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织田尚信的母亲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还钱还钱!”是菲看到薛飞就伸手要钱。

    是菲身边还有一个女同学,也是吾国人,看到薛飞她非常激动,赶忙拿出手机说道:“李教授您好,我特别喜欢您崇拜您,我能跟你合个影吗。”

    “合什么影,先把钱还给我再说。”是菲把她的同学拉到一边说道。

    孙仲麟显然认识是菲,可是薛飞欠是菲钱他还真不知道。

    项瑾是第一次见到是菲,她除了好奇薛飞为什么会欠是菲钱以外,她更好奇是菲和薛飞的关系,看样子两个人好像很熟的样子。

    “我上次给你多少钱了?”薛飞绷着脸问道。

    “上次的算精神损失费。衬衫十万日元,赶紧给我吧。”是菲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十万?不是说五万吗?”这件事薛飞记得清清楚楚。

    “上次是五万,可惜你没给呀,这次就十万了。这次要是不给,下次就十五万。谁让把你我的衬衫撕坏来着,你活该。”

    听了是菲的话,孙仲麟项瑾全都向薛飞投去惊奇的眼神,撕衬衫是怎么回事?

    薛飞为了尽快把是菲打发走,从兜里掏出十万日元递给了是菲:“你查好了,正好十万,咱们俩的账算是清了。”

    是菲数了数,正好十万,就放进了钱包里。

    薛飞忽然还想一件事:“我的钱包呢,把钱包还我。”

    “钱包我没带,下次再说吧。”是菲瞥了项瑾一眼,拉着她的同学就走了。

    “哎,我还没跟李教授照相呢。”是菲的同学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薛飞。

    “下次再说吧,以后有都是机会。”是菲死死的拉着她的同学,不让她同学有一丝逃跑的机会。

    “那个女孩是谁呀?”项瑾忍不住问了出来。

    “东大的留学生。走吧,买衣服去吧。”薛飞不想多说,抬腿就走。

    晚上吃饭的时候,薛飞接到了织田尚信打来的电话。织田尚信问薛飞明天是否有时间,如果有时间,想请薛飞和孙仲麟到他家里做客,顺便给他的妻子看一下气管炎,也是老毛病了,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药,却很难受,希望可以通过中医的办法治愈。

    织田尚信对薛飞一直是照顾有加,薛飞也很感激他,所以像这种小忙薛飞自然是不会拒绝的。问了一下家庭住址,表示明天一定会过去的。

    转天下午,薛飞和孙仲麟去了织田尚信的家里。

    织田尚信家的面积不小,但不是现代的房子,而是日本传统的房子,屋里的各种摆设传统的味道也非常浓郁。

    当看到织田尚信的妻子时,薛飞马上就理解了为什么织田尚信会出去找女人了,用“人老珠黄”来形容他妻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织田尚信虽然也一把年纪了,可是有社会地位,又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的,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不动心也是挺难的。而且男人是越老越值钱,女人则恰恰相反。

    孙仲麟给老太太看了看,说问题不是很大,只是病的太久了,想要完全治愈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至少得喝三个月的中药才可以。

    看完病,织田尚信将薛飞和孙仲麟请到了书房,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一进屋的时候,薛飞就看到了一面墙上挂着一副精美的汉字。进了书房以后,薛飞再一看,和外面的房间完全不一样,当即有种这不是来到了一个日本的家里,而是来到了一个吾国人的家里,因为目及之处全都是和吾国有关的东西,汉字、国画、毛笔砚台、书籍,包括桌椅板凳等等。

    “真没想到织田先生如此喜爱吾国文化啊。”薛飞笑着感慨道。

    织田尚信同样笑着说道:“吾国文化博大精深,日本很多东西都是跟吾国学的,这一点是永远都不能否认的。而我又喜好传统文化,怎么可能不会对贵国的东西感兴趣呢。中医就是吾国传统精髓文化的重要一部分,李先生和孙先生如此精通中医之术,想必对传统文化也是非常了解的吧?”

    “略知一二吧。”薛飞客气道。

    “二位难得来家里一次,不如留下一份墨宝吧。”织田尚信说着话就请两个人到写字台前写字。

    这件事对于孙仲麟来说不算事,因为他家学渊源,不仅精通中医,写字画画也是一把好手,薛飞全都见识过,相当厉害。但对于薛飞来说就只能勉为其难了。要是让薛飞拿着油笔钢笔写个字还行,绝对拿得出手。用毛笔写,他就要差点意思了,这几年他自己没事的时候也练,就是考虑官位高了,万一有人求个字什么的,到时拿不出手可是挺丢人的。

    薛飞是真不想写,可是盛情难却,织田尚信都研磨了,不写有点说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写。

    薛飞自知写的很一般,就主动先写。他提笔写下了八个大字:医者仁心,源远流长。

    孙仲麟换了一个中锋毛笔,换张纸写了一首他作诗:晚风轻拂雨轻淋,打湿罗衫遮纱巾。秋花落水花有意,水自横流水无心。

    孙仲麟在写字的时候,薛飞很随意的一瞥,就瞥见了身旁书柜里的照片,便走到书柜前往里面看。

    照片被装一个相框里,是一张看上去非常老的黑白老照片。照片中一男一女,男的面带笑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着军裤,脚上则是一双皮靴,一看就是个日本军人。女的脸上也带着笑容,但最吸引薛飞眼球的是她身上的旗袍。谁都知道旗袍是吾国的东西,难道这个女人是吾国人?为什么会和一个日本男人站在一起呢?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近的样子。

    薛飞想问织田尚信,但织田尚信却没有给他问的机会。织田尚信让薛飞和孙仲麟留在家里吃饭,说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跟薛飞说。

    薛飞和孙仲麟对视了一眼,两人知道晚上他们肯定是要吃宵夜了。

    “织田先生想跟我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吃饭的时候薛飞问道。

    “李先生一定知道日本的大学假期与吾国是不一样的,刨去寒假和春假,李先生在日本的时间大约只剩下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李先生可否想过在日本多呆一段时间呢?”织田尚信问道。

    “承蒙织田先生的关照,以及贵国学生老百姓的错爱,这段时间在日本我过得很愉快。说实话,我没有呆够,真想再呆上一段时间。只是无奈访问交流只有一年的时间,要是久一点就好了。”薛飞叹息道。

    “如果李先生真没有在日本呆够,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李先生继续呆下去,甚至是一直呆下去。”

    “哦?织田先生有何办法?”薛飞感兴趣地问道。

    “我想在医学部组建一个中医学院,有意想请李先生和孙先生做第一任正副院长。”织田尚信此话一出,薛飞和孙仲麟都非常震惊。

    织田尚信又说道:“这不是我突如其来的想法,而是由来已久的。我已经与山本校长谈过了,他个人是支持我搞中医的。虽然想要真正足见中医学院还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但以我对山本校长的了解,只要他想干的事情,一般是没有人会反对的,因为他的权威性是一般人不敢挑战的。再有就是,他所做出过的决定,没有一个是错误的。如今医学部之所以能有如此高的声望,其实与山本校长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织田尚信顿了顿,接着说道:“中医作为吾国的文化瑰宝,我相信归国的领导们也一定希望它能够向孔子学院一样在全世界遍地开花,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医,了解中医,用中医来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所以如果中医学院能够创建起来,只要我方向贵国提出让李先生和孙先生以推广中医的身份在医学部任职,贵国的领导应该是不会反对的。但前提是二位要愿意才行。”

    “如果真正建立中医学院,我们当然是愿意留下来了。”薛飞兴奋地看着孙仲麟问道:“对吧?”

    “没错,我们愿意留下。”孙仲麟肯定地说道。

    即便访问交流结束,薛飞也没打算回国,如果东京大学真能组建中医学院,他到学院去任职,这重身份对他而言将会有非常多的好处。

    “太好了,那我们就预祝中医学院能够组建成功。”织田尚信举起酒杯说道。

    龙元通过“刨祖坟”了解到一件让薛飞震惊的事情,织田尚信的母亲是吾国人。

    织田尚信的母亲叫陈英茹,是东山省琴岛人,祖上三辈是中医,在琴岛一打听“中医陈”妇孺皆知。陈英茹虽一女流之辈,却也精通中医。

    1938年,日本再次侵占琴岛,琴岛沦陷。

    当时日本第二舰队有一名副官叫织田大鹰,虽为帝国主义侵略者,可是他却十分敬仰吾国文化。到了琴岛以后,他没事的时候就会走街串巷,寻找古迹文玩。

    一日织田大鹰忽然得了病,身体不舒服,手下的人想把他送去医院,但他却不去,他让人去寻找琴岛最有名的中医来给他医病,结果就找到了陈英茹家。

    陈家世代爱国,哪里肯给日本鬼子治病,死活都不去。而那个时候日本人无比生性残暴,可以说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见陈英茹的父亲和大哥二哥不去,就要开枪杀了他们。陈英茹见状就站出来说她去,其实是为了保全家人,但家人却并不理解她,陈英茹的父亲当时说如果陈英茹敢去,他就没有陈英茹这个女儿。

    陈英茹最终还是去了,她觉得她要是不去,她的家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而陈英茹去的真正目的也不是为了真的给织田大鹰看病,她是想借机行刺,真要是能成功,她认为就算是了也值了。

    那一年织田大鹰三十五岁,结过一次婚,后来老婆得病死了,没有留下一个孩子。陈英茹二十三岁,未婚。

    当织田大鹰见到陈英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陈英茹,所以在陈英茹诊治的过程当中,织田大鹰没话找话,说了很多他对吾国文化的看法,对吾国的了解,如数家珍一般。

    最让陈英茹没想到的是,织田大鹰说他并不认为日本侵占吾国,他也反对日本军人在吾国的暴行,他其实很讨厌战争。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是日本军人,而军人只能听从上级的命令。他曾向上级抗/议过,希望能够尽快停止战争,老百姓是无辜的,可惜却遭到了处罚,还为此失去了几次晋升的机会。这一次来琴岛,本来他是不想来的。可是他越不想去,上级就越是派他去。

    织田大鹰还对陈英茹说,他先后来吾国三次,他没有亲手杀过任何一个吾国人,也没有下令让士兵去杀过吾国人,但是他偷偷的放走过至少几十个吾国人。当时织田大鹰说到此处还哭了,他说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看到死去那么多吾国人,他真的是非常伤心难过,他现在最大的期盼就是战争快一点结束,不然伟大的吾国文化很可能会全部销毁在战争的烽火之中。

    陈英茹听了织田大鹰的话,放弃了行刺的念头,因为她看得出织田大鹰说的不是假话,也没必要对她说假话。而这也让她知道,其实并不是所有人日本人都是坏人,也不是所有日本军人都渴望战争,很多人加入战争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看最终的结果,实际上他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和执政者的牺牲品。

    从对织田大鹰有了意想不到的认识开始,再到后面慢慢的了解,织田大鹰与陈英茹相知相爱,最后坠入了爱河。虽然这段恋情遭到了陈家以死相逼的反对,但陈英茹义无反顾,并最终嫁给了织田大鹰。

    后来陈英茹随织田大鹰去了日本。无力改变战争,却又不想参加战争的织田大鹰回国后以身体有病为由,退出了军队,和陈英茹一起过上了与世无争的小日子。

    两个人育有三子一女,织田尚信是他们最小的儿子。

    薛飞方才明白织田尚信为什么对他和孙仲麟如此关照,为什么家里有如此多与吾国文化相关的东西,又是为什么推崇中医。原来一切皆因他的母亲是吾国人,并且出身于中医世家。原来他身体里流淌着一半吾国人的血液。

    薛飞虽然不知道织田尚信为什么对这件事避而不谈,但这件事对于迫切想到得到菌肝素的薛飞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有了这个砝码,薛飞拿到菌肝素的信心变得更足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