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不择手段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中年女人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紧忙跑过去指着薛飞等人说道:“他们是来故意闹事的,想要敲诈我们。”

    樱花会专门派了几十个人负责看管歌舞伎町的店,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惹是生非。刚刚在另一家点巡视的几个樱花会成员看到了薛飞他们进了爱的本店,感觉不是一般人,就特意过来看一眼。

    领头的是一个高瘦的男子,嘴里叼着烟卷。打量了一下薛飞等人,看到很多人的衣服上都有一个标志,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关东楠大声说道:“辛义会。”

    高瘦男子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身旁的人摇头,表示没听说过。高瘦男子又问道:“你们是吾国人?”

    关东楠回道:“没错,我们都是吾国人。”

    高瘦男子轻蔑一笑:“你的日语说的不错。不过你们好像忘了,这里是日本,是东京,我们不找你们的事你们就偷着乐吧,居然还学我们搞帮派来敲诈我们?赶紧滚,不然等我生气了你们就该哭了。”

    听了他的话,薛飞、孙仲麟、关东楠三个人站起身就往出走。出去后门一关,里面的人就动起了手。

    十几分钟以后,樱花会的几个被全都打趴在了地上,爱的本店一楼也被悉数砸毁。

    薛飞开门重新回到店里,来到瘦高男子的身前,蹲下身伸手使劲抓住他的头发微笑道:“我们知道这里是日本,那又怎么样呢?别以为我们怕你们这些右翼暴力团,要是怕我们就不来了。我们吾国人凡事都喜欢讲道理,我们辛义会的兄弟在这里出了问题,你们就要负责到底,否则跟你们没完。听好了,赶紧想解决的办法,不然我们以后会天天光顾的。”

    说完,薛飞用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起身带着所有人就走了。

    作为日本的本土暴力团,被华人帮会给欺负了,樱花会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樱花会负责歌舞伎町的人并没有把事情上报给西川义郎,怕被西川义郎骂没用。得知辛义会的人还会过来,转天就调集了上百人等候。

    结果连等三天也不见辛义会的人影子,就以为不敢来了。转眼四五的时间就过去了,就在他们完全松懈下来的时候,辛义会的人又出现在了樱花会的另一家店。像风一样,进去后一顿打砸,然后就没了踪影。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一直呈现这种局面,搞得樱花会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完全不知道下一次辛义会的人会什么时候出现。眼看着都快砸了十家店了,要是再继续被砸下去西川义郎一定会知道的,就只好向西川义郎做了汇报。

    西川义郎非常气愤,不过他气愤的并不是被华人帮会给欺负了,而是气愤手下向他汇报的不及时,他觉得要是一开始就告诉了他,事情可能早就解决了。

    西川义郎之前从没听说过辛义会这个组织,让人调查了一下之后才知道所有的华人帮会全都被统一之后成立的一个新帮会。最令他没想到的是,辛义会的帮众达到了七千多人,他觉得跟辛义会硬碰硬肯定不行,还是来软的,尽快息事宁人为好。

    于是西川义郎就向辛义会发了一封信函,表示想与辛义会的会长进行面谈,商量一下小林一事的解决办法。

    辛义会方面很快就给了回复,让西川义郎去辛义会的总部谈。

    西川义郎不是很想去,担心去了以后会遭到算计,他知道华人帮会一贯心狠手黑。可是不去又怕事情会越闹越大,只好带了两个人,硬着头皮壮着胆子去了江东区。

    到了辛义会的总部,西川义郎很震惊,这么好的帮会总部他还是第一次见。山口组在神户的本部他去过不止一次,也没有辛义会的好,心想这辛义会还真是财大气粗。

    不过西川义郎的震惊还没有结束,当他看到薛飞时,他又是一惊,因为他在报纸上看过薛飞的相关报道。

    “欢迎西川先生来到辛义会总部。”薛飞与西川义郎握了下手,然后请他坐了下来。

    “歌舞伎町的事情手下向我做了隐瞒,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得知,所以才引起了这么大的矛盾。我今天过来就是解决这件事的。”西川义郎笑着说道。

    “西川先生打算怎么解决呀?”薛飞同样面带微笑。

    “既然贵帮的兄弟是在樱花会的店里出了事,樱花会自然是要负责的。我的想法是除了医药费全由樱花会负责外,我们再赔偿一百万日元,李先生觉得如何?”

    薛飞摇了摇头,表示不行。

    “那二百万?”西川义郎往上涨价。

    “我实话跟西川先生说了吧,我们辛义会并不想要樱花会赔钱。”

    “那想要什么?”

    “店,樱花会在歌舞伎町所有的门店。”

    西川义郎脸色当时就变了,不悦道:“我过来是与李先生好心商谈解决事情的办法,李先生可以提要求,但不能如此无理吧?”

    薛飞呵呵一笑:“把店转让给辛义会,是解决此事的唯一办法。”

    西川义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李先生要是这个态度,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歌舞伎町的店虽然不是樱花会的最主要来源,却也经营了十几年了,而且收入非常可观。西川义郎觉得辛义会的行为本来就是敲诈勒索,他认栽给点钱就是了,居然还想要歌舞伎町的店,还是所有店,这是他万万接受不了的事情。

    “西川先生要是不同意,只怕今天是走不了了。”薛飞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轻叩桌面,嘴角扬起的笑容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西川义郎不信薛飞真敢把他怎么来,径直走到门前,拉开门就想走。不料门一开,两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西川义郎眉头紧锁,把门又关了上。

    西川义郎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薛飞,双手攥着拳头,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

    “对了,我这有个录音,西川先生听了想必一定会耳熟的。”薛飞拿出一个录音笔,按了下播放键,里面就传出一个女人一边哭泣一边说话的声音:“义郎君,我是湘子,我和我们的孩子被一个叫辛义会的帮会抓了,你快想办法救我们出去啊,我们的孩子都吓坏了……”

    西川义郎听到录音当时就受不了了,像疯了一样冲到薛飞面前,一副要跟薛飞玩命的架势。

    薛飞拿起桌子上的滚/烫茶水抬手往西川义郎的脸上一泼,紧接着抬腿就是一脚,正踹在西川义郎的肚子上,西川义郎捂着脸就倒在了地上,疼的直打滚。

    “我们吾国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西川先生不会是一个要钱不要命,更不是一个为了几家店而不顾自己心爱女人和孩子死活的人。”薛飞走到门口说道:“在西川先生答应把歌舞伎町的那些店转让给辛义会之前,我会照顾好湘子小姐和你们的孩子的。不过西川先生可得抓紧时间考虑,不然负责看守湘子小姐的那些弟兄们要是按耐不住寂寞,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西川先生可不要怪我,这可都是西川先生自己造成的。你就在这里好好想想吧。”

    说完,薛飞开门就出去了。

    西川义郎哪敢多想,也就是十几分钟以后,他就表示愿意把歌舞伎町那些店转让给辛义会,前提是不能伤害他的女人和孩子。

    当把歌舞伎町上属于樱花会的二十二家店全部搞到手以后,薛飞看着西川义郎说道:“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希望可以与西川先生做朋友。”

    西川义郎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算你狠。可是你就不怕我报复吗?”

    薛飞笑着摇头道:“我还真不怕。虽然樱花会属于本土势力,可是好像并没有和辛义会抗衡的资本,所以我想西川先生无论是为自己考虑,还是为整个樱花会考虑,应该都不会做傻事的。其实即便辛义会不是樱花会的对手,最后辛义会失败了,那也没什么。本来我们来到日本的时候就一无所有,所以我们并不怕再变回一无所有。但西川先生要是让我们活不下去,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干一些事情,然后就离开日本,到时只怕无论是樱花会,还是日本警察,好像都拿我们没有办法。您说是不是?”

    “无耻。”西川义郎在日本黑道也混了好多年了,也跟一些华人打过交道,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薛飞这样的人。他觉得薛飞的做事风格,甚至比一些暴力团都更加狠毒。

    “西川先生过奖了,大家都是干这行的,彼此彼此吧。”薛飞用手敲了敲桌子上的一沓房屋合同说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经营的,您要是去了我会让人给您打八折的。”

    西川义郎走了以后,王金榜冲薛飞竖起大拇指说道:“您是真厉害,看来我还是太保守太谨慎了。”

    “保守谨慎是没有错的,正因为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让你当副会长。毕竟辛义会是暴力组织,走在危险的边缘,要是没有一个人时刻提醒着前面有危险,辛义会很有可能会稍不留神就走向灭亡。但当下必须得敢打敢干,因为我们还处在发展初期,如果畏首畏尾,想要壮大就只能是个空谈。记住,我们现在干的事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成功和失败,只要对我们有利,我们能干,我们就要干,用各种手段干。”

    在对付樱花会这件事情上,薛飞的策略是让对方主动低头,老话说上赶着不是买卖,只要对头低头,歌舞伎町的那些店铺就一定会是辛义会的。

    在给樱花会一个下马威之后,对方没有报警,意味着樱花会想用道上的方式解决。这是薛飞巴不得的事情,薛飞也不派人去与樱花会正面交锋,那样容易把事情闹大,要是招来警察就不好办了。但是派人在暗中盯着樱花会的一举一动,一旦他们松懈了,马上就让人去骚扰,直到让他们受不了为止,其实是游击战的策略。

    最终樱花会实在是受不了了,西川义郎主动书写信函求谈就代表樱花会主动认怂低头了。之后西川义郎又来到了辛义会的总部跟薛飞谈判,相当于是更加被动了。而薛飞为了一举拿下歌舞伎町的店铺,又让人绑架了西川义郎的小老婆和私生子。当把这个砝码往西川义郎的身上一放的时候,这个重量绝对是他所承受不了的,他也就不得不乖乖听话了。

    至于报复的问题薛飞也早就想过了,以樱花会的实力和西川义郎为人处世的习惯风格,薛飞觉得他们肯定不会报复,如果报复那就是自不量力。这也是为什么歌舞伎町聚集了那么多暴力团,薛飞先挑樱花会下手的原因,因为它实在是太面太软了,不对它下手实在是有点对不起它。

    辛义会与樱花会之间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薛飞后面还另有打算。

    搞定樱花会以后,薛飞按照收拾樱花会的办法,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又先后搞定了几个小暴力团,可以说是屡试不爽,使得辛义会在歌舞伎町的店很快就超过了二百家,辛义会在歌舞伎町的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

    松下组不属于二十二个指定暴力团之一,但它在歌舞伎町却是除了极东会之外,拥有门店最多的暴力团,松下组拥有整整四百家门店。

    松下组之所以会有这么多店铺,是因为歌舞伎町刚刚火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在这里经营,而且这四百家店是松下组的全部经济来源,他们就指着四百家店过活,所以松下组别看才只有一千人左右,可是这一千来人每天都像看金库似的看着这四百家店,想要打他们的主意可不容易。

    但薛飞就偏偏打起了松下组的主意,他觉得以松下组的帮众规模,和松下组所拥有的店铺数量,值得好好琢磨一下,要是能将其拿下,辛义会不仅将有一笔不菲的收入,还将会与极东会并列成为在歌舞伎町拥有门店数量最多的帮会。

    通过调查发现,想要使用对付樱花会的那种办法对付松下组是行不通的。因为这是一个家族性质的帮会,组织架构非常严密。

    松下组的创建者名叫松下平二,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了,但目前依然是松下组的一号人物,大权在握,平时很少出门。

    松下平二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名叫松下英太郎,二儿子叫松下英次郎,女儿叫松下里美,三个孩子都在管理歌舞伎町那四百家店的公司工作,是运营的主要负责人。而在他们下边办事的,也都是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亲戚。三个人都已经成家了,但是没有明显的把柄可以抓,平时出门的安保措施做的也非常好。

    从外面来看,松下家族俨然就是一个无缝焊接的铁桶,想要缝隙钻进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