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斗兽台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老大,你说,晚饭一起吃真的没有问题吗?”厨房外,兔子很是担心的看着暴龙问道。

    暴龙反问:“你不想吃?”

    “想!”兔子十分肯定的道。

    “那你在担心什么?”暴龙有些不明白,兔子平日里最喜欢吃,刚才也最活跃,现在这是怎么了?

    “担心大姐头揍我!”兔子很是诚实的实事求是道,她虽然也愿意打架,但是她愿意的是揍人,而不是被人揍!

    兔子和苏颜衣的年纪相差不多,也是和苏颜衣一批成长起来的人,那么在那一批人中,就没有人不被苏颜衣揍过的,兔子现在虽然很厉害,但是想着不久前苏颜衣一串五的壮举,就觉得自己还不是对手啊!

    “扑哧”一声,周围听着他们两人说话的其余人都笑了。

    “笨兔子,你也有怕的人啊。”说话的是个戴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代号蜘蛛,是一名十分厉害的电脑高手,也是小队的情报员分析员。

    “你过年的时候不在基地,你不懂。”兔子对着蜘蛛摆着手指,一副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插嘴的样子。

    蜘蛛挑眉,这只没有脑子的兔子竟然说他不懂,这也太瞧不起他了!他不懂,难道他还不会查吗?蜘蛛打开电脑,噼里啪啦就开始敲了起来,然后看着电脑屏幕,一会惊讶的瞪眼,一会脸色变得古怪,也不知dào

    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兔子好奇的凑了过去,与她一起凑过去的还是老虎,老虎算是小队中的突击队员,对于各种枪械十分精通,也是一个改造能手。

    而这三人一同盯着屏幕看的时候,屏幕上正在播放的便是苏颜衣在基地里一串五的情景。

    兔子一看便开口道:“大姐头不愧是大姐头,就是厉害,你这视频效果也就一般,我看的可是现场版,你们不知dào

    ,大姐头那气势,啧啧,那就是我辈人心目中的偶像啊。”

    “大姐头?说的是大小姐吧,据说她的枪法也很准,我一直想看看。”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枪,然后悄无声息的就把枪变没了。

    蝙蝠,神枪手,最为擅长的就是高精狙,即使是夜里,命中率也高达百分之百,而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和不同的射击高手比试,不过他年纪大一些,并不是苏颜衣同一批的训liàn

    员,所以只能是听说而已。

    “是很准,我们那届的第一名,只是可惜了,大小姐最后竟然从商了,很难再见到那时的风采了。”兔子十分惋惜的说道。

    “也不一定,这次的盛宴号上可是有许多活动,说不定大小姐就会给我们露一手呢。”蜘蛛猜测道,他是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对于盛宴号上的事情也有所了解,这个盛宴号可是不简单呢。

    “我师父那组以前跟着大少爷来过,和我说了一些这里的情况,是很特别。”老虎也赞同道,他们师父就是老一辈的暗组成员,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是教官级人物了,但偶尔也会出任务,而这些人现在大部分都在苏言陌的手下工作。

    而这个时候,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样子十分有趣,一个高壮如牛,一个瘦小如鼠,也当真是符合了他们的代号:黑牛,老鼠。

    “我查过了,套房里没有任何监视设备,很安全。”老鼠汇报道,他是跟踪与反跟踪的高手,也是小队里的情报调查员和爆破手。

    “饿了,什么时候开饭?”老鼠汇报过,黑牛便摸着肚子道。

    小队里,兔子喜欢吃,但黑牛却是最能吃的。

    “快了吧,姑爷正在做饭,啧啧,没想到我们还有这种口福。”老虎十分感慨的说道,作为一个男人,他是君子不入庖厨的典型代表,但这位姑爷不愧是被大小姐看上的男人,果然是很不同的啊。

    “咳咳,快过来收拾桌子,开饭了。”袋鼠这个时候也出来喊了一嗓子,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敲苏颜衣的房门。

    “大小姐,姑爷做好饭了。”

    “恩。”

    苏颜衣推门走出来,众人的视线便立kè

    落在了她身上,视线中有忐忑,也有期待。

    “颜衣,我做了很多,让大家一起吃吧。”秦寂然这个时候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虽然是解释,但却也像是在征求苏颜衣的意见,毕竟这些人是她的属下。

    “恩。”苏颜衣也没有什么意见,小队里的人她认识绝大部分,就是个别的也听过他们的名字,这一次爷爷让这队人跟着他们出来,也未必没有让他们彼此熟悉的意思。

    众人欢快的笑了,几个大汉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摸着脑袋坐下了,不过动作却还是有些拘谨的。

    一行十二人坐定,苏颜衣率先拿起了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动起了筷子,众人看了看,也跟着吃了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众人的动作都不快,用着一种试探的心情吃下了第一口食物,但很快众人的眼睛就亮了,下筷子的动作也变得十分快起来。

    姑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厨艺,果然是十分不错的啊!

    众人吃的很欢快,但却并没有失礼,反而有些小心翼翼的将面对苏颜衣那面的菜留了出来,以示对两人的敬重。

    吃过了饭,秦寂然想去泡茶,但袋鼠却抢先了一步,将茶水准bèi

    好给众人送来,先是给苏颜衣和秦寂然倒了一杯,然后就把茶壶往桌子上一放道:“谁喝谁倒。”

    “袋鼠,你这待遇也差距太大了吧。”兔子很不满,但一边说着一边就拿起了茶壶,给自己和螳螂一人倒上了一杯,至于其余人,就要自食其力了。

    “哈哈,你们早就该习惯了才是,这顿饭吃的好饱,大小姐,晚上要出去溜达溜达吗?”袋鼠有些期待的问道。

    好斗的小兔子也立kè

    期待的看向苏颜衣,她本来以为吃了姑爷的饭,很是有可能被大小姐揍呢,谁让她最知dào

    大小姐的小心眼呢,但现在没了动手的意思,她倒是有些手痒了,她可是听说这里有许多格斗类的比赛,很是想要去见识见识呢。

    “你们自己出去玩吧,注意安全就是。”苏颜衣挥了挥手,打着众人走了,但显然她是没有出去的意思,刚来而已,好好休息一晚才是,明天晚上才是拍卖会开始的第一天,而拍卖会也将持续开办三天,她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玩。

    “这个,不好吧,我们可是来保护您和姑爷安全的,哪里能自己去玩。”暴龙老大不同意,瞪了一眼跃跃欲试的队员吗,谨慎的拒绝道。

    “去吧,就当是为我探路了,不然就留下一两个守门,其余的人随意。”苏颜衣说完就拉着秦寂然的手直接进了房间,吃饱了就该休息了。

    回到了房间,苏颜衣直接就去洗澡了,秦寂然想说吃过饭就洗澡不好,但颜衣哪里会听他的话。

    看着浴室的门,秦寂然眼神闪了闪,犹豫了一小下,脚步轻轻的走了过去,敲了敲门。

    “什么事?”颜衣问,声音有些低,应该是因为在泡澡的关系。

    秦寂然却是因为这三个字而有些心跳加,只是听着颜衣的声音,就让他有些身体紧了,而想象中浴室里的风光,就更是让秦寂然有些激动不已了。

    “颜衣,我能进来吗?”秦寂然问,声音同样有些沙哑。

    浴室里沉默了两秒钟,才听到苏颜衣用着无比淡定的声音说道:“进来吧。”

    秦寂然推门进去,果然看到颜衣在泡澡,应该是用了精油,水里一股子花香味,很是好闻,就和颜衣平日里的体香是一样的。

    而这样顺着看去,秦寂然却是移不开了眼神,颜衣那白皙肌肤应该是因为水温的关系,而多了一层薄红,莹润中透着水泽,让人很是有种想要摸上一摸的感觉,这样的诱惑对于秦寂然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抗拒的啊。

    “颜衣,我帮你擦背吧。”秦寂然走上前几步,耳尖有些微红的道,虽然心里的想法有些不太受控zhì

    ,但秦寂然并不太好意思表现出来,在这种事情上,秦寂然的表现还是有些腼腆的。

    实jì

    上秦寂然已经为颜衣洗过好多次澡了,但大多数的时候颜衣都是半睡半醒的时候,而像是现在这般清醒的时候,却是极少的,尤其是秦寂然主动走进来,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就连秦寂然自己,都觉得自己似乎是学坏了,胆子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苏颜衣半眯着眼睛十分享shòu

    的躺在浴缸里,听到秦寂然这么说,也没有说出,只是伸出纤纤玉指指了指一旁的毛巾,秦寂然立kè

    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知dào

    她这是同意了,十分开心的凑了过去,拿着毛巾帮着颜衣擦起了身体。

    开始的时候,秦寂然还能够克制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心情,但擦着擦着,看到颜衣毫无防备的躺在那里的样子,心情就有些克制不住了,手指也开始在苏颜衣的身上流连起来。

    “颜衣……”轻呼之后,落下的是秦寂然极为热切的深吻,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这么做了。

    “你就是这么进来为我擦澡的?”苏颜衣好不容易得了空隙,哑着声音反问道。

    秦寂然贴着苏颜衣的耳边,亲昵的为苏颜衣捋了捋头,道:“过一会再擦澡好不好?”

    “一会?三分钟?”苏颜衣颇为挑衅的问道。

    秦寂然挑了挑眉毛,三分钟?这样挑衅一个男人,真的好吗?

    “三分钟怎么够,就三个钟头吧,我会努力的。”

    “……”

    暗一小组留下了四个人保护苏颜衣和秦寂然的安全,其余的人都散布到油轮各处去调查情况了。

    这艘油轮真的很大,而且很多地方都需yào

    身份验证才能进入,好在科里离开之前留下了十张银色卡片给众人用,让众人不至于哪里都进不去。

    而这一晚上,出去搜集情报的众人也算是大开眼界,看到了许多非一般的东西。

    实jì

    上暗一小组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战场上过,人也杀过,但如果说他们以前见到的是血腥和黑暗,那么在这里见到的就是沉沦与堕落,以前的种种如果说是为了生存,那么这里的种种就只是为了娱乐!

    “我靠,我真的不想骂脏话,但这里的这些人,真他妈的不是人啊!”老虎逛游了一圈回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的。

    “怎么,见到什么有趣的了?”暴龙作为组长选择留守了,颇感兴趣的问道。

    “你想听什么?暴力点的,还是带点颜色的?亦或者是诡异点的?呵呵,我算是明白了,这艘油轮就是堕落之城的翻版,吃喝嫖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老虎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自己刚刚看到的,啧啧,不愧是盛宴号,还真是一场人性盛宴啊。

    夜色渐浓,其余的几个人也都6续的回来了,神色各异,显然也都是现了一些什么。

    第二天,苏颜衣还没睁开眼睛呢,就觉得自己全身懒懒的动都不想动,然后便想到了昨夜的疯狂,顿时就觉得有些气恼了,这男人明明说是三个小时,但为什么一折腾就是一晚上,当她是不会累的吗?

    苏颜衣也不睁开眼睛了,直接就动了动手指,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狠狠的就掐下去了!

    “哦!”脑袋上传来一身闷哼,手指也瞬间被温柔的手掌握住了。

    “宝贝,早安哦。”秦寂然也知dào

    自己昨晚似乎有些过分了,所以就连问早安的声音都有些小心翼翼的了。

    “放手。”苏颜衣声音有些干涩沙哑,不要问这是为什么,这都是秦寂然的错!

    秦寂然听话的放了手,然后便感觉到腰间的某个位置又疼了,颜衣这次似乎气的不轻呢,都开始体罚他了!

    “颜衣,别气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做早饭去?”秦寂然觉得这个时候最好哄颜衣的办法,就是多做点好吃的来让她开心了。

    颜衣听到这话就更气了,这男人现在越来越奸诈了,竟然都知dào

    用吃的东西诱惑她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苏颜衣恨恨的想着,就忍不住磨了磨牙齿,然后狠狠的咬在了面前的肌肉上,啧啧,有点硬,但口感还是可以的,就是可惜了不能真吃!

    “唔!”这次秦寂然的闷哼声就有些怪异了,可不仅仅是痛那么简单了,看着苏颜衣的眼神,也变得幽深起来。

    “颜衣,你是不是不太饿?”秦寂然声音有些沙哑的若有所指道。

    苏颜衣刚想说你就知dào

    吃啊,饿不饿的都被你说了,但是刚一抬头,嘴就被人吻住了,然后紧接着就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天啊,她也很累的好不好!受了刺激的男人果然很恐怖!

    当天早上,秦寂然是被苏颜衣踢下床的,而苏颜衣是被秦寂然抱入浴室的,然后美好的一天就在如此灿烂的春光下开始了。

    早餐袋鼠等人是自己准bèi

    的,他们这么多人,自然是不好总吃秦寂然做的,所以袋鼠一早就下了厨,还特意为苏颜衣和秦寂然两人也准bèi

    了一份,他的厨艺也是很不错的,但就是做工粗糙了点,秦寂然又亲自为颜衣做了一小锅粥,剩下的一点被兔子偷吃了,差点就将锅都舔干净了。

    吃过了早饭,众人在客厅等着苏颜衣吩咐。

    “你们昨天去玩,玩的如何?”苏颜衣有些好奇的问道。

    “纸醉金迷。”暴龙很是难得的文雅了一把,实jì

    上则是因为他很难具体去形容啊,几个小伙伴回来汇报的事情,他真的不确定是不是应该汇报给大小姐知dào

    呢。

    苏颜衣挑了挑眉,对于暴龙有所隐藏的态度,并没有追问下去,因为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回答了,看来这油轮里的情况就连暴龙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都很惊讶了。

    “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介shào

    一下?”苏颜衣换了个话题问道,他们在游轮上有整整三天的时间,总不可能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出去吧。

    “大小姐想出门,去斗兽台如何?我给大小姐露两手看看。”暴力兔子第一时间就蹦了出来,十分兴奋的说道,挥舞着的拳头的样子很是期待,她昨晚出去逛了一圈,觉得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地方了,就是老大命令不得随意动手,才只能不甘心的回来。

    “斗兽台?做什么的?”苏颜衣实jì

    上在来之前是去找过老爷子要情报的,但是老爷子却告sù

    她让她自己去找,后来苏颜衣又去找了自家大哥,但大哥就更无趣了,只是讲了拍卖会的情况,至于其他的,大哥表示他没有去过,一概不知dào

    !

    而当她去找老爸的时候,老爸正和老妈在一起,表情就更是无辜了,只说去参加过拍卖会和赌场,其余的地方一概也不知dào

    !那无辜的表情看在苏颜衣眼里,当真是一点都没有觉得无辜!

    那个时候苏颜衣就决定了,一定要好好查查看这盛宴号上有什么,然后回家和老妈报gào

    一番!

    “比武的,人和人,人和兽,兽和兽都可以,可以押注,现金,固定产,不固定产,人命,啧啧,押什么都可以!”小兔子很是兴奋的讲解道,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这么血腥的事情。

    苏颜衣看了兔子一眼,这丫头几年不见,性格是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这么好斗。

    “没兴趣,换下一个。”苏颜衣也好斗,但这种好斗并不是时时都会表现出来的,这要特点的时间和特点的事件,可不像是小兔子那样,找个人就想打架。

    苏颜衣的话让小兔子瞬间就耷拉着脑袋,表情好不失望,她就知dào

    大小姐绝对不会这么好心的满足自己的愿望的。

    “大小姐,不如去赌场看看,这里的设施不比拉斯维加斯差,很不错。”大黑牛很好赌,昨天去的地方就是赌场,但因为有任务在身,只是小玩了几手,并不太过瘾。

    “下一个。”这一个建议,苏颜衣直接就忽视了,赌场有什么好玩的,她很小的时候就玩腻了啊!

    这次耷拉着脑袋的就换成大黑牛了,大小姐这么不感兴趣的样子,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老虎在一旁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眼神闪了又闪,看了看苏颜衣,又偷偷的看了看秦寂然,动了动嘴唇,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苏颜衣看到这一幕,倒是有些好奇了,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是太惹人怀疑了。

    “老虎,你昨天去了哪里?”苏颜衣直接就点名问道。

    老虎愣了愣,但随即就反应过来,憨厚的笑了笑,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俺昨天没去哪啊,就在酒吧逛了逛,挺普通的。”

    听到老虎的话,在场的人表情都变了,不是忍笑的,就是忍不住笑出来的,这种太过明显的装傻,实在是让人无法继xù

    配合啊。

    “那就去酒吧看看吧。”苏颜衣自然也知dào

    老虎的怪异,很是让老虎头痛的说道。

    苏颜衣的话就是决定,众人立kè

    开始准bèi

    ,通讯器,武器,还有路线,当然还有头痛的老虎负责带路。

    “那个,酒吧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啊,而且那里似乎是晚上才热闹,咱们大白天的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吧。”老虎垂死挣扎道,企图打消苏颜衣的决定,他昨天去的真的是酒吧,但酒吧可不是一般的酒吧,里面上演的节目,当真是很火爆的啊,如果是他们兄弟几个去看看到是没有什么,但大小姐和姑爷一起去的话,那可就太不合适了!

    “你这话很有道理。”苏颜衣停住了脚步,似乎开始赞同老虎的话了。

    老虎立kè

    就笑了,殷勤的道:“是啊,要不咱们换个地方,酒吧真没有什么意思的啊。”

    “好,那就晚上再去酒吧!”苏颜衣一句话,让老虎立kè

    就又头痛了,他就觉得,晚上去还不如现在去呢,说不定晚上的节目现在就没有了呢,他怎么就那么笨,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那咱们现在去哪?”暴龙无所谓的问道,反正去哪都不重yào

    ,只要能保护大小姐和姑爷的安全就可以了。

    “大小姐,就去斗兽台看看吧,真的很暴力很血腥很热血沸腾的啊!”小兔子立kè

    就蹦了出来,她真的很想去斗兽台蹦跶蹦跶啊!

    “那就去斗兽台吧。”苏颜衣看着急红了眼的小兔子,心里觉得有趣,也就答yīng

    了兔子的请求,反正她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欧耶,大姐头就是爽快,你去那里看了一定不会失望的!”

    一行人这便去了斗兽台,斗兽台当真是一个台子,就在盛宴号的船面上,还没有走进便听到了欢呼声,远远的也能看见一个高高的台子,上面似乎就有几个影子,但走进的话却会现,这斗兽台想要进去也是需yào

    身份印证的,不过有苏颜衣手中的金卡开路,众人自然不会受到阻拦。

    在验证过身份之后,侍者给了众人一个小型的仪器,上面很详细的记录上斗兽台的各种规则,而这规则也很简单,斗兽台上除了不可以使用武器,身体的任何招数都是可以使用的,而斗兽台最吸引人的还是赌斗,这台仪器上是有标号的,如果有客人想要参加,只要用仪器报名参与就好。

    众人被安排在了一个很靠前的圆桌旁,苏颜衣和秦寂然坐下,其余的十人全部分散在周围警戒,神色很认真,这种露天的地方也是有着一定危险性的。

    “兔子,有兴趣上台吗?”苏颜衣看了一下规则,这里的赌斗擂台也可以说是生死擂了,只要双方签订协议,是可以生死不论的。

    “当然!不然不就白来了,大小姐,你给我报个名,再在我身上押个百八十万的,准保能赢!”暴力兔子自然也是知dào

    这里规则的,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样的生死擂台也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而且她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

    “那就去吧。”苏颜衣将仪器交给了袋鼠操作,同时也答yīng

    了兔子的请战。

    秦寂然坐在苏颜衣旁边,眼神一直四处看着,最后则有些凝重的落在了擂台上,此时擂台上打斗的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黑人,很是高壮,身高大概在两米左右,像是个小巨人,而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是一个白人,两个人在擂台上似乎已经打斗了一段时间,身上都有些伤,血都吐了好几口,但却仍旧没有任何放qì

    的意思,每一次动手都像是要拼命一般,感觉颇为悲壮。

    如果说是拼命打架的话,秦寂然也不算是第一次见到,他以前也看到过一些人为了生存打斗,就说他小时候也总和小混混打架,很多时候就是拼了命再打,但是,这种比赛或者说是赌斗形式的拼命,秦寂然却是第一次见到,心里有些无法避免的沉重。

    这艘游轮,当真是带他进入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之中。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