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植物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吕冰哭了,薛飞一开始还以为是她不情愿,觉得委屈才哭的,所以没有怜香惜玉,动作很猛烈。结果事后才知道,原来这是她的第一次,薛飞很惊讶,另外也有点后悔碰她了。

    薛飞无非是打着考验的旗号加上他手中的权利想把吕冰搞上床而已,而吕冰为了重新回到特工队伍只能吃哑巴亏。但没想到吕冰会是第一次,如果事先知道,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了。原因很简单,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都很重视,吕冰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可以想象她一定非常在意第一次,现在被他给夺走了,心里一定恨死他了。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一次和一百次从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薛飞在训练中心没干别的,把心思全都放在了对吕冰身体的开发上。

    躺在床上,薛飞看着吕冰如张敏一般的容颜,越看心里越喜欢,就情不自禁的想去亲她的朱唇,可惜还不等靠近,就被吕冰揭穿了心思。

    吕冰用手捂住薛飞的嘴,面露怒意说道:“你们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骗女人上床居然什么办法都用。”

    一开始吕冰真以为薛飞是在考验她,想证明她不是一个合格的特工。但事后冷静下来一想,才反应过来薛飞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觉得都怪她太想重返一线当特工了,结果被薛飞利用了,薛飞实在是太坏了。

    薛飞拿开吕冰的手,把吕冰搂到怀里,在她的嘴巴上亲了一下,吕冰一脸的嫌弃,把薛飞逗的哈哈直笑。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承认我是别有用心,可谁让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看上你了呢,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太好看了。”薛飞抬着吕冰的下巴说道。

    “你说什么?我长得好看也是错吗?”吕冰气急败坏,伸手想要打薛飞,薛飞不挡也不躲。

    “你要打你就打吧,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薛飞把眼睛一闭,一副随你处置的样子。

    吕冰的手终究没有落下去,只是无奈道:“你……你不要脸。”

    薛飞睁开眼,翻身将吕冰压在身下:“我就是不要脸。我明早就要走了,赶紧抓紧再做一次。”

    “我不要,你放开我……”

    转天早上,由于担心吕冰会让他兑现之前的承诺,薛飞就趁吕冰还没有醒就悄悄离开了。

    出了训练中心,手机恢复信号后接连收到了很多信息,其中当属曲媛媛的信息最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打开信息一看,都是问他为什么电话打不通,还有就是让他看到信息后马上给她回电话。

    显然是出大事了,否则曲媛媛不会发这样的信息,于是薛飞就赶紧给曲媛媛打了一个电话,果不其然,还真是出大事了。

    三天前的晚上,也就是薛飞去训练中心的那天晚上,任远下班后没有回家,而是亲自去机场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

    回到市里,任远和客户就去了事先定好的饭店吃饭。由于是很重要的客户,加上又要尽地主之谊,饭桌上任远就喝了不少酒。任远的酒量一般,但因为高兴,当天晚上喝了不少,离开酒店的时候走步都有些踉跄了。

    司机将任远扶上车,在送任远回家的路上,突然车失去了控制,而此时一旁过来一辆砂石车,由于躲闪不及,一下子钻进了砂石车的下面,使得砂石车侧翻,压在了任远乘坐的车上。

    砂石车的司机幸免于难,他从车上爬出来以后,第一时间报了警,随后交警、120、消防队的人就赶到了事故现场。

    把砂石车拖走,可以清晰地看到任远所乘坐的车已经被压扁了。清理掉车周围的砂石,把车门打开一看,司机已经死亡,而任远还有呼吸,就赶紧拉往了医院。

    经过反复的诊断,任远被确诊为植物人,而且没有恢复的可能。

    薛飞赶到医院后,看到曲媛媛的精神状态非常差。而曲媛媛要不是碍于任远的母亲在,她肯定就扑到薛飞的怀里了。

    曲媛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向任远的母亲介绍薛飞是她的老同学,也是任远的好朋友,得知任远出了事特地过来看任远。

    薛飞对任远的母亲进行了一番安慰,任远的母亲老泪纵横,看上去非常可怜。

    薛飞只是呆了一会儿就走了,曲媛媛借着这个机会跟了出去。

    上了房车,曲媛媛扑进薛飞的怀里就呜呜哭了起来,薛飞什么都没说,只是轻拍她的后背。

    虽然曲媛媛的真爱是薛飞,可老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毕竟和任远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而且任远对她非常好,结婚以后也从来没有在外面沾花惹草过,如今任远成了植物人,她心里真的是非常不好受。

    薛飞和任远没有任何交情,但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任远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心情也不好。而且他怀疑任远出事很可能与之前王子云的事情有关,要真是如此,他的心里会非常不安的。

    离开医院,薛飞打了一个电话:“查到什么没有?”

    电话的那头说道:“只查到他儿子和袁部长的女儿解除婚约了,其他的没有查到什么。不过这两天他的心情和之前相比好像有了明显的好转。”

    自从废了王子云一条腿以后,薛飞一直让自己的心腹“起子”盯着李达祥,目的是想看看他会不会采取报复行动。

    儿子废了一条腿,又解除了婚约,无疑是雪上加霜,李达祥的心情应该更加不好才对。他却恰恰相反,心情反倒比之前好了,难道是因为任远的原故?虽然不能确定,但嫌弃是非常大的。

    挂了电话,简单地吃了口东西就去了安全部。

    薛飞去了刘云霄的办公室,想试图通过刘云霄之口了解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可惜刘云霄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但刘云霄也看出了最近几天李达祥的情绪变化,他说李达祥好像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精神状态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天以后,薛飞接到了起子的电话:“他跟北河副省长杨一德在北五环外的一个名叫‘行宫’的会所一起吃了顿饭,两个人晚上还在会所留宿了。”

    杨一德?这不是差一点抢了姜山政法委书记的那个人吗,他怎么会和李达祥有来往呢?

    薛飞说道:“好好查一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再查一下行宫有什么背景,有消息随时给我打电话。”

    在接下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起子几乎每两三天就会给薛飞打一次电话,每一个电话都让薛飞感到非常震惊。把所有事情汇总以后,李达祥和杨一德之间的关系,以及行宫会所的情况就全都水落石出了。

    李达祥和杨一德是故交,他们当年出入仕途之时,都曾在公安系统工作过,当时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虽然不在一起工作了,甚至不在一个城市了,但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由于京天与北河是相邻的,所以这几年两个人之间联系的非常多,也经常见面。

    两个人见面可不光是吃饭喝酒闲聊天,还在一起研究如何发财,如何享乐。

    杨一德在北河分管城建交通工作,是一个十足的肥差。为了能够安全的贪污受贿,就联合李达祥一起干,然后与李达祥四六分账。

    李达祥利用他在安全部的权利给杨一德充当保护伞,负责调查打击一切对杨一德不利不满之人。北河的一二把手之所以不敢动杨一德,就是因为杨一德握有他们的把柄,而他们的把柄则是由李达祥让人搞到手的。

    这些年两个人狼狈为奸弄了数以亿计的不义之财,有钱不花等于没有,所以两个人就共同出资,在北五环修建了行宫会所,完全按照五星级酒店的标准修建的。名义上是会所,其实就是供两个人享乐之用的地方。而有意思的是,会所里几乎所有的经理全都是两个人的情/妇,所以行宫是名副其实的行宫。

    李达祥和杨一德显然没有薛飞明智,薛飞有很多女人,可是全都将她们分散到了各个地方,她们相互之间几乎都是不认识的,所以很难会发生争风吃醋的事情。李达祥和杨一德把所有女人全都放在一起,办事的时候确实是方便,想玩几个玩几个,可是一旦争风吃醋,将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甚至有可能给他们带去灾祸。

    根据起子的调查,一个叫施琳的女人因为献身杨一德牟利不成,反被杨一德的另外一名情/妇雇佣黑社会敲诈了五十万,施琳非常痛恨杨一德,想要报复他。

    杨一德敛财无数,如果真被施琳报复了,很有可能东窗事发,一旦上面查,所有的钱势必会被充公。薛飞觉得不如跟施琳合作,趁机捞一笔,等钱到了手就抽身,至于施琳怎么做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打定主意,薛飞就把这件事交给了起子去做,起子则马上联系了施琳。

    “你怎么知道我要报复杨一德?”施琳皱着眉看着对面的起子问道。

    接到起子的电话,施琳非常诧异,同时也很害怕,她担心是杨一德的人。本来她是不想来和起子见面的,可是听到起子对于她的事情了如指掌,觉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豁出去了决定和起子见一面,看看起子到底想干什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