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小伙伴们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苏家人一同出游,同坐在一辆车上,车子是私人订制,全车防弹安全性能极佳,车内布置十分舒适,透着一种低调的奢华,就是什么都有,看起来并不如何特别,却每一样都是最好的,这是苏妈妈最喜欢的一辆车,倒不是车本身的价值如何,而是这辆车的作用,一般只有大部分苏家人一起出游的时候,才会开这辆车去。

    苏老爷子抱着小苏诺坐在一起,秦寂然将准bèi

    好的糕点和饼干递给众人吃,这些都是他亲手做的,味道很是不错,众人都吃了不少,尤其是小苏诺,吃的开心极了。

    车开了大约四十多分钟后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广缘寺,这是一座具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古寺,主持方丈善缘大师更是国内年纪最长的大师,据说已经过了百岁高龄。

    众人下车之后步行上山,一路上碰到了许多来寺庙上香的香客,这些人也大多都是一家子一起来的样子,将整个寺庙都点缀的十分热闹。

    进了寺庙,苏颜衣并没有随着苏妈妈到处去拜佛,而是请了寺庙里最高的一柱香,直接去了寺庙最中央的大香炉,和秦寂然联手将高香插进了香炉里。

    高香高达一米多高,徐徐燃起的时候,苏颜衣略微仰着头,眼神有些飘忽,开始在心里默念道:“我不知dào

    自己是因为什么才能够重活这一世,但我很感激给了我这一次机会的人,也许是你们,也许不是,我也不知dào

    该信奉什么,但我知dào

    ,我该做的是什么,我会好好珍惜这一世,努力的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让这一辈子过的再无遗憾!”

    短暂的停顿后,苏颜衣再次在心里默念道:“如果苍天真的有灵,那么我愿祈福,希望家人可以身体健康事事顺遂;如果世间真有恶报,那么我愿祈祷,希望敌人可以饱受折磨不死不休;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因果循环,那么我愿意这一生一世都护着那个男人,永生不离!”

    在苏颜衣祈祷的时候,秦寂然一直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眼神也只专注的看着苏颜衣,像是一抹影子,永远的守护在那里。

    如果真的有神灵存zài

    ,那么他愿意祈福,希望颜衣可以平安,康健,幸福,永远!

    如果愿望可以再有一个,那么他希望他可以永远和颜衣在一起,永不分离!

    小苏诺和苏言陌一起走在寺庙里,眼神四处的看着,很是好奇的模样,精致又可爱的样子吸引了很多的视线,更是有年轻点的女孩将父子俩牵手的样子拍了下来,苏言陌微微皱眉,却是没有多做什么,对于他们这样的家族成员来说,势必要习惯面对各种不同的视线。

    父子俩走着,便到了佛祖的大堂,小苏诺看到许多人都跪在那里拜佛,也好奇的走过去跪了下来。

    “佛祖爷爷,你要保佑太爷爷,爷爷,奶奶,爸爸,小姑姑还有小姑夫哦,要让大家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哒,诺诺会乖乖听话的,也希望妈妈在天上可以开心,诺诺很想你,还有,要保佑小白白快快长大,保佑小萌不要再那么懒了,哦,也希望小姑姑和爸爸都可以经常笑,小姑姑笑起来的样子最美啦……”

    小苏诺软糯的声音很是可爱,一边思考着一边说出来,而话语中的内容真是让人又感动有觉得好笑,这也许就是属于孩子最真挚最单纯的一面吧,美好的让人自惭形秽。

    众人拜过了佛,也许下了愿,随后又在寺庙里用了一顿斋饭,才欢欢喜喜的回了大宅,而这个时候登门拜访的客人也66续续的到了,苏颜衣和秦寂然一起也接待了许多客人,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忙里偷闲,回到了两人的小楼里。

    初三,苏家聚会,或者准确的说是苏家暗势力聚会,来自于世界各地的苏家势力负责人,以及苏家势力中的精英成员,全部都会来a市参加一年一度的苏家大聚会。

    对于这个聚会,苏家成员并不是要求都参加的,像是苏颜衣这几年就没有参加过,而秦寂然更是今年才知dào

    有这样的聚会,而负责主持聚会的人是苏爸爸,苏大哥则是辅助苏爸爸负责人员接待方面。

    聚会的举办地点就是在苏颜衣曾带着秦寂然去过的那家私人会馆里,那里场地宽阔且较为私密,在那里聚会不仅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还可以让这些成员尽情的玩耍和比试,要知dào

    这些成员都是属于暗势力的,平日里少不得武斗,身手一个比一个好,聚在一起的时候,就难免想要比试比试了。

    而苏颜衣锻炼了许久,为的也不过是参加这次的聚会,有几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就属于那十分好斗中的一员,当然苏颜衣本人也是如此的。

    “里面有几个人很讨厌,你不要理会他们就是了。”进去之前,苏颜衣很是认真的对着秦寂然叮嘱道。

    秦寂然有些好奇,虽然颜衣口中说着讨厌,但神色中却不是讨厌的意思,反而带着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对手一样,让秦寂然很是感兴趣。

    苏言陌回头看了两人一眼,也插言道:“不要打的太凶。”

    对于这话,苏颜衣一点理会的意思都没有,看都没有看苏言陌一眼,而秦寂然却是立kè

    明白了苏言陌的意思,有些无奈的看着苏颜衣,怪不得颜衣今天一早起来情绪就有些异样,来到这里之后更是显得有些兴奋,原来是因为要来打架的关系啊,希望打起来的时候可以点到为止,不要真的受伤了才好。

    秦寂然没有参加过这样的聚会,也不知dào

    具体程度会到哪里,虽然有些担心,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也做好了一直跟着苏颜衣的准bèi

    ,无论如何,他总是要护着颜衣的。

    今天会馆已经停止对外营业,门口的接待人员都是自己人,看到苏家的人来了,立kè

    就站直了身体低头问好,态度十分恭敬,能够来这里参加聚会的都可以说是苏家嫡系,很多都是苏家从小就收养的人,对于苏家人,自然是又感激又敬重的。

    苏家一行人直接来到了会馆后方的野战场广场,那里已经聚集了数百人,穿着什么的都有,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闲聊着,看到苏家人出现,却是立kè

    都停下了动作,十分迅的站直了身体,看着苏家众人眼神同样充满了敬重。

    “好了,不用这么拘束,让你们回来是过年的,都自在些。”苏爸爸说话也不用喇叭,中气十足的扬高了声音,便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是!”众人齐声应是,但动作上却是没有什么放松的意思。

    秦寂然将这一幕看过去,总觉得这场面似乎有些熟悉,很像是军队检阅时的场面,略一想,便也想到了这些人都该是进行过军事化管理的,不然不会有如此行为。

    “好吧,我在这里你们就这样不自在,我也不多说废话了,这一次的年会红包已经准bèi

    好了,就在这个箱子里,规矩不变,打赢的就可以上来抽取,现在就开始吧。”苏爸爸大手一挥,立kè

    就有人捧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里面密密麻麻的有数百个红色信封,与在场的人数相比只多不少,倒是真的很有红包的意思,就是不知dào

    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按理来说红包一般包着的都是钱,但秦寂然却又觉得不应该是钱,毕竟在场的这些人谁也不是缺钱的人,而苏家人做事却往往都是出人意料的,所以秦寂然也就很是好奇的向着苏颜衣问道:“颜衣,红包里包着的都是什么?”

    “什么都有。”苏颜衣虽然是在回答着秦寂然的话,但眼神却凌厉的扫视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后缓缓的又将视线定在了几个点上,而那几个点上所站着的人也都在看着苏颜衣,眼神热切,跃跃欲试的眼神和苏颜衣极为相似。

    秦寂然随着苏颜衣的眼神看去,也看到了那几个人,年纪上和颜衣差不多,有男有女。

    “走吧,带你去认识几个朋友。”确定了那几个人的位置,苏颜衣拉着秦寂然的手走了过去,而那几个人也缓缓的向着苏颜衣的方向移动着,大约有五个人的样子,很快就和颜衣两人聚到了一起。

    “大小姐,好久不见!”其中一个看起来最为年长的男人,很是稳重的打着招呼,眼神扫过秦寂然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位就是秦先生吧,您好,我是庞仲文,很高兴见到您。”

    “你好,我是秦寂然,也很高兴认识你。”秦寂然表现的比较和善,实jì

    上他并不是很适应这个男人对他的态度,太过尊敬了,比上下级的感觉还要严重,不过他并没有多做表示,因为他知dào

    这便是属于苏家人的荣耀和底蕴。

    虽然不是第一次走进这里,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属于苏家的势力,但秦寂然却还是有种十分特别的感触,好似这个时候才是他真zhèng

    了解苏家的时候,而且这份了解也只是最为浅薄的开始而已。

    “姐夫,我是苏韵,很高兴认识你!”苏韵似乎是这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小姑娘,从眼神和语气都能看出,这个小姑娘还是很活泼的,看着秦寂然的眼神充满了好奇的问道。

    “我是楚啸文,见过姑爷!”楚啸文的年纪似乎和秦寂然差不多,为人有些拘谨,是一个身材颇为健壮的男人。

    “我是苏至信,秦先生,久仰大名。”苏至信微笑着和秦寂然打着招呼,但那笑容怎么感觉都有些像是在算计,很像是一只狐狸在对你笑。

    “我是苏娇娇,姐夫好。”最后一个打招呼的女孩似乎和颜衣的年纪差不多,感觉斯斯文文的,很有一种职业女白领的感觉,倒是不如她的名气那般娇气。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秦寂然认真的将这几个人的名字和特征记在了心里,这些都是颜衣的朋友,值得他去认真的对待,而且从这些人的气息上来看,这些人显然也都有着不错的身手,似乎也就是颜衣这次来这里的目标了。

    “认识过了,就开始动手吧!”众人做自我介shào

    的时候,苏颜衣就站在一旁看着,等到所有人都介shào

    过了,才冷冷的开口说道,一身战意也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

    其余人表情各异,但大多都是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谁让每次见到这位大小姐,他们都要陪着打上一场呢。

    “让狐狸先上吧,他最弱。”苏韵笑着点了名,而被点到的狐狸则笑眯眯的看着她,也不拒绝,直接就走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狐狸自然就是苏至信了,虽然他是个男人,也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很弱,但事实就是自己真的是这几人中最弱的,每次打斗都会第一个被送出来,算是消耗苏颜衣战力的,这种待遇他都习惯了!

    苏颜衣也不废话,跟着走了过去,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比试的样子已经很明显了,周围也渐渐的聚拢了好些看热闹的人,秦寂然眼神微冷,也站在一旁看着,眼中却只有苏颜衣一个人存zài

    。

    他知dào

    自己不该太担心,这只是一场比试而已,更甚至还是朋友间的较量,他可以感受到颜衣和这些人之间的感情,但是,他还是会担心,他和颜衣比试的时候都不忍心下重手呢,现在看到颜衣和别人打,心里就愈的觉得有些憋屈!

    颜衣会不会痛?那只狐狸下手那么重,根本就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看的秦寂然牙痒痒,也很是有种想要自己上场打斗一番的感觉,至少怎么的也要揍上一拳,让那只狐狸知dào

    痛的滋味!

    秦寂然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看着,心里却是各种滋味都有,翻腾不息!

    而场面的比斗却也是格外的精彩,狐狸虽然号称是几人中最弱的,但和一般人比起来,却也是极为强悍的,和苏颜衣打在一起,最初的时候还是有种势均力敌的感觉,让人过足了眼瘾,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两人之间的差距却是渐渐的显露了出来,苏颜衣的凌厉与刁钻让苏至信越来越难以招架,最后甚至被苏颜衣成功锁喉,成为了第一个被淘汰的选手!

    苏颜衣虽然赢了,但也耗费了些体力,她在格斗技巧上没有任何问题,但体力上却是有些不如从前,这还是经过最近一段时间训liàn

    后的结果,不然估计就更弱了。

    “大姐头,身手还是那么强悍呢,不过你这体力,似乎不如从前了啊,难道是老了?”几人之中也只有苏韵会这般对苏颜衣说话了。

    “你来试试?”苏颜衣很是有自信的挑衅道,她虽然体力不如从前了,但对付这个小丫头,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好,那我就来试试。”苏韵也没有怯场,实jì

    上按照习惯和实力来算,这一场也是该她上场的,谁让她是这里倒数第二弱的呢!

    其实这种顺序也是以前他们比试时所养成的习惯顺序,因为苏颜衣太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后来不知dào

    怎么的就开始了车轮战,一个不成就换下一个,但如果没有计划的话,最后输的还是他们五个,这就让五个人开始了算计,在狐狸的策划下,从低到高排列,前几个人勉强都可以称作是炮灰,上场就是为了耗尽苏颜衣的体力,最后一个才是最有希望打败苏颜衣的!

    这也不要怪他们太奸诈,实在是苏颜衣这位大小姐太强悍,他们总是输,输着输着就变奸诈了!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其余的几个人就很是怀疑,苏颜衣能不能够坚持到最后了!而想到苏颜衣输给他们的样子,几个人顿时就有些兴奋了,彼此看了一眼,十分有默契的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

    农奴被压迫的久了,终于要翻身了啊!

    苏韵的个头要比苏颜衣还小一些,身姿动作也十分灵活,两个人交手了几分钟后,众人就都看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人的身手有着很相似的地方,似乎走的都是快与狠的路线。

    “两个人很像吧,小韵年纪较小,就像是我们的妹妹一样,大小姐那个时候没少教她,而小韵更是将大小姐当作是偶像一般崇拜着,所以无论学习什么都习惯性的想要去模仿大小姐,然后学着学着就这样子了,实jì

    上说大小姐是小韵的师傅也不为过呢。”苏至信看到秦寂然也有些疑惑,便在一旁解释道。

    秦寂然看了他一眼,正好kàn

    到他嘴角青的样子,心里念叨着句活该,才淡定的点了点头道:“谢谢。”

    “哈哈,客气什么,这是大家都知dào

    的事情,倒是我们要说声谢谢啊。”苏至信笑的仍旧像是一只狐狸,只不过是一只受了伤的狐狸罢了。

    “谢我?”秦寂然可不觉得他做了什么值得这只狐狸道谢的事情。

    “谢谢你娶了我们的大小姐啊,哈哈哈,我们小时候在一起最喜欢讨论的话题就是大小姐将来会嫁一个怎样的男人,但是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的结果都是无解,所以我们真的很担心大小姐一直都嫁不出去啊,现在嫁给了你,我们就都放心了啊。”苏至信这话可是说的实话,他们小时候就觉得像是大小姐这么强悍的女人,将来一定会嫁不出去的,所以一直都很担心,却没有想到,他们几个人之中最先结婚的竟然就是大小姐,真是跌破了好多人的眼镜!

    “她很好。”秦寂然明白苏至信的意思,至少他是这样理解的,不是说苏颜衣不好,而是说苏颜衣太过优秀,很难有男人能够配得上她,而他也未必就是配得上的那个,只是十分幸运的成为了可以站在她身边的那个,所以他根本就不需yào

    旁人的道谢,该说谢谢的是他,感谢命运将颜衣带进了他的生命里。

    “是啊,她很好。”苏至信一直都在盯着秦寂然的神色看,看到他如此认真的说出这三个字,眼神中闪过一抹满yì

    的神色,大小姐的眼光果然是不错的,选择的男人也很不错,这样的话他们也就放心了。

    他们和苏颜衣一起长大,虽然名义上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实jì

    上更像是兄弟姐妹一般,既有友情又有亲情,彼此之间的感情可谓是十分的深厚。

    其实这些人和苏家的人也差不多,他们在三年前就听说过苏颜衣结婚的消息,但没有婚礼没有任何形式的公开承认,更加没有带着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聪明如他们,便也知dào

    这样的婚姻很是有问题,所以也并不会太过好奇这位新姑爷的事情,但现在就不同了,两人的关系公开之后,他们可是对秦寂然这位娱乐圈的影帝很是好奇呢!

    而就在两人交谈之中,苏颜衣和苏韵的对决也到了尾声,虽然苏韵总体实力上要比苏至信难对付,但对于苏颜衣来说,苏韵却是比苏至信要容易对付的多,谁让苏韵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呢!

    两个女人在战圈里大打出手,你来我往的动作十分漂亮,而且处处都透着惊险和刺激,但是最后苏韵还是被苏颜衣用柔劲扔飞了出去,滚了一圈才站起了身,有些感慨又有些兴奋的说道:“不愧是大姐头,我又输了!”

    “下一个谁来?”苏颜衣没有多话,而是看着剩下的三人道,她此时已经觉得有些疲惫了,但距离不能战斗的程度还有很远,而且对于他们之间的比试来说,剩下的三人才是她主要的目标,打过的那两个只能说是开胃小菜罢了。

    众人的视线之中,苏娇娇走进了战圈,语气慎重的道:“大小姐,请指教!”

    苏娇娇属于综合性的选手,就是各个方面都很不错也很平衡,但用另一种说法来形容就是各个方面都不突出,这样的人最容易消耗苏颜衣的体力,但却也不会是苏颜衣的对手。

    两个人大约打了七分多钟后,苏颜衣用左臂硬接了苏娇娇一腿,然后沉着苏娇娇惊讶的时候,一个侧踢将苏娇娇踢出去了两三米远,算是赢得了这场比试。

    实jì

    上只要再坚持五六分钟,苏颜衣也许不用受伤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她现在的体力没有巅峰时期那么强悍,就只能尽快解决了战斗,不然后两场就没有办法赢了!

    一直以来,苏颜衣都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只不过很少有事情可以让苏颜衣如此执着罢了,但这比试对于好斗又不服输的苏颜衣来说,却是极为执着的一个。

    “我输了。”苏娇娇眉头轻皱,认输之后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苏颜衣左臂一眼,她那一拳的力道可不轻,大小姐估计是受了轻伤,没想到几年不见,大小姐还是如此好斗,为了赢哪怕是自己受伤都不在意了。

    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熟悉苏颜衣性格的人都是又担心又无奈。

    剩下的楚啸文和庞仲文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庞仲文出战,站在了苏颜衣的对面。

    “大小姐,你还是这么拼命。”庞仲文是几人中年级最长的,也是防御最为强悍的一名选手,苏颜衣最不喜欢的对手也是他,但两人的关系却很像是苏言陌和苏颜衣一般,庞仲文比苏颜衣大了四岁多,一直都将苏颜衣当作是妹妹一般在照顾,如果说几人之中谁对颜衣下不去手,就要属庞仲文了,所以他一般都只会在第四位上场,将最后赢的希望寄托在楚啸文的身上。

    “总不能落后你们太多。”和这些人比起来,苏颜衣知dào

    自己这几年过的实在是太过安逸了,即使有了短时间的锻炼,也还是有所差距,也就不得不用些伤己的手段了。

    “大小姐说笑了,一直都是你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追。”庞仲文这话说的很实在,从小到大都是如此,苏颜衣作为苏家千金,是不需yào

    和他们一般那么拼命去训liàn

    的,但每一次训liàn

    最后得到第一名的却总是苏颜衣,让许多人都望尘莫及,更是在训liàn

    班里留下了许多传说故事。

    实jì

    上苏颜衣后来选择在娱乐圈展,很是低调的做起了商人,这真的是让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和无比惋惜的,他们一直觉得在苏家暗势力里会有苏颜衣的一席之地,但苏家人做事就总是出乎人的意料,让他们很是无奈。

    “那就一直追着吧,我是不会停下脚步等你们的。”苏颜衣话落的同时,已然十分迅的出手了,一记直拳带着一往无前的力度,很是强悍的打向了庞仲文,也宣bù

    了两人战斗的开始。

    而此时站在圈外看台上的苏家长辈们,也都无奈的讨论着有关苏颜衣的话题。

    “你说这孩子像谁呢,从小就这么好斗,明明是个女孩子啊。”苏妈妈又是忧心又是有些骄傲的说道。

    “像你。”苏爸爸站在一边听了这话,立kè

    用着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人都说女儿像父亲,但实jì

    上他家的儿女却都不像他,而女儿也只有那么一两点比较像妈妈。

    “怎么会像我,我多淑女啊!”苏妈妈不高兴了,下面那个好战的像是个野丫头似的女儿,怎么就会像她呢!她明明文静的很呢。

    “咳咳,老婆,你说这话脸不脸红?”苏爸爸可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家老婆和淑女这两个字有什么关系!

    “老公,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想去睡客房?”苏妈妈眼睛一瞪,苏爸爸立kè

    老实了。

    实jì

    上苏妈妈也知dào

    ,自家女儿好斗这个性还真是有些像自己,谁让她从小就不服输,什么都想争个第一呢,只是她的做法可比女儿文明的多,大多都是用脑子去解决问题的。

    苏妈妈和苏爸爸其实也很担心女儿受伤,但也许是看的多了吧,又了解女儿的个性,所以并不是太过担心,还有说笑的心思。

    但是,和这些人比起来,秦寂然的脸色就要难看许多,紧紧握住的拳头,更是证明着秦寂然此刻的压抑和隐忍。

    这女人喜欢什么不好,非要喜欢去和人打架,这个习惯当真是太过不好了!秦寂然在心里恨恨的想,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却满满的都是疼惜,唉,爱上这样一个女人,当真是他命中注定的结!

    其实秦寂然很纠结,他既担心苏颜衣受伤,却又对这样强悍耀眼的苏颜衣有种无法控zhì

    的倾慕,就如他对她一见钟情时那么耀眼一样,此时的秦寂然也能够十分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加!

    每当苏颜衣站在那万众瞩目之处,每当苏颜衣微仰着头傲气凌人之时,就是秦寂然怦然心动无法控zhì

    的时候,他就是爱着这样的苏颜衣,高高在上,光华夺目!

    这一场的战况十分胶着,两个人打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也没有分出胜负,而更让秦寂然着急的是,这两人拳拳到肉的打法,苏颜衣那纤细的身板,每挨上一拳,都好似重重的打在了秦寂然的心上,这对于秦寂然来说也当真是一种折磨!

    苏颜衣已经感觉到十分疲惫了,体力下降的极为迅,而且虽然庞仲文不善于主动攻击,但她却依旧感觉全身都在痛,尤其是拳头和腿脚这些用来攻击的部位,每次打在庞仲文的拳脚上,都像是打在硬墙上一般,这也是她最不喜欢和庞仲文对打的原因,这男人肌肉练的实在是太过结实了!

    苏颜衣也知dào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的体力显然跟不上,后面还有一场要打,楚啸文更是难对付,所以这一场,一定要尽快结束!

    苏颜衣微微眯起眼睛,流露出一丝冷光,抖了抖手臂,十分迅的变换了招式!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