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你说我凶吗?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寂然确定担任《我是最棒哒》节目评委之后,这消息便被栏目组公布了出去,顿时便也在网络上引起了一阵热议。

    【好期待啊,终于又可以在电视上看到秦影帝了,而且还是真人选秀节目,影帝做评委,一定帅帅哒。】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惊讶呢,这不是应该的吗?】

    【楼上的你不知dào

    吧,据某个在剧组的卧底人员说,秦影帝差点就不担任评委了啊,你知dào

    这是为了什么吗?】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缺少真相帝啊。

    【什么事啊,快说啊,别卖关子啊,想要急死人啊。】

    【快出来说说,为啥影帝大人自己主导的节目会不想要担任评委,楼上的这是在自炒自卖吗?】

    【切,我这是私家透漏,你们难道就不能用脑子想想吗,想想啊,为啥影帝不想担任评委,你们快想想!】这不仅是一位真相帝,还是一个让人觉得脑残的真相帝。

    猜,猜你个头啊猜!无数人在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在电脑屏幕前骂道。

    【快说,再不说拉出去砍了!】

    【咳咳,都淡定点啊,你们怎么这么笨,真的是影帝大人的粉丝吗?你们难道就不知dào

    ,咱们的女王陛下怀有宝宝了啊,影帝大人必须要回家做饭啊!】

    【……】

    【……】

    这是默默无语的许多人,虽然有人刚一看是觉得不可能的,是不信的,但是认真那么一想,想到以前自己曾经看过的一次有关秦寂然的采访,就不得不相信了,影帝大人和女王陛下秀恩爱的方式,似乎是又提高档次了,而且已然有种被全国人民都认可的趋势了。

    而就在秦寂然的消息毫不意wài

    的被人讨论来讨论去的时候,苏颜衣这里,关于秦家股份的问题,也终于有了进一步的展。

    秦振礼、秦振义和秦颖的投资,几乎是都出现了一些问题,三方都和天昭公司合zuò

    在据说极为有可能是最新开区的地方建立了商场、酒店和豪华小区,并且在签订合同之后立kè

    就支付了第一阶段的工程款,开始了这三个大项目的建设,而这先便是地皮购买问题。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三方人马都开始了极具效率的运作,想要在开区这个消息被公开之前,抢先购买到所需yào

    的地皮,这样就可以节省下一大笔的资金,但不知dào

    怎么的,这个消息在最初就已经被泄露了出来,让他们的收购工作进行的极为困难。

    既想省钱又想又效率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情是很少的,所以这三方人马最后都咬着牙下了决定,宁可多花一些钱也一定要抢占先机,趁着这样的消息还不是人人皆知的时候,尽可能的完成动迁工作,毕竟这种事情只会越拖越麻烦,损失也会越来越大,秦家几人这点智商和决断还是有的,便都立kè

    加大了投资力度,追加了许多动迁基金。

    而就在动迁工作进行到了一大半的时候,动迁地的原始居民却似乎是都已经肯定了这里要建立新城区的政策,将搬迁要求提的更高了,许多所谓的钉子户更是提出了一些颇为过分的要求,让秦家的三方势力都十分气愤,而人在气愤的时候,就忍不住会做出一些气愤的有些不太理智的事情。

    暴力拆迁这个问题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秦家人选择这样的做法也不怎么让人意wài

    ,至少苏颜衣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没有任何惊讶的意思,好似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步一样,当然也可以说成是她早就算计到了这一步。

    她让人散步假消息说这片地方要建城区,又无意中引动了一些贪财的人给拆迁工作找麻烦,拖拖踏踏的想要获得更多,也毫无疑问的惹恼了秦家的那几个人,然后便有了现在的这一闹。

    而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能够被曝光的,所以也都是暗地里进行的,像是断水断电派人找茬什么的,虽然秦家人挺嚣张的,却也不是做的毫无顾忌,但即使如此,在苏颜衣的安排下,秦家人做下的这一幕幕,却还是被曝光了出来。

    要不然怎么说现在的网络厉害呢,舆论绑架、道德绑架什么的纷纷出笼,当然好的方面还是更多的,至少可以让某些阴暗肮脏的事情十分容易的就被大众知晓,而不会状告无门了!

    “苏总,你这么做,会延迟收购时间的。”看到秦家现在这些状况,康仲有些不太明白的问道,按理来说,他们的目的应该是让秦家这几个项目顺顺利利的展下去,然后在资金全部到位的时候,再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这样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而不是现在这样,在最开始就给秦家的几个项目找麻烦,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的计划拖后腿啊。

    “虽然我一直都很期待着目的达到的那一天,但享shòu

    过程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且我一直都在等着一件事,你知dào

    吗?”苏颜衣若有所指的说道,语气冷冷的,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和寂然有关?”康仲也算是一猜就中了,毕竟这些事情都是经过他的手的,就没有他不了解的。

    “你说,秦振义能够忍到什么时候,才会来找寂然?”在苏颜衣来看,秦振义终归还是会来找寂然的,只是这时间上会有早晚罢了。

    “早一点的话是因为传承,晚一点的话就有可能是因为秦家了。”康仲分析道,实jì

    上现在秦家的事情也真的很糟心,一边有着苏颜衣在这里布局,一边又有着苏家人自己作死,两项加在一起,很容易便可以预料到那不怎么好的结果。

    “但现在看来,所谓的传承问题显然并没有权势重yào

    ,不然他也不会忙着赚钱拉拢股东而一直没有找寂然了。”苏颜衣虽然不太算是旁观者清吧,但也是将秦振义的心态看的十分透彻的。

    “秦家人现在也觉了股东变化的事情,也用了一部分人手去查,似乎很有拉拢的意思,苏总不想在这方面做点什么吗?”根据最新送上来的资料显示,秦家人也还算是没有笨到家,已然现了一些股份变动中的问题,对此也采取了一些行动,只是这个时候才觉,已然有些晚了。

    “最近秦浩文很活跃?”苏颜衣却是突然说起了另一个话题,与秦楚受到伤害之后的反应相似,秦浩文也选择了报复,只不过他找不到秦楚,只能将自己的怨恨和绝望报复在了秦振义以及秦振仁的身上!

    为什么要报复秦振义很明显,子债父偿了罢,但为什么要报复秦振仁,就要说秦振仁这个做父亲的冷酷无情了,在秦浩文受伤之后,秦振仁虽然愤nù

    ,却并不是伤心,虽然一直在要求秦振义赔偿,却从未想过要赔偿给秦浩文什么,只是将秦浩文扔进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去看过一次,态度冷漠的让人心寒。

    所以秦浩文在知dào

    生了什么事情以后,充满怨恨的心就将秦振仁这个冷血的父亲也恨了进去,更甚至定下了一个比秦楚更加疯狂的目标,他想要毁了秦氏企业,让所有秦家人都为他一起陪葬!

    秦楚当时拿到钱之后是想毁了秦浩文,然后出国消失,而秦浩文没有拿到钱,也找不到秦楚,他的想法便是毁了秦家,其实这样的决定也并不怎么让人意wài

    ,一个冷酷无情的家族,总是会被某些子女们怨恨的,更何况还是秦浩文这个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子!

    而秦浩文做了什么呢?他先就开始利用手下可怜的那么点人脉资源开始跟踪秦家人,然后又开始调查秦氏企业的最新动态,而秦家三路人马的开项目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还真被他探查到了,就在他考lǜ

    着要做什么的时候,秦家工地各种黑暗手段的曝光,却是让他抓到了机会,添柴加火的找了网络水军将这些新闻炒的更火了,反应不可谓不快,让苏颜衣这里都收到了消息。

    “他这一次倒是帮了我们一点小忙,让秦家人有些摸不着了头脑,不过就凭他这样的手法,我想很快就会被秦家人挖出来,到时候他就惨了。”康仲不无感慨的说道,秦家人也算是典型的不作不会死了,两个孙子辈的玩什么不好,非要玩起来阉割游戏,弄得一个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不仅想要毁了自己,还想要毁了整个家族,也让他这个看热闹的,就像是看了一出完全出乎意料的戏剧一样。

    “我们帮着他遮掩一下如何?”苏颜衣问道,但这话说出来,显然就是决定了的意思了。

    “没问题,我这就去做。”这种事对于康仲来说,真的很容易。

    苏颜衣和康仲两人三言两语便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这也许就是权势的魅力了,也不得不提上一句,其实秦家大部分人也算是无辜的吧,但无奈于苏颜衣恨屋及乌,不喜欢秦振义,就连带着更加不喜欢秦家众人那自以为是的态度,便十分倒霉的有了这诸多算计。

    不过就在苏颜衣算计秦家人的时候,其实秦家人也都在想着她和秦寂然呢,这不,秦家出事没几天之后,秦振义没找上来,秦浩文却是突然冒了出来,直接找到了璀璨娱乐,经过层层通报之后,苏颜衣便收到了秦浩文想要见她的消息,这倒是让苏颜衣多多少少有些意wài

    了,没想到秦家人最先找上门来的竟然是秦浩文这个私生子,也不知dào

    是该说他有脑子好呢,还是没有脑子好呢。

    “苏总,见还是不见?”康仲也很是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让他等着吧。”苏颜衣看了看时间,距离午饭时间还早,她暂时可没有心情见什么秦家人。

    而这一等便是两个多小时,等的秦浩文本来就苍白的病弱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又是阴沉又是气恼的,却偏偏不走,就坐在休息室里等,很是有种不见到苏颜衣就不离开的意思,倒是让苏颜衣觉得有那么点小小的意思了,也决定可以见上一面了,只不过这见面的时间还要等等,大概就午餐过后吧。

    苏颜衣看了看时间,她家男人应该也快到了啊,最近一天三餐餐餐都十分合口味,让她觉得自己貌似吃胖了呢。

    苏颜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似乎真的圆润许多,再看了看自己还没有任何变化的肚子,想了想自己挺着个球走路的样子,又不由的满脸黑线了,她虽然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但是真的不太喜欢自己那臃肿的样子啊。

    苏颜衣一直都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自信到了自我的程度,实jì

    上冷漠也是自私的一部分,除了苏家众人,她又哪里在意过别人的意见,更加不会因为别人的种种而让自己觉得委屈或者是难过,但现在这个孩子的问题,似乎从一开始就让她觉得烦恼,正常生活多受到了打扰,对未来的想象也并不怎么美好!

    但无论如何,无论有多少令人烦躁的感觉,实jì

    上苏颜衣却一直没有想过放qì

    过这个孩子,在知dào

    消息的最初,她便已然接受了这个孩子的存zài

    ,其实这对于她的性格来讲,也是有些不容易的。

    苏妈妈曾经很多次催着颜衣生孩子,但实jì

    上苏妈妈也一直在担心着这个问题,就怕以苏颜衣的个性,根本就不会要什么孩子,谁让那丫头冷漠又强势,总觉得和小孩子这样软嫩可爱的萌物无缘呢,所以在苏颜衣告sù

    众人怀孕的消息之后,苏家众人才会如此的紧张,以至于紧张过度,差点就都成为话唠了。

    秦寂然拿着餐盒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颜衣皱着眉头低头看着自己肚子的样子,那表情有些纠结有些古怪,也有些让人觉得可爱,秦寂然无声的笑了,拿出手机咔擦咔擦的就连拍了两下,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苏颜衣猛地抬头,看到秦寂然的动作,有些疑惑的问道:“拍什么呢?”

    “自然是拍我老婆啊,午餐送到,开饭了,快去洗手吧。”秦寂然将手机收了起来,没有给苏颜衣看的意思,这种有点不一样的照片,还是他私人收藏的好。

    两个人美美的吃起了午餐,午餐依旧十分丰盛,四菜一汤外带两种甜点,都是适合孕妇吃的菜色,秦寂然为了不让苏颜衣吃的腻味,一周七天的菜色几乎都不带重样的,可谓是用心良苦都在细节中。

    而此时被遗忘在休息室的秦浩文就不那么舒服了,枯坐了好几个小时也是十分辛苦的,午饭时间到了,他也有些饿了,但是不太高的智商告sù

    他,如果他这个时候走了,估计就再也见不到苏颜衣了,所以憋着一口气他也还是忍耐了下去,总归是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见到苏颜衣的,来之前他就已经下了决定!

    “秦浩文在休息室里等着要见我,你想见见吗?”吃过了午餐,苏颜衣才又想起了秦浩文,最近她和秦寂然之间已经很少谈论起有关秦家众人的话题了,也不知dào

    寂然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他这位堂弟。

    秦寂然似乎想了想才想到了这秦浩然是谁,在他知dào

    自己父亲是谁的时候,也做过一些调查,秦家众人的名单中有这个名字,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前阵子秦家生的事情,他倒是知dào

    的,这才能想起这个名字是谁。

    “他为什么来找你?他不是该去找秦楚吗?”秦寂然就有些想不明白了,怎么谁都想来找他或者是颜衣,他们一直都在努力的和秦家划清界限,秦家那些人就都感觉不到吗!

    “你猜猜秦浩文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苏颜衣不答反问,倒是有了考究秦寂然的兴趣。

    秦寂然有些哭笑不得,他对秦浩文想做什么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还是猜测道:“报复秦楚吧,估计他是恨极了秦楚。”

    “但是他却找不到秦楚,那么你猜他又会做什么呢?”苏颜衣继xù

    引到道。

    秦寂然想了想,“报复秦振义?”子债父偿,这样的想法也可以理解。

    “不仅仅是秦振义,秦振仁对他不闻不问,他报复的对象还有秦振仁,所以他来找我,估计就是想和我合zuò

    一起对付秦家吧。”苏颜衣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是根据秦浩文的所作所为推测出来的,监视秦家众人,又推波助澜的扩散秦家暴力做法,这样的行为显然是想要打击秦家,更甚至是毁掉秦家。

    秦寂然又想了想,想明白之后便冷冷的哼了一声,不愧是亲兄弟,这秦振仁和秦振义果真是一样冷酷无情的。

    想到这里,秦寂然也不意wài

    的联想到了自己,其实他也是冷酷无情的,和这秦家血脉倒是极为相似,不然又怎么会冷冷的看着秦家内乱也无动于衷呢,更甚至还任由颜衣主导了这一切,只是他却也秦家人不同,他很庆幸的找到了属于他人生中最珍贵的那一点温情,让他不至于真的冷酷无情到连人性都失去了。

    他的妻子,他即将出世的孩子,还有苏家的这些家人们,都是他人生中最为珍贵的温暖情感,让他可以不像秦家那些可怜的人们一样,只知dào

    争权夺势,却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做最真挚的情感,一辈子都不知dào

    幸福是什么滋味!

    “将来我们的孩子出生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秦寂然郑重其事的对着苏颜衣说道,虽然跨度有点大,但苏颜衣却是立kè

    就明白了秦寂然的想法。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如果血脉可以决定一切,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次的朝代更替和社会进步了。”这是属于苏颜衣的安慰,她就从未将那些秦家人看做是秦寂然的家人,对于她来说,除了秦振义以外,其余的秦家人或许只是一群倒霉蛋而已,因为与秦振义有关系,所以才被苏颜衣恨屋及乌的当作了算计对象!

    至于秦振义这个秦寂然血缘上的父亲,苏颜衣很厌恶很排斥,所想所做就是想要看看这秦振义失去了权势之后的样子,是不是还能毫无愧疚的认为他当初抛弃秦寂然的行为是一点错误都没有的,是不是仍旧可以那么自以为是的觉得秦家是什么高门大户,连个孩子都容不下!

    “是啊,是不一样的,那你还打算见秦浩文吗?我觉得按照你的计划安排,应该不需yào

    秦浩文做什么吧。”越是了解苏家的权势,秦寂然就越是了解一点,对于苏家来说,秦家真的不算什么,就是他现在都不觉得苏颜衣为了他对付秦家,是什么幸苦的事情了。

    “一起见见?”这话的意思,自然是要见的了。

    “恩。”其实秦寂然不想见秦家什么人,却又不想让苏颜衣一个人见,便只能答yīng

    了。

    当秦浩文走进苏颜衣办公室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上的秦寂然,这个男人虽然只是坐在那里,但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冷冷的带着一种排斥的气息,让秦浩文瞬间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受欢迎。

    “堂哥,堂嫂。”秦浩文告sù

    自己要忍耐,他来这里是有目的的,为了毁了秦家,让他做什么都行!

    实jì

    上秦家一直都是秦浩文的纠结所在,作为一个私生子,一直得不到父亲家族的承认,虽然有那么点钱财和势力,却可怜兮兮的像是一个乞讨的乞丐,都好似是从秦家人手里乞讨来的一样,名不正言不顺,不知dào

    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笑话他,让他从小就生活在一种极度的压抑之中,看似风光,却极为悲苦!

    而这也是造成秦浩文现在想法的最根本原因,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所以秦浩文爆了。

    “别乱叫,不想现在就滚的话,你最好聪明点。”苏颜衣十分不客气的警告道,她可不怎么喜欢被人随便叫做是嫂子!

    秦浩文脸色更难看了,但还是忍着道:“苏总,我来这里是想和你们谈合zuò

    的,给我几分钟,我们谈谈如何?”

    “三分钟。”苏颜衣十分给面子的答yīng

    了。

    秦浩文很想说时间不够,但看到苏颜衣那冷漠的脸色,却是聪明的开始说起了正事:“我想和你们联手收购秦氏企业的股票,我可以获得秦氏的内部消息,但我缺少资金,很多事情做不了,这就需yào

    你们帮zhù

    ,我知dào

    苏氏不差钱,但送上门来的钱你们不会不要吧,而且最后我不会要秦氏的任何股份,只要你们愿意给我一千万,我就帮你们获得秦氏的股份!”

    “计划呢?说的这么容易,空手套白狼在我这里可不好使。”苏颜衣语气有些嘲讽的说道,以一个不讨喜的私生子的身份,秦浩文就是能够做出点什么来,也没有资格和她谈合zuò

    。

    “我现在手里就有两份资料,你愿意给我钱,我就卖给你们。”秦浩文自然也是有备而来,将手中的文件晃了晃,他是想毁了秦氏企业以及秦家,但却不想毁了自己,所以他需yào

    钱,既卖了秦家,又能够得到钱,他何乐而不为呢。

    苏颜衣只是扫了一眼资料,便十分干脆的摇着头道:“没兴趣。”

    秦浩文都能够得到的资料,苏家又何尝得不到,其实她和秦浩文的目的不一样,她是想得到秦氏企业,却没有想过让秦家人下场多么悲惨,至少不会有什么牢狱之灾之类,最多也不过是钱财两口罢了,而秦浩文能够拿出来做交yì

    的资料,大概就是秦振仁等人的犯罪证据了,例如偷税漏税或者是行贿之类的,这并不是苏颜衣想要的。

    在针对秦家所作出的各种计划里,苏颜衣一直都把握了一个度,只要钱财股份,却绝对不会伤及他们的人身安全,也不会让他们有什么牢狱之灾。

    秦浩文眉头紧皱似乎不相信苏颜衣会如此轻易的就拒绝自己的交yì

    ,在他想来,秦寂然的身份比他还惨,对秦家也一定是有怨恨的,哪里会真的不在意呢!

    其实这些资料他也可以自己去操作,但是无奈于他没有人脉,就算是真的揭露出来,最后的效果也未必会达到他想要的程度,而且他需yào

    钱,所以他才会拿出来做交yì

    的。

    秦浩文看向了秦寂然,不太确定的问道:“难道你就真的不在意吗?只要你们有了这些资料,就可以借着苏家的势力十分轻易的收购秦氏企业,到时候你们就是秦氏企业的新一任主人,就是秦振义也绝对会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不得不说,秦浩文还是说到了一些重点的,至少苏颜衣就是这样想着的,只是她的做法和秦浩文不同罢了。

    虽然苏颜衣足够的狠辣,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让秦家像王家那样下场凄惨,但是她并没有那么做,因为无论她多么厌恶秦振义,秦振义也仍旧是秦寂然血缘上的父亲,就只是凭这一点,她就会让秦振义好好的活着,当然如果失去了权势之后还算不算是好好的活着,就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