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做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你怎么知道酒店里有危险?”来到千城俱乐部,松下里美放下手中包,坐在椅子上问道。

    “你二哥英次郎为了成为松下组二代目,他做了两手准备。一手是等待你父亲醒过来,宣布将组长的位置传给他。另一手是为了防止不传给他,或者你父亲不再醒来,他就偷偷联合了松下组的几位元老,准备等你父亲一去世,他就对你大哥和你下手,准备软禁你们俩,然后在几位元老的拥护下成为二代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大哥现在已经被你二哥控制起来了,不信你给你大哥打个电话。”薛飞说完拿起杯子轻轻一吹,喝了一口咖啡。

    薛飞除了让人盯着医院里的松下三兄妹,还让人盯着松下组的几个元老高层,担心他们会在这个时候有异动。结果果不其然,他们确实在搞小动作。

    松下英次郎虽然没有离开医院,可是他最信任的住手村上大正却私下与松下组的几位元老通过利益交换达成了一致,几位元老决定支持松下英次郎当二代目。

    松下里美为了验证薛飞话的真实性,给松下英太郎打了个电话,结果没有打通,手机已关机。

    松下里美眉头紧锁:“这些你是如何知道的?”

    薛飞将将松下里美的手握在手里微笑道:“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为你的人身安全和利益考量了。尤其是在松下组可能出现人事变故的重要时刻,有些事情你没想到,我就只能替你想着点喽。对了,馨儿那边我也已经派人去保护了,以免你二哥用馨儿威胁你。”

    馨儿是松下里美的女儿,今年才五岁。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松下里美忽然发觉薛飞非同一般,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学者。

    “我到东京大学为期一年的访问交流已经结束了,我现在的身份是东京大学医学部中医学院院长。不过除了这个身份,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薛飞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松下里美,她看了以后非常惊讶。

    “你是辛义会会长?”虽然辛义会在歌舞伎町的不断扩张,辛义会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松下里美自然之道这个发展势头正劲的华人帮会,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薛飞会是辛义会会长,太让她感到意外了。

    “是的。”

    “那你和我在一起?”想到歌舞伎町那些被辛义会吞掉的门店,松下里美怀疑薛飞和她在一起可能是别有用心。

    薛飞知道松下里美心里在想什么,便说道:“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和你在一起,你千万别多想。如果我要是真在打什么鬼主意,我也不会对你下手,因为无论是你大哥还是你二哥,他们当松下组组长的机会都比你大的多。而且说实话,即便你父亲醒了,我也不认为他会让你做组长。日本暴力团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女人做过代目,我相信他不会破这个先例的。”

    松下里美叹了口气,她想想薛飞说的有道理,三兄妹里面最不可能当组长的就是她,薛飞打她的主意没有任何用处。

    看到松下里美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薛飞又说道:“现在你不能露面,只要露面,你二哥就会对你下手,他必须得保证自己这个组长当的名正言顺,万无一失。”

    “那我就要一直藏起来吗?即便他当组长,松下组的产业也不全都是他一个人的,他凭什么一个人独吞?”松下里美气愤道。

    “所以你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不能坐以待毙,你要反击。”

    “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辛义会可以帮助你成为松下组的组长。”

    “你说的是真的?”松下里美很激动。

    “嗯。你是我的女人,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帮你。”薛飞将松下里美拉到自己怀里说道。

    松下英次郎到处找松下里美和馨儿,怎么找都找不到,松下英次郎就怀疑松下里美可能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但想想也没什么,反正松下英太郎才是他当组长的对手,只要搞定松下英太郎就行了。至于松下里美,量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考虑松下平二的丧事不能一直搁置,松下英次郎就对外想宣布,说松下英太郎和松下里美因为松下平二过世伤心过度住了医院,故不能参加葬礼,所以丧事由他一人来承办。

    日本的丧事一般都分为两天在自家举行,松下平二也不例外,其中第一天叫通夜,都是由亲友出席。第二天叫告别仪式,结束后,遗体在亲友的护送下送到火葬场火化。

    在通夜的当天晚上,林超群、梁广宇、方子健、小琴四个人化装成工作人员潜入了松下酒店。

    松下英太郎那天进了酒店后就被松下英次郎给关进了一个套房里,并派了四个心腹,两个人一组轮番看守。

    深夜,松下英太郎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看守他的两个人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啤酒聊天。

    “当当当”,敲门声响了起来,心想肯定的点的东西送过来了,一个人便起身来到了门前,透过门镜往外一看,果然是酒店的服务员,就把门打开了。

    服务员是小琴假扮的,小琴左手拿着托盘,右手在托盘的下面,手里拿着一把手枪。门一开,里面的人一出来,小琴就在托盘的下面,用枪顶住了对方的肚子,对方当时就不敢动了。

    这时躲在一旁的林超群一把捂住他的嘴,并用匕首逼住了他的脖子弄进了屋里。方子健跟进去,两个人将其弄进了离门很近的卫生间里,结束了他的性命。

    “喂,快点啊,我都要饿死了!”客厅里的另一个看守人大声地说道。

    小琴把手枪别在后腰,端着托盘进了房间,看守人看到小琴感到很纳闷,正想问他的同伴哪儿去了,这时小琴说道:“那位先生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您看看这是你们点的东西吗。”

    小琴这几句日语完全是现学的。小琴把托盘往看守人面前一端,就在他看的这个工夫,小琴将托盘往他的脸上一扣,伸手从后腰拔出手枪就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来了个一枪爆头。

    这时外面的梁广宇进了房间,他和小琴一起将死尸抬进了卫生间。林超群和方子健则去了松下英太郎的房间。

    “你们是什么人?”松下英太郎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人。

    “我们是里美小姐派来的。”方子健用英语说道。

    松下英太郎早年留学于加拿大,英语娴熟,他能听懂方子健在说什么。

    “那你们现在赶紧带我走。”松下英太郎起身就要穿衣服。

    “你不能走,你要留在这里。”方子健说道。

    “为什么?”

    “如果你走了,你将彻底失去当松下组组长的机会。你愿意将组长拱手让给你弟弟?”林超群说道。

    “我当然不愿意。”松下英太郎不假思索道。

    “那你和你弟弟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你要是想当组长,你弟弟就必须死,否则你就得死。”

    松下英太郎瘫坐在床上心乱如麻,他实在是不想为了争夺组长之位兄弟之间自相残杀。

    林超群和方子健对视了一眼,林超群说道:“里美小姐她支持你当组长,愿意与你里应外合干掉你弟弟。如果你不想当组长,她就打算出国了,因为留在国内早晚也会被你弟弟给杀了。”

    松下英太郎确实性格懦弱,可是在你死我活面前,他肯定是不想死的,所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决定和松下里美联手对付松下英次郎。

    为了确认林超群他们的身份,松下英太郎还特意与松下里美通了电话。

    松下英次郎当天晚上由于丧事缠身,没有去酒店,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因为看守松下英太郎的人是他的心腹,他是绝对放心的。

    转天进行完遗体告别仪式,把松下平二送到火葬场火化了以后,松下英次郎终于闲了下来,他来到酒店想跟松下英太郎说一声,三天后将会举行继承仪式,届时他就将是松下组的二代目。

    来到松下英太郎所在的房间敲了敲门,很快门就开了,松下英次郎也没注意开门的人是谁,本能的以为是他的心腹手下。而开门的人在松下英次郎进了屋以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松下英次郎走进屋里,当看到松下英太郎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一把枪的时候,他当即一愣,然后紧忙转身一看,才发现给他开门的人根本不是他的手下,对方手里也拿着一把手枪。

    “真没想到你为了做组长竟然这么不择手段,连手足情义都不顾了,竟然要对自己的亲哥哥亲妹妹赶尽杀绝,你还是人吗?你简直猪狗不如。”松下英太郎骂道。

    “我没有。我是想当组长,可是我没有想过要杀你和里美。”松下英次郎否认道。

    “你住口,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正好父亲刚去世,你就去天堂陪伴他吧。”松下英太郎站起身举着手枪对着松下英次郎说道。

    “大哥你不能杀我,我们可是亲兄弟,你要是相当组长我可以让给你,你要是杀了我,我们死去的父亲和母亲是不会饶恕你的。”松下英次郎吓得面如死灰,冷汗直冒。

    “组长本来就是我的,还用你让吗。”松下英太郎说完连开两枪,松下英次郎当时就倒在了地上。

    松下英太郎正以为大患已除之时,一直站在松下英次郎身后的方子健将枪口就对准了松下英太郎,松下英太郎还不等反应,方子健同样连开两枪,松下英太郎死尸倒地。

    方子健将自己手上的枪塞到松下英次郎的手里,然后来到松下英太郎尸体前,将他手上的枪拿下来。

    来到房门前将枪藏在背后,拉开门对外面说道:“不好了,出事了,快进去看看。”

    刚刚开枪的两把手枪全都安装了消音器,所以外面松下英次郎的两个保镖并没有听见。

    方子健说的是英语,两个保镖没听懂,但是大概其明白了里面出事了,紧忙进了屋。

    方子健将门一关,抬手两枪就把两个人给撂倒了。怕两个人没死透,方子健上前又各自补了一枪。

    把手枪塞回到松下英太郎的手里,方子健又探了一下松下英太郎和松下英次郎的鼻息,确认两个人都死了,又检查了一下现场,见没有任何问题,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出了酒店上了车,方子健把手套和脚套摘下来递给小琴,小琴用打手机将其点燃,打开车窗后,所有烟雾全都飞了出去。梁广宇合上笔记本电脑,酒店里的监控系统又恢复了常态。

    方子健走的时候故意把门留了一个缝儿,所以酒店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发现了房间里的六具尸体。

    附近的警察署赶到现场,经过现场勘查,没有在房间里发现第七个人进入的痕迹,所以将这起案件定性为松下兄弟之间的自相残杀。

    作为松下平二的儿子,松下英太郎和松下英次郎全都死在了自家的酒店里,这件事很快就成为了社会焦点事件。松下里美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非常震惊。

    “你听说了吗,我大哥和二哥都死了。”松下里美见到薛飞说道。

    “我也是刚听说,所以就过来见你了。他们怎么会同时死了呢?”薛飞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薛飞跟松下里美说等松下平二的丧礼之后再想办法把松下英太郎救出来,然后与其联合对付松下英次郎,松下里美同意了。

    薛飞这么说是为了稳住松下里美,不让她着急,之后利用这个时间去除掉松下兄弟。

    至于松下英太郎与松下里美的通话,其实根本就不是松下里美,而是克隆了松下里美的手机号码,说话的人是项瑾。不得不佩服项瑾,不仅是个语言天才,还是个模仿声音的天才,她用模仿松下里美的声音松下英太郎楞是没听出来,可见有多逼真。

    “看报道说他们是相互把对方打死的。”松下里美的心情非常糟糕。想到她的父亲刚过世,紧接着两个哥哥又死了,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么残酷的现实。

    薛飞将她抱在怀里说道:“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就全都死了,看来这就是命,注定你是要当组长的,你必须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

    作为松下平二的唯一后人,这个时候松下里美肯定是要站出来的,她不仅要为两个哥哥办理后事,还要继承松下组的组长职位。

    松下英太郎和松下英次郎哥俩的后事办完后,松下里美就正式行使起了组长的权利。

    一周后,举办继承仪式的前一天晚上,薛飞来到了松下组的本部,此时松下里美正在办公室里看歌舞伎町那四百家店上个月的财务报表。

    “馨儿睡了?”松下里美问道。

    最近因为事情太多,松下里美顾不上孩子,就让薛飞帮她接送孩子上下学。

    “睡了,我见你还没回去,就过来接你。”薛飞走进办公桌,来到松下里美的身边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段时间真是感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可能早就垮掉了。”松下里美紧紧地搂住薛飞的腰,闭上眼说道:“谢谢你仁心君。”

    “跟我客气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都想好了,我不想让你太操劳,所以以后松下组旗下的所有业务全都由我替你打理好了。”

    松下里美一听不对劲儿,放开薛飞问道:“你什么意思啊?”

    “我决定让松下组加入辛义会。”薛飞走出办公桌说道。

    “什么?加入辛义会?”松下里美站起来态度鲜明道:“不行,我不同意。”

    薛飞隔着办公桌,伸手摸着松下里美的下巴,诡秘地笑道:“你觉得你不同意管用吗?”

    松下里美想拿开薛飞手,结果被薛飞抓住了手腕。薛飞看着她的眼睛,用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若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可以保证你们母子平安,还可以让你们继续过现在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你不听我的,你就想想你那两个死去的哥哥。我想你一定不想成为他们,我也不希望你成为他们,毕竟我还是挺喜欢你在床上的表现的。”

    松下里美瘫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地抓着把手,眼睛里满是恨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