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滚远点懂吗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拍卖会第二场,与第一场不同或者说是相反,第二场拍卖会拍卖的东西都是暗地里的东西,像是军火,像是毒品,也像是人口,反正只要是一般黑道上能够拿来卖的东西,这里就都能找到,当然能在这里成为拍卖品的东西,也不是一般黑道能够买的去的。

    第二场拍卖会的拍卖规则和第一场相同,同样是用现金交yì

    ,所有拍卖品的起拍价也都在一百万美金以上,而拍卖师却是换了一个更加火辣的小妞,媚眼一抛,就引来了无数的狼嚎声。

    “……第二场拍卖会开始,现在拍卖第一件拍卖品,m国某军半年前淘汰下来的一批军用武器,其中有手枪、冲锋枪,步枪,狙击枪……起拍价八百万美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二十万美金……”

    秦寂然听着台上的介shào

    声,然后又看了看苏颜衣以及暗一小组诸多成员冷漠淡定的表情,突然间就觉得,原来现实比拍电影还要玄幻呢。

    军火,永远都是黑道份子最为喜欢的存zài

    ,这批军火更是以极快的度叫价到了一千六百万美金,足足翻了一倍,而且还在上涨,由此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了。

    “你对这个不感兴趣吗?”秦寂然看着苏颜衣淡漠的样子,有些好奇的询问道,他是觉得苏家既然是黑暗势力,那自然也是需yào

    这些的,而且现在拍卖的似乎又是很枪手的东西,怎么就不见颜衣又意思购买呢?是因为有自己的购货渠道吗?

    秦寂然脑子里就想到了走私和军火大鳄,还有什么国际军火组织一系列的交yì

    活动,很是有趣的画面,甚至都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

    谁知dào

    他的问题刚问完,听到的众人包括苏颜衣在内,就都用着一种很是古怪的眼神在看着他,像是在问这种问题你都不知dào

    吗?

    “你不知dào

    吗?苏家有着自己的军工厂啊,需yào

    什么自己做就可以了。”苏颜衣反问的时候自己也有认真的在想,想着自己和哥哥父亲说话的时候,难道都没有说过这些事吗?

    这一次秦寂然的表情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军工厂?那个真的可以是私家拥有的东西吗?原来私人飞机私人油轮这些真的不算是什么,真zhèng

    的土豪拥有的应该是私家军工厂啊!

    “工厂里这些都能制造?”秦寂然有些不太确定的问,他所指的这些自然是台上拍卖的这些军火,也可以说是各种类型的枪支弹药。

    “当然。”苏颜衣十分肯定的说道,枪支弹药都不能制作的军工厂,还不如叫做是玩具制造厂好了。

    “还能制造别的?”秦寂然更加好奇了,作为一个男人,对于武器的喜爱也是十分正常的,在基地训liàn

    的时候,他就很喜欢射击训liàn

    ,现在听到苏家竟然有军工厂,真的很想见识一番,那显然要比看动物打架都意思多了!

    “当然!”不然怎么可能称得上是军工厂!苏颜衣就觉得这男人问话是不是有些太罗嗦了,不过看到男人那闪闪亮的眼神,瞬间就豁然开朗了,这男人原来喜欢这个啊!

    苏颜衣突然间就想到了下一份礼物的内容,也许她可以亲手做把枪送给这个男人!

    “你想去的话,后天从这里离开之后,我就带你去看看。”反正是度蜜月,老爷子和康仲应该都不介yì

    她将时间延长一些才是,玩得痛快才好啊,她可不想像上辈子那样当个工作狂了。

    “会不会影响工作?”秦寂然可是知dào

    苏颜衣是有多忙的,他们来这里之前,康仲送行的眼神都有些哀怨了。

    “没事,有康仲在。”

    “……好,那咱们就去看看。”康仲,你要挺住啊!

    就在两人的谈话中,第一批武器已经拍卖了出去,最后定价为一千八百多万美金,不过这实jì

    上也只是算是一道开胃小菜。

    接下来的拍卖中,枪支弹药与之相比,还真就不算什么,因为被拿出来拍卖的不仅仅有枪械,更甚至还有坦克、战斗机、大炮等等等等,有的是某个国家淘汰的,也有的是某个国家最新研制的,拍卖会到了最后,更甚至还出现了一架半报废了的航母,让秦寂然这种第一次来的人,可谓是大开了眼界,这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这航母都拿出来拍卖,真的没有关系吗?”秦寂然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你以为这些东西都是谁拿出来卖的?”苏颜衣看了秦寂然一眼,若有深意的问道。

    秦寂然想了想,眼神一闪,瞬间就明白了苏颜衣的意思,道:“你是说国家自己?”

    “当然,要知dào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走私商都是国家在幕后支持的,不然哪里有可能弄到这么多的武器和装备。”这件事几乎是各个大佬之间不用说的秘密。

    “也是。”秦寂然现在也明白这个道理了,任何势力想要做大,都需yào

    国家的支持!

    想到这里,秦寂然神色一凝,突然间想到了某个问题,问道:“那华伦斯家族也是?”

    “呵呵,他们背后的可是执政党,不对,应该说执政党的背后就是华伦斯家族,这么多年,在华伦斯家族支持下尚上位的m国总统,可是不下两位数。”苏颜衣毫不隐藏的将这些地下世界的隐秘说给了秦寂然知dào

    ,而这些事,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都知dào

    了。

    “那……”秦寂然反射性的想要问一个问题,却是刚刚说了一个字便停下了,似乎觉得又有些不太该问。

    苏颜衣一直都在注意着秦寂然的脸色,这些黑暗世界里的事情,对于秦寂然这样的人来说,势必有许多吃惊的地方,所以她也一直都在注意着秦寂然的情绪,在适当的时候进行一些解说和开导,而现在看到秦寂然这样的脸色,她似乎也明白了秦寂然想要问的问题。

    “你是想问我们苏家如何?”苏颜衣帮着秦寂然将他未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方便说吗,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而已。”秦寂然是有一些好奇,但却并不是非要知dào

    ,他知dào

    这种事情应该是极为隐秘的。

    苏颜衣这次没有说话,而是对着秦寂然比了一个“九”的手势,然后秦寂然就懂了,果然,每个国家的情势和历史,都是有着相同之处的。

    拍卖会到了最后,偶尔也会有流拍的东西,但绝大多数都被在场的宾客们瓜分了,大多数人也都可以说是不虚此行,而这一切苏颜衣一行人却是什么都没有买,他们苏家本来就是地下世界最大的卖家,这里面拍卖出的东西,本身就有着苏家的一部分,不过那些都是大哥和父亲安排的,苏颜衣并没有询问过。

    当天晚上的拍卖会结束以后,苏颜衣一行人就去了赌场,盛宴号上的赌场可谓是金碧辉煌十分奢华,船上的客人虽然被其他娱乐场所分流了一些,但大多数人还是聚集到了这里,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玩着。

    苏颜衣也让暗一小组的人随意去溜达,并且十分大方的说了一句输了算她的,当然这实jì

    上就要是算在老爷子的身上了。

    暗一小组留下了四名成员跟在苏颜衣两人身边,其余的人虽然看似去玩了,却也是分布在两人不远处,一边玩一边警戒着,将苏颜衣和秦寂然保护的滴水不漏。

    “想玩什么?”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到赌场这样的地方玩,苏颜衣也不太清楚秦寂然的喜好,便询问道。

    这个时候苏颜衣就愈的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果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因为他们真的有好多好多事情都没有做过。

    “随你。”秦寂然以前也偶尔玩过几回,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迷恋和喜好,只是娱乐而已。

    或许也是在这盛宴号上见过了所谓的黑暗世界一角,暴力与血腥,堕落与奢华,是最真实的人性,也是最腐朽的人性,秦寂然就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淡定了。

    秦寂然和苏颜衣都是那种只要站在那里,就足以吸引所有人视线的存zài

    ,那一身冷漠中带着尊贵的气势,更是让人不容忽视,所以这两人刚出现便已经被许多人注意到了,而当两人最终坐在一张赌大小的台子上后,这张台子也就备受关注了。

    不远处就有着两个男人一边拿着酒杯晃悠一边语气有些猥琐的说道:“看那小妞,真他妈的漂亮!”

    “那可不是一般的小妞,我看到科里那家伙可是陪着过的,就是不知dào

    是哪个家族的大小姐了。”另一个人若有所思的说道,但眼神也直直的盯着苏颜衣不放。

    这两个男人都是外国人,似乎也与科里有些熟悉,看年纪的话,感觉也很像是所谓的黑二代或者是黑三代了,一身的纨绔气息。

    “科里陪着的?那我们就问问科里这小妞是什么人。”猥琐的男人立kè

    就拿出电话打去找了科里,两个人交谈过几句之后,猥琐男人的脸色就变了,看着苏颜衣的眼神都小心翼翼的收了回来。

    “怎么了,是哪家的千金?”另一个人问,眼神还直盯盯的看着苏颜衣,显然对苏颜衣很是感兴趣,不过没等猥琐男人回答,就又用着玩味的语气说道:“还是说,是哪家少爷的小情人?”

    能够来这里的女人无非也就是这三种身份,千金大小姐,权贵人士的女人,亦或者是自身就拥有权势的女强人。

    “别乱说,那是苏家千金,快别看了,小心被找麻烦。”猥琐男人连说话的声音都降低了好多个音调,语气更是有些紧张。

    暴力兔子就在两人不远处玩着二十一点,正好听到两人的谈话,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气恼的,但现在就只剩下骄傲和不屑了。

    骄傲是因为苏家已然强悍如斯,而不屑自然是对这两个男人的前后变化了,没种的男人!

    其实类似的议论在赌场各处都有,但却不是人人都有这种眼界和人脉,能够知dào

    苏颜衣身份的实在是少之又少,所以不长眼睛的就送上门来了。

    苏颜衣真的很漂亮,用几句俗点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明眸皓齿、芳泽无加,瑰姿艳丽,绝代风华,而且她最引人注意的还不是相貌,而是那种气势,冷然中带着无比傲气的高高在上的尊贵味道,让许多男人看着,都迫不及待的会有一种征服的*!

    所以,有那么一两个自认为比秦寂然要有优势的男人,就出现在了苏颜衣的面前,这人显然是将苏颜衣当成了秦寂然的附庸,这或许在许多男人眼里,也都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能够来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如此。

    “这位美丽的东方小姐晚上好,不知dào

    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呢。”蹩脚的中文听着十分怪异,但眼前这男人故作绅士的样子,却更是让人厌恶。

    “你永远都不会有这个荣幸。”苏颜衣毫不客气的说道,手里的筹码同时也仍在了押小的地方,看都没有看那男人一眼。

    男人自然是有种被忽视的不甘,眼神一闪,对上了冷着脸看着他的秦寂然。

    “怎么,金主在这里,所以不好意思和我说话?美丽的小姐,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总是有更适合你的。”这男人显然不是什么绅士,两句话不到,就已经将那恶劣的心思暴露了出来。

    实jì

    上能够登上这条船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正人君子,这其中就是秦寂然和苏颜衣,也许也是不例外的吧。

    这是苏颜衣第一次听到有人说秦寂然是她的金主,感觉不是受到了侮辱,反而是觉得很有趣,但有趣是有趣,并不代表她就会放过这个一脸猥琐的男人。

    苏颜衣挥了挥手,示意暗一小组将人控zhì

    起来,但还没等暗一小组的人动作,秦寂然就直接就走到了男人面前,将自己手中的酒全部都倒在了男人的脑袋上,故作绅士的男人瞬间就变成了狼狈的落汤鸡,酒水顺着丝滴落下来的样子,让周围许多人都笑了起来。

    盛宴号上的规则很简单,那就是弱肉强食,只要你拥有足够的势力和实力,那么在这里你就拥有足够的言权,华伦斯家族可从来没有规定过在盛宴号不准打架什么,所以这里每年都会因为私人恩怨死上那么几个或者是几十个人,所以很多熟悉盛宴号规则的人都知dào

    ,这又是有热闹可看了。

    苏颜衣看到秦寂然的动作,骰子也不玩了,兴味盎然的转了身,也露出了一副看戏的模样,她倒是对这男人生气的样子,有些期待呢,哦,或者也可以说是吃醋的样子?

    “你,该死的!你这是在挑衅我,我,我要把你扔海里去,你们几个蠢蛋,还不过来揍死他!”被倒了一脑袋酒水的男人简直就是气疯了,红着眼睛就要挥拳头,但是看到秦寂然那冷冰冰的眼神,却是吓得一缩,说话都磕巴了,挥着手让一旁的四个保镖冲了上来。

    四名保镖冲上来的时候,暗一小组的成员也都围了过来,那几个保镖立kè

    就不动了,就算是实力上无法比较,但人数上总知dào

    多少的吧,这下子就连刚才调戏苏颜衣的那个男人,都有些埋怨自己的大意了,他刚才只顾着看美女,根本就没有看到有这么多的保镖一起在啊,不然他一定会找更多人来的!

    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这位被倒了一脑袋酒水的公子哥也没有弄清楚情况,还是觉得自己很有优势。

    “你们别以为人多就了不起,你们知dào

    我是谁吗?现在最后就给我道歉,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公子哥眼神阴狠的威胁道,但实jì

    上却也聪明的没有再继xù

    动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现在人少啊。

    秦寂然的反应很简单也很粗暴,一腿就踹了出去,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在这里和这些人讲道理是根本没有用的,实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公子哥被这一脚都快踢傻了,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揍了!他怎么可能会被揍?这些人知dào

    他是谁吗!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是费遖·蒂尔斯,我是蒂尔斯家族的继承人,你……”蒂尔斯反射性的叫嚣着,实jì

    上他喝了不少的酒,大脑也是有那么点不清楚,但是出来混的人,也不至于都是那种有眼无珠缺少智商的,这个时候的蒂尔斯,猛然冷静了下来,停住了叫嚣,却是用着冷飕飕的语气继xù

    说道:“你们是谁,什么身份?”

    蒂尔斯家族是欧洲的某个地下势力,十分有名气,以走私家,也有着上百年的家族历史,可以说是在欧洲横着走的存zài

    ,所以才会让费遖失去了警觉心,有些骄纵的碰了个苏颜衣这样的大钉子,当然他现在还不知dào

    自己碰的是个大钉子,还只是在怀疑程度中,不过他此时也想了,如果这些人的身份不如他,他一定会一点一点把这些人玩死!

    弱肉强食是丛林规则,那么欺软怕硬也许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滚远点懂吗?”秦寂然冷漠的看着被保镖保护起来的男人,无论这个男人是谁,但敢在他面前如此侮辱颜衣,那就绝对不行!

    实jì

    上秦寂然已经在克制了,他并不想惹什么麻烦,但如果是麻烦主动招惹上他,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你!你到底敢不敢报上名来,就算我今天认栽,也总得知dào

    仇家是谁吧?”费遖还在撂着狠话,他也是个好面子的人,虽然知dào

    这个时候不宜动手,但说点狠话还是可以的吧,当然实jì

    上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秦寂然察觉到费曼眼底的阴狠,看着费遖的眼神也多了一抹杀意,他也许并没有再黑道混过,也从未动手杀过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狠不下心这么做,任何有可能存zài

    的威胁,他都会努力的扼杀在摇篮里!

    “怎么,你想报仇?”苏颜衣这个时候冷冷的开了口,看着费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死人。

    苏颜衣也许不知dào

    秦寂然在想什么,但她此时的想法却是和秦寂然一样的,斩草除根,既然惹下了敌人,就该尽早善后才是,难道还真的在那里等着敌人报复吗。

    秦寂然和苏颜衣的眼神都太过冰冷,让费遖有种十分恐怖的感觉,想要报复的话都咽了回去,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也许就真的要留在盛宴号上一辈子了!

    “说话呀,不是想报仇吗,这个时候连声都不敢吱了?”苏颜衣平淡的语气中却带着慑人的寒意。

    费遖现在是有些骑虎难下,又不想丢了面子,心里又有那么点恐惧,不过他也并不真的认为这些人可以无视他背后的家族,想着只要拖延时间,让父亲赶来这里就好了,他刚才已经让保镖启动了联络装置。

    费遖是和父亲一起来的,他父亲去参加的拍卖会,而他则来赌场玩,现在拍卖会结束,费遖的父亲罗迪华·蒂尔斯估计也快赶过来了。

    “我父亲就要到了,如果你们不想惹麻烦,就应该对我客气一点。”费遖说话的同时,手臂也在缓缓动作,然后伸进了西装的外套内,那动作像极了要拿枪的样子。

    “你最好不用动。”而就在费遖要握住枪的一瞬间,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费遖的背后,然后费遖就现自己被枪口顶住了!

    四名保镖大惊,立kè

    就要拔枪,但与此同时,暗一小组的其他人却已经都拿好了枪对着费遖五人了,而在费遖身后的螳螂也冷冷的开了口道:“不想死的话就让他们收好强。”

    “放下枪!”费遖自然是不想死的,立kè

    就向着四名保镖命令道,四名保镖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敢拿费遖的性命开玩笑,也只能将枪放到了地上。

    而此时看热闹的群众就都聪明的远离了一些,纷纷找好了掩体隐蔽,却是没有立kè

    就离开的意思,来这里的人,这种场面可都是见惯了的,尤其是在知dào

    被枪指着的是蒂尔斯家族的继承人之后,就更没有几个人愿意走了。

    实jì

    上苏颜衣真的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也并不想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闹出人命,不过好好教xùn

    一下这个费遖倒是应该的了。

    “绑了。”苏颜衣一声令下,老虎立kè

    就拿出了绳子将费遖双手双脚都绑了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我父亲真的快来了,你们不是真的想把事情闹大吧,蒂尔斯家族可不是好欺负的。”费遖不敢反抗,但也不想乖乖的就被绑走,天知dào

    这些人想要怎么欺负他!

    “谁要欺负我蒂尔斯家族的人,也问问我答yīng

    不答yīng

    。”像是为了呼应费遖的话,费遖刚说完,罗迪华·蒂尔斯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背后,身旁也跟着六个保镖,看到场中的情景,已经将枪都举了起来。

    暗一小组的人反应也很迅,在那些人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两人警戒了,苏颜衣更是在第一时间现了罗迪华,这男人她在爷爷给的资料上见过,一眼就认了出来,而秦寂然则略微移动下了身体,将自己挡在了两方人的中间,尽量让苏颜衣离开对方射击的范围,他不希望任何意wài

    出现。

    “罗迪华·蒂尔斯,你来为你儿子向我道歉的吗?”苏颜衣气势十足的问道,她此时仍旧坐在座位上,手中拿着一杯酒,轻轻的晃着,那种淡定从容的感觉,让很多人都觉得十分惊讶。

    “你是什么人?”罗迪华并没有生气,显然座位一方大佬,他比自家儿子要有城府的多,同时也冷静的多,他很容易的就能从暗一小组那些人拿枪的姿势和瞄准的位置判断出,这些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苏颜衣和秦寂然那两人冷静从容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dào

    不是一般人。

    “苏颜衣。”这个时候,苏颜衣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对于这一点她从来没想过要隐藏。

    “姓苏?Z国人?苏言陌是你什么人?”苏颜衣的名字还是有些陌生的,但却也能够让人很快的就联想到一些什么,像是苏言陌的名字。

    与苏颜衣相比,苏言陌的存zài

    就是地下世界众所周知的事情,有许多人甚至称呼其为地下世界的小太子,也有人叫他是佣兵界的大哥大,名气只响亮,不比秦寂然这位大众偶像差,当然两个人所处的世界不同,粉丝群也是不同的。

    “我大哥。”大哥的名字果然比自己的名字好用呢,看到对方听到她的回答之后变得更加凝重的脸色,苏颜衣暗暗的想到。

    而这个时候,变了脸色的不仅仅是罗迪华,还有费遖以及周围许多听到这番话的人,能够登得上盛宴号的,都是在地下世界数得上数的人物,这些人中几乎就没有人不认识苏言陌!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