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该隐的去向(下)

作者:文言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男子紧盯着吴浩明的眼睛,半晌才说道:“你想见他,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冥影给予了血族打击,你已经算是我们的朋友了,但是为了表明你的身份,我需要你在我面前亲自解决一个纯种血族。 ”格量心润持寓秀养

    格匹昵润刻许也里黑人男子刚刚说完,引领吴浩明进来的白人,便带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

    小孩手脚都被绑着,但是那露出的尖牙却早已表明了他的身份。格量心赋刻许讲养

    代量昵方刻更讲里“就这么简单吗!”吴浩明说话间,一脚已经踢了过去。

    小孩的胸口立刻软了下去,他的心脏已经被肋骨刺破,必死无疑了。量定心跑合减睡国

    量定心跑合减睡国黑人男子刚刚说完,引领吴浩明进来的白人,便带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

    量匹昵方合番秀养“好!”

    黑人点头,说道:“不过你最多只能和他待一个小时,他是狼族的重犯,希望你能理解!”量量价润合番睡母

    匹匹心方复番睡国“多谢了!”吴浩明微微点头,跟着白人男子离开。

    两人从大殿离开,从大殿隐秘处的通道,直接向下走去。格代逗眼考外也母

    格量心方持外讲里越往下走,周围的温度就越低,一种冰冷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深入骨髓。

    格量心方持外讲里“好久,没见过人了。也好久,没见过太阳了。”该隐说着,不知道启动了什么,夺目的阳光立刻充斥了房间。

    白人男子走在前面,丝毫没被这寒冷所干扰。定匹价赋持减也功

    量匹逗跑复减秀功走了几分钟,通道逐渐变得平缓,周围也出现了不同的房间。

    房间里好像有人,听到脚步声都开始敲打着铁门。格定摇润合寓也功

    定格逗眼考更睡功“别在意,这里都是重刑犯!”白人男子解释着,脚步走的更快。

    吴浩明紧跟着他,周围的房间里传来了各种低沉的吼声。代量心方持寓讲养

    代量心方持寓讲养该隐已经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了雷蒙德,他现在的力量,能对抗狼人吗?

    匹代摇方刻更睡国这里面关押的,难道都是狼人!

    吴浩明听着那低沉的吼声,仿佛透过铁门看到了那一双双血红的眼睛。代定逗润复许也里

    匹代摇赋复减讲功“到了!”白人停在了最后一扇门前,打开门示意吴浩明进去。

    吴浩明迈步走了进去,里面很黑,空气也有着一种腐朽的气息,很难闻。量定心润合番儿里

    量格摇赋持许讲母“居然有人进来了?”一个略带疲倦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随即黑暗里亮起了一点光亮。

    量格摇赋持许讲母“生书解封了,我想知道它真正的用法。”吴浩明说道。

    吴浩明缓步走了过去,逐渐靠近他才看清,那光亮居然是一根蜡烛!格代逗方持更睡里

    量匹心赋考许讲养蜡烛的光悠悠的燃烧着,照的它后面的一张脸有些阴森。

    “请问,你是该隐吗?”吴浩明问道。量量心跑合更儿里

    格匹逗赋考更讲母对方没回答,而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有我的血脉,是得到了我的血液吗?”

    “恩!不过只有一滴!”吴浩明回答道,心里也确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代格昵跑考更讲养

    代格昵跑考更讲养吴浩明缓步走了过去,逐渐靠近他才看清,那光亮居然是一根蜡烛!

    匹匹心眼持更儿国“好久,没见过人了。也好久,没见过太阳了。”该隐说着,不知道启动了什么,夺目的阳光立刻充斥了房间。

    好一会儿,吴浩明的眼睛才适应。匹量昵眼持更睡养

    量格心眼考许讲功他向阳光的来源看去,原来该隐身后的整面墙,都是可以控制移动的。

    墙移开后,后面就是树林,阳光也正是从后面照进来的。量定逗眼合减秀国

    格匹逗跑合许也母吴浩明也看清了该隐。

    格匹逗跑合许也母吴浩明紧跟着他,周围的房间里传来了各种低沉的吼声。

    他面容白皙,还保持着二十几岁的模样!匹格摇眼合减儿母

    定定昵润复寓秀功不过由于头发和胡子都很长,也很凌乱,所以整个人显得很老。

    “是不是奇怪这里的墙为什么可以移动?”匹定昵润考许睡里

    定量逗跑考外也里该隐似乎看透了吴浩明的心思,解释道:“你以为我是被狼族抓住的吗!”

    难道有内情?吴浩明疑惑的看着该隐。格代摇润刻外儿养

    格代摇润刻外儿养托多也知道该隐的事,所以听了吴浩明的话后,并没有产生异议。

    代代价方合外睡功该隐已经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了雷蒙德,他现在的力量,能对抗狼人吗?

    “我是自愿呆在这儿的,目的是为了压制狼人们。”量量摇方复外儿国

    定格价方持寓儿功该隐深吸口气,身体似乎舒服了不少:“血族最大的敌人除了教廷,就是狼人。教廷经过上次的战役后,已经不敢再对血族出手,所以我才会离开血族,自愿来狼人的监狱。只有我呆在这里,狼人才不会感觉到威胁,才不会对血族动手。”

    “你不觉得自己太伟大了吗?你知道在你走后,血族成了什么样吗?”吴浩明质问道,语气中有着愤怒。匹代逗润刻寓睡母

    定定摇赋持寓秀国血族发展至今,如果有良好的制约,那还会有猎人这个职业吗?

    定定摇赋持寓秀国该隐已经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了雷蒙德,他现在的力量,能对抗狼人吗?

    或许如果该隐现在还在血族,血族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吧!定定价赋持寓讲母

    格匹摇方刻外秀里“那都是他们的事了,我答应过族人,带给他们安宁,就必须要做到。”该隐似乎是个固执的人,根本不在意吴浩明的话。

    “狼人放你进来,不是来和我争辩的吧!”匹匹摇赋复寓讲里

    定格逗润考外睡国“生书解封了,我想知道它真正的用法。”吴浩明说道。

    “在你靠近树林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代匹心润复减也功

    代匹心润复减也功“居然有人进来了?”一个略带疲倦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随即黑暗里亮起了一点光亮。

    代匹心方刻番儿母该隐转头看着吴浩明:“我曾是生书的拥有者,我能感觉到它的气息。它是我从地狱拿出来的,如果你是为了用它的力量发动战争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是为了解决你留下的隐患!”吴浩明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和该隐说了一遍。代定心眼持减也养

    匹定价跑合番讲功“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该隐喃喃道:“生书本来就是地狱的东西,他们想拿回去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是用它来杀戮的话,我不会允许的。”格格逗润刻寓也母

    量匹摇跑考减讲母“现在你可以把生书的用法告诉我了吧!只有生书才能杀死基思,也只有杀死了基思,一切才会终结。”

    量匹摇跑考减讲母托多立刻激活了早已在地上画好的符咒,画着符咒的地面立刻泛起了水波。

    该隐听到这话,却是微微摇头:“当年我为了使用生书,失去了作为血族的一切。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只是在苦撑着,徒有其表而已。我的力量已经都失去了,只剩下一具不朽的躯壳而已。”量格价跑刻番讲功

    定格价润考外秀功“那你想怎么办?基思如果得不到生书,对人间开战的话,我们都阻止不了。”

    “不,可以阻止!”定格逗跑考许儿国

    匹匹价眼复更睡养该隐摇头:“就用我残破的身体。”

    一天后,吴浩明回到了冥影基地。量量心润合更儿里

    量量心润合更儿里该隐已经把自己的力量都给了雷蒙德,他现在的力量,能对抗狼人吗?

    定量心方合番儿国“可以开始了。”见托多已经准备完成,吴浩明说道。

    托多立刻激活了早已在地上画好的符咒,画着符咒的地面立刻泛起了水波。代量逗赋持外儿国

    代匹心赋持番也养“抓住我的手!”托多边喊,边紧紧的握住了地面里伸出了一双手,随即将手的主人拉了出来。

    “该隐!”一旁的雷蒙德立刻认出了他,跑了过去。量代昵赋复番也里

    定量心润考更也养吴浩明已经给雷蒙德找了个身体,在托多的帮助下,雷蒙德现在和人没什么区别。

    定量心润考更也养这里面关押的,难道都是狼人!

    托多见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便走到了吴浩明身边。匹格价赋考许讲国

    代匹昵赋刻许秀国早在一天前还在狼人监狱内时,吴浩明就悄悄的放下了托多给自己的标记。

    托多也正是凭借这标记,才能用空间通道把该隐带出来。定匹逗赋刻更讲里

    定匹心方考寓也母“接下里怎么办?”托多悄悄的问道。

    “该隐会和我们一起去地狱,生书……由他来操作。”量匹昵眼复外儿里

    量匹昵眼复外儿里托多见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便走到了吴浩明身边。

    定代昵赋合寓秀养托多也知道该隐的事,所以听了吴浩明的话后,并没有产生异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