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证明的方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十月份眨眼间就过去了。

    进入十一月,气温骤然下降,街上的行人再也不像九十月份那般闲庭信步了,一个个行色匆匆,不仅身上的衣服厚了,很多都戴起了帽子手套和口罩。

    今年的十一月看似与往年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实际上暗流涌动,大事接连发生,是一个极其不平凡的月份。

    月初,因原政法委书记调任他处,姜山被任命为了京天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得此喜讯,薛飞特地在京天一號摆下一桌酒席给姜山庆祝。

    “恭喜恭喜,你在仕途上又往前迈了坚实的一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主政一方了。”薛飞举着酒杯说道。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姜山跟薛飞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两人一饮而尽。

    “你在大学怎么样啊,还好吧?”姜山问道。

    “咳,就那么回事吧。别看咱们俩级别一样,手上的权利却是天差地别。”薛飞笑着摇头,一副对现状不满的样子。

    “你还年轻,多在不同的岗位上锻炼锻炼是没有坏处的。只有厚积才能薄发,平常心做好眼前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到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的。”姜山安慰道。

    薛飞微微点头,对于他的事情他不想多谈,就转移到了姜山的身上,问道:“你这次进入市委常委,肯定又是一番血雨腥风吧?”

    姜山笑着说道:“其实还好,京天毕竟是首都,不同于其他地方。斗争是有的,只是没有那么激烈。谁也不敢搞大了,怕没法收场。不过这次跟我竞争的还真不是京天的,而是北河的一个副省长,叫杨一德。”

    薛飞有点吃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面有人跟我说的。特别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杨一德想到京天来工作,是北河的一二把手希望他到京天来任职。听说京天这边有空缺,就赶紧活动,想把杨一德送走。”

    “为什么呀?”薛飞更惊讶了,一个省的一二把手同时想把一个副省长送走,这还真是闻所未闻。

    “杨一德在北河分管城建交通等方面工作,雁过拔毛,非常贪婪,而且喜欢吃独食。你知道的,如果一二把手捞到好处了,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们没捞到好处,心里肯定不乐意,就想联手整杨一德。要说这个杨一德还真不简单,听到风声后,他竟然很快就把一二把手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给调查清楚了,这样一来,一二把手就不敢动他了,只能忍气吞声,任由杨一德在北河兴风作浪。杨一德这几年在北河可是没少捞钱,据说至少有这个数。”姜山握着拳头说道。

    “这么说来北河的一二把手得恨死你了,要是没有你,他们可能就把杨一德给送走了。”薛飞听了感觉很有意思。

    “恨就恨吧,我也不能因为让他们不恨我,就放弃进市委常委的机会呀。”姜山不以为然地说道。

    官场之上,最怕的不是没机会,而是有机会抓不住。对于今年已经五十一岁的姜山来说,如果他还不进常委序列,他想当封疆大吏的愿望很有可能就会落空,因为年龄越大,竞争压力就越大。错过这一次机会,可能愿望就永远都实现不了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是水淼淼。

    水淼淼瞥了一眼姜山,拿着会所的金卡看着薛飞,薛飞伸手向姜山那边示意道:“这位是姜老板,把卡给他就行了。”

    水淼淼来到姜山身边,将金卡放到桌子上,又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笑着说道:“姜老板您好,我是会所的总经理水淼淼,希望您以后能够常来常往,如果有需要我地方,您就随时给我打电话,千万别客气。”

    姜山看了看桌子上的金卡和名片,然后看向薛飞,很不解:“这是……”

    “我跟这家会所的大老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经常来这里吃饭喝茶。这里环境挺不错的,所以我也希望你以后能够经常过来。你放心,这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薛飞说道。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要是跟我客气那可就没意思了。”

    姜山笑了笑:“得嘞,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姜山举起酒杯敬了薛飞一杯。

    自从把吕冰彻底攥在手里以后,薛飞再去训练中心的时候就不再像一开始的煎熬了,反而是每次要去之前都会很期待,走了以后还会有点失落,他真的是很享受“整”吕冰的过程。

    这一次薛飞去,薛飞给吕冰部分恢复了工作。所谓部分恢复,指的是只给他特训,其他工作吕冰不参与。

    吕冰给薛飞制定的学习科目是射击,令她没想到的是,薛飞不仅会开枪,而且还射术精良,他们俩比试了一番,她只是以微弱的优势取得了胜利,这不禁让她对薛飞有些刮目相看,同时也不得不调整学习计划。

    晚上训练完以后,吕冰洗完澡就去了薛飞的房间,是薛飞叫她过来的,薛飞想和她一起吃饭。

    “你多久没回家了?”薛飞问道。

    “一年多了吧。”吕冰面无表情道,自从她来到训练中心她就没有回过家,她是北河人。

    “你这么说你肯定没有男朋友啊。”薛飞看着她说道。

    “这属于个人**,我谢绝回答。”

    虽然吕冰不回答,但薛飞猜她肯定没有男朋友,两个人谈恋爱要是一年多都不见面,那还是谈恋爱吗?

    “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怎么跟家里人说的?”

    “我的对外身份是国企员工,我说自己被派到了国外。”

    “想回家吗?”

    吕冰没好气地看着薛飞说道:“如果你是我,你想回家吗?”

    薛飞笑了,知道自己问的话有点多余:“只要你好好表现,你可以很快回到国内。”

    “我表现的还可以吧,你有不满意的地方吗?”吕冰觉得她过去很多做不出来的事情在薛飞面前都做了,她自认为她已经表现的非常好了。

    “说实话很一般,如果满意度是十分,我现在最多只能给你打五分。”

    吕冰微皱紧锁:“五分?我表现的有那么差吗?”

    薛飞放下筷子说道:“我说了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距离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特工还有一段距离。”

    吕冰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否定她的能力,所以听了薛飞的话,她一下子火了:“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但你不能说我不专业。我在业务上哪里不行你给我指出来,你说吧,只要你能说出来,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接受。”

    “看来让你退居幕后到这里当教官完全是正确的决定。”薛飞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放在了嘴里。

    吕冰“噌”一下子站了起来,怒火中烧道:“你把话说清楚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薛飞不看吕冰,低着头一边吃东西一边慢悠悠地问道:“我可以证明你绝对不是一个专业的特工,你信不信?”

    “我不信。”吕冰斩钉截铁地说道。

    “先吃饭,吃完饭我就证明给你看。”

    “好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能证明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特工,你必须让我重返一线。”

    “没问题,就这么定了。”薛飞答应的非常爽快。

    吕冰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饭,她只是把碗里剩下的两口饭给吃了,然后就放下筷子,抱着胳膊看着薛飞。

    虽然她来到训练中心是因为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犯了错误,可她毕竟是专业特工出身,她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薛飞一个外行能证明她不合格,打死她也不信。她倒要看看薛飞究竟会怎么证明。

    吃完饭,薛飞休息片刻后就下楼去遛弯了,吕冰也跟了下去。

    在大操场上走了半个小时,两个人并肩而行,没有任何交流。

    回到房间,薛飞坐在沙发上就把电视打开了。吕冰坐在了他的身边,一直在等着证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见薛飞看电视看的很投入,吕冰感到很奇怪,不明白薛飞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难道看电视就是薛飞证明她不是一名合格特工的方式?

    正当吕冰纳闷的时候,就见薛飞突然开始脱衣服。吕冰一开始以为薛飞嫌屋子里热呢,当看到薛飞站起身脱底裤的时候,她紧忙就把身子转了过去:“你干什么呀?”

    “跟我来。”薛飞关掉电视,一丝不挂的朝卧室走了去。

    吕冰不想去,可是想到薛飞要是证明不了她是一个不合格的特工,她就可以离开训练中心重返一线,她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就硬着头皮去了卧室。

    “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的领导了,我是一个身上掌握着重要机密的某国政要。而你是一名潜伏在我身边的特工,你的任务是窃取我所掌握的重要机密,但是还没有成功,听明白了吗?”薛飞说道。

    吕冰点了点头,其实脑子还没有完全转过弯来,就在这个时候,薛飞突然把她推靠在了墙上,捧着她的脸就吻住了她的嘴巴。

    吕冰完全没有心理准备,那一刻她脑袋一片空白,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使劲推开薛飞,用手背擦了一下嘴,恼羞成怒:“你干什么呀?你要是想耍流氓,你可选错了对象。”

    薛飞坏坏一笑,随即又上去要强吻吕冰,不过没有如愿,他又一次被吕冰给推开了。

    吕冰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她指着薛飞警告道:“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要是再敢乱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薛飞坐在床上叹了声气,摇头道:“现在你还敢说自己是一名合格的特工吗?”

    薛飞的话就像一个惊雷,把睡梦中的吕冰瞬间给惊醒了,她才反应过来,薛飞是在试探她:“这……这不能算。”

    “为什么不算?我已经告诉你人物关系了,作为一个特工,你不能马上进入角色,说明你的应变能力非常差。被占便宜便大发雷霆,说明你的忍耐力不够。作为一个特工,如果连忍辱负重的素质都不具备,何谈合格二字?所以让你在训练中心当教官还真是挺合适的,就你这脾气性格,训练学员还行。当特工……我现在感觉给你打五分都高了。”

    吕冰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低头不语。

    “怎么样,我这个证明还不错吧,服气吗?”薛飞问道。

    “我不服气!你的证明方式是有问题的,你突然跟我说,我反应不过来是很正常的。真要是执行你说的这种任务,我事先一定会做好充足的心里准备。如果这样我要是做不好,我心服口服。像你这种突袭的方式,我就是不服。”吕冰觉得薛飞证明的方式有些投机取巧,让她一秒钟就进入情景怎么可能?她是人,又不是神仙。

    薛飞脑子一转,说道:“我可以早给你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你愿意接受挑战吗?”

    吕冰不假思索道:“我愿意。”

    “我再说一遍,我现在的身份是某国掌握着重要机密的政要,你是一名潜伏在我身边的特工,你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我手上的机密,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做好了。”

    薛飞露出邪恶的笑容,冲吕冰勾了勾手指,吕冰心里猛地一紧,然后朝薛飞走了过去。

    薛飞伸手搂住吕冰的腰,顺势就将其拉倒在了床上。拨弄开挡在眼前的刘海,薛飞说道:“给我笑一个。”

    吕冰微微一笑,薛飞低头就亲住了她的嘴巴,同时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很快,吕冰就被薛飞脱的只剩下了贴身衣物,薛飞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吕冰伸手拦住了他。吕冰嘴上什么都没说,却用眼睛问薛飞:“你不会是想来真的吧?”

    薛飞用眼睛回道:“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我对你的考验可还没有停止呢。如果你现在放弃了,就相当于是放弃了重新当特工的机会。如果你能经受住考验,我会兑现我的承诺。”

    吕冰读懂了薛飞眼睛里的意思,可是心里这关她有点过不去。就在她犹豫之时,薛飞拿开她的手,将她剥了个精光……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