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成立辛义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离开闽族风以后,王金榜一直盯着樊孟臣的一举一动。

    然而樊孟臣似乎并没有把薛飞当回事,事后闽族风依旧照常营业,樊孟臣也没有调集散落在东京各处的闽融帮兄弟。

    王金榜将事情报告给薛飞后,薛飞没有太感到意外。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薛飞什么人没见过,从樊孟臣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就能看出来,樊孟臣不过是一个骄傲自大,只懂得砍砍杀杀之辈,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而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只有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他才能对你俯首称臣。

    其实这是薛飞希望看到的,如果樊孟臣真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江湖,反而不好对付。

    薛飞吩咐林超群和梁广宇,说他之前去忘了给樊孟臣带见面礼了,赶紧去给补上。

    两天后的晚上,林超群和梁广宇就去了闽族风“送礼”。

    第三天的早上,当闽族风的员工上班的时候,打开门一看当时惊呆了,饭店一楼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悉数毁坏,现场就犹如是待拆的危房一样。

    在墙有一行醒目的字:别忘了今晚八点的见面。

    樊孟臣赶到饭店一看,怒不可遏:“给我召集所有人!”

    傍晚六点,薛飞、林超群、梁广宇、方子健、小琴五个人从东京大学的宿舍出发,直奔樊孟臣涩谷区的闽族风饭店。

    孙仲麟也想去,薛飞没有同意,因为现场很危险,孙仲麟没有拳脚功夫,真要去了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成为负担。

    大约七点半左右,五个人赶到了涩谷区,在闽族风附近的一个中餐馆一人吃了一碗面。期间薛飞接到了王金榜的电话,王金榜说樊孟臣把能叫来的人全都叫到了闽族风,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带了棒子和片刀,瞧架势是打算玩命。

    薛飞根本没把闽融帮的五百多人当回事,否则他也就不会带着四个人赴会了。

    吃完面条正好八点,五个人出了饭馆溜溜达达的就朝闽族风走了过去。隔着几十米远,就能看到饭店的门口人头攒动,站了很多人。

    走近以后,有认识薛飞他们的,进去马上向樊孟臣进行了通报。

    “什么,只有五个人?”樊孟臣难以置信。

    “嗯,就五个人。”手下人十分肯帝地说道。

    “五个人对五百人,这唱什么戏呀?”樊孟臣一头雾水。

    这时,薛飞等五个人在众人的怒视下走进了闽族风饭店,薛飞放眼观瞧,密密麻麻全都是人,便一边拍手一边说道:“不错不错,看样子是全都来了,不然说闽融帮有五百多人,我还以为是吹牛呢。”

    来到樊孟臣的对面,小琴拉了把椅子放在了薛飞的身后,薛飞坐下看着樊孟臣说道:“你还行,真是说到做到。”

    樊孟臣冷哼一声:“这也是拜你所赐。说吧,把我的饭店砸了,你打算怎么赔偿?”

    “饭店是你的我需要赔偿,要是变成我的,你说还需要赔偿吗?”

    “放你妈的屁,你他妈……”

    薛飞忽然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枪,起身抬手就是一枪,打在了樊孟臣的右肩膀上,樊孟臣的手下谁都没想到,谁都没有防备。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薛飞已经来到了樊孟臣的身前,用枪顶住了樊孟臣的脑袋。

    林超群、梁广宇、方子健、小琴四个人此时掏出枪将薛飞和樊孟臣包围了起来,举着枪对着四面的人。

    樊孟臣捂着出血的伤口非常痛苦,血像自来水的水龙头没有关严一样,滴滴答答的不断往地上流。五百多个拿着棒子片刀的闽融帮分子都跃跃欲试,但是面对四把手枪,没有一个人敢网上冲的,谁都不愿意挨上一枪子儿。

    “闽融帮的兄弟们都听好了,我叫李仁心,跟你们一样,我也是吾国人,不同的是,我是国家派来的。今天来这里,我一不是为报仇,二不是为了抢劫,我是代表国家向你们宣布一件事,那就是国家想要统一在日本的所有华人黑帮,目的是保护在日本的所有吾国人不受日本暴力团的欺辱,同时还会让大家过上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也许有人会觉得现在跟樊孟臣混已经很好了,可是我告诉你们,谁这么想,谁就是鼠目寸光。你以为你们很厉害,其实你们占据的地盘不过是区区东京的两个区而已,而且还不完全受你们所控制,你们现在所干的事不过是在吃日本暴力团的剩饭而已,别以为自己很牛逼。如果想要在日本混的像是在国内老家一样,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干什么干什么,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欺负,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听我的,因为我代表的是国家,我会带着你们把其他所有华人帮派全部干掉,我们以后玩大的。如果你们不想跟我混,也不打算跟樊孟臣混,想退出的,我不会阻拦,但是我请你记住了,以后你在日本将不会受到任何的保护。对于那些不服气的,打算跟樊孟臣一条道走到黑的,那你就是我的敌人。所以,爱国的,想要跟着我过好日子的,你们就把手上的家伙放下,全都走到我这边来,都听到了吗?”薛飞大声说完后,对着棚顶又开了一枪。

    不知是薛飞的一番话起了作用,还是最后开的一枪起了作用,至少得有将近二百号人放下棍棒片刀走到了薛飞一边。

    剩下的三百多号人没有动,显然他们很犹豫,很挣扎。

    薛飞见状,对着樊孟臣的左右膝盖“嘡嘡”就是两枪,樊孟臣顿时倒在了地上,并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哀嚎。

    这时,一个人从人群里举着片刀就冲向了薛飞,小琴见了一枪就打在了他的腿上,当时就躺地上了。但这还不算完,小琴上前对着他那条已经受伤的腿又连开三枪,他当时就疼昏了过去。

    “我最后说一遍,爱国的,想跟着我过好日子的就放下家伙站过来。不想跟我混的可以马上就走。如果还有不服气的,可以吃个枪子儿尝尝滋味儿。”薛飞说道。

    话音未落,又有二百来号人放下棍棒片刀走到了薛飞这一边。剩下的不到一百号人相互看了看,最后也全都把手中的东西扔了。

    薛飞见了笑着说道:“很好,这说明大家都是爱国的,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兄弟了,我保证你们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进饭店的只有薛飞他们五个,而实际上在外面接应的有二十多人,都是潜伏在日本的国安特工。薛飞早就和他们打好招呼了,如果他在里面搞不定,就会向外面放信号,到时外面的人进来把炸刺的全都干掉。

    薛飞叫进来几个人,把两个有枪伤的人拉走救治去了。

    日本的医院有个特点,但凡见到有刀伤枪伤的,医院是有义务报警的。不过哪个地方都有灰色地带,这些常年潜伏在日本的特工对日本非常了解,知道有些医院是不会报警的,很可靠,所以薛飞把两个人交给他们也放心。

    这件事并不算完,薛飞让所有归降的人全部将自己在日本的住所和工作以及姓名和联系方式全都写了下来。转天,薛飞派人根据每家每户的财力,将其家产的三分之一进行上缴。这个上缴并不是归薛飞自己所有,而是将十分之三作为帮费,剩下的十分之七作为保证金。

    薛飞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归降的这些人中,肯定有很多人并非是真正的归降,可能只是碍于形势而不得不做这样的选择。所以想在短时间之内让他们真正做到心服口服是不可能的,但又必须马上控制住这些人,不能让他们在私底下联合造反,最好的办法就是收他们的钱。整个家产的三分之一无论对于来说,这都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敢密谋造反,这个钱就算是泡汤了。

    当然,收钱的过程当中不是很顺利,有些人是不想交这个钱的,但是在明确得知不交就会离开帮会,以后也不会受到帮会的保护后,不想交的人最后也迫不得已全都把钱交了。

    收钱只是薛飞控制这些人的措施之一,另一措施就是将樊孟臣驱赶出日本。樊孟臣是闽融帮的头儿,有他在日本将会是一个重大隐患,他随时可能与那五百多人密谋造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离开日本。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只要樊孟臣一离开,那些人没有了主心骨,自然就只能一心跟着薛飞。

    薛飞让王金榜接收了樊孟臣名下在日本的所有产业,然后给了樊孟臣一大笔钱,告诉他想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继续呆在日本,否则他只有死路一条。

    樊孟臣不是一个不要命的主儿,他已经领教了薛飞的手段,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带着一家老小回到了老家闽融。

    组建新的帮派,自然就有新的名字,以及帮派规矩。

    过去闽融帮是没有帮规的,薛飞他们就只能参照其他帮会的规矩制定属于自己的帮规。至于新的帮派叫什么,每个人都说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可以说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

    最后两个名字脱颖而出,一个叫“红安帮”,一个叫“辛义会”。

    红安帮的红代表的是吾国,安代表是安定团结。

    辛义会的辛代表的是由薛飞创建,大家都知道薛飞在安全部对外的称呼为辛先生。义指的是江湖义气。

    对于这两个名字,薛飞更偏向“红安帮”,因为本身他代表的也是国家,整合在日的华人黑帮的目的也是为了为国家服务,为在日的华人多一个保障。

    可是其他人跟他想的不一样,其他人觉得既然是帮派,那就应该像个帮派,不让让人从名字看出它背后的真正势力,所以在不记名投票的时候,只有薛飞一个人选择了红安帮,其他人都选择了辛义会。

    少数服从多数,薛飞只能服从,于是就决定叫辛义会了,薛飞则是辛义会的开山会长。

    搞定了闽融帮,辛义会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拥有帮众三百余人的江沪帮。

    江沪帮的老大姚望与樊孟臣可是既然不同的,此人已年过六旬,不仅是个老江湖,而且狡猾奸诈,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儿。

    姚望是江湖有名的“姚家菜”传人,也就是说他是厨子出身,目前在日本开了七八家店。追随他的江沪人多以从事外贸生意为主,从职业上来看,档次要比樊孟臣那边的人高出不少。

    所有人都以为薛飞会用整樊孟臣的办法去整姚望,而事实上薛飞根本就没打算那么干,因为那么做薛飞会觉得显示不出他手段的多样性。

    “姚先生您好。”薛飞来到港区姚家菜的总店见到了姚望本人。

    “李先生您好。”姚望将薛飞请坐后说道:“李先生现在在日本可是名人啊,将中医推广到让日本人崇拜的境地,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可以说是吾国人的骄傲。”

    “哈哈,姚先生过奖了。作为一个吾国人,祖上又是世代行医的,有机会到日本来做访问学者,当然是要竭尽所能去宣传我们的优秀文化了。只是出名实在是个意外。”薛飞谦虚道。

    姚望在店里摆上了一桌上好的酒席款待薛飞。

    吃饭期间,薛飞没有主动提他来的目的,姚望也不问薛飞过来干什么。但闽融帮都被灭帮了,薛飞不相信姚望会不知道这件事,什么都不说,还跟他谈笑风生,薛飞心说这姚望还真是个老江湖。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薛飞见姚望死活不想开口,他只好放下筷子主动提及:“我今天过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品尝一下大名鼎鼎的姚家菜。尝过之后果然是名不虚传,确实好吃,不愧是百年老店。另一个是想跟姚先生谈一谈加入辛义会的事情。”

    姚望面不改色,微笑道:“真没想到李先生是专程为此事而来,这说明李先生真是看得起我姚某人啊。我这江沪帮对外说是个帮派,其实这都是唬人的,您看我都这把年纪了,像是能干打打杀杀的那种人吗?我把所有在日本的江沪人组织起来,无非就是希望不受欺负,如果真遭受了欺负,大家可以团结一心共同对抗,仅此而已。目前我们过得还不错,我们挺满足的。”

    姚望的言下之意是他们江沪帮在日本完全是为了自保,而满足于现状是间接的拒绝了加入辛义会。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姚先生不想加入辛义会,我也不能强迫,我尊重姚先生的选择。不过姚先生要是有困难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吾国人,身在异国他乡就应该互帮互助。”薛飞递给了姚望一张名片。

    “好的。李先生要是想吃我这姚家菜随时过来,只要姚家菜在日本开一天,李先生来吃就永远是免费的。”将薛飞送走后,姚望的笑容在脸上瞬间消失,将手中的名片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回东京大学的路上,薛飞问道:“港区这边是谁的势力范围?”

    王金榜回道:“稻川会。他们的本部就在六本木。”

    薛飞看着王金榜诡秘地笑道:“你不觉得应该以江沪帮的名义做点什么吗?”

    王金榜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