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暴力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离开项瑾的住所,薛飞将织田尚信送给他的那张会员卡给了孙仲麟,让他去看一下会所到底是什么样的。考虑到孙仲麟的安全问题,薛飞还让方子健陪着他一起去。

    薛飞则去了吕冰那儿。

    到了日本以后所有聚会吕冰全都没有参加,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的肚子已经渐渐鼓起来了,另一方面她的妊娠反应很强烈,每天都被折腾的够呛。导致吕冰一见到薛飞就哭,还对薛飞又打又骂的。

    在这个异国他乡,没有任何熟人,还身体不舒服,吕冰无疑需要一个发泄口。而且一周只能见到薛飞一次,吕冰当然要拿薛飞当出气筒。对此薛飞不仅理解,他还鼓励吕冰把不良情绪发泄出来,不然憋在身体里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如今吕冰已经怀孕三个半月了,她的妊娠反应也消失了,整个人的情绪也恢复正常了。

    吕冰所在的饭店叫“正如福”大酒楼,主要经营鲁菜和湘菜,一共三层楼,生意非常好。老板叫王金榜,是安全部安插在日本,主要以搜集经济信息为主的特工。他已经在日本潜伏六年了。

    吕冰住在酒楼附近的一个住宅小区,薛飞前几次去的都是吕冰住的地方,吕冰不舒服,薛飞没有去酒楼,也就没有见到王金榜。这次是傍晚赶到的,正赶上反口,吕冰又在酒楼,薛飞就去了酒楼。

    “辛先生您好,欢迎您到酒楼来。”王金榜得知薛飞要过来,就提前到门口迎接。

    “王老板你好。”薛飞同王金榜握了下手,王金榜就将薛飞请到了包房里。

    点完菜服务员出去后,王金榜说道:“真没想到您会亲自来日本,您可一定得保护好自己,日本的反间谍人员可是不少,稍不留神就容易被他们抓到把柄。”

    薛飞微微一笑:“你这些年在这边搜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组织上记得一清二楚,所以我代表组织对你说一声辛苦了。”

    “没什么辛苦的,为组织为国家做事我义不容辞。”王金榜表态道。

    薛飞看了一眼吕冰,然后对王金榜说道:“吕冰的情况我不说你也都看到了,就麻烦你多多关照了。”

    王金榜明白薛飞话里的意思:“说麻烦您可见外了,本来就是自己人,又身在异乡,我关照是应该的。另外您放心,吕冰的事情我保证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尤其是组织上的人。”

    薛飞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聊着天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敲门走进来对王金榜说道:“收钱的来了。”

    王金榜跟薛飞说他出去一下,起身就跟着服务员出去了。

    吕冰用拳头捶了一下桌子,气冲冲地说道:“真是欺人太甚,每个月都来要钱。日本人在吾国做生意,吾国人什么时候收过他们的钱?等我回国,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日本人。”

    薛飞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呢?”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收保护费的那些暴力团了。”

    “日本还收保护费?”薛飞以为只有吾国才会有地痞流氓干这种事情,没想到被政府承认的日本暴力团也干这种事情。

    “当然收保护费了,每个月都来,而且收的非常多。报警根本不管用,这种事警察连管都不管,分明是故意整吾国人。”吕冰话音未落,王金榜推门回来了。

    “一个月收多少钱啊?”薛飞看着王金榜问道。

    “二十万日元,基本相当于我两个员工一个月的工资。”王金榜说起这件事既不情愿又无奈。

    “就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没有。您应该知道,暴力团在日本是合法组织,名义上说是奉公守法,其实都是扯淡骗人的,他们要是守法,他们就不是暴力团了。日本政府认可的暴力团一共有二十二个,其中最大的三个是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我这个酒楼是住吉会的势力范围,所以每个月都有住吉会的人来收钱。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真是没办法。而且据我所知,除非是吾国大企业驻日本的分公司,或者与日本合开的企业不会被收保护费,因为真要去收,将可能会上升到国家层面的矛盾,他们没有那个胆量。否则像我这样在街边开店的,都会被收钱。而日本政府似乎也是有意让暴力团这么干,所以他们不闻不问。”

    “暴力团的收入主要靠收保护费?”薛飞感兴趣地问道。

    王金榜摇头道:“收保护费只是他们收入的来源之一,其实他们不光是收吾国人的保护费,对日本的一些大企业他们也会通过进行威胁恐吓收取保护费,或者下套敲诈。除此外,他们还会涉足毒品、不动产租赁、演艺行业、金融投资、艺术品投资等等行业。包括众所周知的成人电影,也是他们主要涉足的行业。作为亚洲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去年收入800亿美元,您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吗?相当于泰国的年度预算。”

    薛飞听了没有说什么,眼睛里却绽放着耐人寻味的光芒。

    由于给很多人医好了多年久治不愈的病痛,薛飞和孙仲麟在医学部由一开始的无人知晓,变得现在走在校园里,随处可见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的人,俨然已经成了医学部里的名人。

    甚至就连附属医院都开始请他们过去帮忙诊治病人了。

    有个名叫山本雄的七十岁老人,家就住在东京大学附属医院的附近,去年的一天,他突然感觉胸口隐痛,以为是心脏病,就去医院做检查。通过拍片发现,心脏病没有问题。可是他的胸口就是隐隐作痛,而且绝对不是心理作用。山本雄换了几家医院检查,结果都是一样的。

    之后也不知道这个老人怎么了,就盯上东大的附属医院了,隔三差五的就到医院来闹一通,叫医院赶紧把他的病治好,医院为此还给他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结果显示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他就是总说胸口隐痛,搞的医院一点办法都没有。报警不小十次,警察拿他也没有办法,最后医院连报警都懒得报了,他每次来闹就让他闹,反正时间长了大家也都习惯了,知道他闹够了就会自己走人。

    如今得知薛飞和孙仲麟能治疗疑难杂症,医院就决定让他们过去给看一下。

    其实这是高桥盛给医院出的主意,他心说中医不是厉害吗,有本事就去把山本雄的胸口隐痛给治好了,要是治不好就说明中医是骗人的。

    薛飞和孙仲麟自然不知道是高桥盛所为,见医院盛情邀请,感觉不去不合适,两个人就决定过去看一下。

    到了医院,听相关医生讲了山本雄的情况,又看了山本雄的片子,都没有任何问题。孙仲麟给薛飞递了个眼色,薛飞便表示要见山本雄面诊,医院很快就把山本雄给叫了过来。

    薛飞问了一下山本雄具体是哪里痛,怎么个痛法,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上下左右的按了好几下。

    孙仲麟冲薛飞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突然,薛飞一抬头,说道:“那是什么呀?”

    除了孙仲麟,诊室里其他人听了薛飞的话以后,全都抬头向上看。这时,就见薛飞攥着拳头冲山本雄心口的位置上就是一记重拳。

    山本雄个子很矮,大约一米六五左右。老人又干又瘦,**十斤的样子。而孙仲麟很高大,身高一米八三,体重一百五十斤,他给山本雄一拳,可想而知会是什么后果。

    就见山本雄整个人像是触碰到了弹簧一样,一下子就被弹了出去,“咣当”一声就撞到了墙上。

    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全都傻了,谁都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心想山本雄怎么眨眼之间跑到那边去了?

    一直站在门口观瞧的高桥盛看的一清二楚,看到薛飞给了山本雄一拳,高桥盛十分惊愕,然后紧忙跑到山本雄身边询问:“老人家您怎么样?您的心脏好好吗?”

    山本雄抬手把高桥盛推开,伸手摸了摸自己隐痛了一年的胸口,发现居然不痛了。山本雄大喜:“哈哈,我不痛了,我不痛了。”

    然后就见山本雄像鸡奔碎米一样,连连给薛飞九十度鞠躬,向薛飞表示感谢。薛飞连忙搀扶起山本雄,说这是他应该做的。吾国医生讲究医者仁心,这也是他为什么叫李仁心的原因。

    一旁的高桥盛眉头紧锁,心想这叫什么治疗方法?打人反倒给打好了,这也太邪乎了点吧?

    不解的不止高桥盛,其他医生也是满腹狐疑:“李先生,您这是什么治疗方法啊?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

    薛飞哪里知道是什么治疗方法,这都是孙仲麟教给他的。不过在外人面前他当然不能说自己不知道了,便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孙仲麟说道:“你给大家讲解一下吧。”

    孙仲麟说道:“这位老先生之所以会胸口感觉隐痛,但拍片又拍不出任何问题,应该是情绪所致。我们中医认为,不通则痛,当气血不畅堆积在胸口之时,必然会有不良反应。可以将这种症状理解为神经性质的,可是这种反应又是很难通过机器检查出来的。李医生确定了老先生的病情后,用手在老先生胸口部位按压了多次,这是在帮他疏通经络。之后转移他的注意力,打他的那一拳,则是将他堆积在胸口的浊气彻底驱散。气血通畅了,胸口自然也就不会痛了。”

    孙仲麟在说的过程中,薛飞一直在观察着高桥盛的反应。

    高桥盛听完孙仲麟的话,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听了则是对薛飞一副高山仰止,无比崇拜的模样。

    医院院长趁机提出,希望薛飞和孙仲麟有时间能够多来他们医院,与医院里的医生多做指导交流。薛飞和孙仲麟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表示有时间会经常过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