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攘外必先安内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一周的时间一晃去了。:

    薛飞再次来到了长泽智美的官邸,对长泽智美服药一周后的身体状况进行复查。

    由于已经对**部位进行过一次检查了,再次检查,长泽智美已经明显没有那么紧张羞涩了。

    薛飞检查过后,发现跟一次相,长泽智美的身体有了很明显的改变,也是说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长泽智美自己也说,自从服用了药以后,这一周来的精神状态感觉也特别好,这是她近年来所少有的,看来都是药的功效。

    薛飞听她这么说,马说,所以只要积极的配合,按时服药,再有一个良好的心态,身体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给长泽智美复查过后,薛飞在接下来的三天当分别在东京医科齿科大学和九州大学医学部做两场演讲。剩下的神户大学医学部,演讲的日期定在了放寒假的前一天。

    转眼到了十一月旬,薛飞再当爹。吕冰在位于新宿区的庆应义塾大学医院产下一名女婴。生产的当天,薛飞一直陪伴在身边,而且还发生了一件很特的事情。

    小孩出生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哇哇地哭,声音越洪亮越表示孩子是健康的。吕冰生出来的小家伙也一样,离开母体后也是哭的山崩地裂的。但是洗完澡,护士把小家伙交给薛飞的时候,异的事情发生了,小家伙居然笑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为了试验是否是偶然现象,薛飞还特意把小家伙交给了其他人抱,结果小家伙立马哭了。而重新交给薛飞,小家伙马又会破涕为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谁也没法解释,薛飞觉得可能是女儿知道他高兴,所以见到他笑。

    薛飞给女儿起名叫“李笑来”。笑来是很好解释的,之所以姓李,一是掩人耳目,二是他当下化名姓李,女儿又是在这个时段生的,很具有纪念意义。

    薛飞让王金榜、林超群、梁广宇去调在日本的华人黑帮现状,三个人把日本四岛的主要城市全都走了一遍,足迹几乎踏遍整个日本。

    全部调查清楚后,形成了一份非常详细的资料交到了薛飞的手。

    在日本的华人黑帮主要是王金榜曾经说过的闽融帮、常孝帮、江沪帮、东北帮,此外还有一个专门干偷盗的草飞帮。香港和台/湾的黑帮也时常出现在日本,与日本的暴力团关系也很密切,但他们过来更像是客人,他们不会在日本发展,他们的主要势力范围还是在香港和台/湾。

    这些华人黑帮目前势力最大的是闽融帮,因为闽融人来日本算是吾国赴日潮最早的一批。闽融离日本也近,从古至今偷渡到日本的无计其数。该帮目前大约有五百人左右,老大叫樊孟臣,主要势力范围集在东京的涩谷区和目黑区。

    其次是江沪帮,大约三百人左右,老大叫姚望,主要势力范围集在涩谷区和港区。

    常孝帮和东北帮的实力旗鼓相当,都是二百人下,而且两个帮的势力范围也是相同,主要在新宿区和京区。常孝帮的老大叫朱彪,东北帮的老大叫关东楠。

    势力最薄弱的是草飞帮。要是论人多,这个帮派人是最多的,得有几千人,可是根本拧不成一股绳,形不成一股力量。说是帮派,其实跟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也差不了太多。他们偷鸡摸狗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但主要集在东京,因为东京人多,有钱人多。

    “您不会是想统一这些帮派吧?”王金榜问道。

    薛飞把资料放下说道:“没错,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众人一听全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薛飞还会打帮派的主意。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大家都是吾国人,可是每个地方的人都不一样,想法也不同。如果我们要是用真正的身份去做这件事可能会容易一些,但显然我们不能这么做,所以我认为还是应该慎重。”王金榜说道。

    “你们有什么看法?”薛飞看了看其他人问道。

    龙元说道:“我跟王哥的想法不一样。我认为如果真能统一在日的华人黑帮,无论对几十万在日的华人,还是对我们这些潜伏在日本的国安人员来说,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孙仲麟说道:“我赞同龙哥说的。与其让这些虾兵蟹将们各自为战,不如把他们统一起来形成一个拳头,一股力量,然后为我们所用。当然,王哥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做什么事情是没有困难的呢。我们现在做的事情都是很困难的,正因为难做,我们才更要做。”

    其他人也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除了王金榜之外,所有人都支持统一在日的华人黑帮。

    “我有这个想法还是第一次去你的饭店。”薛飞看着王金榜说道:“当时我觉得,咱们吾国人到日本来,一方面是为了挣钱,另一方面也是在给日本的经济做贡献。古人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是有些日本人对咱们吾国人似乎不是很友好,难道我们要受他们的欺负吗?当然,如果不想挨欺负那回国,如果想要留下,还不想挨欺负,那要抗争。之后通过项瑾和子健小琴他们丢东西,以及去北海道时遇到的一个林江老乡也遭遇了被收保护费的事情,我愈加坚定了想要统一华人黑帮的想法。只是攘外必先安内,只有吾国人先团结起来才可能与日本的暴力团形成对抗,否则一盘散沙只能受人欺凌。所以为了国人尊严,我认为有必要这么做。为了潜伏在日本的国安人员,我认为更有必要这么做。有些事情由帮会去做,或者以帮会成员的身份去做会更方便。”

    “其实我最担心的并不是统一不了这些华人黑帮,而是一旦真的统一了,日本政府的态度。到时要是进行严厉的打击,这恐怕是我们难以承受的。”王金榜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你的担心是正确的。可这个世界本没有路,走得多了才有了路。我们不知道如果真正做强做大了,日本政府的态度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要去试探,只有试探了才知道。做事先往坏处想是没错的,但如果认为结果一定是坏的,那是很难做成事。过去不是有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吗,我们完全可以这么干。”薛飞认为王金榜保守谨慎的有些过了头,作为一个潜伏在日本的国安人员这是没错的,可要想成大事,这点魄力是绝对不行的。

    王金榜看得出薛飞心意已决,也没再说什么,但他心里仍是对统一华人黑帮一事不太乐观。

    搞帮会的想法,薛飞一直没有跟部里说过,如今都准备想要实施了,他认为有必要说一下,不然擅自做决定不汇报,怕到时姜山会有想法。

    当薛飞把事情跟姜山说了以后,姜山到时拍桌子叫好:“我怎么没想到干这个事呢,太好了,你干吧,我全力支持你。”

    姜山这么说,薛飞心里有了底:“菌肝素的事情你放心,我已经想到了获取的办法。最晚年底之前吧,我一定将其搞到手。”

    对于如何统一的问题,薛飞最初的想法是先挑软柿子捏,如先从草飞帮下手。可是想想觉得不妥,草飞帮虽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可是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偷鸡摸狗那些人不是太能靠得住,真要是发生冲突,那些人是根本指望不的。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最后薛飞决定先从势力最大的闽融帮下手。要是能先把闽融帮搞定了,再去收拾其他帮派会容易的多。或许到时还会有主动归顺的也未可知。

    闽融帮老大樊孟臣在涩谷区和目黑区,饭店加风俗店开了有十几家,其最大的一家餐店叫“闽族风”,位于涩谷区繁华地段,饭店主打八大菜系的闽菜。

    周末,薛飞带着孙仲麟、林超群、梁广宇、方子健、小琴几个人来到了闽族风饭店。

    几个人吃喝一顿后,薛飞把服务员叫了过来:“把你们老板叫过来一下。”

    服务员很快叫过来一个女的:“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不是叫你,我叫樊孟臣。”薛飞绷着脸说道。

    “您找我们樊总有什么事吗?”

    “有事,但是不能告诉你,赶紧把他叫来。”

    女经理打量了一下薛飞等人,感觉来者不善,应了一声,转身去叫樊孟臣了。

    饭店一共四层,底下三层不管什么人都可以随意进。第四层则不同,想要进必须有会员卡,因为第四层是会所会员性质的,樊孟臣的办公室也在这一层。

    女经理给身在四层,正在和朋友吃饭的樊孟臣打了个电话,说楼下有人想要见他。樊孟臣没有搭理,说他正忙着呢。

    女经理知道樊孟臣的脾气,不敢再说什么,回去告知薛飞,说樊孟臣没有时间。薛飞坐着没动,一旁的方子健一听当时火气来了,起身抬手把桌子给掀了,一时间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了过来。

    方子健一把抓住女经理的衣领说道:“五分钟之内看不到樊孟臣,我把饭店全都砸了。”

    女经理吓得浑身直哆嗦:“我这去叫,我这去叫。”

    听到有人掀桌子,还扬言要砸饭店,樊孟臣马从楼下来了,身边跟着十好几个手下。

    来到薛飞等人的身前,樊孟臣逐个看了一下:“谁这么嚣张,敢到我的地盘撒野呀?”

    樊孟臣是个胖子,个头不矮,得有一米八下。一身的名牌,脖子戴着个大惊链子,嘴叼着烟卷,说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

    “我想跟你谈点重要的事,能否借一步说话?”薛飞站起身看着樊孟臣问道。

    “我借你妈,给我干他!”樊孟臣话音未落,离他最近的梁广宇伸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行不信我现在弄死你?”梁广宇站起身冷笑道。

    “你要不乱来,赶紧放手,不然今天让你们横着出去!”樊孟臣的手手指着梁广宇警告道。

    梁广宇手的力道非常大,掐的樊孟臣已经快到窒息了,樊孟臣有种随时会断气的感觉。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他快不行。

    薛飞给梁广宇使了个眼色,梁广宇把手松开了。樊孟臣如获新生,伸手扶住一把椅子,另一只手摸着脖子,大口地喘气。

    “这回可以借一步说话了吧?”薛飞眼神犀利地看着樊孟臣的眼睛,把樊孟臣吓得心脏一颤。

    进了包间,樊孟臣看着对面的薛飞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薛飞从走进闽族风一直到现在,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那是来闽族风吃饭的人,能认出他来的基本都是日本人,要么前让他签名,要么寻求合影。反倒吾国人好像没有一个认识他的,难道吾国人在日本生活都不吗?很显然樊孟臣也不认识他是谁。

    “我们是国家派来的,具体干什么你没有资格知道。”薛飞这么说的目的是想让樊孟臣知道他的能量有多大,但是他不怕樊孟臣去调查,因为以樊孟臣的能量,最多只能调查出他是访问学者的身份,所以他的这番话是一语双关。

    “找我干什么?”

    “我们对你的底细非常了解,而你应该知道,大多数人华人在日本生活的并不如意,时常遭到暴力团的骚扰,否则你也不会成立闽融帮了。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带个头,把所有在日本的华人帮派都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力量,真要挨欺负了,大家同仇敌忾。”

    “联合以后谁当老大?”

    薛飞用手指了指自己。

    樊孟臣哈哈大笑:“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是不到位啊。你说华人在日本挨欺负这不假,那你知道我是用了多时间,付出了多少努力,流了多少次血,才混到今天这个程度的吗?你突然跑过来跟我说联合,然后让所有人都奉你为老大,你觉得这现实吗?别说接受不了,算我能接受,只怕我手下五百多闽融兄弟也接受不了。”

    站在樊孟臣身后的十几个人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薛飞。

    “我会有办法让你的兄弟听我的。我现在问你愿不愿意带头联合。”薛飞用手点指樊孟臣说道。

    “我不愿意。”樊孟臣说的斩钉截铁。

    “你不用回答的这么武断,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

    “我不需要考虑,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不愿意。”樊孟臣心说你凭什么当我的老大呀?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会后悔的。”薛飞轻声轻语地说道。

    “我樊孟臣从来都是让别人后悔,没有人能让我后悔过。闽融帮在日本是打不出来的,不是靠嘴说出来的。”樊孟臣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让我认你当老大,有本事你打服我,否则休想。

    “三天后晚八点,你这里别营业,把你闽融帮的兄弟全都叫过来,敢不敢?”

    “谁不敢谁是孙子。”

    本来自#:/33/33023/.

    :/41/41613/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