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开局猜子(上)

作者:文言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readx();??

    “你觉得这是某种信号吗?”吴浩明问着,太曼昏迷已经近十天了,如今才苏醒,说没有内幕谁都不会相信。..

    “他还在医院,应该不会弄出什么事来吧!”

    紫云英微微摇头,感叹道:“不过我这个代局长……可就要做到时候喽!”

    “你就知足吧!”吴浩明撇撇嘴,白白用太曼的职权玩了这么久,紫云英已经很赚了。

    其实如果他不做到代局长这个位子上的话,说不定这次的事他就要当旁观者了。

    毕竟军方的代表还是紫云英的父亲,他是没任何权利插手的。

    但他的代局长身份,却令他可以名正言顺的上位,并通过太曼的权利得到自己想知晓的一切。

    说起来如果没有紫云英的上位,吴浩明可能根本得不到现在的这些帮助。

    “太曼已经在病床上向上面递交了辞呈,估计这次他没办法再从床上起来了。”紫云英的这句话,却令吴浩明登时一怔。

    辞呈?有些过了吧!按理说太曼的这次受伤,虽然有逃避责任的嫌疑,但如果没有他和劫匪合作的直接证据,根本没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也就是说只要他康复后,依旧能官复原职,回到他总局局长的位置。

    但他却在此时提出辞呈,究竟意欲何为啊!

    就算太曼真是劫匪的内应,但他离开总局后,对劫匪还有任何用处吗?

    直到现在太曼所做的一切都堪称完美,不仅完美的逃脱了自己的责任,更完美的避开了14时区事情最多的一段时间,但他最后的这一笔,却让人捉摸不透。

    吴浩明眼睛微微眯起,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难道这只是某些事情的开始吗?

    或者说……太曼的辞呈,代表的是棋局真正的落子。

    …要开局猜子了。

    孙地地远情后球所月察考孙

    “我得到的内部消息是,上面那位会利用送到东城监狱去的杀手,做些文章。”

    “引蛇出洞?”吴浩明立刻明白了紫云英的意思,也同时感叹王健生的机智。

    后不仇不情结察接阳陌独早

    如果把杀手留在总局,等劫匪来救他时抓住劫匪,暗中隐藏的几方势力肯定不会出手。

    毕竟他们很多人的目的都暂不明确,也就是说目标并非一致的。

    但若是王健生设计,并且把这消息放出去,很多人就会觉得这是太老的意思。

    既然来此的大部分人目标都是太老,他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并且这次劫匪也会出现,他们也可以趁机将劫匪消灭掉。

    “军方也会出动三个编队,协助守护者参与此次的行动。”

    紫云英缓缓吐出一句:“不过这计划目前还只是在策划当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拿出来。”

    吴浩明却是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想到了很多东西。

    王健生的计划,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上啊!

    把他的计划稍微改变一下,把皮特牵扯进来,让皮特不得不跟着王健生的脚步走,也让他不得不随着自己的策划进行。

    对,很对啊!

    “你有没有想过,王健生所谓的计划,很可能是他针对所有人的一个陷阱?”吴浩明蓦地冒出一句。

    “所有人?”紫云英眼中闪过一抹不解,微微思索,却还是没懂吴浩明的意思。

    “你还记得太曼当初的军令状吧!他那次就是算计了所有人,最后自己利用受伤昏迷,让所有责任都落到了剩下的人身上。”

    敌科仇不鬼艘恨由月诺故技

    吴浩明喝了口茶,微微摇头:“如果王健生的计划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那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你是说……王健生会害了我们所有人?”紫云英由于着急,连“上面那位”这个尊称都忘记了。

    “只是可能!”吴浩明没给紫云英明确的回答,其实他说出此番话,只是为了勾起紫云英的兴趣罢了。

    不论真假如何,但现在紫云英的兴趣,和猜忌都已经被勾了起来,就算吴浩明不再推波助澜,他也会自己产生对这件事猜忌追求真相的心理。

    “你师门的人到了吗?他们应该对劫匪也想出手吧!”吴浩明在此时还不忘说上一句,提醒紫云英他代表的不仅是自己,更是他背后的师门。

    并且紫云英的行为,都要受到其背后师门的控制和约束,这更是让紫云英不得不担心自己一旦做错的后果。

    若是说紫云英不想从他的师门,从这次的事中得到什么利益,吴浩明绝不相信。

    其实就算紫云英不想,他的父亲紫天弘应该也不会放弃这次的机会。

    毕竟军方可是参与这次保护太老的行动的,所以论功行赏军方也有功劳在里面。

    既然有利益,就代表着会有风险。

    紫云英是其师门在这次事件中的引路者,如果因为他的失误,而出现什么差错,他绝对在则难逃。

    “我能把你的话当成危言耸听吗?”紫云英思索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了微笑,目光直盯着吴浩明。

    “随你怎么想!”吴浩明表情没丝毫变化,轻轻喝了口茶,却令紫云英内心更加的乱。

    “围棋开始时有一种先后手的规则,叫做猜子!”

    吴浩明轻轻摇动着不大的茶杯,说道:“猜子猜的不仅是子,更是人心。”

    “你究竟想说什么?”紫云英越发觉得吴浩明难以更不明白他说这番话的目的为何!

    “我觉得你在猜子上已经输了,如果之后的落子也一再出错,那百步之内便可以决出输赢了。”吴浩明眼睛微微眯起,紫云英的父亲这次把引导者的角色给了他,就说明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其师门也将此角色交给了他,也说明了紫云英在其师门内的位置不低。

    如果因为这次的事,紫云英使其师门损失过大,以后肯定无法再得到其师门的重用。

    世家子弟若是没有能力,和街边任人蹂躏的流浪犬没什么分别,甚至有些要比流浪犬还惨。

    虽然紫天弘只有紫云英这么一个儿子,但如果紫云英自己不争气,不能焕发光彩,即便父亲的权势再大,也有败光的一天。

    本书来自  /boo//23/23708/n.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