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暖心礼物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工作之余,苏颜衣最重yào

    的事情就是研究礼物的事情,而就在她考lǜ

    是要先做条裤子当礼物,还是找个玉石老师学做玉石雕刻的时候,凌天玥到了。

    “苏颜衣,你太不够朋友了!”凌天玥看到苏颜衣的第一时间,就指着苏颜衣怒斥道。

    苏颜衣十分淡定的扫了凌天玥一眼,连回话的意思都没有,就继xù

    低头看文件了,和这个女人接触的越多,就越是了解这个女人的性格,就是那种人来疯自来熟没有忌讳也不屑掩饰的类型,而用另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张扬。

    “喂,别不理我,还是说你心虚了?我明明让你帮我追白擎的啊,你怎么还能帮倒忙呢,太不够意思了啊!”凌天玥坐到了苏颜衣面前,眼神直盯盯的看着苏颜衣,等着苏颜衣的回答。

    “我可没记得答yīng

    你什么。”苏颜衣头也没抬的说道,帮她追白擎?她又不是闲得无聊,怎么会答yīng

    这种事。

    “你就算是没答yīng

    ,但也不该拖后腿吧,白擎说你说的和我没关系,你知dào

    吗,就因为你这句话,他直接就把我列为了拒绝往来户,我现在连他办公室都进不去了。”

    “如果没有我,你可能一直都进不去。”苏颜衣十分毒舌的说道。

    凌天玥本来情绪还是很高昂的,但听了苏颜衣这话,瞬间就耷拉脑袋了,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她也是个女人好不好!

    “苏颜衣,你还是这么毒舌,你家男人受得了你吗?”受苏颜衣影响,凌天玥也开始毒舌了。

    “这你该问他。”毒舌?她一直都在实事求是好不好!

    “唉,我说,白擎喜欢你,你知dào

    吗?”凌天玥话锋一转,突然间就变了样子。

    苏颜衣这次总算是抬头了,看了凌天玥一眼,脸色不变,反应冷淡的说道:“他脑子有问题,你知dào

    吗?”

    “扑哧”一声,凌天玥就笑了,颓废也装不下去了,十分感兴趣的说道:“这事你也知dào

    啊,他这脑子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和他说话简直就是在逗笑,你知dào

    吗,我每次和他在一起说话,都忍笑忍的好辛苦啊!”

    苏颜衣眼神直盯盯的看着凌天玥,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她不久前还觉得这两人性格不同,一个南极一个北极呢,但现在突然间就现,这两个同样有些脑残的人,从某一点来说,简直就是太相似了!

    苏颜衣这个时候真的很想问上一句,你这么脑残,白擎他知dào

    吗?

    “需yào

    我帮你把你刚才说的话转告给他知dào

    吗?”苏颜衣想,如果白擎知dào

    凌天玥对他是这样的感受,估计凌天玥以后连公司的大门都不用进去了。

    “喂,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看不得我和他好啊,还是说,你对他也有意思?不想让他和我在一起?”凌天玥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想多了。”脑补最是要不得的,那个男人,谁要谁拿去,她有更好的,哪里还会要一个脑袋不正常的残次品。

    “我倒是不想想多,但问题是他喜欢你啊,这件事很头疼,你说拿我和你比,有可比性吗?”凌天玥看了看苏颜衣,又看了看自己,她们两个人就是两个类型,天差地别般的感觉,哪里有可比性呢。

    “是没有。”苏颜衣抬头,用着十分嫌弃的眼神看了凌天玥一眼。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是在嫌弃我?”凌天玥十分怀疑的道。

    “你的直觉越来越准了。”

    两个人聊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凌天玥就被打击了半个多小时,临走的时候,凌天玥都开始觉得自己有些脑残了,不然为什么会来苏颜衣这里找安慰,她这不是送上门找虐吗!

    被耽误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送走了凌天玥,苏颜衣也有了决定,什么决定?自然是送给秦寂然什么礼物的决定了。

    这天下午,苏颜衣将自己关在了工作室里一下午,然后才又拿着个小盒子提前下了班,看的康仲有些眼热又好奇,苏总这是又给秦先生准bèi

    礼物了?

    这一次不仅是康仲看到了,潘燕同样也看到了,忍不住看了康仲一眼,这男人现在不仅比不上秦影帝,就连苏女王都比不上了啊,她为什么看着越来越嫌弃了呢?难道也是被影帝和女王大人的秀恩爱影响了?

    因为秦寂然太忙,晚饭都没了着落,苏颜衣回家的时候,自然也没有晚餐,去了主宅吃了一口,回到小楼的时候,秦寂然却还是没有回来。

    苏颜衣看着礼物,又看着满室的空寂,觉得自己的心情越来越糟糕了!

    她辛苦了一下午,就为了给秦寂然做个礼物,好心情的回来,却是连个人影都没见到,这样巨大的落差,让苏颜衣真的很不开心呢!

    等待从来都不是苏颜衣喜欢做的事情,从回来等到晚餐过后,已然到了苏颜衣耐性的临界点,苏颜衣拿起小盒子便出了门。

    重生之后就很少自己开车的苏颜衣也不得不开了车,踩着油门,皱着眉头就冲了出去。

    苏颜衣到达剧组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剧组今天要拍夜戏,整个剧组的人都在,郭凯泽拿着大喇叭不知dào

    在喊些什么,而秦寂然正在补妆,柳柳的小刷子刷啊刷的,秦寂然闭着眼睛,也没有看到苏颜衣走进来,但是他看不到,剧组其他人却是看到了,就连郭泽凯的声音都降了好几个调。

    咳咳咳,女王陛下突然降临了,一下子就吓到了整个剧组,瞬间的鸦雀无声了!

    柳柳放下手,瞬间退后了两个身位,将空间留给了两人,秦寂然睁开眼的时候已然察觉到不同的地方,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的竟然会是颜衣。

    “颜衣!”

    “去拍戏吧,我等你。”苏颜衣点了点头,便在一旁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拍戏开始,整个剧组的效率都有十分明显的提高,给秦寂然配戏的演员,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不敢犯半点错误。

    但即使如此,苏颜衣这一坐也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姜小斌十分贴心的送了两杯热饮,苏颜衣一口一口的浅酌,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但却是耐心十足的样子。

    而这一幕也被人记录了下来,像是同步直播一样,传到了网络上,然后诸多网友和粉丝便都知dào

    了,苏女王又去剧组探班了,不过诸多粉丝也表示,如此秀恩爱的程度,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工作结束的第一时间,秦寂然妆都来不及卸,当然他的妆容也不过分,但那一身破破烂烂的戏服,就很有喜感了,秦寂然便来到了苏颜衣面前。

    “等久了吧,我们这就回去。”只要想到颜衣在这里等他,他就心里很内疚,难过的想把整个剧组的人都变没了。

    “去换衣服吧。”

    秦寂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换衣服,匆匆的换过了回来,还没有说话,就看到苏颜衣递给了他一个小盒子。

    太过熟悉的小盒子让秦寂然一下子就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想到自己曾经收到过的内裤和袜子,秦寂然真的不知dào

    这次的礼物能不能够现场打开。

    “打开来看看。”似乎知dào

    秦寂然的顾虑,苏颜衣直言道。

    而听了苏颜衣这话,周围舍不得走的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上一次知dào

    苏总送影帝礼物,他们就想知dào

    送了什么,但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够从秦影帝口中知dào

    一个字,所以这一次众人就更好奇了。

    秦寂然自然是十分期待的打开了,一双黑色的毛线手套,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然后就听到人群中传来的惊呼声。

    如果这双手套是皮质的,亦或者是复杂一些的,众人都不会觉得多么稀奇,但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双毛线手套,就不得不让众人浮想联翩了!

    “这个不会是苏总亲手织的手套吧?”某位女士用着一种无法置信的语气问道,同时也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女王陛下,你要不要这么贤惠啊,竟然亲手织手套给影帝大人,感动的他们都要哭了好不好!

    对于有些人来说,很多时候让他们感动的礼物是越昂贵越感动,这其中有一部分也许是因为现实,更甚至是很多人口中的虚荣和物质化,但却也是因为礼物的难得,物以稀为贵,正是因为很难得到,才会让人去在意去感动,去觉得这份礼物愈加的珍贵,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当然,这也只是一方面,很多礼物本身也许并没有多么高的价值,却有十足的心意,也是让人十分喜爱的。

    但对另一些人来说,礼物的价值就成为了一件很难衡量心意的事情,因为礼物本身已经很难用价值去衡量,无论你购买的礼物是多贵重的,对于本身就足以拥有这些的人来说,却都不是值得去在意的,这也许也是某些人的一种悲哀,或者说是得到的太多而不得不有的一种缺失,而在这个时候,拥有足够心意的一份礼物,就十分难得了,因为这份礼物需yào

    花费更多的心思!

    其实对于秦寂然来说,无论颜衣送给他什么,他都是无比欢喜的,但是,颜衣送给他的这几分礼物,却全部都是颜衣亲手制作的,就单单是这份诚意,就已经让秦寂然无比感动了。

    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在娱乐圈里混的,又有几个人不知dào

    苏颜衣的个性,他们也从未想过以苏颜衣的身份和个性,竟然会送出这样的礼物,礼物盒子装着的如果是名贵的手表,亦或者是代表着诸多可能的钥匙,这些人也许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惊讶的地方,但却是一双简简单单的毛线手套……

    “你织的?”秦寂然也轻声的问道,虽然心里已然有了答案,但总是这样的惊喜,也会让他有些不太好相信。

    “恩,戴上试试。”她用了一个下午和系统学习的,系统的辅助功能,果然很强悍。

    秦寂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戴上了手套,挥一挥手,大小适中,感觉也很舒服,瞬间就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暖乎乎的。

    “颜衣,我们回家吧。”秦寂然牵起苏颜衣的手,语气无比温柔的说道。

    “恩。”两个人牵着手走了,留下剧组中众人羡慕的想要流口水。

    【谁送我一双亲手织的手套,我就当谁男朋友!】

    【女王都可以这么贤惠,影帝大人简直是太有福气了!】

    【苏总好贴心啊,各种羡慕嫉妒恨!】

    【以前我女朋友总和我说秦影帝帅,我忍了,至少我女朋友比他女朋友温柔!后来我女朋友总和我说秦影帝和苏总在一起很恩爱,我也忍了,至少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也很恩爱!但是我现在就忍不了了,人家苏总都知dào

    给男朋友送一双亲手织的手套,为什么我没有,难道我女朋友是假的吗?竟然还没有苏总贴心,实在是让人太失望了!】

    【亲手织手套做礼物啊,苏总果然好浪漫,人家也好想要一双手套呢……】

    【影帝大人,女王陛下都这么温柔体贴了,你还在等什么啊,也要努力秀恩爱让女王知dào

    啊!】

    【越来越羡慕秦影帝了怎么办?单身的人好想恋爱啊!】这显然是某位男粉丝。

    【没有手套想剁手!】这位朋友,你的怨念到底是有多深啊!

    “饿不饿,吃晚饭了吗?”秦寂然和苏颜衣出了剧组,秦寂然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吃了。”苏颜衣答道,想了想又问道:“你呢?”

    “吃了点,回去再做点面条吧,你吃吗?还是咱们出去吃点东西?”晚饭时间太敢,他只匆匆吃了两口,然后又拍了那么长时间的戏,现在就又有点饿了。

    “回家吃。”本来是不饿,但听秦寂然这么一说,苏颜衣却是也有了想吃点什么的意思了,晚餐的话她还真的没有吃饱呢,正好现在可以吃点宵夜。

    这两人便欢欢喜喜的一起回去吃面条了,秦寂然吃了一大碗,苏颜衣吃了一小碗,吃饭的时候谁也没有说话,但气氛却是好好的。

    秦寂然会记住颜衣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尤其是被颜衣反复提到过的话,就更加不会忘记,所以在接受到礼物的时候,不用颜衣再特意去提醒,他也会记得回礼的事情,而实jì

    上这一次他本来准bèi

    的不是什么回礼,而是打算要送给颜衣的礼物,只是没想到却被颜衣抢了先,实在是因为他工作太忙了。

    吃过晚餐时间就不算早了,秦寂然却是话都没有说上几句,就直接去了书房。

    苏颜衣眼睛转了转,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回了卧室洗澡去了。

    苏颜衣洗过了澡,用毛巾裹着滴水的头就出来了,现秦寂然还没有回卧室,眼神闪了闪,转身就向着书房走去。

    苏颜衣推开书房门的时候,秦寂然似乎正要从书房离开,两个人距离极近,苏颜衣看到了秦寂然手中的相册类物品,秦寂然也看到了苏颜衣那即使包裹着毛巾也仍旧滴着水的头。

    “送我的?”苏颜衣好不直接的问道。

    “擦头?”秦寂然无奈又宠溺的问道。

    然后两人就十分默契的交换了下东西,秦寂然将手中的相册给了颜衣,道:“勉强算是份礼物,不要嫌弃。”

    秦寂然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苏颜衣递过来的毛巾,又拉着苏颜衣在一旁沙处坐下,便开始为苏颜衣擦起了头,而苏颜衣则十分有兴趣的翻起了相册。

    相册的第一张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小金龟那蠢样子看着就让人想笑,秦寂然一脸宠溺的笑容让苏颜衣眨了眨眼,而她自己冷着脸的样子,苏颜衣想了想,觉得还是很漂亮的。

    相册并不是那种中规中矩的相册,而是全手工制作的可以很是随意粘贴的相册,依照着秦寂然的审美观,将相片一张张贴上去,相片的周围还会写上一些备注,有的时候是时间,有的时候只是开心之类的简单几个字,却好似也能够让人感觉到主人满满的好心情。

    苏颜衣一张接着一张看过去,这些照片拍摄的手法并没有多么专业,大多都是生活中,尤其是后半部分,都是这一次在拍摄外景地照的那些照片,有堆雪人时候的,有打爬犁时候的,还有几张她自己都不知dào

    是什么时候被偷拍的,但每一张上面都有着她和秦寂然两个人,而两个人之间的感觉,很温馨。

    而在照片的最后,则是一张她的独照,眼神里,嘴角处,都带着淡淡的笑意,笑的很轻浅,却也是笑的很愉悦,很满足。

    “似乎没有在网上看到这张照片呢。”苏颜衣的记忆力很好,网络上大多都是她和秦寂然秀恩爱的合照,似乎并没有这张照片,而自己笑的如此愉悦的样子,也是苏颜衣第一次看到,感觉甚至是有些奇怪的,总觉得这个人不像是自己,自己不是一向都喜欢冷着脸吗,难道和秦寂然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笑的这么开心吗?

    “我藏起来了。”这么美好的苏颜衣,他哪里会舍得让大家都看到,这也许就是属于他的小小的占有欲吧,希望这样的美好,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然后将之永远都藏在自己的心里。

    记得当时从姜小斌的相机中看到这张相片时,那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觉,就好似整个世界对在对他笑一样,而且也让他觉得十分的满足与荣幸,颜衣这样美好的笑容,是和他在一起时才展现出来的呢,只要这样想着,他就觉得格外的满足。

    “藏起来?为什么?”苏颜衣却是不太懂得秦寂然的心思,这张照片明明照的很好,为什么要藏起来,只有不好的才要藏起来,当然对于十分自信的她来说,是没有什么不好的一面的!

    秦寂然抱住苏颜衣,在苏颜衣耳边极为温柔的说道:“因为我想将你也藏起来,让全世界只有我才能看到这么美好的你,别人看到,我会嫉妒的。”

    这是男人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达他的嫉妒和占有欲,苏颜衣挑了挑眉,审视的看着男人,男人也坦然的任由苏颜衣看着,这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并不害pà

    颜衣知dào

    !

    苏颜衣缓缓的笑了笑,不在意的继xù

    打量起照片,嫉妒也好,占有欲也罢,但总归是对她的在意和重视,认真感觉后,她觉得自己并不反感,甚至还带着一丝隐隐的赞同感,这个男人是她的男人,而她也是这个男人的女人,她对他有占有欲,这个男人对她自然也该是有的,这很正常。

    而就在苏颜衣看着照片的时候,系统的提示声音也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完成三级任务一次,加一分,现阶段积分为二十三分,请宿主继xù

    努力!】

    而这一次,苏颜衣的感觉却并不如以往那般欣喜高兴,似乎这种完成任务的喜悦已经渺小的几乎不存zài

    了,反而是一种浓浓的温情占据了心头,而也是这一次,苏颜衣终于体会到了系统的用心良苦。

    贤妻的话也许还需yào

    努力,但渐渐学会和秦寂然怎样相处,系统的存zài

    却是功不可没的。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礼物,就是觉得有纪念意义就弄了出来,以后我们照更多的照片,都留下来好不好?”秦寂然看颜衣看的认真,也知dào

    她不讨厌,便说出了心里的想法,而实jì

    上他更想记录下来的是属于苏颜衣的每一个瞬间,尤其是那轻浅的笑容,每一个笑容都是属于他的骄傲和荣耀!

    “好。”而苏颜衣所想,却是想要记录两个人在一起的模样,秀恩爱什么的,秀着秀着就有些上瘾了呢。

    时间过的很快,还有不到十天就是农历春节了,苏家人对春节很重视,苏妈妈每年都会亲自筹备年货,当然这本身就是一种生活乐趣,而苏妈妈的乐趣不仅仅在于她自己筹备,更是喜欢拉着一双儿女一起,当然今年出游的对象就又多了一个,小苏诺也成为了年货大军里的一员。

    其实秦寂然也很想一起去,但无奈他实在是太忙了,本来新电影预计的上映时间就是在春节期间,最好就是年后,但现在的进度却是落后了许多,已经将上映的时间推到了元宵节前后,不过预定的宣传期却是到了,秦寂然忙的晕头转向,一个人恨不得当三四个人用了。

    这一天,苏颜衣正犹豫着要不要和苏妈妈一起去上街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苏颜衣的脸色立kè

    就冷了下来。

    “什么事?”苏颜衣冷着声音问道,凡是和王芷琳有关的事情,她就没有高兴的时候,那个让人厌恶的女人,应该也是忍不住想要出手了吧,她可是等了好多天了呢!

    “大小姐,买卖已经谈好,证据已经到手,人也已经上路,等级无危害,但还是请您注意安全!”林牧的声音传来,事情显然也是有了结果。

    “恩。”淡定的挂断了电话,苏颜衣眼神中一片冰冷,想了想,给大哥也打了个电话过去。

    “怎么了?”对于苏大哥来说,苏颜衣打来的电话,百分之百是有事情要说的,便也很是直接的问道。

    “派几个保镖过来,不要现身,隐藏在暗处就好。”强势霸道的人并不代表她就鲁莽,玩游戏可以,但玩游戏不代表就是冒险,既然知dào

    了有人要雇佣了杀手想要刺杀她,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真的处于危险之中呢。

    “生了什么事?”苏言陌也不是傻子,自家妹子突然要保镖,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王芷琳要雇佣杀手刺杀我。”苏颜衣也没有掩饰,十分直白的说道,这种事,她就算是不说,自家大哥想要知dào

    ,也是有办法知dào

    的,派去哄骗王芷琳的那两个男人,可都会苏大哥手下的精英级人才。

    “何必这么费劲,我直接让人了结了她。”苏言陌听了这话,立kè

    杀气腾腾的说道,莫要说一个王芷琳,就是整个王家,也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何必要让苏颜衣浪费这么多的心思,弄出这么多的事情,让他觉得十分麻烦的同时,也不得不多了一份担忧,这样的做法当真是有些不太符合自家妹子性格的。

    “别,我费那么多力qì

    将她从监狱里弄出来,怎么能这么快就玩完,我还没有玩够呢。”不得不说,在王芷琳的这件事上,苏颜衣的所作所为,已然是有些变态了,不过谁躺在床上当了两年的植物人,估计心里都得有些变态吧。

    “你这就是没事找事。”苏言陌给苏颜衣的行为下了个很是中肯的定论。

    “呵呵,也许吧。”苏颜衣虽然是在笑,但却是冷笑,眼底半点都没有笑意。

    苏言陌对于苏颜衣一向是最纵容的,哪里会拒绝苏颜衣的要求,挂断电话后的第一时间,就将驻扎在a市的武力值最强悍的一支小队派到了苏颜衣身边保护,整支小队一共十人,每个都是精英特种兵般的身手,莫要说是保护一个人,就是去保护一国领导人都绰绰有余了。

    而等到这支小队到位以后,苏颜衣却是玩起了钓鱼的游戏,而且还是以身作饵的钓鱼游戏,让接到手下汇报的苏言陌皱起了眉头,特意再次叮嘱了小队一番,才放任苏颜衣在外游走。

    秦寂然很忙,对于苏颜衣的这些活动都不太清楚,他也从未想过苏颜衣身上会生如此危险的事情,所以当他从姜小斌那里听到苏颜衣遇到杀手刺杀的消息时,整个人都有些呆掉了!

    但秦寂然的反应也很快,立kè

    便询问起来,只是那冷着脸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恐怖,吓得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到底生了什么事,网络上的消息可靠吗,是真是假?”秦寂然一边反问,一边拿出电话,直接就拨打了苏颜衣的号码,这个时候,旁人说再多他估计也是不信的,还是要亲耳听到苏颜衣说,他才会相信。

    “寂然,你也看到消息了?我没事,你放心吧。”苏颜衣接起电话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安抚道。

    秦寂然这里有短暂的沉默,不知dào

    是在消化这个消息,还是在平复自己那激烈跳动的心脏。

    秦寂然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电话,用着一种好似极为压抑的声音故作淡定的问道:“真的没事吗?没有受什么伤吧?”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苏颜衣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哪里还会有什么事,在那个杀手拿着一把匕冲过来的瞬间,就已经被隐藏在周围的保镖制服住了,让她十分无语的觉得,自己当真是用牛刀来杀了一次鸡,更甚至对方连鸡都称不上,最多也就是一个小鸡仔,不然为什么凶器竟然只会是一把匕?这是在开玩笑吗,简直是太不敬业了!

    “……那我现在去找你好吗?我想看看你。”不亲眼看看,他是根本不可能放心的。

    为什么会受到刺杀?是什么人想要刺杀她?事情的展经过到底是如何?秦寂然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却终归没有问出口,他现在最想做的,只有亲眼看看颜衣而已,看看她是否真的一切安好!

    “戏拍完了?”好几天的晚餐都是在主楼凑合的,苏颜衣是真的太过了解秦寂然的忙碌程度了。

    “……那不重yào

    ,你现在在哪?我这就过去。”和颜衣的安全比起来,拍戏什么的连一点价值都没有。

    “我在家,你回来吧。”苏颜衣也不再问,对于男人的坚持,她心里也是有所了然的,这个男人对自己的重视,她自然是十分明白的,如果不回来亲眼看看自己,估计是很难放心的吧。

    “恩,我这就回去。”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