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他不是别人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对于记者七嘴八舌的询问,苏颜衣本来是打算忽略掉的,她可没想过靠厨艺出名,但其中的一个问题,却是引起了苏颜衣的注意。

    是不是一名合格的贤妻良母?这还真是一个让她有些纠结的问题。

    苏颜衣看了一眼秦寂然,然后对着那名提出这个问题的记者说道:“我觉得这个问题你更应该去询问我的丈夫。”

    记者反应很快,立kè

    就将话筒转向了秦寂然,秦寂然只愣了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将手环在了苏颜衣的腰上,对着记者们道:“其实这个问题也许也不该问我,颜衣在我心中,是最完美的女人,最完美的妻子,又哪里会是贤妻良母这四个字足以形容的呢,更何况还是用合格这样的词语,未免太肤浅了。”

    这句回答里,有秦寂然对苏颜衣的爱意,也有秦寂然对苏颜衣的维护和肯定。

    秦寂然从未想过苏颜衣是不是一个贤妻良母,因为他根本就不需yào

    考lǜ

    这样的问题,在他心中,苏颜衣永远是最好的最完美的,无可挑剔。

    被说肤浅的记者有些尴尬,估计谁也不会想到,秦寂然对苏颜衣的维护会达到这种地步,连贤妻良母这样的形容词都要被嫌弃了,这让其他的贤妻良母情何以堪!

    苏颜衣在一旁听着,眨了眨眼睛,看似淡定,但实jì

    上也有那么点蒙,对于贤妻这个词,她其实一直都是很纠结的,虽然她一直都很自信,对自己也很满yì

    ,只是和秦寂然的贤惠比起来,她总觉得贤妻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就不那么合适了,而现在得到这么高的评价,突然间就让她有点小内疚了,总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对方对自己那么好。

    苏颜衣已经不止一次决定,要对这个男人好一些,要让这个男人也体会到她所感受到的那种幸福,要让所有人都知dào

    ,这个男人是幸福的,也是最幸福的!

    “亲爱的,在我心里,你也是最棒的。”苏颜衣对着秦寂然轻轻的笑了,那笑容绽放的瞬间,迷乱了所有人的视线,美丽不可方物。

    而与此同时,苏颜衣也轻轻的抬起脚尖,轻轻的吻在了秦寂然的唇上。

    既然在这个男人心中,她是最好的,那么,就让她真的成为最好的那个,然后让秦寂然成为最幸福的那个。

    记者和食客们都一直在注意着这里的情况,看到这一吻,顿时就有种被闪瞎眼的感觉,这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的节奏,真的是让人又羡慕又嫉妒啊。

    秦寂然的眼神瞬间温柔如水,他的颜衣,越来越可爱了。

    当天周年庆结束,各方媒体以及网络各个平台上,就纷纷出现了关于苏氏以及苏颜衣和秦寂然的各种消息,而有关周年庆的许多视频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伴随而来的自然就是各种各样的言论。

    不提苏式酒店推出的新菜色在餐饮行业引起了怎样的轰动,就只说有关苏颜衣和秦寂然两人的评论,就足以霸占各大论坛最热门的头条。

    【女王怀孕了!女王竟然怀孕了!这是要有小女王的节奏吗?好期待啊!】

    【小影帝小影帝期待小影帝!】

    【女王大人真的会做菜?以前看到影帝大人照片的时候就很想问了,现在得到证实,感觉无比复杂!】

    【为什么知dào

    女王厨艺非凡之后,我就好想哭呢!难道是因为我担心自己嫁不出去的原因吗?】

    【虽然影帝貌似很嫌弃贤妻这个词,但不得不说,女王真的有向贤妻展的节奏啊,越来越贤惠了,影帝大人一定很幸福吧。】

    【秀恩爱,闪瞎眼,这两人秀恩爱的方式,真是越来越高调了,不久前才在星光奖上公开表白,现在又在周年庆上互相夸赞,那句亲爱的你也是最棒的,简直肉麻到了极点啊。】

    【总感觉,无论是影帝大人,还是女王大人,似乎都越来越幸福了呢,这种感觉,棒棒哒啊。】

    周年庆结束之后,苏颜衣和秦寂然从酒店贵宾通道离开,只是刚转个弯,就看到有两个人站在转角处,像是在等着人,或者说应该是在等着他们。

    看到苏颜衣和秦寂然出现,白擎向着苏颜衣走近了几步,站在了她面前才开口说道:“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

    “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和凌天玥一起来。”苏颜衣看了凌天玥一眼,此时凌天玥距离众人有三步远吧,并没有凑上前来,而是用着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和苏颜衣说话的白擎。

    白擎也没有想到苏颜衣会提到这件事,顿了顿才解释道:“只是碰到了而已。”

    “你们坐在一起的时候,很相配。”苏颜衣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点也不意wài

    自己说完这句话后,白擎那愈难看的脸色。

    “扑哧”一声,不远处的凌天玥就笑了出来,插言道:“谢谢夸奖,我们会更相配的。”虽然明知dào

    苏颜衣的言不由衷,但凌天玥还是很喜欢这句话。

    “不要乱说。”白擎回头瞪了凌天玥一眼,凌天玥立kè

    就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表示自己不会再说话了,白擎这才转回身,继xù

    对着苏颜衣说道:“伯父说你怀孕了,恭喜。”

    “谢谢。”虽然她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对她来说,怀孕就等于麻烦。

    苏颜衣道谢过后,场面就冷了下来,白擎没有再继xù

    说什么,只是盯着苏颜衣看,苏颜衣冷着一张脸,愈的觉得白擎这男人有些不正常了。

    “白先生,如果没有其他要说的事情了,是不是可以走了?”秦寂然却是不高兴了,略微上前侧身挡住了白擎看着苏颜衣的视线,冷着声音道。

    这男人这么直盯盯的看着他的女人,当真以为他是没有脾气的不成!

    白擎皱眉,眼神也十分不悦的看着秦寂然,同样冷着声音道:“我在和颜衣说话,即使你是她的丈夫,也没有权利干涉她的自由吧。”

    “颜衣有了身孕,不适宜久站,如果你真的有话想和她说,我不介yì

    你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秦寂然之所以出声阻止,并不是因为吃醋,颜衣显然并不喜欢这个男人,他有何必吃醋呢,但男人看着颜衣的视线,却让他觉得不舒服,不过这也不是他开口的理由,自从星光奖的时候看到颜衣因为穿高跟鞋而脚不舒服以后,他便一直注意着这一点,尤其现在颜衣又有了身孕,和这男人站在这里相对无言,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白擎眼神闪了闪,看向了苏颜衣,“我一直以为,你的事情不是别人可以干涉的。”就像是他们以前相处时的样子,苏颜衣就从来没有听过他的意见,他喜欢着她独立有主见的个性,却也同时不喜欢着这一点,因为那会让他失去主控权。

    秦寂然皱眉,显然不喜欢白擎这类似挑拨离间的话语,他并不是在干涉颜衣的事情,而只是关心她的身体罢了,他那么了解颜衣,自然也明白颜衣个性中的强势。

    其实这个时候的秦寂然,已经有那么点小不安了,这似乎还是第一次颜衣和旁人说话时,他主动的站了出。

    如果是以前,秦寂然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不得不说,和颜衣越来越融洽的相处,还有越来越深刻的感情,都让秦寂然在对待苏颜衣的态度上生了那么点变化。

    秦寂然并不会再将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里,也不会再懦弱的只懂得隐忍,他尊重颜衣,敬慕颜衣,但同时,他也渐渐的学会了保护颜衣,将颜衣的事情也当作了是他可以参与的事情,而这也是两个人成为一家人的一种过程。

    “白擎,你应该明白一件事,他并不是你口中的别人,你才是。”在秦寂然有点小不安的时候,苏颜衣冷冷的开了口,话语中的意思是毫不掩饰的维护。

    白擎虽然在极力的控zhì

    着自己的表情,但脸色还是肉眼可见的变得难看了。

    “我以为我们至少还是朋友。”白擎的声音一直都是有些压抑的,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当然,白擎必须要隐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越来越恩爱,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态度已经是很好的了。

    “是朋友,但他是我男人,和他相比,你永远都是外人。”苏颜衣并没有否认朋友这样的关系,但既然都知dào

    是朋友的关系,又怎么可能和她男人相比呢,苏颜衣可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友情高于爱情的人,更何况她和白擎的友情,还真没有多么深刻。

    一句外人算是彻底的打击了白擎,其实白擎也不是没有放qì

    ,在上次苏老爷子的寿宴上,他就已经放qì

    了,只不过他放qì

    的是和苏颜衣在一起的可能,却不是放qì

    这段感情,而且在他想来,他和颜衣的感情总归是应该有些不同的。

    但是,就是现在,他却现,自己当真是有些幼稚的,自己和颜衣的这份感情与颜衣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感情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呢。

    “我明白了,我现在明白了。”如果这样他还不明白,就真的是太蠢了。

    “明白就好,所以,你有时间关心我的事情,不如多多关心你自己的事情。”苏颜衣说话的同时也扫了不远处的凌天玥一眼,话语中的意思十分明显。

    白擎被说的有些无语,他和凌天玥的事情有些复杂,还真不好说。

    “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想了想,白擎还是勉强的解释了一句。

    “我可没想什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回家了。”苏颜衣对白擎的解释可不怎么感兴趣,无论这两人是什么关系,都和她没有关系。

    苏颜衣和秦寂然越过了白擎走了,走到凌天玥面前的时候,苏颜衣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么久都没有拿下,很没有面子的。”

    凌天玥几乎是瞬间就炸毛了,苏颜衣这话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她为什么没有拿下这个男人?还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心里有着苏颜衣这个女人,而她和苏颜衣简直就是两个类型,让她越是追就越是觉得气馁,如果不是凭借着不服输的执拗,她估计早就放qì

    了!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是让你去追男人,说不定还不如我呢!”凌天玥恼羞成怒的反驳道,她现在是越的觉得苏颜衣是个好命的女人了,早早的就找了个合心意的男人嫁了出去,不用像她这样,现在还要为男人的事情操心忙碌。

    “我已经有男人了,不用追。”苏颜衣高冷犯十足的说道,说完之后拉着秦寂然的手就走了,只留给凌天玥一个骄傲的背影,气的凌天玥在那里干瞪眼。

    “你看看你喜欢的女人,又霸道又腹黑,她到底有哪点好,怎么就让你放不下呢?”送走了苏颜衣,凌天玥就用着一种十分疑惑的语气对着白擎问道。

    “她的好你不需yào

    知dào

    。”白擎眼神转向凌天玥,眼神中带着烦躁和一抹无奈。

    “是,她好,我不好,所以你追着她跑,而我追着你跑。”凌天玥用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道。

    “我没让你追着我跑。”白擎冷着脸继xù

    用着那种嫌弃的语气说道。

    “但我就愿意追着你跑,就像是你愿意追着苏颜衣跑一样。”凌天玥也不生气,只是声音有点凉凉的,带着自嘲的意味。

    “我也没有追着她跑,我只是和她说了两句话而已。”白擎皱着眉头解释着,他可没有追着苏颜衣跑,回来之后这么久,也只不过见了苏颜衣两三面而已。

    “但你的心却在追着她跑。”这男人看着苏颜衣的眼神,这男人和苏颜衣说话时的神情,她可是都看在眼里呢。

    “我不否认我喜欢她,而且喜欢了很久,但是,这与你有什么关系?”白擎的语气愈的疏离起来。

    “是啊,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也只不过是喜欢你而已,你喜欢谁可真是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凌天玥就觉得自己喜欢上白擎这件事,当真是找虐啊!

    白擎皱眉,似乎不太喜欢凌天玥说这样的话,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凌天玥一眼,皱着眉走了。

    凌天玥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也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跟在白擎身侧一起走了。

    不得不说,其实凌天玥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虽然明知dào

    白擎喜欢着苏颜衣,却是对苏颜衣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嫉妒之情,而且就算是白擎态度一直冷冰冰的,她也没有放qì

    的意思,也算是大度加上执着了。

    回去的路上,秦寂然闷闷的不说话,虽然他平日里也不怎么说太多的话,但是苏颜衣就是能够感觉得到,秦寂然此时的心情有些闷。

    苏颜衣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觉得除了白擎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生,那么这个男人是因为白擎在不开心?那再想一想,这男人这是在吃醋了?

    苏颜衣很是大方的将秦寂然观察了一番,却是觉得自己的推测似乎不太准确,这男人略微皱着眉头的样子似乎是有些不开心,和吃醋又有点不像。

    “在想什么?”研究不明白,苏颜衣就直接的问了出来。

    苏颜衣的问题很突然,秦寂然显然没有想到,愣了愣,有些不自在,似乎不知dào

    该如何回答。

    “在想刚才的事。”秦寂然很了解苏颜衣,这个问题他如果不回答,颜衣一定还会追问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说了。

    “白擎?”难道真的是在吃醋?

    “不是。”秦寂然飞快的看了苏颜衣一眼,然后又立kè

    将视线转回了前方,专心开车起来。

    苏颜衣看这样子的秦寂然,怎么都觉得有点心虚的感觉呢。

    “不是?那是什么?”

    “颜衣,你会不会觉得我干涉了你的事情?”秦寂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虽然当时苏颜衣很是维护了他,还说了那番让人觉得无比暖心的话,但他心里却还是有那么点小忐忑。

    颜衣到底愿不愿意自己干涉她的事情?又会因为他的干涉而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有很多夫妻就是因为太过亲密太过熟悉了,反而会忽略掉对方的感受,他不想因为感情的愈亲密,就做出什么让颜衣反感或者是不喜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个问题,苏颜衣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明白了。

    “你已经在干涉了。”要不然怎么说苏颜衣其实很腹黑呢,她明知dào

    这男人在意的是什么,却反而说出这样的话,让男人更加紧张了。

    秦寂然开车的动作都一僵,愈的觉得这个问题不该在车里谈了,也有些丧气的在心里叹了口气,颜衣果然还是不喜欢的吧。

    “以后不会了,别放在心上,我只是怕你站久了不舒服。”秦寂然有些酸涩的解释道。

    苏颜衣的手指在自己的腿上敲了敲,歪着脑袋看着秦寂然道:“我是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事情,但是……你不是别人。”

    所以她并不介yì

    这个男人干涉她的事情,尤其是这种关心,她很喜欢。

    秦寂然瞬间就笑了,有外人的时候颜衣这么说,还会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为了他的面子,但现在只有两个人在一起,颜衣这么说,他也就放心了。

    秦寂然开心了,气氛也就轻松了,两个人欢欢快快的回家了,下车的时候,秦寂然再一次殷勤服wù

    了一把,将穿着高跟鞋的颜衣直接抱进了客厅的沙上,然后又拿着拖鞋走过去,半蹲在苏颜衣面前帮她换鞋。

    “颜衣,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秦寂然一边给苏颜衣换鞋一边说道,要说颜衣怀了宝宝这件事,苏家人和他都是有那么点小怀疑的,最开始知dào

    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是十分兴奋的,但是后来想想,却又现了一点小疑点。

    颜衣是怎么知dào

    她自己怀孕的呢?又是怀孕了多久的呢?颜衣说的一直都不太清楚,他们也就知dào

    的模模糊糊。

    “明天去?”怀孕的时间快到一个月了,也可以检查出来了,是该去医院看看了,所以苏颜衣也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好,明天去。”看到苏颜衣这么痛快的就答yīng

    了,秦寂然也笑了。

    订好了明天去那就是明天去,第二天两个人便一起去了医院做检查,预约的妇产科医生是位老医生,也是苏妈妈的御用妇产科医生,给苏颜衣做检查的时候也做的十分仔细,又询问了一番之后,才道:“恭喜两位了,怀孕时间应该有四周了,还有九个月,你们的孩子就可以出生了。”

    四周?听到这个数字,秦寂然和苏颜衣的表情都略微有那么一点变化。

    苏颜衣是冷着脸的故作镇定,她来之前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准bèi

    了。在怀孕的最开始就知dào

    自己怀孕的女人,估计真的不多了,而一时冲动就将这种事情说出来的自己,估计这一辈子也就蠢这一次了。

    而秦寂然就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了,四周的时间?那个时候他貌似正好刚刚知dào

    自己要做父亲了!而这样计算下来,那岂不是颜衣在她刚刚怀孕的时候,就知dào

    自己怀孕了?

    秦寂然看着苏颜衣的视线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苏颜衣感觉到了,却也直接忽略掉了,反正她是没有解释的意思。

    “那个……”秦寂然犹豫着开了口,不知dào

    是想要说什么,因为他刚说了两个字,就被苏颜衣打断了。

    “检查完了,去公司吧,下午还有个会要开。”苏颜衣说着就站了起来,一副准bèi

    要走的样子。

    “先等等,我问问医生一些需yào

    注意的事情,好吗?”秦寂然拉住苏颜衣的手,心里有些好笑,颜衣这种逃避的态度,虽然不明显,却还是被他现了,看来关于孩子存zài

    时间的这个问题,他还是不问的好。

    “那你问吧。”只要不问她为什么会在那么早的时间就知dào

    自己怀孕的消息,秦寂然想问什么,她都没有意见。

    秦寂然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这个样子的颜衣,虽然似乎是有着什么不愿意告sù

    他的秘密,但还是让他觉得很可爱。

    秦寂然和医生聊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问了许多需yào

    在意的问题,医生对于这样的父亲心态也很了解,说了许多重yào

    的事情,苏颜衣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最初的时候还听了一会,但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无聊了,系统更新以后,自带的那个辅助育儿系统,里面有很详细的各种关于怀孕需yào

    注意的事情,现在听医生说来,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只是无聊了一会之后,她无意间看到秦寂然那认真的态度,却又突然间觉得这种事情似乎不是那么无聊了,至少看着这个样子的秦寂然,就让觉得,听听这些话也是有意思的。

    问过了需yào

    注意的事情之后,两个人就离开了,秦寂然一直小心的护着苏颜衣周围,就怕苏颜衣摔着或者是碰着了。

    秦寂然送苏颜衣去公司的路上,苏妈妈打来了电话,意思就是询问去医院检查的事情,电话是苏颜衣接的。

    “一切都很好,您放心。”

    “那你到底怀孕多久了啊,医生有没有推测出预产期?”

    “……咳,一个月左右了,我快到公司了,不聊了。”挂断了电话,苏颜衣就在心里叹气,人啊就不能冲动,冲动了一次,就得无数次买单。

    秦寂然一边开车一边偷笑,他就知dào

    ,颜衣对这个问题果然是避讳的。

    “如果有人问孩子的问题,你该懂得怎么回答的吧。”苏颜衣刚放下电话,就看到秦寂然忍着笑的样子,不由的冷着声音说道。

    “懂,不会引起麻烦的,你放心。”秦寂然也是聪明的,而且也足够了解苏颜衣,很是明白的回答道。

    苏颜衣神情却是一顿,看了看秦寂然,神色中闪过一抹犹豫,这男人的回答,显然也是明白了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问,反而很主动的配合她,本来她是不准bèi

    解释什么的,但却突然间有了那么一点点叫做愧疚的情绪。

    “你就不问?”苏颜衣就觉得自己也是有些没事找事了,但她就是想问问,想知dào

    这个男人怎么想的。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你想说的话,我不问你也说了。”秦寂然就觉得这个回答简直太简单了,他在剧本里都看到过许多次了,更何况他现在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而且颜衣那冷着脸却躲躲闪闪的样子,也让他觉得很有趣,就是不知dào

    也是开心的。

    不得不说,其实秦影帝也是有那么点腹黑的。

    “……以后有机会,会告sù

    你的。”苏颜衣想了想,十分慎重的说了一句,也算是她对秦寂然的一种承诺了。

    关于系统的存zài

    ,关于前世的秘密,她虽然没有准bèi

    说出来过,却也没有打算就这么隐瞒一辈子,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她就会顺其自然的说出来呢。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