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我也想你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寂然喝了姜汤,觉得自己整个人从心里往外都变暖了,目光柔柔的看着苏颜衣。

    苏颜衣本身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一碗姜汤而已,虽然是她第一次做的,但也没有觉得是多大的恩惠,更甚至还有一种这本来就是她该做的感觉,秦寂然生病了,熬完姜汤给他喝,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不是吗!

    从秦寂然手里接过空碗,问:“还要吗?”

    “好。”姜汤的味道很纯正,一点都不像是新手熬的,秦寂然很喜欢,当然更喜欢的还是苏颜衣的这份心意,估计就算是很难喝,他也会觉得好喝的吧。

    苏颜衣又盛了一碗给他,却是没有等着他喝完了,径自去了厨房,秦寂然想要跟过去看看,却是想到苏颜衣冷着脸让自己不准下去的样子,只能无奈又心急的等着了。

    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了诱人的香气,让秦寂然多少放心了些,但却是更加的好奇了,颜衣难道是会做饭的吗?但是听苏妈妈说过,颜衣可是从来没有下过厨的啊,和他在一起这三年,他也从未见到过颜衣下厨,那么现在这真的是第一次下厨吗?

    秦寂然越想就越好奇,越好奇就越期待,如果真的能够吃上颜衣做的饭,他这次生病还真的很值啊!

    其实在喝掉了姜汤的时候,秦寂然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了,被颜衣如此细心的照顾着,甚至还亲手做了姜汤给他喝,一点点难受算什么,就算是让他天天生病,他也是甘愿的啊。

    不过秦寂然也就是这么想想,莫要说他不会天天生病,就算是真的可以,他也不会这么选择的,和被颜衣照顾比起来,他还是更加喜欢去照顾颜衣,他可不希望颜衣因为他而辛苦劳累,像是下厨这样的事情,偶尔的一次两次还可以,如果颜衣经常做的话,他一定会心疼的!

    而就在秦寂然胡思乱想中,苏颜衣已经端着第一道菜上桌了,桌子是小炕桌,就是可以摆放在炕上的那种,苏颜衣将菜放了上去,秦寂然的眼神立kè

    就跟着转移了过去。

    白菜,木耳,肉片,这应该是叫做黑白菜吧,秦寂然看过去,只觉得这菜色香俱全,吃起来也一定会很不错。

    “可以尝尝吗?”秦寂然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也终于明白了颜衣偶尔会偷吃时的感觉,那种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的心情,果然很难控zhì

    的住呢。

    “恩,你先吃吧。”对于秦寂然这个病人来说,苏颜衣格外的宽容,不仅同意了,还递上了一双筷子,这才又回了厨房。

    秦寂然缓了缓那种被甜蜜包围着的心情,先是闻了闻,才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然后便是眼睛一亮,又十分快的吃了好几口。

    秦寂然觉得,如果颜衣真的是第一次做菜的话,那她一定是一个厨艺天才,这菜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比他做的还好吃呢。

    秦寂然吃了几口之后就有些不太舍得吃了,也不好意思自己都吃完,只能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筷子,望眼欲穿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期待着苏颜衣快点过来。

    第二盘菜是香菇炒鸡蛋,第三盘菜是肉丁豌豆,最后则是一道汤黑豆鲫鱼汤,不得不说,菜色虽然不复杂,但味道却是十足的美味,让秦寂然只是闻着,就觉得一定好吃极了。

    “颜衣,你学过烹饪?”秦寂然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的问了出来,看着这些菜,就和大厨做出来的差不多,说没有学过也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啊。

    苏颜衣想了想,很是实事求是的说道:“刚学的。”这个学的时间真的很短,就在不久之前,系统教她的。

    除了上次制作咖啡以外,这还是苏颜衣第一次使用系统的烹饪功能,功能果然很强dà

    ,效果也十分明显,苏颜衣只是跟着系统的提示去做,一道道美味的菜肴就出炉了,而且每一道都可以达到九十分以上,让苏颜衣很是满yì

    ,就连下厨的事情,也不是那么排斥了。

    “刚学就这么厉害,宝贝果然是最棒的,啊……咳……”秦寂然的情绪很兴奋,而兴奋之中就有些不受控zhì

    ,一个不注意竟然将心里对苏颜衣的称呼说了出来,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尴尬了,忐忑的看着苏颜衣,像是怕她生气一般。

    苏颜衣自然不会错过秦寂然对她的称呼,有些略微的惊讶,扫了秦寂然一眼,看着秦寂然尴尬又有些害羞的样子,眼神闪了闪,面无表情十分淡定的问道:“你刚刚叫了我什么?”

    明知故问有没有!秦寂然真的很难相信刚刚苏颜衣没有听清他的话,两个人这么近的距离,哪里会没有听到呢,但如果是听到的话,颜衣还这么问……

    秦寂然偷偷看了看苏颜衣的表情,却是看不出她的喜怒,不过直觉告sù

    他,颜衣应该没有太过生气才对,不然应该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就像是在逗弄他一般。

    秦寂然眼神也闪了闪,有些不自在,却又像是决定了什么,挪了挪身体,向着苏颜衣的方向蹭了过去,然后将苏颜衣抱在了怀里,在她的头上蹭了蹭,才语气十分温柔的说道:“宝贝,你就是我的宝贝,我以后就叫你宝贝,好不好?”

    秦寂然那低沉的略带磁性的声音就在苏颜衣的耳边响起,让苏颜衣整个人都麻了那么一小下,而后秦寂然那几声宝贝,更像是在对她的呼唤,让她整个人都有些软的感觉,心跳更是异常的快。

    当然这些心理感受和身体变化是没有变现出来的,苏颜衣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寂然,在秦寂然又忐忑又期待的神情中,淡定的点了点头道:“恩。”

    某女王表示,在某个夜深人静她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就已然对这个称呼很满yì

    了!

    而秦寂然的笑容也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灿烂,紧紧的抱住了苏颜衣,深深的吻住了苏颜衣的嘴唇,宝贝,他的宝贝,一辈子的宝贝……

    “颜衣,我爱你。”这并不是甜言蜜语时的讨好,也不是认真专注时的表白,而是情难自禁时无法控zhì

    的倾诉,他真的爱她,很爱很爱。2

    苏颜衣眼神闪了闪,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是保持了沉默,但却也加深了这个吻,既然有些话还无法说出口,那就用行动来表示她对他的感情吧,实jì

    上很多事情,她已经用行动表示的很清楚了,就像是她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甚至已然大概有可能也是爱上了他!

    晚餐两个人吃的都有些多,秦寂然就算是生病了,但胃口却格外的好,吃了两大碗米饭,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了筷子,苏颜衣很是主动的收拾碗筷,秦寂然却是心疼的不愿意,十分坚持的要由他来做。

    “你休息,我真的没事了,我来做。”秦寂然握着苏颜衣的手腕不让她动作,这样的粗活真的不适合苏颜衣来做,让他只是看着就觉得心疼!

    “你生病了。”苏颜衣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这男人都生病了还要抢着做事,是想让她更愧疚,还是真的瞧不起她也会做这些事?

    秦寂然心下叹息,他就知dào

    颜衣比谁都固执,如果他还以没事为理由,一定会被颜衣拒绝的,只好老老实实的道:“我不想你做这些事,看着心疼。”

    “……心脏有毛病?”苏颜衣有些无奈的说了个冷笑话,什么叫做看着心疼?她只是收拾个碗筷而已,又不是吃了多大的苦,有什么好心疼的!

    “恩,面对你的时候,总是容易碎。”秦寂然也顺着苏颜衣的话说了下去,他和苏颜衣都不是幽默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少会开彼此的玩笑,但相处的久了,感情越来越融洽,似乎也能够变得幽默一些了。

    “碎了就粘粘。”苏颜衣说着就拨开了秦寂然的手,收拾起了碗筷,一起拿到了厨房去。

    秦寂然无奈的看着,心里默默的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注意身体,绝对不要生病,也不要被颜衣如此照顾着,虽然这样的照顾让他无比感动,但却也无比的内疚和心疼,他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去照顾颜衣,让颜衣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享shòu

    他的照顾就好。

    他心目中那个高高在上无比强势耀眼的女王,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这都是他的过错!

    苏颜衣收拾好了一切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秦寂然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炕上,让苏颜衣不由的联想到被主人嫌弃了的大狗狗耷拉着脑袋垂着耳朵失落的样子。

    苏颜衣走过去,忍不住摸了摸秦寂然的头,疑惑的询问道:“不高兴?”

    宠物的情绪也是很重yào

    的,不,不对,是爱人的情绪也是很重yào

    的,是需yào

    适当的关怀的。

    秦寂然拉过苏颜衣的手,将苏颜衣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才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一定会快快好起来,以后再也不生病了。”

    孩子气的话让苏颜衣觉得有些好笑,但却也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主动的吻了吻男人的嘴角,道:“那就快点好起来吧。”

    秦寂然生病了,也不太适合在这种环境下洗澡,但男人显然不适应不洗澡就睡觉,只好拿着热毛巾随意擦了擦,就是这样,苏颜衣都在一旁催促着让他快点,屋内的气温很低,为了洗漱而加重病情就不值得了。

    而在两人都洗漱过后爬上炕的时候,秦寂然吃过了药,却是有些为难的看着苏颜衣,道:“我生病了,不知dào

    会不会传染给你啊。”

    虽然还是很想抱着颜衣一起睡,但万一传染了怎么办!

    苏颜衣像是看着傻瓜一般的看着秦寂然道:“饭都一起吃了,还接了吻,你现在来说传染,会不会晚了点?”

    秦寂然一听,立kè

    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刚才一时激动将这些都忘记了呢。

    “笨。”苏颜衣面色淡定的吐出了一个字,然后爬啊爬的,就又爬到了秦寂然的身上,抱着秦寂然温热的肌肤,找了一个十分舒适的位置,缓缓睡了去。

    秦寂然眼神宠溺的看着苏颜衣,也不在意传染什么的了,如果颜衣生病了,他也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苏颜衣早早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秦寂然的额头,感觉到温度似乎和正常人差不多,这才放下了心,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秦寂然也察觉到苏颜衣的动静,醒了过来,眼神无比温柔的看着苏颜衣道:“早。”

    “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苏颜衣关心的问道。

    秦寂然感受了一番之后,才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道:“哪里都很好了,你不用担心。”

    苏颜衣却是有些不信,认真的看了看才确认道:“真的都好了?不准逞强!”

    想到男人即使生了病也坚持在雪地里翻滚拍戏的样子,苏颜衣就觉得很是不高兴!如果不是尊重这个男人对事业的敬业程度,她一定会抓着这个男人的领子将他拎回家里的!

    “没有逞强,真的都好了,颜衣,你要相信我,我是不会对你说谎的。”秦寂然笑了笑,认真的解释着,苏颜衣这才算是相信了男人的话。

    秦寂然病好了,早餐就自动接手了,苏颜衣这次也不坚持了,乖乖的坐在炕上等着吃。

    吃过了早餐就要去拍戏了,临出门的时候,苏颜衣拿着围巾给秦寂然围了又围,这才勉勉强强的放了秦寂然出门。

    而就在苏颜衣和秦寂然边工作边甜蜜的时候,a市这里也生了一些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秦氏很乱,而且是越来越乱,乱的不仅仅是秦家的一家人,更是秦氏的整个集团,以及许多和秦家人有关系的企业和朋友,似乎都被秦家人拉到了这场权利的争斗之中,站在了秦家三兄弟不同的阵营中,连带着也让整个a市的经济都有些不稳定起来,而这也便是属于大家族大企业的影响力,只不过这次的影响有些糟糕罢了。

    而秦家的乱斗相比,王家就要悲惨的多的多,更甚至已然成为了人人喊打般的存zài

    。

    王氏以及王家人所做的事情,大部分都被公布了出来,而各种对王家人罪行的猜测,也成为了民众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在这其中,落井下石的有之,冷眼旁观的有之,而这些人也都在等待着王家的最终下场。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王家完了,而且是那种很彻底的完了,连翻身的几乎都没有,也许十分有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下半辈子!

    但就是在这样的认知中,王家却突然间就出现了一线专机,让众人十分惊讶。

    除了王家的那位夫人之外,竟然还有人为王家奔走忙碌,期待王家下场的许多人都开始调查起来,而后得出了一个十分令人无语的结论,这出来帮忙的两人,竟然是王芷琳的追求者!

    哦,天呢,这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王芷琳那个女人还会有追求者,这两个人难道都是脑残患者吗?还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整个a市谁人不知dào

    王芷琳送上门去当小三都没有人要,苦苦纠缠的就像是个不知廉耻的妓女,哦,也许该说是连妓女都不如,最起码妓女还收钱呢!

    只是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摆在众人面前,也容不得众人不相信,更何况这两名追求者的努力还是取得了一定效果的,至少很多人都听闻,王芷琳很有可能会被保外就医。

    而苏家在苏颜衣离开之后,似乎完全的沉寂下来,什么动作都没有再做,只是冷冷的旁观这两大家族的展和变化。

    而不管外界如何,剧组里却像是在世外桃源一样,只是专心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

    剧组拍摄外景的最后一天,秦寂然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有整个下午的时间去休息,也就意味着他终于有时间和颜衣去约会了。

    给两位助理都放了假,两个人全副武装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便手牵着手带着两个村里人制作的爬犁上了雪坡,这也是属于这个村的娱乐活动之一,前两天苏颜衣看到有小朋友在玩,她便想着自己也要试试。

    两个人到了村里人特意整理出来的滑坡,那里有几个小朋友在,脸蛋冻的通红,却都在咧着嘴笑,阳光灿烂无忧无虑的样子,看到两人过来,也不怕生,一边好奇的看着,一边仍旧笑嘻嘻的滚在雪里玩着。

    秦寂然和苏颜衣走到了坡上面,这也是一段不近的距离,两个人的爬犁都很大,拉着也不轻松,但为了滑下去的那种飞一般的感觉,这一切似乎也都是值得的。

    “一起来?”坡度还算是平缓,秦寂然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恩。”苏颜衣已经跃跃欲试了,摆放好爬犁,就稳稳的坐了上去,按照学来的方式,操纵着爬犁滑了下去!

    秦寂然紧随其后,眼神一直都放在了苏颜衣的身上,随时都防范着意wài

    情况的出现,而后在看到苏颜衣那愉悦的浅显笑容时,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体会着这一刻的欢乐和幸福。

    寒风很冷,心却很暖,周围都是欢快的笑声,让身处于这种环境中的人,都有一种无忧无虑的感觉。

    “快拍快拍,一定把苏总笑的样子拍下来,快点!”就在苏颜衣和秦寂然玩的欢快的时候,姜小斌却是和柳柳躲在不远处,拿着照相机很是兴奋的拍着照片。

    “笨蛋,闭嘴,别打扰我拍照。”柳柳嫌弃的训了姜小斌一句,才飞快的按动快门,将这欢乐的一幕幕都拍摄了下来,做为秦寂然的专属化妆师,秦寂然放假了,他也是可以放假的啊,本来他是悄悄的跟过来的,但是半路上碰到了姜小斌,两个人吵闹了几句,也不知dào

    怎么的,就结伴而行一起跟了过来。

    “你才笨蛋,你家整个小区都笨蛋!”姜小斌也是很嫌弃柳柳的,如果不是目的一样,他才不愿意和柳柳结伴呢,他又不是真的笨,非要找个人来挖苦自己!

    “你就不能换个方式骂我?”柳柳看都没有看姜小斌就反驳道,这句话他都听习惯了好吗!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幼稚!”

    两人一边吵一边拍照,倒是也有一番乐趣,然后吵着吵着不知dào

    怎么的就打了起来,当然不是动手那种,而是打起了雪仗,再然后周围的小朋友就有看到的,跟着就一起打了起来。

    秦寂然和苏颜衣也不意wài

    的看到了这一幕,有些无语的看着那两个大男人像是大孩子一样玩耍着,相机都放到了一旁,秦寂然走过去拿了起来,也给姜小斌和柳柳拍了好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就是两人一起摔在雪地上,交叠在一起的样子,看起来又好玩又有趣。

    当天晚上,剧组聚在一起吃大锅饭,进了城买了整只的猪和羊回来烧烤,还有许多吃食,陪着白酒和啤酒,很是热闹的吃了一晚上。

    郭泽凯这一次可不敢灌苏颜衣和秦寂然喝酒了,但还是劝两个人多喝点,苏颜衣挑了农家自己酿造的葡萄白酒喝了一些,味道十分不错,又酸又甜又又酒味,喝了两大杯大概又半斤多。

    秦寂然也陪着苏颜衣喝了许多,不过他喝的是浓度很高的白酒,也是半斤多的样子,脸色微红,眼睛却十分明亮,而那眼神却一直都落在苏颜衣的脸上。

    很多时候,感情不需yào

    言语,就像是现在,整个剧组的人,没有人不知dào

    秦寂然喜欢苏颜衣,只看那眼神,便知dào

    秦影帝对苏女王的爱,是真爱!

    柳柳和摄影师们都拍了好多照片,也留下了许多视频,就等着回去的时候,整理出来传到合适的地方去,尤其是其中关于秦寂然和苏颜衣的部分,不仅仅是宣传,更像是一种炫耀一般,被许多人都期待着。

    什么叫做真爱?这就是真爱!秦影帝和苏女王雪中牵手漫步,这样的情景,真的让许多人都心醉了。

    晚餐之后已经很晚了,秦寂然和苏颜衣牵着手回去,也没有电灯,刚刚进入到房间中,秦寂然便抱起苏颜衣,将苏颜衣抱到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的亲吻了起来。

    秦寂然有些失控了,虽然不是完全失控那种,却也不像平日里那么冷静,他抱着苏颜衣的手都有些颤抖,无法克制的开始在苏颜衣的身上移动起来。

    想要,好想要,好想将这个女人融入到骨血里,让所有人都知dào

    这个女人是他的,只属于他的!

    “颜衣,颜衣……”带着酒气的浓烈气息萦绕在苏颜衣的鼻翼间,让苏颜衣觉得自己似乎更晕了,头晕,耳朵晕,鼻子晕,心更晕。

    苏颜衣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黑暗中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面容,是沉醉也是隐忍,心下有些明白了男人的意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纵容般的任由男人动作起来。

    两个人都喝的有点醉,但却也不是真的醉了,秦寂然甚至可以十分清楚的感受到苏颜衣环抱在他腰间的手臂,纤细的,柔软的,让人更加疯狂的。

    “颜衣,我爱你……”秦寂然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唤着颜衣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点点轻吻从上而下,像是膜拜一般,将苏颜衣吻了个遍。

    喘息声越来越浓重,两个人的体温也越来越炙热,但终归理智还在,当秦寂然最后亲吻过了苏颜衣的脚趾后,用了最大的力qì

    ,从苏颜衣的身上离开,剩下的唯一的牵连着的地方就是手,秦寂然紧紧的握着苏颜衣的手,像是永远都不想放开。

    过了好一会之后,浓重的喘息声才停了下来,苏颜衣此时也半眯着眼睛,侧着身体,像是看怪物一般,十分好奇的看着秦寂然。

    “又忍了?你还打算忍多久?”此时的苏颜衣衣衫半退,面色绯红,那般激烈的亲密动作,有反应的又何止是秦寂然一个人。

    秦寂然无奈的笑了笑,将苏颜衣抱在了怀里,感受着那滑腻的肌肤,心又猛地跳动了一下。

    “等回去的好吗?这里的条件太简陋,我不想委屈了你。”秦寂然这个时候,已经不会再问苏颜衣愿意不愿意,也不会再去计较爱与不爱的话题了,自从两个人住在一张床上以后,对于这样的坚持,秦寂然就已经越来越松动,这是身体上的妥协,也是心里上的妥协,因为他知dào

    ,以前拒绝的理由,都已经不存zài

    了。

    颜衣喜欢他,这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喜欢已然无限接近于爱,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去纠结其他,两个人的关系已然如此亲密,更是又了夫妻之名,他更甚至已经决定要一辈子都和颜衣在一起,看颜衣的意思似乎也是如此,那么他又何必再留有什么余地,就算是为了颜衣好,但终归他也是一个男人,该霸气的时候,还是要霸气主动一些的!

    当然这其中最最重yào

    的一点还是苏颜衣本身愿意,他能够理智的拒绝颜衣一次,拒绝两次,但这第三次,第四次,却已然耗费了他所有的心神和毅力,他真的坚持不了太久了。

    只是现在的地点不多,时机也不多,这里的环境太过简陋,明天还要起早赶回去,他是真的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委屈了颜衣!

    一直以来,他都希望可以给颜衣最好的,只是颜衣本身拥有的,便已经是最好的了,而无论他怎么努力,似乎都赶不上颜衣,这样的差距,也让他有些无奈,但如果是他能够做到的,无论是做一顿饭,还是更加亲密的事情,他都希望自己可以尽可能的让颜衣满yì

    ,让颜衣觉得开心快乐,更何况是这般亲密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不愿意?”苏颜衣是越来越佩服秦寂然了,一个男人,三番四次的忍了又忍,还真是让她对男人这个词刮目相看了。

    这个时候的苏颜衣,已经不会再怀疑自己对秦寂然的吸引力问题了,如果秦寂然最初的拒绝还会让她不悦的话,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苏颜衣的感觉不仅不再是不悦,反而还多了许多的感动。

    “呵呵……”秦寂然轻轻的笑了,那笑容充满宠溺的味道,“不怕,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又哪里碰得到你。”

    秦寂然的认知中,颜衣可不是什么会委屈自己的人,如果是真的不愿意,莫要说同床共枕,他估计就是连她的卧室,他都是进不去的,就像是曾经那三年一般。

    “那如果我真的不愿意呢?”在秦寂然之前,苏颜衣从未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什么男人,更是对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的期待和兴趣,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性冷感。

    “颜衣,这样的问题你不需yào

    问我,你应该知dào

    的,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你愿意,我才会去做些什么,而只要是你不愿意的,我就绝对不会去做。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也想和你做这些亲密的事情,这些都是我的意愿,我甚至可以誓,我这些想法一辈子都不会变,但是和你的意愿比起来,我的意愿根本不重yào

    ,因为我最大的意愿就是希望你可以开心快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他的想法就是能够和颜衣永远在一起,但比这个想法更重yào

    的,是希望颜衣可以永远的开心快乐!

    秦寂然的一字一句都说的那般认真且清晰,一点一点的被苏颜衣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印在心底,她觉得,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夜晚这个男人对她所说的这番话,一个爱她胜于爱自己的男人,一个将她的意愿放在第一位的男人,如果这样的男人,她还无法去爱的话,那么她这辈子也许都不可能再爱上什么人了!

    ……

    ------题外话------

    友情推荐朋友小果汤包的文文《空间之幸福农女》,温馨专情文,一对一,强强联手,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祝朋友们看文开心!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