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我很温柔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璀璨娱乐会议室,公司高层会议。

    “苏总,您给我们的那几部剧本,近期打算开拍其中的两部,一部是玄幻喜剧片《龙兄虎妹》,一部是都市爱情片《爱情一分钱》,导演分别是孙科导演和赵毅成导演,演员方面主演都是自家公司的,但还是缺一部分,打算公开选角,只是这编剧的问题,咳咳,真的不需yào

    请编剧参与吗?”制作部总监陶磊问道。

    “剧本有任何问题,就让导演自己改,改不好,就换导演,明白了吗?”系统赠送的剧本很多,尤其是在更新之后,更是赠送了一个可以随时写出剧本的系统小精灵,所以苏颜衣也毫不吝啬的将那些秦寂然挑剩下的剧本给了公司。

    而这一次的会议制作部方面就这些剧本也做了详细的拍摄计划,剧本太多,而且部部感觉都十分不错,但人力有限,只能先挑出两部适合现在拍摄的剧本了。

    “明白,完全明白!”陶磊苦着脸回答道,苏总的意思真的很明白,那就是这些小问题千万不要再来麻烦苏总,不然下一次换的就有可能是他这位制作部总监了。

    “雅雯,陶磊这里你要随时配合好,需yào

    的资金,不要吝啬。”苏颜衣做事是很有原则的,资金给了,权利给了,那么就不要再来给她找麻烦,不然还花费那么高的工资雇佣你做什么!

    “明白。”作为财务总监,曹雅雯自然明白苏颜衣的意思,而这也是苏颜衣做事的一贯方式,谁让璀璨娱乐就是这么财大气粗呢。

    我有钱我任性,璀璨娱乐也是如此,想拍什么就拍什么,想捧哪个艺人就可以捧哪个艺人,谁让璀璨娱乐就是不差钱呢。

    很多电影想要拍摄都是辛辛苦苦的去找投资方,但璀璨娱乐这里,只要是有好的剧本,就是别人辛辛苦苦的找来想要投资,而璀璨娱乐却十分不愿意答yīng

    ,毕竟有钱赚的事情谁不想自己赚呢,像是不久前,凌天玥就为了投资的事情专门找了苏颜衣,苏颜衣最后还是看在一直以来都有合zuò

    的粉上,才勉强答yīng

    了凌天玥的投资,差距不可谓不大啊。

    “继xù

    。”解决了这件事,继xù

    下一个问题。

    秦寂然便汇报道:“《我是最棒哒》进入到了第三阶段的淘汰赛中,我看好了其中四位成员,三男一女,有意向签下他们组成一个偶像团体。”

    秦寂然这件事已经在私下里和苏颜衣说过了,苏颜衣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而这个时候也不过是走个形式,让大家都知dào

    罢了。

    “恩,这件事你负责就好,需yào

    哪个部门配合就找哪个部门,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来找我。”苏颜衣这话也很是明白的告sù

    了在场的所有人,秦寂然是她罩着的,秦寂然需yào

    你们做什么,你们就最好配合一点去做什么,不要真的找到了她这里,那结果也许就不会那么美好了。

    “好的。”秦寂然笑了笑,他的颜衣啊,真是越来越霸道了,但他就偏偏爱极了她的这种霸道,尤其是这霸道还是在为了他的情况下。

    “苏总,我们在广郊建造的摄影村最近出现了点问题,那里后面是一片保护林,有文件通知我们说让我们停止建设,因为不符合建造环境要求,您看这件事?”这是后勤部部长廖占宇提出的问题,他也不是随便提出的,而是自己这方多次交涉想要处理这个问题,负责部门却是根本不松口,一副非要找你们麻烦的态度,当真是让人头痛。

    “康仲去处理。”苏颜衣连仔细询问都没有,直接交给了康仲。

    “我明白。”康仲就是职业负责处理这些问题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后勤部部长也松了一口气,看了副总裁一眼,这件事其实也不是他全权负责的,但副总裁那里让他代表提出问题,他就只能提出来了,好在苏总没有不高兴,不然他就惨了。

    会议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解决了许多来自于各个部门不同的问题,这是璀璨高层的周会,与会人员将近四十多位,每周一次,而这一次却也是秦寂然第一次参与到周会中来,以前他参与的都是核心领导层的会议,与这样的周会不同,而其余人看着秦寂然出现,也多少有些惊讶,但也都很快的就适应了。

    会议顺利结束,众人散会,秦寂然跟着苏颜衣去了办公室。

    “感觉怎么样?”苏颜衣问,实jì

    上秦寂然的事情并不需yào

    参加这样的周会,但是经过认真考lǜ

    ,苏颜衣觉得还是应该让秦寂然参加会议,也算是让公司众人知dào

    秦寂然在公司也是拥有地位和权利的,以后在行事之中也可以避免一些麻烦。

    “感觉……咳,就是感觉康哥压力挺大的,事情都他负责了,这个助理不好当啊。”秦寂然就想到会议上许多问题,苏颜衣都交给康仲去解决的样子,不得不说,康仲这个助理做的事情,可比苏颜衣这个总裁多得多啊。

    “能者多劳,我给的工资可不低,是吧,康仲。”苏颜衣扫了身后的康仲一眼,问道。

    “苏总,您别挖苦我,您最近偷懒的越严重了,我这个做助理的可不容易。”康仲也是有苦说不出啊,他以前工作可没有这么多,但自从苏总和秦影帝这两人的关系好了之后,他这个助理可就真成了万能助理了,什么事情都要做,忙的跟小蜜蜂似的。

    苏颜衣停住脚步十分认真的看了康仲一眼,“我怀孕了。”

    一句话,康仲就无语了,不久前他就已经接到过苏家老爷子的电话,告sù

    他一定不能够让苏总工作累到,现在看到这番情势,他就觉得,这哪里需yào

    他注意啊,他们苏总早就已经开始注意了好不好!

    “给你加薪百分之五,不要抱怨了,继xù

    努力。”苏颜衣转身进入办公室的时候,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康仲立kè

    就开心的笑了,又加工资了啊,辛苦一点就辛苦一点吧,要知dào

    苏总一怀孕,他这可是多增加好多收入啊,老爷子那里还给了他一个大红包呢。

    “谢谢苏总!”

    《我是最棒哒》拍摄第三阶段,现场淘汰赛,六十二进二十,仍旧是八位评委加上现场观众投票,不过却是三人pk赛,每三个人一组,总计二十组,其中两组每组四人,得票最高的人通过,其余两人或三人淘汰。

    不过对于这些被淘汰的选手,节目组也给了再次返回舞台的机会,八位评委加上现场观众,总计有九票,可以直接复活其中九人,观众是一起投票的,票数最多的那个复活,如果有同票现象,则一起复活,而评委如果选择同一目标,也不再另行投票,而是直接减少复活名额。

    “欢迎收看《我是最棒哒》歌舞表演选秀比赛,我是主持人徐青云,在我左手边的是比赛的八大评委,他们分别是星光奖影帝秦寂然,星光奖最佳导演郭泽凯,影后级女神范灵儿,情歌天王张中建,灵魂作曲家姚歌,高音天后霍尹琳,古典音乐系教授王凯韵教授,金牌经纪人杜问,让我们鼓掌欢迎他们!”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秦寂然今天仍旧是一身西装,不过不再是纯黑色,而是三件套的灰色西装,少了那么点冷酷的气息,让秦寂然看起来更具有绅士风范,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子优雅的味道,极具风度。

    比赛开始,为了以示公平,分组是现场抽签进行的,其中一组二组的数字有四个,其余组的数字有三个,六十二位选手轮流去抽签,抽完之后按照各自的数字坐在擂台上圈圈里,等待比赛开始。

    秦寂然关注的四位选手的名字分别叫做伍行、李天、冷越和唐雅,而这其中伍行就是将那位迷路的小朋友送回家,唐雅就是那个三拳两脚将小偷踢飞的女英雄,都是秦寂然看重的选手,他们无论是在唱歌还是在表演面都十分有潜力,尤其是唐雅,还是一名舞蹈专业的学生,各个方面的能力都极为不错。

    比赛从第一组开始,这些来比赛的选手,有的是唱歌,有的是跳舞,当然也有唱跳一起的,还有个别的几个是现场表演,也许是一段话剧,也许是一个情节,亦或者还有表演杂技的,虽然种类不同,但放在一起比赛,还是十分有趣的,至少观众们看的都十分开心。

    第三场比赛的时候,伍行上场,他是一名创作型的歌手,而且从海选开始的时候,就是用自己创作的歌曲参加比赛,而这一次也同样是如此,一曲《我什么都行》唱亮全场,得到了全场所有观众的掌声,极为热烈。

    “秦哥,这位就该是你看好的一位吧。”范灵儿就坐在秦寂然的身边,看到这选手的表现,语气十分笃定的问道,她也是一直都很关注这位选手的。

    为了不影响评委们的选择,秦寂然并没有将自己看好的选手公布出来,只说会从其中挑选出大概四人组成一个团体,这才有了范灵儿的猜测,当然杜问这个经纪人对这几人还是知dào

    的,但也没有说出来罢了。

    “很不错吧。”秦寂然这也算是承认了,比赛到这里,在座的评委也都是专业的,自然能够看出这些选手的好坏来。

    选手表演结束之后,就是评委和观众们一起投票,评委八人就投了七票,只有古典音乐的教授没有投票,而在场的五百名观众投票,也得到了四百零三票的高票,如无意wài

    ,应该是胜出无疑了。

    而随后李天和冷越也纷纷出场,李天是古典舞的学生,从小就在学习古典舞,可以说是造诣颇高,一舞《炫舞民族》也得到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也同样以极高的票数获得了小组赛的胜利。

    第九组出场的是冷越,冷越是学乐器的,主修钢琴,但同时也精通小提琴和萨克斯等乐器,而且据说对古典乐器也十分有研究,二胡独奏还获得过国际级比赛的一等奖,绝对是一名很有实力的选手,而这一次他的比赛表演是一曲钢琴独奏,并且也是由他自己创作的曲子,名字叫做《梦游》,曲风却十分调皮活跃,让人似乎可以从音乐中感受到,这位梦游者并不是安安静静的走着的,而是极为欢快的一个有趣的情景。

    而四人中最后一名上场的是位于第十五组的唐雅,她也是舞蹈系的学生,但从始至终就没有表演过舞蹈,海选的时候表演的是一歌曲,清亮的声音让评委毫不犹豫的就给了通过,而上一场的淘汰赛则表演了武术,跆拳道黑带,柔道八段的唐雅,不得不说是女中豪杰了,一段武术表演,英姿飒爽,看呆了许多人。

    而这一次唐雅的表演也十分精彩,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舞蹈表演,而是一段杂技和舞蹈的合成表演,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练功服,借用了一根悬空而下的绳子,便开始了这段十分精彩的表演!

    舞蹈中有钢管舞,而这一段表演也许就可以称作为绳索舞,或者说是绳索杂技,凌空飞舞时那曼妙的舞姿,当真是让所有的人都无比惊艳。

    “这也是你看重的人吧,很惊艳啊。”不得不说,范灵儿这一次又猜中了,但这也不能说是范灵儿眼光好,只能说这几位选手实在是太出众了。

    “确实很不错。”

    节目一录就是一天的时间,中午的时候就是在现场吃的盒饭,但晚上收工很早,秦寂然匆匆赶回家,开开心心的给颜衣做了晚餐。

    而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秦家终于送走了检查机关,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去,但即使如此,秦氏企业在这段时间内的损失也不小,秦氏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谁让工地上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呢,虽然龙媒没有一再紧逼,却也给秦氏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不过好在还留了一口气在,不至于真的让秦氏无法翻身。

    而为了弥补不足,也就是工地前期出现的问题,秦家三伙人也纷纷追加第一批拨款,也同时提高了预算的额度,而这也算是苏颜衣的小小目的之一。

    苏颜衣最想做的就是挖出秦家人所有的钱,然后再收购他们所有的股份,让他们既没有钱又没有势,看看那个时候秦家人又会是什么反应。

    其实苏颜衣更想做的是将这些人也都扔到孤儿院去体会一番,也让他们孤零零的一个人长大,被欺负,吃不饱穿不暖,上学都觉得是一种奢侈,从小就活在缺少温暖的阴暗之中!

    但是这也只能是一个不切实jì

    的想法了,这些人就算是住进了孤儿院,也不可能体会到孩子的那种无助和悲哀,又哪里会有什么效果呢。

    不过苏颜衣倒是想过了,也许可以将这些人送到养老院去,还一定要挑选一家不是那么好的养老院,就让他们孤孤零零的度过后半辈子好了,尤其是秦振义,真该尝一尝那种滋味!

    “颜衣,想什么呢?表情怪怪的。”秦寂然刚回到家,正好kàn

    到苏颜衣一副表情怪怪的样子。

    苏颜衣眨了眨眼睛,决定还是保持沉默好了,总不好说她正在考lǜ

    着用什么办法能够将秦振义送到养老院去,这种事情她还是暗地里自己去做就好了。

    “饿了,想吃糖醋鱼。”

    “……”秦寂然也眨了眨眼睛,然后就了然的笑了,屁颠屁颠的去厨房做饭去了,颜衣不想说就不说好了,总归不会是对他不好的事情就是了,就是不知dào

    这一次是有谁要被算计了呢,但大概也就是秦家的那些人吧。

    有一种默契,就叫做不需言语,你不说,我也懂。

    当精神病院的副院长再一次打电话报gào

    ,说王芷琳已然快不行了的时候,苏颜衣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kè

    给答复,而是挂断了电话之后,有些心不在焉的思考了起来。

    秦寂然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前后两次看到颜衣思考的样子,但这神情却也是不同的,第一次应该是在算计什么,而这一次却是有些凝重的,像是在决定什么,并不太一样。

    这一次秦寂然没有问,只是走过来抱住了颜衣,给了颜衣一个安静的思考空间,有时候夫妻相处也是要如此的,并不是什么都要问清楚,也并不是担心体贴就需yào

    言语去询问,也许很多时候,彼此需yào

    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只是这一次秦寂然没有问,苏颜衣却是主动说了出来,“精神病院那里来消息,王芷琳快不行了。”

    “要去看看吗?”看亦或者不看,估计也就是颜衣现在所考lǜ

    的了。

    其实对于王芷琳以及王家的事情,莫要说是秦寂然,就是整个苏家人,也都是有那么点疑惑的,因为按照苏颜衣的性格来说,他们手中所掌握的一些消息,并不足以让苏颜衣如此狠辣的去处理王家的事情,尤其是王芷琳这个人,苏颜衣就算是再小心眼,占有欲再强,也绝对不会因为对方只是想要抢她男人,就如此折磨对方!

    更甚至,苏家人觉得,以苏颜衣的性格,对方就算是雇佣杀手来杀她,她也不该是会这么做的,但苏颜衣却偏偏这么做了,这就让许多了解苏颜衣且知dào

    这件事的人不得不猜测,一定是有什么他们不知dào

    的而且是十分严重的事情生过。

    而这也是苏家人以及秦寂然心中的一点隐痛,因为他们都会怀疑,颜衣是不是在什么他们不知dào

    的地方不知dào

    的时候,被王芷琳那个可恶的女人欺负了去,不然颜衣哪里会做出这么狠辣的事情,要知dào

    恨的越深,也就意味着伤口越深啊!

    所以无论是苏家人还是秦寂然,对王家以及王芷琳都是没有半点同情的,尤其是秦寂然,他对于王家的痛恨,更甚至还要比秦家多一些。

    “你觉得我该去吗?”苏颜衣此时也是有那么点迷茫的,前世让她成为植物人并且最后死亡的罪魁祸,这一世却连个敌人都当的不称职,让她像是猫抓老鼠一样的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且还如此的不经玩,才玩了几次就要死不活的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原本苏颜衣还有些嘲笑她的心思,像是去医院看望王芷琳一样,但到了现在,她现自己竟然连去看看王芷琳的想法都没有,似乎也不怎么在意她那悲惨的样子了。

    “这有什么该不该去的,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不过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死了的话,就送回去给王家夫人吧。”秦寂然并不希望颜衣再去见王芷琳,见到那女人也只会影响颜衣的情绪罢了,现在颜衣有了身孕,情绪可不适合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苏颜衣的手指在床上敲了敲,短暂的沉默过后,缓缓的说道:“那就这么办吧。”

    苏颜衣打电话给了医院,通知他们自己不去了,同时也告sù

    医院的人,除了控zhì

    王芷琳的自由,其他一切行为都全部停止,如果王芷琳真的死了,就通知她的家人去医院认领尸体。

    “颜衣,宝宝两个多月了,我们要不要去医院再检查检查?”秦寂然用手轻轻的摸着苏颜衣的肚子,肚子还是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但秦寂然对孩子的期待却是越来越高了。

    “再过段时间去吧,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虽然有系统在,但产检还是要做的,只是不需yào

    太频繁。

    “那就三个月的时候去吧,颜衣,我们要检查一下孩子的性别吗?妈妈他们似乎想要布置婴儿房,一直在考lǜ

    颜色的问题,也问过我检查中要不要知dào

    ,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妈就让我来问问你。”关于孩子性别的问题,秦寂然哪里会计较这个呢,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他和颜衣的孩子,他都会一样疼爱的。

    “下次检查的时候就问一下吧,男孩女孩都一样,早知dào

    早准bèi

    ,也免得妈他们胡乱折腾了。”最近小楼里就多了不少东西,都是孩子需yào

    用到的,也有一些是准bèi

    的双份,女孩子一份,男孩子一份,想着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准bèi

    足够的了。

    苏颜衣就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这么麻烦,检查出来之后也可以让长辈们专心准bèi

    ,这估计已经成为长辈们最喜爱的活动之一了。

    “好,这样也就不用买什么都买双份了,你不知dào

    啊,现在除了准bèi

    好的婴儿房,小楼里的杂物间,还有主宅里的杂物间,都堆满了各种婴儿用品,就是诺诺那里,都准bèi

    了好多礼物要给宝宝呢,说如果是小弟弟的话就送小手枪玩具,是小妹妹的话就送小恐龙布偶,还为此特别准bèi

    了两个大盒子,一边装送给弟弟的,一边装送给妹妹的。”秦寂然一边说一边笑,笑的很开心。

    不仅仅是他,全家人都在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出生,准bèi

    的礼物更是越来越多,男女都有,像是衣物类的东西,就连十多岁以后的都准bèi

    好了。

    “我的女儿也会喜欢手枪的。”苏颜衣想了想,突然间说道,抓住的点很是不同,但想一想,却似乎又很合理。

    “是啊,网上都说会是小女王陛下呢,你说她会不会也像她妈妈那么厉害,打遍天下无dí

    手?”秦寂然就开始想象起自己女儿未来那强悍的样子了,一拳打倒三,一脚踢翻俩,从幼儿园开始就成为让人头痛的小魔女,收了一群男孩子当小弟……

    咳咳咳,秦寂然突然间就醒悟过来,这画风显然是有些不太对的啊!他养的是女儿,可绝对不是暴力份子啊!

    “反正她要是打不过别人回来哭鼻子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管的。”苏家的儿女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如果被别人欺负了,那就实在是太丢脸了。

    苏家有最好的老师,有最好的训liàn

    基地,有最好的厨师,有最营养的食物,有最舒适的生活环境,如果在这种环境下,还会被别人欺负,就只能说是自己的无用了,如果那样的话,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做不了什么了。

    或者换一种方式说,她愿意教授孩子各种知识,愿意教他们格斗技巧,教他们如何出拳,教授他们枪械知识,教他们如何开枪射击敌人,如何处理问题,如何打倒对手,但是却绝对不愿意帮zhù

    他们出拳,帮zhù

    他们打倒对手,一直生活在父母庇护下的孩子,也许是幸福的,但同时也是不幸的,因为他们是无法真zhèng

    成长起来的。

    而他们苏家的孩子,势必是要学会独立的,而这,便也是她对孩子最真的爱了。

    “我觉得我们不需yào

    有这样的担心,该担心的是孩子欺负了别人的话,我们怎么处理才是。”

    “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孩子会懂的。”

    “……”对于孩子未来的教育问题,秦寂然突然间就觉得有那么点担心了,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得到,一个缩小版的颜衣,冷着脸揍人,一边揍还一边警告着对方,让对方不准向家长告状……

    ……

    ------题外话------

    又是新的一个月了,朋友们都要开心啊!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