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对不起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当秦寂然匆匆赶回家的时候,看到苏颜衣正坐在客厅里喝茶,全身上下看起来没有任何像是受伤的地方,一直提着的心,才缓缓的放下来,然后便想到了那句话: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走到颜衣身边坐下,紧紧的握住颜衣的手,秦寂然觉得,这一刻无比的美好。

    “吓到了?”苏颜衣看着男人的表情,似乎也能感受到男人那紧张担忧的心情。

    “我以为你真的出事了。”当姜小斌说颜衣受到袭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慌了,就好像那一刻整个世界都狠狠的颤动了一下,让他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我没事,别担心。”苏颜衣回握住秦寂然的手,再次安抚道,这一次似乎真的吓到这个男人了,脸色都有些变了,早知dào

    就该提前告sù

    他才是。

    苏颜衣做事也是独断专行惯了的,哪里会有向别人汇报的习惯,如果不是需yào

    特殊人手找上苏言陌,估计就连苏言陌也是不知dào

    这件事的,不过对于自己这样的习惯,苏颜衣现在倒是有些内疚了,她并不喜欢看到男人如此为自己担忧的样子。

    “恩,到底生了什么事,能说说吗?”知dào

    颜衣没事,秦寂然的思维也开始敏锐起来,不会有人突然袭击颜衣,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想到这里,秦寂然的脸色再次冷了下来,气息中也多了一抹杀意,如果让他知dào

    到底是谁想要伤害颜衣,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苏颜衣犹豫了一下,她很是怀疑,如果自己实话实说了,这个一直在她面前老实到没有脾气的男人,会不会真的生气!

    当然这样的犹豫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苏颜衣还是实话实说的将事实说了出来,这其中更甚至还包括她让人将王芷琳从警察局中保释出来,而后又一步一步引诱王芷琳做出谋害她的事情,听的秦寂然眉头越皱越紧,看着苏颜衣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凝重。

    而听完了整件事前后,秦寂然有那么一瞬间,都不知dào

    该作何评价才好。

    要说苏颜衣这是没事找事吗?更甚至还是自作自受吗?秦寂然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话还是不好说出口,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勇气。

    “颜衣,这件事非要做的这么复杂吗?”秦寂然想了想,最后挑选了一个比较委婉的方式问道,表情十分纠结。

    看到秦寂然这个样子,苏颜衣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笑够了才挑着眉问秦寂然道:“怎么,觉得我做的不对?”

    秦寂然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不是对不对的问题,你无论做什么,都有你的理由,但你也要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如果今天的事情万一出现什么意wài

    ,你受伤了的话,怎么办?”

    秦寂然的语气有些重,但也可以感受到那种极力克制的感觉,他知dào

    颜衣一向有主见也有能力,但是他还是会担心啊,而且更重yào

    的是,万一颜衣受伤了怎么办!

    “我让大哥安排了保镖。”苏颜衣勉强算是解释道,她实jì

    上并不是在否认秦寂然的话,万一这种事是十分有可能存zài

    的,虽然她已经做了许多准bèi

    。

    秦寂然心里微微叹息,唉,这样的理由根本就无法让他安心好不好!

    “你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吗?”他知dào

    颜衣应该是明白他的意思的,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多说什么,颜衣的个性他很了解,她愿意为你改变的,她自己就会主动去改变,而她不愿意去改变的,那他就是说的再多,也没有用。

    “自然是等着警察去抓她了,她第二次被警察抓,也不知dào

    是什么滋味。”说到接下来的计划,苏颜衣就比较兴奋了,她可是为王芷琳设计了好几条出路呢!

    “你既然想让她被警察抓,为什么还要找人救她出来?”听到这里秦寂然就不明白了。

    苏颜衣眼神幽暗的看了秦寂然一眼,那眼神带着一种慑人的冷意,看的秦寂然心里都开始寒,才缓缓的说道:“这就是一种折磨,让她有了希望之后再绝望,一点一点的失去所有,从物质上到精神上,而且我这么做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让她坐牢,我后面还有好多计划等着她去体验呢。”

    苏颜衣并不介yì

    自己在秦寂然面前表现的如此偏激,甚至于是有些阴险和恶毒,这也许也是一个女人自信的一面,并不介yì

    在自己喜爱的男人面前,表现出一个完整的自己。

    秦寂然有些不安,不是因为苏颜衣的狠辣程度,而是觉得能够让颜衣如此怨恨着的王芷琳,到底是做出了什么让颜衣如此怨恨的事情,直觉告sù

    秦寂然,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dào

    的,而在这其中,十分有可能就是对颜衣的一种伤害,不然以他对颜衣的了解,颜衣绝对不会在王芷琳身上如此的浪费心思。

    “颜衣,别太为她费心思,不值得。”秦寂然轻轻的抱住苏颜衣,在苏颜衣耳边安慰道。

    正如秦寂然了解苏颜衣一样,苏颜衣也是很了解这个男人爱她的心意,那是一心一意的在为她着想,自然也不会误会秦寂然这个时候是在为对方求情之类,而她也能够从秦寂然的语气中,听到那一抹担忧和心疼。

    是在为她心疼吗?这个男人甚至都不知dào

    她经lì

    过什么,便流露出了这样的神情,如果真的让他知dào

    自己所经lì

    过的,想必一定会很难过吧。

    “我没事。”被安慰的人反过来安慰对方,苏颜衣一直都觉得自己足够的坚强,并不需yào

    安慰什么,但她也并不讨厌这个男人如此关心着她的感觉,暖暖的,仇恨都被冲淡了许多。

    “需yào

    我做什么吗?或者,交给我去做?”他以前不想插手苏颜衣的事情,那是对她的尊重和信任,在他看来,颜衣就是一个无论面对什么问题,都可以强势解决掉的人,但现在他却是真的担心,不是怕颜衣解决不了,而是怕她情绪太过激动影响了自身的安危。

    不得不说,在秦寂然看来,苏颜衣的情绪真的是有些不太正常的,而这一切显然是因为王芷琳那个女人!

    想到王芷琳,秦寂然的眼神也开始转冷,如果颜衣真的愿意交给他来做,那他也就不客气了,脏了他的手,总比脏了颜衣的手好!

    看着秦寂然如此神情,苏颜衣缓缓的笑了,散了一身的冷气,“没关系,一场游戏而已,你这么忙,哪里有时间玩呢。”

    秦寂然有些无奈,他真的很想说,这种玩命的游戏,可不可以不要玩了啊!

    “璀璨娱乐总裁苏颜衣遭遇匪徒袭击,匪徒被当场抓获,移送公安机关后立kè

    便开始审讯,至于结果正在审讯中……”

    这是当天晚上的一则地方新闻报道,很多人都看见了,反应却是各不相同的。

    秦寂然和苏颜衣此时已经用过了晚餐,也在一起看新闻,看到这个消息,秦寂然抓紧了苏颜衣的手,看着电视上匪徒的样子,眼神中一片冷光。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在病床上同样看到这则新闻的王芷琳却已经陷入到了恐慌之中,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一直在拨打着电话,但电话却一直都没有接通。

    林牧,林牧,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这个杀手到底是不是她雇佣的那个,又到底知不知dào

    她的存zài

    ,会不会将她供出来,这个杀手为什么会这么笨,为什么会被抓住……

    王芷琳的心里一个接着一个的自问着,却是终究找不到答案。

    “芷琳啊,你在做什么,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王夫人这个时候刚才外面进来,便看到王芷琳苍白着脸色,眼神惊恐不安的样子。

    “不要,不要叫人过来!”听到要叫人过来,王芷琳反射性的拒绝道,而且还恶狠狠的瞪着王夫人,像是在看仇人一样。

    “芷琳你怎么了?你,你……”王夫人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但就感觉王芷琳似乎有些问题。

    “林牧,你去把林牧给我找来,哦,还有魏涛,把魏涛也找来,快点!”王芷琳现在就像是跌落到海里的遇难者,而林牧和魏涛这两个男人,便是唯一能够拯救她的浮木,让她想要紧紧的抓住不放。

    王夫人面露为难,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哪里有那两个人的联系方式,他们的手机号码你不是有吗,你想找他们,就给他们打电话啊。”

    如果是以前,王夫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王芷琳同时交两个男朋友的,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两个男人都是他们的依靠,也就让她勉勉强强的接受了,但即使接受,却也不是那么热络的,联系方式什么的就更是没有了。

    “啊,对,我能联系,我现在就联系。”王芷琳先是拨打了林牧的电话,但依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王芷琳更加的焦虑,握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而后又开始拨打魏涛的电话,这一次倒是让王芷琳松了一口气,对方很快就接了起来。

    “芷琳,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呢,想我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圆滑,听起来很是有花花公子的潜质。

    “魏涛,你在哪里,你快来医院一趟,我想你了,你快来。”王芷琳虽然很慌乱,但也知dào

    有些事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的,只想着先把魏涛哄来再说。

    林牧和魏涛是两个类型的男人,而实jì

    上王芷琳偏爱林牧多一些,因为魏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花花公子,并不是她喜欢的那个类型,只是现在没有办法,林牧找不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能够帮zhù

    她的就只剩下魏涛了,好在魏涛对她也很上心,她能够从警察局出来也有魏涛的一份功劳在,所以这一次魏涛也一定会帮她才是!

    魏涛很快就来了,王芷琳看到魏涛的时候,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松了松。

    “涛哥,你一定要帮我,这次一定要帮我……”

    魏涛看着王芷琳那惊惶不安的样子,还有那一脸的病容,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但还是安抚道:“怎么了,又让我帮什么,说来听听。”

    和林牧的百依百顺不同,魏涛表现的并不是太过在意,但也因为如此,反而真实一些,尤其是现在林牧不在,王芷琳也就只能选择相信魏涛了。

    随后王芷琳便将自己买凶杀人的事情说了出来,她不是不想隐瞒,而是实在是害pà

    ,杀手被警察抓走了,只要想到警局和监狱,王芷琳就怕的全身抖,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进去那种地方了,那里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魏涛紧皱着眉头,神色很严肃,在听了这些话之后并没有立kè

    就说什么,而是认真思考过后,才试探着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做两手准bèi

    ,如果杀手没有供出你,那自然是没事的,但如果你被供了出来,就该好好准bèi

    一下了。”

    “准bèi

    什么?我该怎么准bèi

    ?涛哥,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想再进去那种地方了,我会死的!”

    “……我自然是会帮你的,你可以……”魏涛一字一句将苏颜衣吩咐话说给了王芷琳听,王芷琳也听的十分认真,甚至多次点头认同,似乎是觉得这个注意是不错的。

    被抓捕的凶手显然不是什么硬气的亡命之徒,当天夜里十二点都没有过,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不过他也没有说出王芷琳的名字,只说自己是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联系的,而且从来没有见过那女人,只是通过电话联系,并且老老实实的交代了电话号码。

    警方调查,电话是没有登记过的,但根据凶手提供的银行账户一路追查下去,却是很快就现了王芷琳的踪迹,然后便将王芷琳从医院里带走了。

    而王芷琳被带走的时候,也不是老老实实的就跟着走的,反而像是精神病一样大哭大叫大吼大脑,将整个医院的病人都吵醒了,就是警察都被差点被王芷琳攻击了,这才带走了显得有些疯疯癫癫的王芷琳。

    而这一幕,也被许多有心人拍摄了下来,悄悄的传到了网络上去,下面更是十分清楚的标注了王芷琳的身份,引起了诸多猜测。

    而此时,苏颜衣和秦寂然正处于熟睡中,睡的很是香甜。

    第二日清晨,苏颜衣醒来之后才打开手机,手机上有短信提示,分别来自于两人,这两人来的短信都只有四个字,只不过一个是“完成任务”,一个却是“准bèi

    完毕”。

    苏颜衣看的很满yì

    ,觉得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希望王芷琳能够喜欢她特意安排给她的礼物才好。

    而此时的王芷琳已经被审问过了一遍,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否认,而且还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似乎想要闹的整个警局都不得安宁,而警察们也似乎真是有些怕了王芷琳,并没有审问太长时间,只是走了个流程,便办了手续将王芷琳送到了看守所。

    而就在王芷琳刚被关起来之后,看守所里就又多了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偷窃,一个斗殴,看起来都很像是小太妹,似乎也很习惯这种地方,进来的时候神情都很嚣张。

    王芷琳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但也知dào

    最好不要在这里闹事,虽然一直都在装疯卖傻,但这个时候也是往角落里挤了挤,尽量让自己觉得安全些。

    但她想躲,却耐不住别人不想放过她,苏颜衣特意让人安排了两个人进来照顾她,哪里还会放过她呢!

    整个牢房里只有六个人,其余的三个人都事不关己的远远就躲了开,冷眼看着这一幕,身处于这种地方还能热心助人的人,真的不太多。

    “你,你们要做什么?”王芷琳的声音都因为害pà

    而颤抖起来,全身更是努力的想要缩在一起,那模样实在是可怜极了,只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人会同情她。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王芷琳来说就是地狱般的折磨,这并不是说她被人揍了,身体的疼痛一直都不是苏颜衣所追求的,苏颜衣想做的,一直都是对王芷琳精神上的折磨,而那两个小太妹也极为努力的想要做到这一点。

    当最后又怕疼又胆小的王芷琳被两人踩在脚下求饶的时候,两个小太妹都不由的面面相觑了,实jì

    上她们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可是费了许多心思,但来到这里之后,目标人物实在是太不争气,她们只是出言威胁了两句,这个女人就乖乖就范了,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很是让人没有成就感啊!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我……”王芷琳一边哭着一边哀求着,哪里还有半分千金小姐的气度,简直是比那街边乞讨的乞丐还要不如!

    “喂,你说咱们这算是完成任务吗?”小太妹甲不太确定的问道,这女人实在是太没有骨气,她们还没有真的做什么呢,就已经跪在地上哭求了,让人很是没有成就感啊。

    “这个,很难说啊,要不和上头报gào

    下情况吧。”小太妹乙也不太确定的说道,事实和她们的想象实在是有太大的差距了!

    大约十分钟后,看守所里生的这一幕苏颜衣就知dào

    了,简单的吩咐了几句,苏颜衣便不屑的挂断了电话,她就知dào

    王芷琳这个女人是个没有骨气的,不过她要的本来也不是王芷琳的骨气。

    而得到了命令的两个小太妹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都很努力的在找王芷琳的麻烦,并且毫不掩饰的将这些用摄像机录制了下来,王芷琳想要反抗,却根本是无能为力,她不想挨揍,她怕疼,她胆小,她没有骨气,所以她只能拼命的求饶。

    实jì

    上王芷琳也向警方求助过,但无奈她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外伤,又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被虐待了,所以事先打好招呼的警察同志又哪里会理她呢。

    跪地求饶,趴在地上说一些哀求的话,自己骂自己贱人,自己交代一系列的问题,除了杀人这样需yào

    判重罪的事情没有说,她几乎连小时候偷姐姐的零用钱的事情都说了,而这其中种种神情看起来,还真是有些像是疯子了。

    其实王芷琳还是有些庆幸的,庆幸这些人没有逼她招供,与这些不入流的折磨比起来,王芷琳最在意的还是她雇佣杀手刺杀苏颜衣的事情,而其他的在她看来,还是可以忍耐的,然后忍着忍着就习惯了。

    而小太妹两人要的也不多,上头的吩咐就是这些视频,还特意吩咐她们两人不要露脸,显然是有对外公布的意思,也不知dào

    王芷琳这个蠢女人知dào

    不知dào

    ,还那么顺从的配合,让两人越的觉得愚蠢和可笑。

    而两个小太妹拍摄的这些视频,也在第一时间到了苏颜衣手中,苏颜衣带着这些回到了家,直接进了书房。

    看着那些王芷琳凄惨的画面,苏颜衣突然间就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有些变态了,不然为什么会有些满足感呢。

    秦寂然回来的比较晚,他这两天已经在拍摄最后的几幕戏了,所以总是很晚回来,但却没有在卧室里看到苏颜衣,便直接找到了书房,电脑背对着门口,秦寂然虽然看不到画面,但是却听到了不算是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在看什么?”秦寂然走过去,立kè

    便感觉到了苏颜衣的不同,情绪似乎有些不太稳定的样子,而一般这种时候,大多都是和王芷琳有关的事情。

    苏颜衣缓缓抬头,视线这才从画面上移开,冷着声音道:“我让人进去教xùn

    了王芷琳一番,正在看视频。”

    秦寂然走过来,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上面正在播放着王芷琳跪在地上哭着求饶的样子,丝散乱,面容苍老,如果不是认真去看,错认都是有可能的,哪里还有以往半点千金小姐的样子,简直就是狼狈的像是个乞丐。

    “有趣吗?”看到秦寂然在看,苏颜衣似乎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秦寂然眼神闪了闪,他可不觉得这种东西哪里会有趣,他现在比较担心的还是苏颜衣的状态。

    “你看完了吗?很晚了呢,一起休息去?”秦寂然明显的转移话题道,手也状似随意的握住了苏颜衣的手,颜衣的手有些凉,让秦寂然更加的担心了。

    “呵呵,你这般小心翼翼的做什么,是不是也觉得我不正常了?”看到秦寂然这个样子,苏颜衣突然就笑了出来,这个笑容也打破了有些低沉压抑的气氛,让秦寂然紧张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看到苏颜衣轻笑的样子,秦寂然也傻傻的笑了起来,俯下身将颜衣轻轻的抱在怀里,解释道:“是有点担心,那个女人不值得你费心。”

    “我知dào

    了,这话你已经说过了。”苏颜衣有些嫌弃秦寂然啰嗦了,秦寂然话语中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明白。

    “好吧,是我唠叨了,我不说了,我们去休息吧,很累。”秦寂然笑了笑也不多言了,却是故yì

    装作可怜博同情了。

    苏颜衣看了秦寂然一眼,秦寂然无辜的眨了眨眼,苏颜衣才道:“恩,去休息。”

    秦寂然立kè

    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拉着苏颜衣的手走了,苏颜衣临走时直接关了电源,电脑也变成了一片黑暗。

    两个人洗过了澡躺在床上,闻着熟悉的味道,秦寂然感觉两人已经有好几日没有亲近了,忍不住就和苏颜衣亲昵了好一会,无数个轻吻落在颜衣的身上各处,直到自己都有些无法控zhì

    了,才意犹未尽的放了手,转而将苏颜衣抱在了怀里。

    苏颜衣被亲的眼神都有些迷散了,却是再一次察觉到了男人的隐忍,清醒过后,便有些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直直的盯着男人看。

    秦寂然被看的有些毛,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在看什么?”

    苏颜衣就觉得这男人果然是一根大木头,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如此这般的折腾人,难道真当她不会有反应,不会有脾气了吗!

    苏颜衣的手在被子里缓缓移动着,顺着男人的胸膛向下,再向下,然后狠狠的握了一下!

    瞬间,男人疑惑的神情就变成了痛苦,帅气的脸都因为痛苦而纠结在了一起,脸色也变得通红,整个人都弯曲了起来,由此可见苏颜衣下手的力度是多么的不温柔了。

    “从今天开始我睡客房,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苏颜衣站起身,根本不理会男人那痛苦的样子,说完这番话便转身离开了卧室。

    如果说这男人最初的隐忍让她觉得感动,但一而再再而三一直到现在还这般隐忍,就让人很不舒服了,再这般下去,苏颜衣都很是怀疑自己会不会变身为狼扑过去了,她也是人,她也是有感觉的好不好!

    而听着那包含怒气的关门声,一个人被留在屋子里的秦寂然只能无奈的笑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想明白,就真的枉为一个男人了,只是他准bèi

    的礼物还没有拿到手,做好的计划还没有实现,本来是想要等等的,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惹怒了颜衣,当真是有些让人无语了。

    秦寂然缓了缓气,不再那么疼的时候便匆匆下了床去找颜衣了,他哪里舍得让颜衣去睡客房,这简直就是在他的心上割肉,想想就觉得痛。

    秦寂然试探着推门,现门被锁住了,脸上的苦笑更浓了,想想这都是什么事,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因为满足不了妻子而被嫌弃了的丈夫,更甚至还是一个被撵出了卧室的丈夫。

    “颜衣,开开门好不好,别生气,都是我的错,你听我解释好不好?”秦寂然忐忑不安的在门口恳求道。

    “说吧,我听着呢。”苏颜衣也没开门,但好在还是有反应的,只是那冷漠的语气,却让人听着很难受。

    秦寂然知dào

    颜衣这是真的生气了,顿时也不敢犹豫了,将自己的计划都说了出来:“我在国外订制了一对婚戒,想向你慎重的求一次婚,也希望我们那个……咳,第一次可以慎重点,我,我想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颜衣,你知dào

    的,我想要你都想的狂了,只是,对不起,我没想过你也……对不起颜衣,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秦寂然磕磕巴巴的解释着,有些话也不好意思说的太过直白,但他是真的觉得很抱歉,总想着自己的感受,却忘记了这种事哪里只是一个人的感觉,他每每忍耐的难受的时候,颜衣又何尝不是一起陪着他一样的,如果不是颜衣这一次真的生了气,他估计还愚蠢的忘记了这一点呢。

    不得不说,这主要还是因为秦寂然太过纯情的原因,他生命中从来没有和苏颜衣以外的女人如此亲近过,很多事情上都是没有经验的,又哪里会想到这么许多事。

    “我的感受,你现在也知dào

    我的感受了?”苏颜衣明显带着怒气的反问,她就想不明白,她明明都是愿意的,两个人的感情也很好了,男人也是想要的,但为什么总是到了最后就踩了刹车,让她都不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不够了!

    秦寂然的所作所为是真的让苏颜衣很气恼了,更是无数次在心里骂着秦寂然笨木头,而这次的生气,显然也是几次积累下的结果。

    愚蠢的秦木头,以后你就一个人去睡吧!苏颜衣恨恨的想到,即使是听了秦寂然的解释,也还是无比懊恼。

    “对不起。”秦寂然继xù

    笨拙的道着歉,实jì

    上他也觉得自己做了件蠢事,但无奈在他心里,颜衣一直都是如珍如宝般的存zài

    ,对待颜衣的每一个问题上,他都会十分认真且慎重,哪里舍得委屈颜衣半点,这才一直在这种问题上忍了又忍,却没有想到最终还是委屈了颜衣,让秦寂然此时此刻的心里充满了内疚,能够说出的话也只剩下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颜衣,对不起,我这么笨,明明想要给你最好的,却还是让你受了委屈……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