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秦氏危机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小姑夫,诺诺今天在这里陪着弟弟妹妹一起睡好不好?诺诺还没有和弟弟妹妹一起睡过呢。”用过了晚餐,小苏诺就一直在和丸子和汤圆玩,玩到了很晚也不想回去,最后还拉着秦寂然的手,眨着大眼睛十分期待的问道。

    “宝宝们有时候晚上也会起来,会打扰诺诺睡觉的。”秦寂然抱起小苏诺,让小苏诺坐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孩子也是真喜欢两个宝宝的,看那期待的样子,他都有些舍不得拒绝了。

    “诺诺不怕,诺诺可以照顾宝宝们,可以喂他们喝奶,还可以给他们换裤裤。”小苏诺好懂事的,也看过长辈们照顾小宝宝,立kè

    就十分乖巧的说道。

    秦寂然慈爱的摸了摸小苏诺的头,要说在照顾宝宝这件事情上,小苏诺比颜衣做的都好呢,不过无论颜衣做什么或者是不做什么,也都是最好的。

    “可是诺诺明天还要上课呢,休息不好的会影响到上课的,等诺诺放假了,再来照顾宝宝们,好不好?”

    “……那好吧,等诺诺放假了,就来和宝宝们一起睡。”

    小苏诺依依不舍的走了,两个胖娃娃又吃了一顿之后也睡了,然后秦寂然抱着苏颜衣进房,直接就放在了床上。

    秦寂然的大脑袋在苏颜衣的脖颈间蹭了蹭,然后又亲了亲,最后则是抬头用着无比深邃的眼神看着苏颜衣,也不说话,就是看着,眼神炽烈的像是想要将苏颜衣融化了一样。

    开始的时候,苏颜衣是在和秦寂然对视,然后就有了那么点不太自在的羞赧,这种眼神她太熟悉了,秦寂然想要做什么,她也明白,只是等着等着,这男人却什么都没有做,仍旧用着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再然后苏颜衣就不高兴了,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差点就把秦寂然拍到床上了。

    “看什么看,还做不做了,不做我去洗澡!”苏颜衣耳畔有些微红,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显然是有些不自在的。

    “那我们一起去洗澡吧。”秦寂然眼睛一亮,说话的同时就已经有了动作,稳稳的将苏颜衣公主抱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就双双进了浴室,为美好的一夜拉开了帷幕。

    秦振义找上苏颜衣的当晚,脸色苍白的在床上躺了一夜,睡不着,一直在想,脸色变了又变,也不知dào

    都想了一些什么。

    而就在秦振义找过了苏颜衣的第二天,秦振仁竟然也让助理和苏颜衣约了见面的时间,似乎也很是想要见苏颜衣一面的,就是不知dào

    目的是不是和秦振义一样了。

    “苏总,要答yīng

    见面吗?”汇报了邀约之后的康仲,没有听到苏颜衣的回答,便追问了一句。

    “总觉得见秦家的人,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没事找事。”苏颜衣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和秦家那些人的见面,就没有一次是愉快的,秦家三兄弟的自私自利,她算是都体会到了,一点都不会再怀疑他们不是亲兄弟了。

    “那就不见了?”康仲顺着苏颜衣的话说道。

    苏颜衣的手指敲了敲桌面,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其实秦振仁的目的和秦振义的也差不多,而且还可能要更适合合zuò

    一些,如果单从利益方面去考lǜ

    ,她是应该见上一见的。

    “你安排个时间吧。”

    苏颜衣和秦振仁见面的时间是当天下午,见面时的场景和秦振义时的差不多,也是让旁人都出了办公室,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我也不浪费时间,就直接说了,秦氏的投资出现了一点小失误,现在需yào

    一笔资金周转,不知dào

    苏总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合zuò

    。”秦振仁似乎也知dào

    苏颜衣不喜欢应酬的个性,直接说出了目的,就是还留下了一小部分。

    “继xù

    。”怎样的合zuò

    方式可是还没有说呢,这才是最重yào

    的。

    “和秦氏合zuò

    开怎么样?虽然上面说并不会建立新区,但我预计这个计划只是暂时停止了,毕竟市区容纳饱和,总是要向外展的,而我们秦氏投资的那块地还是很有价值的,如果不是需yào

    资金周转,我也不舍得去找人合zuò

    ,就是不知dào

    苏总有没有兴趣,投资一块这样有展前途的地了。”秦振仁语气颇为自信,似乎对自己所说的很是认定,让人觉得这个计划还是很有展前途的。

    苏颜衣有那么一点点的意wài

    ,手指敲打了一下桌面,没想到秦振仁竟然能够想到这个问题,也不知dào

    是真的聪明了一次,还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竟然猜到了她接下来的展计划。

    正如秦振仁所说的那样,新区计划真的只是暂时没有开始罢了,因为她在定制这个计划要算计秦家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等最后收购了秦氏,然后再开始正式推动新区计划的展,整个计划虚虚实实,却是对苏颜衣全部都是有利的局面,也正符合了苏颜衣一向不喜欢吃亏的个性。

    “如果新区一直不启动呢?让我将资金一直压在里面,十年,还是二十年?”苏颜衣知dào

    事实,但是却不可能说出来,而且她觉得秦振仁也不过就是推测而已,而拿这样的推测就想来和她合zuò

    ,当她是傻子不成。

    “按照我的预计,大概三年或者五年就可以启动,那个时候新区的那块地绝对可以翻到三倍到五倍的价值,你现在投资,绝对不会亏损,而且我们可以签合同,如果五年后新区计划仍旧没有启动,我愿意以过你投资价格的百分之十收购回来,绝对不会让你亏损的,如何?”秦振仁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的,或者说这一点是张远卓等助力想到的,在他来之前,对于这些问题,也是开过会做过详细研究的,讨论了许多有可能被苏颜衣拒绝的问题。

    “百分之十?你知dào

    我苏氏投资的项目,一年的利润平均是多少吗?”苏颜衣不答反问,语气颇为鄙视,想从她这里拿到资金周转,以为百分之十的利润就可以吗,苏家的投资利润可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小儿科。

    “你是什么意思?嫌少?我这只是补充条件而已,最主要的应该是这块地在未来的价值,苏总应该不是这么短视的人才是。”秦振仁信心十足的用上了激将法,眼神却是一直在盯着苏颜衣看,不想放过苏颜衣任何的表情变化,但他却只在苏颜衣的脸上看不到的冷漠和不屑,似乎对于这个计划没有半点的兴趣。

    秦振仁的心也有点冷,眼神中闪过一抹担忧的神色,他实jì

    上也没有多少信心,言语中的自信都是故yì

    表现出来的,毕竟所谓的新区计划,在上面是一点影都没有的,三年五年估计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变化,所以秦振仁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骗苏颜衣投资,用以缓解秦氏的资金紧张,而他也十分有自信,只要给他三年五年的时间,就能够将这次投资失误的亏损补回来,到时候就算是真的给苏颜衣百分之十的利润,也不算什么。

    只是从苏颜衣的反应来看,他的这个计划实施的难度显然很高,苏颜衣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啊。

    “秦董,不要将我当成是傻子好吗,如果这就是你想要合zuò

    的计划,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秦家这三兄弟果然就没有什么好心思,一个比一个奸诈,这秦振仁的计划比秦振义的还过分,让她听着只觉得好笑。

    “我是很认真的想要和苏总合zuò

    的,苏总难道还觉得我没有诚意,那苏总可以说出个合zuò

    方式,我们真的是很有诚意的,毕竟无论有什么矛盾,但怎么说也算是一家人啊。”秦振仁也不是带着一种合zuò

    方式来的,被拒绝也是在意料之中的,所以他也根本没有想过就这么放qì

    。

    “我的合zuò

    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直接购买你手中的秦氏企业的股份,除此之外,其余的都没得谈。”苏颜衣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也直接说出了秦振仁心中的底限。

    无论是秦振仁还是秦振义,都不愿意出售手中的股份,但对于秦氏即将面临的资金急缺的情况,这显然也是一种底限了,就是那种到了最后时刻,不得不答yīng

    的底限。

    “苏总你不觉得你这是在趁火打劫吗?这事传出去,对苏氏的名誉也不好吧?”秦振仁的脸色微变,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在商言商,我是个商人,商人注重的是信誉,但却不是名誉,不要拿那套可笑的说辞来说服我,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苏颜衣就觉得她对这些秦家人愈的不齿了,满口的仁义道德,但自己却做的都是肮脏污秽的事情,当真是可笑极了。

    秦家和苏家最初的矛盾就是秦振仁和王家的合zuò

    ,那个时候苏颜衣还根本就不知dào

    秦家和秦寂然的关系,也和秦家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但秦家却非要来找他们的麻烦,而后来秦家有了麻烦,也是秦振仁要利用秦寂然的消息来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所作所为都颇为下作,哪里是注重名誉的表现,现在竟然还和她谈这些,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秦家还没有到出售股份的程度!”秦振仁咬着牙冷着脸道,很是有种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

    “门在那,不送。”苏颜衣手指指向了门的方向,也让秦振仁得到了和秦振义一样的待遇,不过好在秦振仁没有被气晕,不然苏颜衣就又该郁闷了。

    秦振仁带着一身冷气走了,股份的事情还是没有谈明白,至少这个时候秦家还没有急迫到要出售股份,也觉得还是有办法可以想的。

    而就在秦振仁离开之后,苏颜衣却是立kè

    就开了一个高层的紧急会议,会议上说的就是有关秦氏企业的事情,而在会议结束之后,对于秦氏企业的全面收购也正式开始了!

    而这一次的收购和以往相比也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这一次再也不是秘密进行的了,而是运用各种方式,以最直接最快的度开始了对秦氏企业各方面的收购。

    正式收购的第一阶段还是舆论攻击,将秦氏企业的近况略微夸张了一些报道了出来,在引起诸多舆论的同时,也对秦氏的股价进行了打压,让苏颜衣的收购成本又降低了一些,尤其是那些持有秦氏股份的小股东,都陷入到了颇为慌乱的境地,除了个别的几个,其余的股东都已经开始找买家想要出手了,而苏颜衣便是趁着这个机会,又收购了一部分的秦氏股份。

    而就在这一阶段,秦氏的几位大当家也都慌了手脚,用尽方法的想从各个地方收拢资金,缓解秦氏现在的危急情况,只是在苏氏庞大的资金支持下,本来就陷入到资金危机情况下的秦氏,简直就是不堪一击,投入到反击战中的秦氏,没有坚持多久,就已经岌岌可危了。

    秦振仁和秦振义还有秦振礼全部都找过苏颜衣,但这一次,苏颜衣却是根本就不给秦家人见面的机会,而秦家人在无奈之余,直接到璀璨娱乐堵了苏颜衣好多次,但不是苏颜衣没来,就是被保安请了出去,又浪费了时间,又丢了里子和面子,让知dào

    这种情况的众人,都看了一场热闹,而这热闹还一直在持续展下去。

    秦家人找不到苏颜衣,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去找了苏家其他的人,只是这一次苏家其他的人也都没有和他们见面,并且表示绝对不会干涉苏颜衣的任何决定,让秦家人陷入到了更深的危难之中。

    在这其中,秦家三兄弟也多次碰面,谈论着能够解决现在危机的方法,但最后似乎也只有妥协,出售股票这一个方式了,他们实在是太需yào

    资金了,不然不仅仅是苏颜衣这方面的收购压力,还有银行的还贷问题,如果再弄不到钱,估计就连员工的工资问题都会出现了,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可就糟糕了。

    然后也不知dào

    算不算是一种默契,秦家的三位长辈,就不约而同的都想到了自己送给晚辈的那一部分股份,秦振仁不久前送给秦浩文的,秦振义送给秦楚的,秦振礼送给秦颖的……

    再然后,秦家就彻底乱了,秦浩文失踪,秦楚仍旧找不到,秦颖也被秦振礼关在了家里,因为这几人的股份,都有了各自的用途,通过不同的方式,最终到了苏颜衣的手里,而这样的局面对于秦家人来说,绝对可谓是雪上加霜,重重的打击到了秦家三兄弟,也让秦氏的情况变得更加恶化了。

    至此,秦家三兄弟也都更加怀疑了,有了一种这一切似乎都是一种阴谋的感觉,而对于苏颜衣对秦氏的收购,也有了更加准确的认知,再也不会认为苏颜衣是在威胁或者是吓唬他们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浩文到底哪里去了?为什么会找不到?难道还会自己消失不成?”秦振仁让许多人去找秦浩文,但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整个人都处于了焦急易怒的状态之中,一个忍不住,一挥手便是摔落在地上的茶杯。

    张远卓一直都跟在秦家三兄弟周围,看着事情从开始展到现在,神色也愈的凝重,现在又看到一脸疯狂神色的秦振仁,感觉就更加不好了。

    “你们都是废物吗,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人也找不到,还要你们干什么,都给我滚,滚!”秦振仁将所有人都撵出了办公室,然后一个人将整个办公室都砸了。

    而也就是在当天下午,张远卓找上了苏颜衣,而为了能够见到苏颜衣的面,还提供了一份秦氏企业的内部资料,当然这份资料并不完整,却也足够让苏颜衣见上他一面了。

    “说吧,你想做什么。”看到张远卓进来,苏颜衣就很是直接的问道了。

    “我知dào

    你在对付秦氏,我手里有足够的资料打垮秦氏,我们做个交yì

    如何?”张远卓也没有客气,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

    “两千万,我可以保证,我手里的资料绝对值这个价。”张远卓十分自信的说道。

    苏颜衣扫了张远卓一眼,冷漠无情的眼神,看的张远卓全身一冷。

    “你觉得我的目的是什么?”苏颜衣若有所指的问道。

    “自然是打垮秦氏,收购了秦氏啊,不然总不可能是吓唬他们吧,你这次的动作这么大,要是没有结果,苏氏也赔不起吧。”张远卓也是做过调查之后才来的,他知dào

    的事情,有些是秦家三兄弟都不知dào

    的,而这也是他能够来这里和苏颜衣谈交yì

    的根本。

    “呵呵,门在那,慢走,不送。”苏颜衣冷笑着伸出了手,又是指向了门所在的地方,最近这段时间,她这句话都说了好几次了,她就想不明白,这自以为是的人怎么就这么多呢。

    张远卓自信的表情瞬间僵滞在那里,看着苏颜衣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议,像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被送客一样。

    “苏总,别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我手里的资料真的很重yào

    ,绝对不是骗你的。”张远卓以为苏颜衣是不相信他手里资料的价值,立kè

    就急急的解释了起来。

    “我手里的资料足够将你们所有人都送到监狱里去,你想看看吗?”自从秦家开始找他们麻烦开始,她手里关于秦家和秦氏企业所有人的资料,就越来越多,越来越详细,就是想将这些人送进监狱,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她并不想那么去做而已。

    “你什么意思?”张远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眼神凝重的看着苏颜衣。

    苏颜衣从面前的资料中找了找,然后找出了一份资料扔到了张远卓的面前,这是她在见张远卓之前,让康仲准bèi

    好的。

    “自己看看吧,看看你想出多少钱来买这份资料。”苏家最大的产业就是情报组织,卖情报赚钱,这该是她的事才对,怎么能够被别人抢了先机。

    张远卓游移不定的拿过了资料,半信半疑的表情只是看了几眼就立kè

    变了,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苍白起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dào

    这些,绝对没有人能够知dào

    ,你,你是怎么知dào

    的?”张远卓拿着资料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是因为不可置信,也是因为恐惧,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十多年前做过的一些事都被苏颜衣查了出来,而且还有许许多多,甚至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的事情,竟然都写在了这份资料上。

    难道苏颜衣早就想对付自己?只是这怎么可能,他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苏家的事情!苏颜衣为什么要针对他?

    “你想做什么?你想让我做什么?”张远卓在这片刻的时间里认真的想了想,也只是想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觉得苏颜衣这应该是想让他做点什么,才将他调查了这么仔细。

    “我想让你闭嘴,明白了吗?”苏颜衣一点都不希望这个张远卓在一旁添油加的捣乱,万一出了什么她不太希望的意wài

    ,对她的计划来说也许也是一种麻烦呢。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什么都不做,你就不会用这份资料威胁我?”张远卓听明白了苏颜衣的意思,但却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因为如果换位思考的话,他就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的。

    “你有什么值得我威胁的吗?”不是苏颜衣瞧不起人,而是张远卓真的就没有什么值得她瞧得起的地方,她手下人才济济,一个张远卓,真的不值得她去威胁什么。

    张远卓兴致勃勃充满期待的来了,却是失魂落魄满脸苍白的走了,康仲和小秘书们看着那苍凉的背影,一起摇了摇头,最近这段时间,苏总的办公室,可是打击了不少人啊,看来苏总的功力是又加强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