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明洞枪击事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二天在松下组的本部举行了继承仪式,主要头目悉数参加,松下里美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正式的成为了松下组第二代目。

    仪式结束后,松下里美将主要头目全都叫到了会议室,一共三十几个人。全程参与仪式的薛飞带着林超群也去了会议室。

    所有人落座后,薛飞在一旁冲松下里美使了个眼色,松下里美微皱了下眉头。

    “下面宣布一件事。考虑到松下组的现状和未来发展,以及我个人的精神状态和能力,我决定从即日起,松下组加入辛义会。”松下里美说完后,三十几个头目全都目瞪口呆。

    突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怒火中烧地站了起来,他叫井上枫,是松下组的创立元老之一。

    井上枫说道:“我不同意松下组加入什么辛义会。虽然松下组近来发生了很多不幸之事,但松下组并没有垮掉,有我们这些人在也不会垮掉。”

    另一个名叫山口高志的创立元老站起来说道:“说的没错,有我们在,你不用有任何担心,你年轻我们可以辅佐你。”

    其他几个元老也都纷纷起立表态,不同意松下组加入辛义会。

    “我也不同意加入辛义会。”松下里美叔叔家的一个孩子,名叫松下清志的人站起来说道:“还别说松下组没有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即便到了,最多是散伙,也不能加入一个华人帮派。真要加入了,一千多个松下组兄弟会怎么想?其他暴力团会怎么看我们?我们……”

    松下清志话没说完,林超群从怀里掏出手枪抬手就是一枪,打中了松下清志的右肩。

    一个人见状站了起来,林超群又是一枪,打的是相同的地方。

    一时间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气氛非常紧张压抑。

    “还有人反对松下组加入辛义会吗?”薛飞用犀利的眼神看了看三十几个人说道:“有的话请站起来。”

    没有一个人敢接茬儿。

    井上枫气得一跺拐棍,抬腿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拉开门后,井上枫一愣,随即脸色变得惨白,慢慢向后退进了会议室里。

    只见二十几手里拿枪的人进了会议室,枪口对准了松下组的所有头目。

    薛飞站起身说道:“里美是松下组的合法继承人,她说的话就是最高指示,谁要是不听,谁就退出松下组,松下组绝对不留。我再说一遍,从即日起,松下组正式加入辛义会,松下组的所有事务由辛义会代管,松下组的所有成员将按照辛义会的家规管理。”

    林超群给松下组的每一个头目发了一份辛义会的家规条例。

    “请在座的每一位回去告诉手下人,如不遵守,绝不轻饶。”薛飞拍了一下桌子,说完便离开了。

    谁都明白,说是代理,其实就是松下组被辛义会给收编了,虽然松下组的名字还继续保留,但已名存实亡。

    有些不甘心松下组旁落的人选择退出了松下组,但只有区区几十人而已,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留下,因为不留下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在松下组至少能混一口饱饭吃。

    最郁闷的人莫过于松下里美了,她还想着当上组长以后大展宏图呢,哪成想一上台就被架空了,她真是恨透了薛飞。不过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是薛飞的孩子。

    一有了孩子,松下里美对薛飞的仇恨一下子就降到了最低点。薛飞需要松下里美这个牌位的存在,因为可以更好的控制松下组的人,同时也是为以后兼并其他暴力团打个样儿。再有,松下里美有了他的孩子,以后就只能死心塌地跟着他了,所以薛飞让松下里美把孩子生下来。

    松下里美发现怀孕后就想要这个孩子,见薛飞也想要,她就跟丈夫离了婚。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这就好比当没有五百万的时候,总想着买彩票要是中了五百万人生就圆满了。其实真要有了五百万,就会想人家还有家产五千万呢。

    薛飞也是这样,拿下了松下组的四百家店,使得辛义会在歌舞伎町所控制的门店达到了六百多家。但即便如此,薛飞仍不是很满足,他又把目光对准了将近三百家店的大和会。

    大和会是日本警方指定的二十二个暴力团之一,帮众过万,是仅次于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的日本第四大暴力团。薛飞之所以打大和会的主意,主要是考虑它的内部也不是很和睦,想利用内部之间的矛盾得到在歌舞伎町的那些门店。

    薛飞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王金榜和龙元,两个人一个保守谨慎,一个胆大心细,让他们一起去做这件事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薛飞这么做一来是考验一下二人的办事能力,同时也不想事无巨细的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他不可能永远在日本呆着,所以他得把手下这些值得信赖,并且有一定能力的人全部培养出来。

    自从薛飞给长泽智美补了阳以后,长泽智美完全沉浸在了薛飞阳刚之气所带给她的极致快乐感觉当中,薛飞也很享受日本女人在床上独有的温柔体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在不断升温。

    但薛飞接近长泽智美显然不是为了床上那点事儿,薛飞希望能够通过她打探到一些关于军事方面的机密,所以每次去长泽智美的官邸,趁她不注意薛飞都会在房间里翻一翻找一找,可惜长泽智美从来不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薛飞也就一直没有斩获。

    不过薛飞也不急,因为他知道这不是着急的事情,必须放长线钓大鱼,没有耐心是干不了特工这份工作的。

    给长泽智美做完全身按摩以后,薛飞靠坐在床上闭上眼,换成了长泽智美给薛飞服务。

    长泽智美趴在床上,一边看着薛飞的表情反应,一边一丝不苟的服侍着薛飞。当看到薛飞面露舒爽之色时,长泽智美会有种成就感,她会打心底高兴。

    “仁心君去过韩国吗?”长泽智美问道。

    薛飞摇头道:“从来没有去过。”

    “那你想不想去一次?”长泽智美的服务并没有停。

    薛飞睁开眼说道:“想啊,可是我最近并没有去韩国的计划。”

    “下个月在首尔要举办亚洲安全论坛会议,我将去参加,需要在韩国呆四天,如果仁心君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仁心君一起去。”

    “我真的可以一起去吗?”薛飞一听就动心了。

    亚洲安全论坛会议,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显然是一个级别很高的会议,长泽智美能出席,说明其他国家至少也是国防部长级别的人物参加,薛飞觉得值得一去,没准能有点收获呢。

    而且自打项瑾住到东京大学宿舍那边后,就一直在教薛飞韩语,薛飞带学不学的也学了不少,应付一般的日常对话应该不成问题。但从来没有和真正的韩国人对话过,正好这次去试一试,看看韩语的水平究竟达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可以啊,你可以以我保健医生的身份跟我去,没有任何问题。”长泽智美都想好了,主要就是看薛飞的态度。

    “好,那我跟你一起去。”薛飞摸了摸长泽智美的头发,然后又慢慢把眼睛闭了上。

    一周后,薛飞与长泽智美乘专机去了韩国,随行的还有日本防卫省其他官员和安保人员。

    防卫省的人基本都认识薛飞,在飞机上一些人还让薛飞给他们号了号脉,看看他们的身体状况如何。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就降落在了首尔的一处机场。

    韩国国防部派了专车前来接机,长泽智美下了飞机后,与接机人员打了招呼,就上了一辆轿车。薛飞等人员没有那么高的待遇,他们坐的是一辆小巴车。

    到了下榻的宾馆,在大厅里薛飞看到了林超群、梁广宇、方子健、小琴四个人。他们是提前到达韩国的,负责薛飞单独外出时的安全。

    住宿的房间酒店都已经被安排好了,除了长泽智美所住的房间是套房外,其他人全都是标间。薛飞和一个翻译住一屋。

    长泽智美考虑到薛飞晚上要是去她的房间留宿,和薛飞住一屋的人势必会知道。为了掩人耳目,长泽智美提出给薛飞安排一个单间,理由是薛飞不习惯和别人住一个屋。

    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酒店方面马上就做了安排。

    到达韩国的时间是下午,而论坛会议是转天开始。薛飞在房间小睡了一会儿,再一睁眼已经傍晚六点多了。防卫省的人叫薛飞去吃饭,薛飞没有去,他还不饿,他想出去转一转。给林超群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到酒店前台用韩语问了一下首尔哪里最繁华、美食最多,以及如何去方便?酒店的工作人员说是明洞,乘坐地铁最方便。

    薛飞怕日本防卫省的人在暗中盯着他,就让林超群他们四个在后面跟着,没有一起走。

    当到达明洞后,薛飞的第一反应是酒店的人没骗他,确实是繁华,各方店铺林立。第二反应是吾国人真多,走在明洞,感觉身边每过去五六个人就有一个说的是汉语。

    在明洞转了转,这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第一次来韩国,肯定得吃点韩国特色的东西,薛飞也不知道什么好吃,就随便叫住了一个人想问一问,结果还是一个吾国人。

    女孩如数家珍一般给薛飞报出了明洞有哪些好吃的,还说她和朋友也要去吃饭,如果薛飞愿意的话可以跟她们一起去。薛飞当然愿意了,就跟着两个女孩走了。

    进了一家薛飞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店,女孩说这家店是一个明星开的,还给薛飞指店里墙上的照片。名字薛飞没听过,看照片也不认识,也就没往心里去。

    吃饭的时候通过聊天得知,两个女孩经常来韩国,一是为了旅游,二是为了撞大运偶遇明星。两个女孩说在明洞遇到明星的几率特别高,但是她们两个也遇到过,就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她们共同喜欢的男团。

    两个女孩年纪不大,全都二十出头刚参加工作。薛飞和她们虽然在年龄上有一定差距,可是聊的也挺开心的。

    “全真熙!”

    也不知道谁突然大喊了一声,把正在聚精会神听女孩说话的薛飞给吓了一跳,薛飞紧忙抚了抚胸口。

    薛飞不知道喊的是谁,只看到一个戴着墨镜,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黑的女人,在两个男人的保护之下,快步朝店里通向二楼的楼梯走了过去。很多人站起身拿起手机拍照,还有主动上前求合影的,但是被两个保护的男人给挡开了。

    这个阵势让薛飞想到了窦豆在国内时遇到粉丝的样子,自从窦云龙和窦肖龙出事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窦豆。而窦豆现在仍旧很红,是国内绝对的一线女星。

    和薛飞一起吃饭的两个女孩坐着一动没动,只是看了两眼,表情有些不屑。

    “她是艺人?”薛飞问道。

    “对啊,她是现在全亚洲最当红的女子组合‘citygirls’的主唱,叫全真熙,”女孩说道。

    “看来你们并不喜欢她呀。”

    “没错,我们就是不喜欢她。她和我们家胜男总传绯闻,都烦死她了。”

    “哈哈,她长得好看吗。”薛飞在国内的时候偶尔会打开音乐频道看一看韩国的女子组合跳舞,感觉姑娘们长得好看跳的也好看,但组合叫什么,成员都叫什么他一个都不知道,不过这个叫城市女孩的组合他还真是听说过。

    女孩用手机上网搜了一张全真熙的照片:“喏,你看,这就是她。”

    另一个女孩说道:“都说她没有整过型,我是真不信,韩国女团哪有没整过的。”

    薛飞仔细看了看照片,全真熙长得还真是挺好看的。

    两个女孩又跟薛飞说了一些关于全真熙和城市女孩组合的一些事情,譬如队员之间不和,某个成员是通过陪酒才得以出道的,全真熙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脚臭……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店里吃东西的又全都拿手机起身围了上去,薛飞回头一看,全真熙下来了,心说东西吃得也太快了吧。

    薛飞回过头无意中的一瞥,看到在门口站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盛夏时节他身上却穿着一个长袖衣服,而且右手在怀里。虽然有墨镜挡着看不到眼睛,但是薛飞感觉他是在盯着正往出走的全真熙,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个保镖把粉丝全部推开,全真熙从人群里走出来后,就见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全真熙,此刻店里几乎没有人看到,因为注意力全都在全真熙的身上,只有薛飞看到了。

    薛飞见状,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盘子就扔了过去,盘子正中墨镜男持枪的胳膊,使得他没有打到全真熙,而是打到了棚顶的吊灯,灯当时就碎了,店里顿时就乱成了一团。

    薛飞的反应极快,看到墨镜男还在找寻全真熙,起身跑到愣在原地的全真熙身边,拉起她的手就往楼上跑。

    墨镜男发现了全真熙,连开了两枪没有打到,推开挡路的人就朝楼梯跑了过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