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臭了大街的搭讪方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李达祥因为儿子受伤一事闷闷不乐,心情始终不佳。

    回到京天,经过多日思考,李达祥决定把儿子的事情告诉袁会清,一直隐瞒着不是长久之计,与其到时袁会清从别的渠道知道,不如由他告知会更好一些。

    李达祥去了袁会清的办公室,把李麒麟受伤的事情挑能说的全都说了,袁会清听了惊讶不已,但随即他觉得这也是李麒麟咎由自取。

    袁会清对于李麒麟这个准女婿是很了解的,其实打心里他是不愿意让女儿嫁给李麒麟的,他女儿也不愿意跟李麒麟好,之所以会订婚,主要是袁会清考虑李达祥上升的空间很大。

    袁会清上面是有人的,他上面的大老板已经跟他说了,再从安全部踏踏实实干两年,等现任公安部部长一挪窝,就让她去接替。要知道,论政治地位,公安部部长可是要高于安全部部长的。而到时空出来的安全部部长一职,袁会清打算让李达祥接任。

    李达祥是目前安全部所有党委委员中资格最老的,他在安全部已深耕二十年有余,在国际情报圈也是声名显赫。虽然在副部长排名中他排在关天之后,但关天年纪已经大了,即将就会退二线,所以到时只要稍微一活动,让李达祥当一把手将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但现在李麒麟成了残疾人,是否还要联姻,就要从长计议了。

    “如果想解除婚约的话,随时都可以。”李达祥说出这句话是非常艰难的,因为他知道一旦解除婚约,他的仕途前景将会蒙上一层巨大的阴影。

    “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回头我问问小珍吧。”袁会清在这个时候不好直接说解除婚姻,那样会显得他很现实,很没有人情味,只能往自己的女儿身上推。

    李达祥从袁会清的办公室里出来碰到了薛飞,薛飞跟他打了个招呼,李达祥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作为回应,这让他的一张脸看上去十分难看。

    薛飞回头看了一眼李达祥的背影,然后就回了办公室。

    刚坐下,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薛飞说了声“进来”,就见程智睿和华东局局长嵇镇康走了进来。

    薛飞分管华东局和东北局,但自从上任以来,两大局下辖的多个省市薛飞还一次都没有去看过,程智睿想安排一次,他是来征求薛飞意见的。而嵇镇康则希望薛飞能够先去华东,并希望可以陪同薛飞前往。

    薛飞没有任何意见,当领导的不能总是高高在上,下去走一走是非常有必要的。他算了一下时间,然后把时间敲定在了十一假期的前一周。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江沪地处华东,视察完工作,刚好可以留在江沪与何苗过十一假期。另外备孕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顺便把种子给播撒一下。

    一周之后,薛飞便出发去了华东。陪同的人员除了嵇镇康和程智睿之外,还有方子健和项瑾,以及五名特勤局负责安全的特工。

    把华东几省挨个转了一圈,就到了十一。

    视察工作结束后,嵇镇康和程智睿就返回了京天,剩下的人则留在了江沪。

    这还是何苗到江沪开创自己的服装品牌以来,薛飞第一次到江沪来看她,而且事先薛飞并没有告诉她,给了她一个非常大的惊喜。

    七天假期,薛飞除了每晚都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一样辛勤的播撒种子外,他还下厨给何苗和儿子做吃的,还会带他们娘俩出去购物、看电影、压马路,总之这个假期一家三口过的非常开心,非常享受。

    假期第六天的晚上,一家三口没有在家里吃饭,而是去了江沪一个很有名的饭店,由于何苗是那里的会员,所以打电话过去就优先订到了桌位,否则生意太火爆了,很难预订。

    吃到一半的时候,儿子想要上厕所,薛飞就领着儿子去了卫生间。

    方便完出来洗手的时候,一个身影从薛飞身后走过,推门进了卫生间,薛飞刚好抬头看到了,心说那不是对内侦察局一处处长茅明威吗,还真巧,居然在江沪能碰到。

    薛飞并没有打算跟茅明威打招呼,一是两个人不熟,二来他又不是茅明威的下属,他一个领导等着跟一个处长打招呼实在是有失/身份,所以给儿子洗完手就走了。

    儿子看到饭店里人来人往的很新鲜,出了卫生间撒腿就跑,薛飞怕他摔着,就跑过去追。追到后,薛飞想带他回去继续吃饭,可是他不想回去,他想在外面玩一会儿,薛答应了他,但是跟他约法三章,必须慢慢走,不能乱跑。

    儿子在前面走,薛飞在后面跟着。走着走着,薛飞就又看到了茅明威,但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在茅明威的身旁还有一个外国女人,身材高挑,由于是背着身,薛飞没有看到女人的脸。两个人一起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一边聊天,一边向外走。

    茅明威怎么会和一个外国人在一起呢?薛飞有点奇怪。

    出于好奇心,薛飞快步追上儿子就抱了起来,儿子不乐意,薛飞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就跟在茅明威和外国女人的身后向外走。

    出了饭店,茅明威和外国女人并没有全部离开,茅明威与外国女人挥手告别,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外国女人目送走远后,转身又回了饭店。

    薛飞抱着孩子就在门里面,外国女人进饭店的时候,薛飞看到了她的脸。长得还算漂亮,目测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薛飞本打算继续跟着外国女人,想看看那个包间里还有谁,结果何苗打来了电话,薛飞知道她肯定是见他们爷俩迟迟没回去等着急了,就没有再跟外国女人,而是接听电话告诉何苗马上就回去。

    转天下午,薛飞离开江沪回了京天。

    在飞机上,令薛飞没想到的是,他又一次碰到了那个外国女人。两个人同去卫生间,在门口遇到了,薛飞当然要展现他的绅士风度,就请外国女人先用,外国女人冲他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

    外国女人用完卫生间出来,薛飞进了卫生间,等出来的时候,薛飞看到外国女人居然没走,而是站在门口等他,感到很意外。

    “你好,我叫邦妮。”外国女人伸出手用英语说道。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薛飞同她握了下手,同样用英语说道。

    “你长得很像我的前男友,我能认识你吗?”

    薛飞一听就笑了,这种搭讪都臭了大街了,在国内估计都没有人会用了,居然一个外国人会用,而且还是一个外国女人,真是太有趣了。

    “当然可以,不过你确定你的前男友是吾国人?”外国女人都开放主动,所以薛飞对于她的主动搭讪并不感到奇怪。

    “我没必要骗你,他真的是你们吾国人,不信你看。”外国女人拿出手机,找出她和前男友的照片给薛飞看,薛飞一看还真是一个吾国人,长得跟他还真是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吧,或许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外国女人把手机递到薛飞面前说道。

    “OK。”薛飞接过手机就拨通了他的手机。

    这个外国女人如果单从长相来说,绝对不是薛飞的菜,薛飞之所以接受她的搭讪,给她手机号,主要是好奇她和茅明威之间的关系。

    如果茅明威不是供职于国安,薛飞不会多想。茅明威的身份如此敏感,却和一个外国女人在江沪接触,这就不由得让薛飞有所怀疑了。到底是茅明威在执行任务,还是与境外非法组织勾结,薛飞想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了。

    到了京天,出了机场准备上车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争吵的声音,薛飞转头一看,竟然是米如金,而与之争吵的对象是之前就曾与他争吵过的年轻女孩。

    看到这一幕,薛飞就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前看着他们吵架。

    “你知道我在这儿等了多久吗?整整半个小时,你是故意的吧?”年轻女孩指着手表对米如金吼道。

    “我真不是故意来晚的,为了来接你,我连手头工作都放下了你也知道我工作的地方距离机场有多远,我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米如金解释道。

    “谁信呀?你这个一向爱撒谎。而且我很好奇你这个所长究竟是怎么当上的?这点事情你都做不好,你还能干什么呀?你还能发明创造?简直是个笑话。”

    “你……你既然知道我来晚了,你为什么不自己打车走啊?为什么要等我?如果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不诚实爱撒谎的人,那你以后就别给我打电话,你以为我大老远的愿意往这儿跑吗?你别太过分了。一句话,你到底走不走?”

    “我不走!”

    “那你就在这儿呆着吧。”说完,米如金气气冲冲的打开车门上了车就走了。

    “米如金,你给我回来!你不是人,你就是个王八蛋!”年轻女孩跺着脚骂道。

    薛飞上了车,透过车窗看着年轻女孩,心里对她和米如金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好奇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com手机请访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