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诊断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长泽智美之所以让薛飞到家里来给她检查,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现在薛飞风靡全日本,他的中医之术已经被吹捧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程度,长泽智美认为是值得信赖的。另一方面是长泽智美从小到大就害怕去医院。

    长泽智美在七岁那年,一起与父母外出的时候发生了一场车祸,当时长泽智美幸免于难,但她的父母却伤得非常严重。把急救车拉到医院后,医院虽然奋力抢救,却依然没能挽救回两条生命。而父母离去的时候,长泽智美就在身边。

    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女孩来说无疑是非常残酷的事情,所以从那以后,医院就是长泽智美最不愿意去的一个地方,从小到大,生病了能不去医院尽量不去医院,非去不可的情况,都要做很长的心理准备,去一次就跟死一次似的。

    日本的政坛波谲云诡,瞬息万变,一不留神可能就会因为某件事而丢了官位。长泽智美去医院做检查要是被外界知道了,哪怕她身体没有问题,人们也会觉得她的身体出现了状况。而一旦要真是出了问题,她将会更加麻烦,肯定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对她今后的政治生涯将会非常不利。

    所以长泽智美的想法是,如果身体有问题,最好用最简单的办法,而且在不被外界知道的情况下,悄悄的治疗好。

    可是让一个男人对自己的**部位进行检查,她心理那道关有点过不去。不过她毕竟是一个政/治家,知道什么对于她是最重要的。而且即便去医院做检查,八成也会是一个男医生,因为日本的医院不管哪一科,基本都是男医生,就像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很少有女人一样。这么一想,她就没有那么抗拒薛飞对她的检查了。

    “你说吧,我需要怎么配合你。”长泽智美的神情恢复了正常。

    “您最好下身换一条宽松一点的裙子,里面不要穿底裤。上身可以穿您现在穿的这件衣服,但是里面不要穿胸罩。”薛飞说道。

    长泽智美答应了,薛飞的心里就是一沉。

    来之前孙仲麟并没有告诉薛飞要检查**部位,他说的是最好劝长泽智美去医院做检查。如果她不去,可以给她号号脉,然后旁敲侧击套一套长泽智美的话,看看她都有什么症状。然后最好是能带她的房间去,看看她的房间里有没有再用什么药。全都记住了,回去告诉他,他大致就可以判断长泽智美哪里出了问题。

    检查**部位是薛飞灵机一动突然想出的一个主意,他可不是为了趁机占便宜,他是想逼长泽智美选择去医院检查,他以为长泽智美肯定不会接受由他动手来检查的。哪成想事与愿违,长泽智美居然同意了,这让他有种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

    长泽智美起身就朝楼梯走了过去,薛飞又说道:“最好在您的房间做检查。在客厅好像不太方便。”

    长泽智美没有回应,踩着楼梯就上楼去了。

    薛飞知道她去换衣服了,就利用这个工夫去了卫生间,拿出手机给孙仲麟打了个电话。

    薛飞对女人的身体无论内外都是比较了解的,可是如何诊断有病他就不知道了,所以他就临时抱佛脚,问问孙仲麟如何判断。

    孙仲麟听到薛飞要给长泽智美的**部位做检查,先是一惊,而后是满心的佩服,最后发觉他与薛飞的差距真是全方位的,难怪他三十多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面对面的教和通过电话说肯定是不一样的,孙仲麟只能告诉他检测的手法,以及正常和异常的不同之处,至于能否检查出什么来,就要看薛飞自己的了。

    冲了下马桶,薛飞从为什么出来后,很快就听到长泽智美在楼上叫他,他便拿着包上了楼。

    来到卧室的门口,看到长泽智美双手抱着胳膊坐在床上,上身的衣服的没换,下穿换了一条道膝盖部位的裙子。虽然脸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可是薛飞还是能感觉到她很紧张。

    薛飞进屋关上门后,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次性手套,一边戴手套,一边说道:“先检查上边,您先把衣服脱了吧。”

    一次性手套是薛飞讲座出了名以后,平时出门包里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碰到让他帮忙看病的,他徒手去做诊断显然不卫生,戴着一次性手套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长泽智美听到薛飞的话,就缓缓解起了衣服的扣子,她不敢看薛飞,把脸扭向了一边。扣子全部解开后,将衣服放在了床上。

    虽然阅女无数,可是面对不穿上衣的长泽智美,要说薛飞的脑子里像一张白纸一样纯洁那绝对是骗人的。长泽智美徐娘半老,身材姣好,而薛飞已经好几个月都碰美国“荤腥”了,此刻又是孤男寡女,即将还要有肌肤之亲,只要是个男人,谁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心里无动于衷,只能是外表假装淡定。

    当薛飞伸手触碰到长泽智美时,薛飞心里就是一动,长泽智美整个身体都是一颤,脸上顿时也泛起了红晕。她始终把脸扭向一边,她怕与薛飞四目相对会更加尴尬。

    薛飞稳了稳心神,一边回忆孙仲麟在电话中跟他说的,一边仔细检查着,一边心里默念淡定。他还真发现了异常,两侧都有条索状和颗粒状的东西。

    “您平时有不舒服的时候吗?”薛飞注意到长泽智美脸红了,他为了避免尴尬,只能让自己看上去是专业的。

    “有,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两侧时常会出现胀痛和刺痛的感觉。”长泽智美说道。

    大约持续了六七分钟的样子,薛飞摘下手套说道:“好了,您把衣服穿上吧。”

    长泽智美暗舒了一口气,拿起衣服背着薛飞边穿衣服变问:“有什么问题吗?”

    “检查完下边我再跟您一起说吧。”薛飞没有指套,拿出一只新的手套想拽掉食指和中指的部分充当指套,可是发现不行,太松了,现去买又不太好,只好将整只手套都戴在了手上,正好包里有个胶皮套,他用胶皮套勒住了手腕的位置,以免手套脱落。

    “您躺在床上,将腿蜷缩起来,然后双手抱腿分开就可以了。”长泽智美躺在床上,薛飞一边纠正她的姿势一边说道。

    这项检查让长泽智美干脆把眼睛闭了上,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他甚至告诉自己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巴,要是发出不该发出的声音可就丢人了。

    薛飞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景致”,身体的某个部位突然有些蠢蠢欲动,并逐渐呈现出茁壮成长的态势,好在长泽智美当下做的姿势看不到,不然可就丢人了。

    一开始有些疼,长泽智美忍不住叫了出来。后来慢慢就好了。检查的过程中,薛飞也检查出了问题。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您平时会下腹会有坠胀感,而且经常会腰酸背痛。例假的每个月来的日期也很不规则,会痛经,还有白带增多的情况,对不对?”薛飞说道。

    “你说的没错,确实有这些症状。”长泽智美听了薛飞的话,心里不禁感叹,还真是名不虚传,果然是个神医。

    “您吃过什么药吗?”薛飞起身摘掉手套问道。

    长泽智美把裙子整理好,下了床后,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两瓶药递给了薛飞:“这就是我平常吃的药。”

    薛飞看了看:“这是您自行买的?”

    长泽智美点了点头。

    “这药是不对症的,所以您吃了肯定没什么效果。”薛飞把两瓶药放在了床上。

    “我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啊?”长泽智美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如我之前说的,您的妇科病是比较严的。乳腺增生、附件炎、子/宫肌瘤这些问题您都有。”薛飞不是在乱说,以他的诊断来说,长泽智美确实存在这些问题。

    长泽智美眉头紧锁,脸上的红晕瞬间就被铁青所替代了:“用中医的办法可以治疗吗?”

    “当然可以,不过花费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还得需要您的积极配合,只要您相信我,我保证可以把您的身体调理的非常好。”能与长泽智美这样的日本高级政要有接触的机会,薛飞当然不会错过,他会牢牢的抓住这次机会,而方法就是通过治疗病情,与其不断的接触,然后看看能不能在她的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再大的人物,只要得了病,在医生面前全都矮半头。听到薛飞说能治,长泽智美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我一定积极配合,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薛飞笑着说道:“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回去会针对您的情况给您写两个药方,您明天中午派人找我去取。以后我每周会过来一次给您做检查,然后根据您的实际情况再对药方进行调整,以保证能够将您的病彻底治愈。”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长泽智美终于说起了客气话。

    下楼的时候,薛飞好奇地问道:“您为什么隔了这么长时间才找我呀?”

    长泽智美说道:“参加完东大校庆后我就出国去访问了。回国后又事务缠身,一直没有找到空闲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薛飞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从长泽智美的住所出来,薛飞一身轻松,就像是经历了一场重要的考试,然后感觉自己发挥的还不错的样子。

    回到东京大学的宿舍,薛飞把长泽智美的情况跟孙仲麟详细一说,孙仲麟的判断和薛飞几乎是一样的。不过毕竟没有亲自诊断,孙仲麟相对还要保守一些,他说先让长泽智美服药看一看,如果现有的症状有所好转,那就说明诊断是正确的。如果半个月都有改观,就必须去医院做检查,以免耽误病情。

    孙仲麟根据长泽智美的情况精心写了两个药方,并写下了服用的方式,以及注意事项。

    转天中午,长泽智美派人把药方给拿走了。

    龙元经过通过对织田尚信细致的调查,发现织田尚信不止与东京都知事石原纯一郎的妻子有染,还与一名叫做谷口晴子的女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这个谷口晴子是东京大学医学部的副教授。

    看着龙元搞来的大量照片以及三段视频,薛飞的第一感觉是织田尚信真是人老心不老,床上活挺好。第二感觉是医学部的男人似乎都喜欢出/轨,前有高桥盛,后有织田尚信。

    “接下来怎么办?”孙仲麟看出薛飞是想通过织田尚信去得到菌肝素了。

    “这些东西算是杀手锏,但还不够,还应该再想办法搞一点东西,我们的砝码越多越重,我们能够控制织田尚信的信心也才会越足。”薛飞看着手中的照片说道。

    “目前织田尚信的情况我们能查的全都查了,要是再查,就只能往他祖坟上刨了。”龙元这番话其实是句玩笑话,但却给了薛飞启示。

    “这个主意好,就往他祖坟上刨。只要有一丝机会,就绝对不能放过。查不到不要紧,一旦要是查到了可能对我们得到菌肝素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薛飞说道。

    虽然国内并没有催,可是薛飞一掐算时间,对于菌肝素一事薛飞心里还是非常着急的。日本的大学和国内不一样,除了寒暑假,还有一个春假。寒假的时间比较短,一般在十二月底放,一月初开,只有半个月左右。而春假从二月一号开始,一直放到四月中旬。也就是说满打满算,薛飞在日本的时间只剩下大约两个月时间了,这意味着给他拿到菌肝素的时间也就只剩下两个月了。春假过后即便他不回国,他也得离开东京大学了,要是在两个月内拿不下菌肝素,离开以后再想拿势必难度会更大。

    “得嘞,那您就瞧好吧,我一定会使劲刨的。”龙元应道。

    薛飞伸手把一边坐着的林超群和梁广宇叫了过来:“你们俩去找正如福大酒店的老板王金榜,他也是我们的人。就说我说的,让他带着你们调查一下华人黑帮在日本的情况,越详细越好。现在就去吧。”

    林超群和梁广宇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听了很不解,不知薛飞突然派这样一个任务是意欲何为,但是谁都没吱声。

    龙元见没什么事了,随后也走了。

    已经到了十月底了,东京的天气越老越来,而薛飞他们带来的衣服已经不足以抵抗寒冷的天气了,所以正事谈完了,他们就出门去逛街买衣服了。

    本来薛飞心情挺好的,结果没想到遇见了是菲,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