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卫生间救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会所名叫千城俱乐部,位于新宿区森本大厦49层,它不算是东京最好的会所,但绝对算好的之一。

    千城俱乐部视野极佳,可以让会员在200多米的高空360度俯视东京的美景。这家俱乐部有2000多名会员,都是政商界的精英人物。此外超过70个国家的大使也是这家俱乐部的会员。

    晚上到了千城俱乐部,薛飞就喜欢上了这里,转了一圈发现确实是不错。是菲说她在国内去过不少会所,来日本这还是第一次,这家会所要比国内的很多都好。

    来到西餐厅,两个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吃东西。

    这次是菲把薛飞的钱包带来了,还给薛飞后,是菲诡秘地笑了笑:“其实你请我吃饭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拿回钱包对不对?”

    薛飞检查了一下钱包,完好无损:“不拿钱包还能为了什么?”

    是菲在桌子底下用腿蹭薛飞的腿,上边则冲薛飞放电:“你就别装蒜了,你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啊,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薛飞笑了笑,把是菲的腿夹住说道:“你这可是有倒打一耙之嫌啊。明明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现在反倒说我别有用心。没错,我现在确实对你是别有用心,但这也是你咎由自取。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在打我的主意,喜欢上了我?”

    是菲一只手拄着下巴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准确地说在京航的时候我就对你特别有好感。那时我就在想,新书记怎么这么年轻这么帅啊?我喜欢长得帅又有能力的男人,你恰好两者兼具,是我的菜。”

    是菲说完紧盯着薛飞的眼睛看。

    薛飞脸色一变,放开是菲的腿说道:“你怎么总说我是薛飞呀?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不是。敢情你是把他当成我了是吗?有意思吗?”

    是菲见薛飞生气了,马上握住薛飞的手嘟嘴撒娇:“你别生气呀,人家真是觉得你和薛飞特别像,但我知道你是李仁心,你们不是一个人。我就那么一说,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是菲是在试探薛飞,假装不经意的说出来,看看薛飞会是个什么反应。

    是菲试探薛飞也没有什么其他目的,她就是想知道眼前这个李仁心到底是不是薛飞,她总觉得是一个人,可是薛飞总否认,这就让她的好奇心更盛了。

    之前为了验证李仁心就是薛飞,是菲还让在京天的同学去京航调查,结果得知薛飞辞职了。去京天中医药大学去调查,确实有李仁心这个人。一个辞职的大学党委书记,显然是很难到另一所医科大学当教授的,而且薛飞并没有医学背景,所以薛飞和李仁心应该是两个人。

    但是菲还是不太死心,这才又试探薛飞,结果把薛飞搞生气了。

    “你总说我能不往心里去吗?我告诉你是菲,你要是喜欢那个薛飞,你就去找他,咱们俩吃完这顿饭以后就别再见面了。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就别再我面前提他,知道吗?”薛飞非常严肃地说道。

    薛飞知道是菲在试探他,心说小样的,跟我来这一套你还嫩了点,要是这点雕虫小技我都能上当,我就不来东京潜伏了。

    是菲以为薛飞真的生气了,就起身来到薛飞身边搂着薛飞的胳膊说道:“我知道了,以后打死我都不说了还不行吗。你是我的唯一的菜,你长得又高大又帅气,这么年轻就当了访问学者,还红遍了整个日本,我都崇拜死你了。乖,不生气了。”

    是菲说完在薛飞的脸上亲了一下。

    像是菲这么漂亮的女孩说这番话,无论是哪个男人听了身上要是没有麻酥的感觉一定是不正常的。

    薛飞伸手搂住是菲的小蛮腰,在她耳边狠狠地说道:“一会儿等上了床,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菲娇嗔地扭捏了一下,俏脸一红道:“喂人家吃东西。”

    是菲就是个小妖精,在薛飞身边扭来蹭去的不说,还一个劲儿的撒娇发嗲,搞的薛飞都有了反应。来到卫生间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把水后,薛飞整个人感觉清爽了许多。

    方便完洗了洗手,准备回西餐厅的时候,薛飞看到一个男的像一阵风一样从他的身边跑过,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见那个男的将一个从卫生间出来的女人给摁在墙上一边亲吻,一边上下其手。女人则拼命挣脱反抗,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不要”,男人根本无动于衷。

    期间男女卫生间进进出出不少人都看到了,可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像这种闲事,薛飞的一贯态度是看不见就算了,看见了不管不符合他的性格。

    “嘿,人家不愿意就算了吧。”薛飞来到男人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男人正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拍肩膀打扰,心情非常不好。转过身抬手就推了薛飞一把,指着薛飞醉醺醺地骂道:“少他妈多管闲事,给我滚开!”

    男人身上穿着休闲西装,里面似乎是一件跨栏背心,因为领子很低,以至于露出了身上的纹身一角。看到纹身,薛飞的第一反应这是一个黑帮分子。再一看西装的口袋上别着一个标志章,圆圈里面写着一个“住”字,这意味着这个男人是日本第二大暴力团住吉会的人。

    女人泪流满面,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薛飞,一边鞠躬一边说道:“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男人以为薛飞会被吓走,转过身刚要继续威胁女人,薛飞上去照着他的后腰抬腿就是一脚,女人一躲,男人就和墙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女人趁机跑到了薛飞的身后,吓得浑身直发抖。

    男人摸了摸无比疼痛的鼻子,恼羞成怒,大骂了一声“八嘎”,就举着拳头朝薛飞冲了过去。薛飞身子一闪躲过一拳后,抬手挡住打过来的第二拳,随即对其面门就还了一记重拳,不仅将其打坐在了地上,鼻子还哗哗流血。

    见薛飞还要上前揍他,男人一只手捂着出血的鼻子,一只手示意薛飞别再打他了,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如丧家之犬一样就跑了。

    作为日本第二大暴力团成员,在公共场所公然对女人进行猥/亵,虽然可能有酒后乱性的成分,可是仍然欠揍。薛飞不怕对方报复,因为据他所知,日本的暴力团有明文固定,决不允许无故伤害平民百姓,一旦发现,将会遭到严厉的惩罚,所以那个男的绝对不会去找帮凶的。

    当然,就算是找薛飞也不怕,怕就不揍他了。

    刚要安慰女人几句,女人突然就扑到薛飞怀里紧紧的搂住了薛飞,然后泣不成声。薛飞猜想她可能是吓坏了,就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半晌,女人不哭了,伸手擦了擦眼泪向薛飞道谢:“今天真是多谢谢您了,要不是您出手相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之前薛飞也没有注意女人的长相,此刻仔细一看,女人颇有姿色。穿着高跟鞋的她差不多得有一米七,身材也很棒。看年纪最多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原本薛飞想说句“不用客气”就走的,见女人长得还不错,就跟她多聊了几句。不仅知道了她叫渡边芳子,还知道了那个住吉会的人已经骚扰她有些天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

    “请您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吧,改天我一定要好好感谢您。”渡边芳子说道。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薛飞客气道。

    “我是真的想感谢你,希望您不要拒绝我。”渡边芳子伸出双手当薛飞的面前,让薛飞难以拒绝。

    薛飞摸了摸兜,没有带名片,只好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渡边芳子拿出手机记了下来。

    分开的时候,渡边芳子冲着薛飞又是九十度的连连鞠躬。

    回到西餐厅,是菲问薛飞怎么去了这么久,薛飞说遇到了个熟人。见时间不早了,薛飞拉着是菲就去了房间。

    进了房间薛飞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办事,是菲则把她推开跑进了卫生间,说要洗一洗,不然一身的酒气。薛飞想要和她一起洗,是菲不让,说害羞。

    薛飞觉得好笑,跟他来办事不害羞,洗个澡反倒害羞了,女人这种动物还真是有意思。

    是菲洗完了薛飞洗,全都洗完了,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热身结束后,是菲双腿紧闭说道:“等等,安全套呢?”

    “不用那玩意儿。”第一次品尝是菲这道美味,让薛飞戴安全套那就好比吃西餐用筷子,他会非常难受的。

    “不行,我不想中弹后打胎,也不想现在生孩子,你赶紧戴上。”

    “戴什么戴呀,不舒服。”

    两个人正为了是否戴安全套的事情争辩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是薛飞的手机,两个人听到后,瞬间全都不说话了。

    上一次就坏了好事,这一次又来电话,是菲伸手拿到薛飞的手机就想挂掉。

    薛飞显然也很恼火,可是他还是拦了是菲一下,他想看看是谁打来的,万一要是重要电话是一定要接的。

    结果一看还真是重要电话,长泽智美打来的,薛飞就把手机拿了过去。

    “赶紧把电话挂了,省着扫兴。”是菲说道。真到了兴头上,办不成事不光是男人难受,女人也一样不舒服。

    “你知道这是谁打来的吗,日本的防卫大臣,别说话。”薛飞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接听了电话。

    长泽智美出差一周刚回到日本,目前正在回官邸的路上。虽然不在家,可是长泽智美这一周的药没有停,她叫薛飞过去给她复诊一下,看看过去的一周她的病情有多少改善。

    薛飞一看时间都快十点了,就说时间不早了,问明天复诊如何?长泽智美说明天早上她还要出差,要去澳大利亚访问三天,只有今晚有时间。

    薛飞看了看是菲,咬着牙说马上就过去。

    薛飞让是菲等着他,他快去快回。如果十二点之前还没回来,困了就睡吧。是菲非常气愤,拿着枕头直砸薛飞。

    由于千城俱乐部距离长泽智美的官邸不是很远,到了以后,仆人说长泽智美正在沐浴,叫薛飞稍等一下。

    薛飞以为稍等一下的意思也就是三五分钟,结果这一等等了差不多得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是把他给气到了。早知道这样就不马上过来了,先在俱乐部爽一次多好。忍着难受来到这儿,却白等了这么长时间,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心里不高兴薛飞显然不能说出来,更不能从脸上表现出来,当长泽智美叫他上楼的时候他只能是强颜欢笑。

    “这么晚叫你过来一定打扰到你了吧?”长泽智美问道。

    自从薛飞给长泽智美看病以后,她对薛飞的态度要比最初好了很多。

    “没有,我们开始吧。”薛飞心说你打扰了可不止两次。

    长泽智美身上穿的是和服,加上可能是刚洗完的原故,让长泽智美看上去别有一番味道。

    还是老规矩,先检查上面再检查下面。

    当长泽智美解开和服露出上围时,薛飞整个身心都是一颤。又白又挺,就好像两座富士山一样。

    薛飞暗自咽了咽口水,便伸手检查了起来。

    先后坏了薛飞两次好事,薛飞决定借着复诊之机小小的报复一下长泽智美。于是在检查完上边后,薛飞面色阴沉。而等检查完下边,薛飞则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情况不太好吗?”长泽智美看到薛飞的样子心就提了起来,她最怕的就是看到薛飞检查完之后脸上表情不好看了,因为这意味着她的病情恢复可能是不理想的。

    薛飞摘掉指套说道:“可能跟您出差在外的高强度工作有关,您的病情跟上周比起来,好转的并不明显。而且说实话,以您的身体状况,就算是服用中药完全治愈了,恐怕过个一年半载,也有可能会复发,一旦复发到时的情况可能要比现在还严重。”

    听薛飞这么一说,长泽智美就更害怕了,心跳的像是在打鼓一样:“那该怎么办啊?中医不是既治标又治本吗,难道我的情况中医也没有办法吗?”

    “中医是有办法治好的。比如您想永远不得乳腺方面的疾病,除了要继续喝中药以外,最好还能搭配上按摩,每天睡前二十分钟。这样双管齐下,效果将会倍增。至于像子/宫肌瘤、附件炎、白带异常这些情况,要是按中医的解释就是阴气太重,阳气不足,阴阳失调,导致血气不通畅,淤塞久了病就来了。”

    “那如何才能达到阴阳平衡呢?”

    “当然是缺什么补什么。除了继续服用中医,缺阳补/阳即可,只是……”薛飞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长泽智美追问道。

    “无论是按摩还是补/阳,这件事都得由别人帮您才行,因为这涉及穴位的问题,不懂穴位是起不到治疗效果的。但考虑到这涉及您的隐私,恐怕别人是没法帮您的。”

    “你也帮不了我?”长泽智美的言下之意是我的隐私可不止被你看了。

    “其实我是最适合帮您的,可是我怕您会多想,所以……虽然按摩和补/阳会加快您病情的好转,还能彻底治愈,但还是先服药吧。”薛飞十分为难地说道。

    “你是医生我是病人,你给我治病,我怎么会多想呢?我不会的,你还是赶紧把我治好吧。”长泽智美的心情很迫切。

    “时间已经不早了,您明天还要出国呢,早点休息吧,然后我也再考虑考虑。”薛飞故意吊长泽智美的胃口。

    这一夜,长泽智美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薛飞回到千城俱乐部,看到是菲已经睡着了,就没有打扰她。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