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歌舞伎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这就是你所说的补/阳?”爽过之后的长泽智美像是换了一个人,她面沉似水地看着薛飞质问道。

    “是的。您之所以被多种妇科疾病缠身,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夫妻生活,这使得您阴气太重,缺少阳气的补充。我知道这么做不好,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太想给您补/阳的原因,可是您说可以接受,我就只好做了一次让您感受一下。”薛飞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说起话来不卑不亢。

    品尝了长泽智美这道菜以后,薛飞发现味道还真是不错。别看都过了四十岁了,该紧的地方一点都不松,叫起来又那么悦耳,很符合他的口味。

    长泽智美听了薛飞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我要是知道是这么补/阳,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做呢?

    长泽智美知道这会儿再说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且她知道薛飞并不是在胡说八道,因为相关的报道和讲座她也看过,无论男女,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对身体确实是有损害的。

    生气之余,长泽智美不能否认的是,刚刚的补/阳让她又找到了许久未曾体验过的那种感觉,想想上一次应该还是在八年前。但是像薛飞这么能折腾,一次就在半个小时以上的男人,长泽智美活了四十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

    都说四十岁的女人需求如虎,长泽智美又那么久没有体验过人世间最极致的快乐,要说不喜欢就绝对不可能的,只是她只能隐藏在心里,不能说出来而已。

    “看来您可能接受不了这种疗法,那就算了,还是继续服……”薛飞的话没说完,长泽智美就把薛飞推倒在了床上。

    “谁说我接受不了了,既然对我的病情有帮助,那就做好了。刚刚没有补好,我怎么再来一次。”长泽智美说着话就把薛飞刚系上的裤腰带又给解开了。

    日本大学的寒假只有半个月,这半个月薛飞两三天就去一次长泽智美的官邸,把长泽智美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薛飞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极大的满足了薛飞的征服欲,甚至有种报仇的快/感。

    “你以后就给我当私人医生吧,反正你的访问学者工作也马上要结束了,你回国继续当教授能挣多少钱呀,你留在我身边,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好不好?”长泽智美依偎在薛飞的怀里说道。

    “你可能还不知道,虽然我的访问学者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可是我会继续留在日本。”薛飞薛飞与长泽智美十指紧扣说道。

    “真的?”长泽智美并不知道这件事。

    “嗯。东京大学医学部新增加了一个中医学院,将由我担任首任院长,目前我们国家的有关部门已经批准我继续留日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马上就要回国了呢。”长泽智美欣喜的在薛飞的脸上亲了一下。

    “所以我可以当你的私人医生,我会把你的身体挑理的非常好的。”薛飞抬起长泽智美的下巴说道。

    寒假结束后,再上一个月的学,所有大学就将迎来暑假之后的一个大长假,春假。而在春假到来之前,首先迎来的是吾国的春节。

    为了站好访问学者的最后一班岗,今年的春节薛飞决定不回国了,他让家里能来的全都来到了日本过年。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了一个团圆年后,薛飞召集辛义会的主要头目开了一个会。

    会上,薛飞宣布了辛义会的会章。

    日本的暴力团都有属于自己的标志,辛义会也不例外,也发布了自己的标志。很简单,就是一个薛飞亲手写的“辛”字,然后字的上边是五颗星星,下边是四颗星星,九颗星星是不相连的,寓意为来自五湖四海的帮众。

    辛义会明文规定不允许帮众进行大面积的纹身,但为了加强管理,同时也是一种身份的证明。除了薛飞之外,所有人都将在颈部纹上辛义会的标志。

    宣布完会章,还宣布了家规。一共十条,非常严格。

    然后是组织结构。

    薛飞出任会长是最没有悬念的一件事,孙仲麟、王金榜出任副会长,同时王金榜兼任执行部部长,龙元出任副部长。姚望、朱彪、关东楠、王其实四人出任顾问一职,主要负责为帮会出谋划策,虽然都属于辛义会核心成员,但是他们不具体负责任何事情。这么安排的目的就是避免他们和原来的帮会成员联系的太紧密,同时也是为了加强薛飞对下面的绝对控制。

    此外,还明确了下面各个分会的头目。各个分会的驻扎地点均为吾国人较多的日本大中型城市,目前设立了二十个分会。

    成立辛义会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团结吾国人不受日本暴力团的欺负,辛义会也要像日本暴力团那样发展壮大。

    究竟该如何发展,薛飞与所有核心成员进行了一番探讨。

    目前辛义会并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帮产,无论是姚家菜还是彪记靓汤,那都属于是姚望和朱彪个人的,所以辛义会必须得有帮产才行,不然仅靠下面人交的会费存活,辛义会是很难长久运营下去的。经过探讨,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应该从门槛最低,但收益还不错的餐饮做起。

    眼下虽然在日本的中餐馆已经不少了,可是总体来说还是不算多,而且发展餐饮业也算是一种文化软实力的入侵。

    再有就是娱乐业,门槛同样很低,但是光自己开不行,想要把娱乐业做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兼并已经形成规模并且有固定客源的成熟店铺。

    位于新宿区的歌舞伎町,是全亚洲最大的红灯区,在0.3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4000间以上的酒吧、饮食店、风俗店、情/人旅馆、电影院、按摩院等等。其中店铺最多的一丁目被称之为“欢乐一条街”。无论是日本本国人,还是外国到日本旅游的人,都喜欢到这里光顾,每晚客流量能达到50万人次以上。到了夜晚,歌舞伎町人山人海,到处充斥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如果能到歌舞伎町分一杯羹,对辛义会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一向保守谨慎的王金榜觉得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歌舞伎町是日本暴力团比较集中的一个地方,其中做的最大的是极东会。此外像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东亚会等也都在此设立事务所,据说在歌舞伎町的暴力团成员在一千以上。可以说他们已经把歌舞伎町这块蛋糕分的差不多了,而且这块收入是他们非常看重的,如果我们横插一杠子,恐怕他们是不会愿意的。”

    关东楠反驳道:“他们不愿意我们就不做了吗?日本人还不愿意我们成立帮会呢,我们不是也成立了吗。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不是他们愿不愿意,是我们想做而能不能做到的问题。会长,您说呢?”

    薛飞点了点头,他认可关东楠的观点,有些东西就得抢,你不抢,别人是不可能双手奉上的。

    “在歌舞伎町有个叫成小枚的人,是吾国南湖人,我与他有些交情,他是一番街上有名的案内人,在那里经营了十五年,他对歌舞伎町的情况是最清楚的,我们可以找他了解歌舞伎町的情况。”姚望说道。

    “案内人是什么意思?”薛飞不懂。

    “翻译过来是向导,到路人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拉皮条的。”朱彪说道。

    薛飞到日本快一年了,新宿区可以说是经常去的,但是歌舞伎町却一次都没去过。

    当站在一番街上,看着两边一间挨着一间的店铺,和密麻如蚁的人群,薛飞确实是有点被震撼到了。

    成小枚二十年前到东京留学,后来因为生计问题不得以到歌舞伎町的风俗店里打工,之后一步步成为了案内人。常年生活在歌舞伎町的他与盘踞在此的各方势力都有良好的关系。如今成小枚不仅是歌舞伎町有名的案内人,他还在一番街上开了一家属于他自己的拉面馆,楼上楼下两层,生意很火爆。

    过来之前,姚望已经通知了成小枚,所以成小枚早早就在拉面馆的门口等候。

    看到薛飞一行人过来后,成小枚马上就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李会长您好,久仰大名,今日能够得见,荣幸之至。”

    成小枚见到薛飞后非常热情恭敬,伸出双手同薛飞握手。

    薛飞笑着说道:“成先生太客气了。”

    来到二楼的一间会客室,坐下后,成小枚拿出一根烟双手递到薛飞面前,薛飞摆手示意不会。一旁的孙仲麟说薛飞从来不抽烟,也不喜欢烟的味道,成小枚就把烟收了起来。

    姚望让成小枚介绍一下歌舞伎町现在的大致情况,成小枚说了很多,薛飞一一记在了心里。

    “目前在歌舞伎町最小的一个暴力团是哪个?”薛飞问道。

    成小枚想了想说道:“樱花会。它是日本警察指定的二十二个暴力团之一,也是其中势力最小的一个,整个樱花会的人数应该在两千左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在歌舞伎町差不多应该有二十家店。”

    “樱花会都从事哪些行业?”

    “这个我还不是太清楚。”

    “樱花会的会长叫什么呀?”

    “西川义郎。”

    从成小枚的拉面馆出来,薛飞让龙元调查一下樱花会及西川义郎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由于樱花会是一个比较小的暴力团,所以调查起来也相对容易很多。龙元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把樱花会和西川义郎的情况摸透了。

    樱花会的势力主要集中在东京新宿区和涩谷区,主要经济来源就是风俗业,但旗下并不是只有歌舞伎町那二十来家店,在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店铺。其中堪称樱花会经济支柱的是旗下名叫“樱花视讯”和“k1”的两家公司,主要从事a/v电影的拍摄。在日本成百上千的a/v公司中,樱花视讯可以排进前二十,足见其实力。公司里有很多知名女/优,以拍摄女大学生、电车痴汉、女职员等类型的片子。

    西川义郎今年五十岁,被称为最没有野心的暴力团头目。他已经执掌樱花会十年了,樱花会的势力不但没有近一步壮大,相反倒由原来的四千多人萎缩到了如今两千多人。

    西川义郎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赌博,而且是个赌博高手,玩什么都是行家。日本暴力团的头目们偶尔也会搞一些联谊,坐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打打牌什么的。只要打牌,几乎都是西川义郎赢,其他二十一个暴力团头目几乎都输过他钱。

    听了龙元的汇报后,薛飞觉得这个暴力团值得辛义会好好琢磨琢磨。眼下要想办法把歌舞伎町那二十几家店先搞过来。

    正常买卖肯定是行不通,薛飞决定动硬的,不过硬也要有硬的理由,做事最忌讳的就是出师无名。

    一天晚上,一个叫小林的年轻男子来到歌舞伎町,他东瞅瞅西看看,最后在一个名叫“爱的本店”的店前停下了脚步,看到牌匾灯箱上写的全都是日文。

    歌舞伎町的店如果写有英文、汉语、韩语等其他文字,意味着这家店是为外国客人服务的。如果只写日文,就表示不为外国人服务。

    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中年女人问他要不要到里面玩一下?小林用一口娴熟的日语问了一下半套和全套的价格。中年女人报了价格,小林感觉还能接受,就跟着中年女人进去了。

    挑了一个看着顺眼的姑娘,带进楼上房间,洗了澡就开始办事。办到一半的时候,小林突然口吐白沫翻了白眼。姑娘使劲推了两下见没有任何反应吓坏了,赶紧穿衣服跑出房间叫人打急救电话。

    拉到医院经过检查,小林并无大碍,但这件事可没完。小林是辛义会的人,薛飞就带着一干人去了爱的本店。

    “前两天我们辛义会有个兄弟在你们这里玩出了事,幸好去医院及时,否则将会有性命之忧,你们店里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薛飞看着中年女人问道。

    中年女人不是吃素的,在歌舞伎町混迹了将近二十年,各种场面全都见过。见是一群吾国人,她很是不屑:“你们应该知道我们这里是不招待外国人的,你们帮会的兄弟过来冒充日本人找乐子,我们没拆穿他,反而招待了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何况他出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们要是来讹诈的,那你们可是找错地方了,这店可是樱花会开的。”

    “谁开的?”薛飞一副没开清楚的样子。

    “樱花会。”中年女人重复道。

    话音未落,一旁的方子健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给中年女人打得嘴角当时就流了血。

    这时店门开了,进来几个男人,其中一个瓮声瓮气地问道:“这是家的狗跑到这里来撒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