而林超群他们估计这会儿也在想办法,但恐怕很难靠近墨镜男,那家伙手里有枪,林超群他们刚到韩国,身上肯定是没有枪的。所以他得想办法把墨镜男的枪给下了,只要那家伙没了枪,一切就都好办了。

    全真熙听了薛飞的话就赶紧钻到桌子底下,放到一个椅子挡住了身体。

    这时薛飞的手机响了起来,薛飞从兜里拿出手机一看,是梁广宇打来的,刚要接,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薛飞就把电话挂了,并将手机静音。

    拧了拧门把手没有拧动,随即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薛飞没有理会,关了灯,踮起脚尖来到了门的另一边。

    敲门声越来越重,之后就听到“嘭”的一声响,是开枪的声音,把门锁给打开了。躲在桌子底下的全真熙吓得“啊”了一声,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叫,所以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薛飞所在的一侧是门的后面,门被一脚踹开后,薛飞将门轻轻挡住。

    墨镜男摘掉墨镜,看到包房里漆黑一片,他很谨慎,没有贸然往里面走,而是向房间里一通开枪。

    见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心想难道人已经跑了?

    突然,墨镜男一步跨进房间向左侧开了两枪,见没有人,他就伸手去摸开关。摸到后,在他开灯的一瞬间,薛飞从门后出来,抬腿就是一脚,踢到墨镜男的手腕后,手枪就飞了出去。

    薛飞想去拿枪,墨镜男不给他机会,抬腿就踹他,他只好把手枪往房间里面一踢,然后身子一闪躲过了墨镜男的一脚。

    “快把枪捡起来!”薛飞大声说道。

    墨镜男这时才看到全真熙躲在了桌子的下面,他想奔全真熙去,薛飞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全真熙在粉丝眼里是大明星,是偶像,见过无数大场面,舞台经验非常丰富,让她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女孩,更像是四十岁。可是今天这种场面她是第一次见到,此时此刻二十一岁的她简直就像是五岁的孩子。

    她听到了薛飞的话,可是她的双腿却根本动不了,她真是吓坏了。无比心急的她都急哭了,痛恨自己太没用了。

    薛飞以为墨镜男只要没了枪他就能将对方轻松搞定,结果一交手就知道对方是个练家子。打了几个回合以后,薛飞心里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看到全真熙还没有去拿枪,薛飞非常着急,他怕一会儿自己要是顶不住了,枪会重新回到墨镜男的手里。

    “你快点,你干什么呢!”薛飞大声吼道。

    全真熙咬着牙,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爬向手枪。

    墨镜男非常能打,虚晃一招,回身就是一脚,正踹在薛飞的心口上面,薛飞连退几步重重地撞在了墙上,疼的薛飞眉头紧锁,龇牙咧嘴。

    墨镜男趁机朝手枪走了过去,这时全真熙拿到了手枪,看到墨镜男走了过来,全真熙想起身根本起不来,索性就地一滚,又滚回了桌子底下。

    墨镜男弯腰想去抓全真熙,薛飞这时过去一脚就踹在了他的后腰上,墨镜男重心不稳踉踉跄跄的就抢先扎了过去,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窗台上,当时就流血了。

    薛飞两步来到桌子前,伸手叫全真熙把手枪给他。全真熙将手枪递给薛飞,薛飞只要一抓就将够到手枪的时候,墨镜男的飞脚就过来了,薛飞不得不躲,全真熙一松手,枪掉在了地上。

    墨镜男一步来到桌子前蹲身去拿手枪,薛飞在想过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心里就暗叫了一声不好。

    就在墨镜男即将拿到手枪时,就听“嘭”的一声枪响,墨镜男捂着腿就坐在了地上。

    看到是警察,薛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靠在墙上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您没事儿吧?”林超群他们来到薛飞身旁担心地问道。

    薛飞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警察进屋将墨镜男戴上手铐给架走了,临出去时,恶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显然是恨薛飞坏了他的好事。

    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全真熙不知是在经纪人还是在家人的陪伴下,直接就走了。全真熙只是在临上车前回头看了薛飞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薛飞看着远去的车辆有点生气:“切,这什么偶像啊,今天要不是我她就死定了,居然连声谢谢都不说,什么素质啊。”

    林超群他们四个站在一边谁都没有说什么,但心里都在想薛飞太爱管闲事了,幸亏今天没出什么事,不然他们怎么跟部里交代呀。

    薛飞本来就没有吃饱,跟墨镜男打了一架,把之前吃的那点东西全都消耗完了,就琢磨再去吃点什么。

    回到明洞,薛飞刚要进一家店就来电话了,是长泽智美打来的,叫他快点回酒店。薛飞只好到一旁的点打包了一点炸鸡,然后打车回了酒店。

    进了长泽智美的房间,薛飞就把衣服给脱了,长泽智美见衣服都湿了,就问他干什么去了?薛飞也没瞒着,就跟她实话实说了。长泽智美听后吓得当时脸色就变了,命令薛飞明天不许再出去了,即便出去身边也要有人保护。

    这一晚,长泽智美连睡着了都在紧紧地抱着薛飞,就好像一松手薛飞就会丢了似的。

    转天,亚洲安全论坛会议正式开幕了。

    这次论坛不仅出席的所有亚洲国家非常重视,也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并吸引了很多欧美记者前来采访。

    薛飞是很想到现场去听一听看一看的,可惜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去现场,所以只能呆在酒店,通过网络了解一些时事新闻。

    令薛飞感到意外的是,昨晚在明洞发生的枪击事件,今天韩国的各大媒体没有一家进行报道,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别说是全真熙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公众人物,即便是个普通老百姓,在明洞那样的地方发生枪击,也不可能没有媒体不报道的。韩国媒体集体装哑巴,一定有内情。

    最让薛飞搞不懂的是,全真熙竟然会招惹来杀身之祸。她再红再火也不过是一个艺人而已,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致使对方对她下如此毒手呢?

    薛飞百思不得其解。

    长泽智美出去了一天,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回到酒店。不过她在房间也没呆多久,只是稍作休息,换了身衣服就出去了。薛飞问她干什么去,她说和一个朋友吃饭。

    薛飞也饿了,就和防卫省一个今天与长泽智美一起出席论坛会议的官员吃晚饭。薛飞拐弯抹角的企图想从对方的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消息,可惜对方嘴很严,什么都没说。

    饭吃到一半,薛飞接到了长泽智美的电话,叫他赶带着药箱紧去一趟酒店西餐厅的包间,越快越好。薛飞挂了电话跑回房间拿了药箱就去了西餐厅。

    到了以后,薛飞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捂着胸口表情痛苦,冷汗直冒。

    薛飞问了一下情况,男人说他心脏不舒服,很疼。薛飞伸手按了按,确定了一下位置,然后号了号脉,就大概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要紧吗?”长泽智美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他不是心脏疼,是胃疼。”薛飞打开药箱说道。

    “你确定是胃疼?可不要搞错了耽误病情。”长泽智美怕薛飞搞错了,因为男的一直说他心脏不舒服。

    薛飞问道:“他刚刚一定喝了或吃了很凉的东西对吧?”

    长泽智美看着男人面前的杯子说道:“他说热,喝了很凉的扎啤。”

    薛飞笑着说道:“就是这个引起的,他以为心口疼就是心脏不舒服,其实胃不舒服那里也会疼。”

    薛飞这次到韩国来药箱带的全都是日常用药,他拿出元胡止痛片倒出十片,将其放在一张纸上,用杯子底将药片碾成粉末,然后让男人张嘴,全部倒进男人嘴里后,递给他一杯温水,让他把药咽下去。

    大约两分钟以后,男人就感觉没有那么疼了。五分钟以后,痛感完全消失。男人起身连忙对薛飞表示感谢。

    薛飞的医术跟孙仲麟比起来得差十万八千里,可是毕竟学了有一年了,像这种小问题薛飞还是完全能够应付得过来的。

    薛飞收起药箱想走,男人没有让,说既然是长泽智美的保健医生,还这么厉害,不如坐下来一起聊一聊,他还有一些关于身体方面的问题向薛飞请教。薛飞看长泽智美,长泽智美没有反对,薛飞就坐了下来。

    通过长泽智美的介绍薛飞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是安南国防部长阮吉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