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烦人的是菲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转天是周六,薛飞等人和织田尚信都没有走,难得来一次北海道,决定再玩一天。

    周六这天薛飞也没见到织田尚信的人影,跟他打电话,他说老朋友盛情难却,非得留他叙旧,他也不好拒绝。

    周日上午,所有人全都回了东京。

    飞机上,薛飞和织田尚信挨着坐:“这次来北海道和老朋友见面特别高兴吧?”

    织田尚信笑着说道:“是啊,好久都没见了,好容易见一次,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真是人生美事啊。”

    薛飞心说你和“老朋友”见面,恐怕不止是喝酒聊天吧,床上的交流应该也不会少吧。

    “是啊。人生不需要那么多走心的好朋友,有两个三个就够了,但一定要有。当然,这并不局限于男性,女性也可以成为好朋友,吾国管这样的朋友叫红颜知己。”薛飞看着织田尚信说道。

    “李先生有红颜知己吗?”织田尚信问道。

    “说实话还真没有,主要是分寸不好拿捏,关系保持好了是红颜知己,要是保持不好,很容易变成别的关系。”

    织田尚信认同的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没有针对这个话题再说什么。

    到了东京,织田尚信坐车回家了,薛飞给龙元打电话,让他对织田尚信的男女关系方面进行深入调查。

    自从那天早上晨跑碰到是菲以后,薛飞每天晨跑都能遇到她,她每次都和薛飞主动搭讪,但薛飞始终不搭理她。

    十月的下旬,东京早晚的天气已经比较凉了,薛飞也就不在室外进行晨跑了,而是到田径馆里进行室内晨跑,是菲依旧紧紧跟随。

    “你结婚了没有?”是菲问道。

    薛飞连看都不看她。

    “你这个年龄应该结婚了吧。孩子至少都得上小学了吧?你家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是菲又问道。

    薛飞开始加速往前跑。

    一开始薛飞想甩掉是菲是很容易的,可是是菲现在天天跟着他跑,也锻炼了出来,基本已经能跟得住他了,这让薛飞很郁闷。

    见跑了一圈都没把是菲甩掉,薛飞放弃了,慢慢减速停了下来,但是菲仍像个苍蝇一样喋喋不休。

    “今年过年你回家吗?日本的假期和国内不一样,他们的寒假特别短,只有十几天。明年我们春节的时候,这里是上学的……”

    薛飞停下来阴沉着脸色,看着是菲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不想干什么呀。”是菲一脸的无辜。

    “咱们俩不熟,别跟我装作很熟的样子。以后最好也别出现子在我的面前,不然要是出点什么事,后果你自负。”薛飞警告道。

    “切,吓唬谁呀,你以为我怕呀。”是菲一点也不在乎。

    如果是菲只是跟着一起跑,没有那么多话,薛飞还是能接受的。但在他耳边一直叽叽喳喳的,他真是受不了。

    想到天气也凉了,医学部那边有健身馆,也不是非得晨跑,于是从第二天开始,薛飞就不再晨跑了,而是改成下午跑。每天中午吃过午饭后一个小时,在医学部的健身馆进行身体锻炼。

    一连几天都看不到薛飞了,是菲感觉很奇怪,就去医学部那边找薛飞。

    “你早上怎么不晨跑了?”是菲进了办公室直奔薛飞而去。

    孙仲麟想笑,但是憋着不敢笑。薛飞给他使了个眼色,孙仲麟起身就出去了。

    “你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薛飞有些忍无可忍了,他都不晨跑了,是菲居然又追到医学部来了,这有点欺人太甚了吧?

    是菲听了薛飞的话感觉很好笑:“我能有什么目的啊?”

    “那你总缠着我干什么呀?我再说一次,咱们俩不熟,你能听懂我的话吗?我不想见到你,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不能。你去地点又不是私人场所,都是公共场所,你去我就能去,你凭什么让我离你远一点?我就不。”

    “可以,可以。但是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行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跟你说话?看来你在一直注意着我呀。我知道我很年轻很漂亮,很多男人都对我垂涎欲滴,可是你……”

    薛飞真的要疯了,他强忍着怒火指着门说道:“这是我的办公室,不是你所谓的公共场所,你给我出去,立即马上!”

    是菲不仅没走,反而一抬腿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哪有你这样的,我来你办公室你不给我倒杯水也就算了,还往出赶我,这是待客之道吗?吾国可是礼仪之邦,日本人也特别讲究礼貌,你这样要是传出去,丢不丢人?”

    薛飞“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指着是菲质问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走不走?”

    是菲双手抱胸,双腿悠来悠去,面带狡黠地笑:“我就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

    是菲话音未落,薛飞粗鲁的拿开她的双臂,双手抓住她衬衫的领子,使劲一拽,四五个扣子就掉了下来,随之白皙的脖子,在胸罩包裹下的酥胸全都露了出来。薛飞像一头发了情的狮子,一边亲吻是菲的脖子,一边上下其手。

    是菲有点傻眼,她显然想不到薛飞敢这么做。

    虽然眼看着就要进入十一月了,可是是菲穿得并不多,上身穿得是一件衬衫,下身穿得是一条牛仔背带裙,裙子不是很长,在膝盖之上。薛飞伸手拽裙子的时候,是菲才回过神来挣脱,可是她的力气哪有薛

    飞大,很快就被薛飞把底裤给拽到了膝盖处。是菲见根本推不开薛飞,抬手就给了薛飞一个嘴巴,打的薛飞脸上火辣辣的。

    薛飞没有再继续,他向后退了两步,摸了摸脸,然后坏笑着看着是菲。

    是菲从办公桌上下来,伸手将底裤提上,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衬衫,她没有做任何遮挡,也没有哭,只是满脸的愤怒。

    她来到薛飞面前一挺胸,说道:“你赔我衬衫,你要不赔我我跟你没完!”

    是菲的话带给薛飞的是强烈的挫败感,因为他希望看到的是是菲被吓的痛哭流涕,夺路而逃,这也是他拽衬衫,扒底裤的目的,就是想把是菲彻底吓唬住。

    以薛飞以往的经验来看,如果这么干都吓唬不住一个女孩,他基本就再也无计可施了。

    “姑奶奶我算是怕了你了,您赶紧走吧,我错了。”薛飞从钱包里把所有现金都拿出来塞到了是菲的手里。

    是菲数了数说道:“不够,我这是名牌,花了五万日元呢。”

    “我都给你了,差的钱改天我再给你行吗?”薛飞把钱包拿给是菲看,表示他真是没钱了。

    是菲一把拿过薛飞的钱包,把里面的银行卡扔到了办公桌上,然后举着钱包说道:“我拿这个做抵押,省着你耍赖。”

    说完,是菲抬腿就走了。

    “喂,你衣服……”薛飞的意思是就那样出去被人看到不看。

    是菲回头恶狠狠地瞪了薛飞一眼,又“哼”了一声,伸手抓着衬衫的领子就出去了。

    孙仲麟就在门外,对于刚刚办公室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不得而知,但是看到是菲出来的样子,他感觉有点怪。

    回到办公室,看到脸色不大好看的薛飞,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没事吧?”

    孙仲麟话音未落,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薛飞正在起头儿上,接电话语气有点冲:“谁呀?”

    “不欢迎我给你打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淡淡的声音。

    薛飞听这声音很耳熟:“您是?”

    “怎么,还不到一个月呢,就不记得我是谁了?我是长泽智美。”长泽智美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不快。

    薛飞一听赶忙说道:“您好您好,我没想到会是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薛飞早就把长泽智美这篇翻过去了,没想到长泽智美会突然给他打电话,他着实感到意外。

    “上次在东大,你不是说我的妇科病很严重吗,我想让你给我看一下,你晚上有时间吗?”长泽智美问道。

    “有时间。”薛飞看着长泽智美问道:“我能带着我的助理一起过去吗?”

    “不可以,只能你一个人来。”长泽智美说的很果决。

    说长泽智美有妇科病可以根据她的年龄进行推断,真要是治病,薛飞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孙仲麟没有教过他,他要是自己去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可是没有底也得去,为了应急,孙仲麟只好突击教了薛飞一些应对之策,反正已经明确是妇科病了,只要围绕着妇科病入手,误差肯定不会太大的。

    晚上,薛飞吃过晚饭没多久,前来接他的车就到了。

    日本的内阁成员基本都住在东京的千代田区,长泽智美也不例外。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就来到了长泽智美的住所。

    毕竟是防卫大臣,住所的安保措施是非常严格的,把薛飞从头到脚,以及随身携带的包给翻了遍,确认没有任何安全隐患才让薛飞进去。

    进了屋,仆人把薛飞请到客厅,给他倒了杯水,让他稍等片刻。

    长泽智美的住所和东京都知事石原纯一郎的家里差不多,都是现代化的房子,唯一不同的是,长泽智美的住所要更大一些。

    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就见长泽智美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很随意,稍微有些宽松的家居服。

    薛飞站起身,待她来到身前后,冲她微鞠一躬:“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长泽智美一点也没有跟薛飞客气,还是那副爱搭不理的态度。她坐下后说道:“可以开始诊断了。”

    薛飞坐下后问道:“请问您去医院做过妇科疾病的相关检查吗?”

    “没有,怎么了?”

    “中医通过望闻问切来诊断疾病是不假,但这和过去的医疗水平不发达也有很大的关系。现代医学非常发达,尤其是在仪器发面,要更加准确。而中医的发展之道也是以中西医结合为主,所以……”

    “你的意思是中医的诊断并不准确,必须要用西医的方式来进行确诊是吗?”长泽智美的眼神中有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不是这个意思。中医的诊断不是不准确,只是为了您的健康,我认为还是用西医的方式检查,然后用中医的方式治疗,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薛飞解释道。

    “既然你能通过‘望’看出我有妇科病,我相信你就应该能通过中医的办法诊断出我究竟有哪些问题,如果你诊断不出来,那我只能说中医是骗人的。”

    薛飞微微一笑:“既然您这么相信中医,那我就用中医的方法给您诊断好了。”

    薛飞是特别希望长泽智美能去医院做一下妇科方面的检查,然后形成片子或报告,那样对他就可以从容应对了。只要把她的问题记住了,回去告诉孙仲麟,孙仲麟给写个方子,这件事就解决了。但长泽智美偏偏不那么做,他就只能靠孙仲麟教他的,和临场反应来应对了。

    薛飞请长泽智美依次伸出左手和右手进行号脉,每只手号脉约五分钟左右。期间薛飞的面部表情很多,时而微皱眉头,时而面色沉重,时而连连摇头。长泽智美见了忙问怎么了,薛飞并不接茬,这使得长泽智美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薛飞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感觉尤为明显。

    “我的情况很严重吗?”号脉过后,长泽智美问道,她的脸色不大好看。

    “我需要全部检查完毕后才能回答您的问题。”薛飞看到长泽智美的样子,脑子一转,一本正经地说道:“接下来我需要检查您的隐私部位,希望您能配合。”

    “哪个部位?”

    “上面和上面,如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谅解。”薛飞用手上下指了指。

    “怎么检查?”

    “上面主要检查您的乳腺是否有问题,需要用手去触碰。下面用指检,但是会戴一次性指套,主要检查子/宫和附件是否有问题。”

    “不行,绝对不可以。”长泽智美态度很坚决,而且脸上露出了愠色。

    “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给您做隐私部位的检查,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还是建议您到医院用仪器做一下检查,那样得出的结果是最准确的。但是您不愿意,那我就只能用我的办法给您做检查了。如果您接受不了也没关系,但要是诊断的结果不准确,或者耽误了您的病情,您可不能说中医不好。我肯定还是建议您去医院做检查,然后用中医的办法进行治疗。当然,选择权在您的手里,我尊重您的选择。”

    薛飞给长泽智美出了一道极其艰难的选择题,搞得长泽智美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选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