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想你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晚上回家的时候,秦寂然已经做好了晚餐在等着她了,一起等着的还有小苏诺,一大一小坐在沙上,似乎正在看图画书。

    “小姑夫,这是鳄鱼吗?为什么这么丑,嘴巴还这么大?”

    “……对于鳄鱼来说,也许它很帅。”秦寂然想了想,才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听到这样的对话,苏颜衣就笑了。

    “也许对于鳄鱼来说,它是漂亮的。”图画上一只很凶猛的鳄鱼,但是公是母可是没有交代清楚的啊。

    秦寂然猛地回头,才看到苏颜衣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同样用着很是认真的表情说道。

    颜衣的表情很认真,但秦寂然还是有种被调侃了的感觉。

    “小姑姑你回来了,我们有等你吃饭哦,小姑夫做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小苏诺也跟着一起回头,立kè

    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

    “你要在这蹭饭?”苏颜衣看着小苏诺很是想要流口水的样子,挑眉问道。

    小苏诺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小脸,诺诺的说道:“爸爸有事出去了,奶奶说可以让我在这里吃饭,小姑姑,可以吗?”

    小苏诺一边问着,还一边偷偷抬头看向苏颜衣,一脸不好意思又十分期待的样子。

    “你自己吃饭的话就可以。”可别想她给小孩子喂饭!

    小苏诺立kè

    点着小脑袋说道:“我可以自己吃的!”其实小苏诺吃饭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吃的,当然苏妈妈和佣人一般情况下也都会在一边照顾着。

    秦寂然摸了摸小苏诺的脑袋,看到这样的场面,他怎么就突然有种严厉的母亲和乖巧的儿子在对话的感觉呢,颜衣虽然总是表现出一副不喜欢的样子,但却很少会真的拒绝小苏诺的要求,那是一种隐藏在冷漠表面下的温柔。

    因为颜衣没有回来,所以饭菜都一直在锅里保温,秦寂然去厨房盛菜,小苏诺看了看苏颜衣,也跟着走进了厨房。

    “小姑夫,诺诺帮你端菜。”小苏诺十分懂事的对着忙碌的秦寂然说道,而这个时候,苏颜衣也跟了过来,听到这话,也不知dào

    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冷着声音说道:“不用你,去外面乖乖坐着。”

    被拒绝了的小苏诺哪里敢多说话,立kè

    就走出去乖乖坐好了,在这个家里,他最怕的就是小姑姑了,小姑姑板着脸冷冷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没有反抗的勇气!

    而苏颜衣看到小苏诺坐好,却是冷着脸端起了餐台上的饭菜,小心翼翼的端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秦寂然无声的笑了。

    摆好饭菜,三人开始吃饭,小苏诺用着小勺子很是努力的开吃,秦寂然坐在他的旁边为他夹菜,苏颜衣看到这一幕,挑了挑眉,眼神闪了闪,却是没有说什么,她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娃子吃醋!

    小苏诺很乖巧也很懂事,小勺子也用的很灵活,似乎犹豫了那么一下,才小心翼翼的用勺子装了一块土豆,放到苏颜衣的盘子里。

    “小姑姑你吃。”给苏颜衣送完土豆之后,小苏诺又给秦寂然也送了一块土豆,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小姑夫,你也吃。”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和乐融融的,很是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晚餐过后,小苏诺就和小白虎还有小金龟一起玩去了,剩下秦寂然和苏颜衣两人,康仲这个时候正好打电话过来,向苏颜衣汇报了一番进展。

    而在苏颜衣接电话的时候,秦寂然就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苏颜衣,很是有种不想眨眼的感觉,而这样专注的目光,也让苏颜衣有所感觉。

    “晚上没有工作了吗?”苏颜衣挂断电话,看到秦寂然仍旧在这里,便询问道,要知dào

    秦寂然现在真的很忙,收购传媒公司的事情一直有和苏家联手,在这一方面,她是没有插手的,都是秦寂然的工作,还有苏家最新的度假村项目,虽然现在是冬天,很多地方不好动工,但还是有部分内部建设需yào

    秦寂然操心的。

    “一会再去,有事和你说。”越是和颜衣在一起久了,他就越讨厌工作,真想什么都不做,就这般和颜衣在一起,哪怕只是看着颜衣,也让他觉得很满足,但他也知dào

    ,这并不现实。

    “什么事?”这男人的神色看起来不太好呢,到底生了什么事?她怎么不知dào

    ?

    “大约三天之后,剧组就要再次出外景了,这次的时间有点久,可能需yào

    十多天的时间。”秦寂然的语气有那么点失落,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充满了不舍,这让苏颜衣突然间就想到了垂着尾巴耷拉着脑袋的大型犬。

    “恩。”苏颜衣十分淡定的用一个字表示她知dào

    了,虽然她心里很是不高兴,秦寂然走了,那就意味着不仅没有人给她做早晚饭,更意味着她失去了一个舒服的自带温度调节的大抱枕,这让苏颜衣怎么能够高兴呢!

    而看到秦寂然面无表情的样子,秦寂然显然是有些失望了,颜衣果然是不在意的吗,难道只有他才会觉得离开十天是很久的事情吗!

    一时间,秦寂然的情绪更低落了,语气低沉的继xù

    说道:“这次外景是在山区里,如果有大雪的话还有可能封山,信号估计也不太好,可能没有办法给你打电话了。”

    外景的地点也是挑选了好久才定下来的,很是符合深山老林的概念,拍摄的场景也主要是罪犯躲在那个地方,然后他追击而去,通过种种困难最终找到罪犯,同时也有许多打斗的场景,应该说是这部戏里最辛苦的一段场景了。

    “恩。”苏颜衣继xù

    用一个字来作为回答,不然的话她还能说什么,难道还真能说不让他去了不成!

    不过在苏颜衣看到秦寂然因为自己的话而情绪更加低落的时候,却是皱了皱眉,想了想接着说道:“注意安全。”

    听秦寂然的形容,就知dào

    这其中有一定的危险性,而拍戏本身也就有危险性,安全工作自然是最重yào

    的。

    秦寂然听到这四个字,情绪明显提高不少,眼神柔柔的看着苏颜衣道:“我会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知dào

    我在等你,就早点回来!”苏颜衣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冷着脸多说了一句。

    秦寂然顿时就开心的笑了,凑过去吻了吻颜衣的嘴角,道:“我会的。”

    接下来的三天,秦寂然一边忙着拍戏,一边忙着为出外景做准bèi

    ,再加上秦家和王家的事情,可谓是忙的团团转。

    秦振义一直都在通过各种方式想要联系到秦寂然,更甚至还拍了人去剧组找秦寂然,但却都被秦寂然打掉了,一个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给。

    而也不知dào

    是王芷琳脸皮太厚,还是实在是走投无路,竟然从警察局里打了一个电话给秦寂然,只不过十分可惜的是电话不是秦寂然本人接的,而是姜小斌这个助理接的,听到对方是王芷琳,姜小斌差一点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就更加不可能为王芷琳转交电话,最后也只不过公事公办的说了会转达对方的意思,便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事后姜小斌将这个电话报gào

    给了秦寂然知dào

    ,秦寂然的反应十分淡定,也十分的冷漠,只是恩了一声,便没有后续了,而姜小斌便也明白了秦寂然的意思,随后秦寂然转身离开,姜小斌便动了动手指,将这件事报gào

    给了康仲知dào

    !

    作为一名十分合格的间谍,哦,不对,应该是作为一名十分合格的助理,姜小斌觉得这么重yào

    的事情一定要通知给苏总知dào

    ,势必要阻断一切有可能为秦哥造成麻烦的事情,尤其是王家和王芷琳这个女人,就该交给苏总处理!都这个时候了还敢来找秦哥,真当苏女王是摆设不成!

    三天后,秦寂然跟着剧组走了,苏颜衣并没有去剧组送,只是在家门口送走了秦寂然。

    “早点回来,我等你。”也许这就是属于苏颜衣的甜言蜜语了。

    秦寂然认真的点头,恋恋不舍的看着苏颜衣道:“我会的。”

    送走了秦寂然,苏颜衣整理一番,也去了公司,这几日秦氏和王氏都十分动荡,两家公司的股票都大幅度跌停,尤其是王家,和秦家相比,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让秦家众人都不得不感叹,本来他们觉得自己就挺倒霉的了,但王家的事情爆出来之后,秦家人都有些欣慰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请把你的忧伤说出来,让大家欢乐欢乐?也许这就是人类的一种劣性根,看到有人比自己倒霉,就觉得开心了,而现在的秦家人就是如此。

    其实说王家倒霉都是轻的,短短三天,王家已经足可以用悲惨这个词来形容了,除了王夫人还在为王家四处奔波求人以外,王家的其余三人全部都被关押在了警局里,即使是王芷琳这个病人,也被特殊监护起来,一般人想要见上一面都十分困难。

    只不过一般人见不到,不是一般的人,想见却是没有问题的。

    “出吧。”这天下午,苏颜衣从公司出,康仲负责开车,用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负责收押王芷琳的特殊监护室。

    有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车刚到,人就迎了上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二人就去了王芷琳的病房外。

    “您最多只有半个小时的探望时间,我们会在外面等着。”

    “恩。”苏颜衣点了点头,又对康仲说道:“你也在外面等着。”

    “是。”康仲神情冷肃的道,苏总每次面对王芷琳,情绪似乎都有些不对劲呢。

    苏颜衣推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王芷琳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披头散,哪里还像是个三十岁的女人,简直就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好像一夜之间就苍老了二十多岁,那样子比当初刚刚出车祸时还狼狈万分。

    听到声音,王芷琳缓缓的转头看了过来,本来很缓慢的动作,却是在看到苏颜衣的时候,猛地变快了,苍老沉寂的面容也在这一瞬间有了变化,怨毒而阴冷的看着苏颜衣嘶吼道:“苏颜衣,你竟然敢来,你竟然还敢来,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王芷琳一边嘶吼着一边就想要冲过来,但手铐却是牢牢的锁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只能在病床上挣扎,而苏颜衣却是一脸淡漠的站在病房的门口,动都没有动过,身后的门也没有关上,门口的警卫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便完全不在意了。

    “你,你这个阴险的女人,我要杀了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到如今这个地步,是你对不对,是你将那些资料送给媒体的对不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只要我出去,我就杀了你,让你不得好死!”

    王芷琳状若疯狂的一直在叫嚣着,那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就和疯子一样,看着苏颜衣的眼神充满怨毒和不甘,似乎就像是真的想要杀了苏颜衣一样!

    苏颜衣只是冷冷的看着,其实她很相信这个女人的话,毕竟前世她不就是愚蠢到死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吗,她还记得有一次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来看她,趁着秦寂然不在身边,用着极为微弱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我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你……”。

    那种充满恶毒的语气,让她现在都记忆犹新呢,只是那个时候王芷琳可以杀了她,但现在她却是想让王芷琳想死都死不了!

    活着,才能够体会到足够的痛苦,她对王芷琳的惩罚,就是要让这个女人时时刻刻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王芷琳,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简直就是一条疯狗,还是一条残了的连自由都没有的疯狗,被铁链锁住,苍老的,悲哀的,只能狂吠的疯狗,当真是可怜呢。”

    在王芷琳叫嚣够了的时候,苏颜衣终于冷冷的开了口,淡漠的语气却充满了讽刺的味道,一言一句都好似砸在王芷琳的心上,让王芷琳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也更加的苍白!

    “你,你,你给我滚,滚!我不要见到你,你给我滚,滚开!”王芷琳指着苏颜衣的手指都在颤抖,脸上的神色是又惊又怒,但更多的还是恐慌与畏惧!

    是啊,王芷琳现在最大的感受不是怨恨,而是恐慌,被关在这小小的病房里,她连下床都做不到,失去了自由,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她又怎么可能不恐慌呢!

    王芷琳现在真的是怕极了,她真的很害pà

    自己再也无法从这里出去了,对于她来说,坐牢也许比死亡更恐怖!

    “呵呵,我为什么要走呢?我来这里就是要看看你这可怜的样子,而现在,我还没有看够呢。”苏颜衣轻轻的笑了,那笑容冷漠至极,看在王芷琳的眼里,就像是魔鬼一般的可怕。

    “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王家不会这样,都是你对不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是我喜欢秦寂然,但我从来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啊,你凭什么对王家做这些事,你这么阴毒,秦寂然怎么可能会喜欢你,秦寂然不该喜欢你才对,我一定要将你的真面目告sù

    他,让他从你身边离开,你这个恐怖的女人,你真该死,我就该早点杀了你……”

    王芷琳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但实jì

    上这些话语,却也都是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尤其是最后那一句!

    是啊,王芷琳早就在心里想过要杀掉苏颜衣了,雇佣杀手什么的对于她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苏颜衣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她出车祸之后就一直忙着自身的健康问题,后来刚刚好转,就又忙着应付身边的两名追求者,想到苏颜衣和秦寂然的时间也少了一些,这才没有真的动手……

    想到那两名追求者,王芷琳的神色清明了许多,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不再是那种疯狂的样子,但却同样是充满了怨毒。

    “苏颜衣,你这么对我,你会有报应的,你也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垮王家,王家的实力是你所想不到的,会有人帮我的,一定会有人将我从这里救出去的,而等我出去了,我就要让你好kàn

    ,我一定会报复你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想到那两名追求者的身份和对她的热情,王芷琳这话就说的十分有底气了。

    苏颜衣眼神闪了闪,若有深意的看着王芷琳,不要以为她不知dào

    王芷琳想的是什么,当初她让那两人在医院里接近王芷琳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她是想让王芷琳渐渐的绝望,但却也愿意在这绝望之中让王芷琳感受到点希望,然后再在她有了希望之后,让她再次绝望,一次又一次,让她一点点的失去所有,也让她的精神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折磨!

    这就像是一场由苏颜衣操控着的游戏,游戏规则完全由苏颜衣指定,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规则不好的时候,她就修改规则,玩够了的时候,她也可以修改规则,只要她不说结束,就永远都不可能结束!

    就像是这次的举报,她送出手的证据中,没有一个是可以让王芷琳判处死刑的证据,因为她还不想让王芷琳死,更甚至,她也并不想让王芷琳在监狱中呆的太久,或者说,暂时还不想让王芷琳真的呆在监狱里……也许下一步棋该开始挥作用了呢!

    “那我们就看一看,谁的下场更惨吧。”留下这句话,苏颜衣便在王芷琳歇斯底里的谩骂声中离开了。

    看过了王芷琳那狼狈的样子,苏颜衣表示自己心情很好,坐回车里之后,拿起电话一连打了三个电话,才安静下来,看着车外的风景,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从王芷琳的反应来看,那两个特意派过去的男人显然是挥作用了,而且还是在王芷琳心里占据了不小的地位,现在显然是到了可以拿出来用用的地步了,要知dào

    给那两个男人安排的身份,可是都不一般的,不然又哪里可能被王芷琳看上呢。

    而苏颜衣刚才所打的电话,其中就有给这两个男人安排任务的,她相信不久之后,王芷琳就会如愿的见到这两个男人。

    “苏总,秦振义先生的助理今天已经打来了第三遍电话,王夫人也亲自打过两遍电话,按照您的吩咐,我都没有直接拒绝,王夫人留言,她很有诚意的想找您谈谈。”在接近苏家大宅的时候,康仲汇报道,他这两天可当真是接了不少的电话,除了秦家和王家,整个a市消息流通的人,凡是能够和他或者是和苏总联系上的,都会打电话过来询问消息。

    可以说,苏颜衣的几次出手,几乎就搅乱了整个a市的市场,也让许多人的心都跟着忐忑不安。

    “你说,王家那个女人找我会有什么事呢?”苏颜衣语带玩味的问道。

    “苏总这是明知故问的在考我了?”康仲能够听出苏颜衣语气中的那抹了然的意思,以苏颜衣的聪慧,又哪里会不知dào

    王家这位夫人找上她的意思呢。

    “你安排一下吧,明天上午,我在办公室见她。”王家,继身败名裂之后,也该到了一无所有的时候了!

    王夫人陈瑛实jì

    上是一个很懦弱的女人,出嫁之前听家里父母的,嫁给丈夫之后就听丈夫的,生了女儿之后就听女儿的,平日里很少插手公司的事情,逛街购物,喝茶聚会,便是她所有的生活,而这也是她在王家所有人都被抓走之后,还能留下来的原因,当然,这其中也有苏颜衣故yì

    放过她的原因。

    为什么放过王夫人,自然是因为苏颜衣想要给王家留下一条活路了,就如她一直所计划的那样,她可没有想过一下子就打死王家,她要让王家一点一点的失去所有,渐渐的湮没所有的希望之后,最终陷入到绝望之中!

    苏颜衣是真的很恨呢,只要想到她两年多躺在床上成为植物人那无能为力的样子,她就想让王家所有人都尝尝那种绝望的滋味!

    “好的,我会安排。”苏总的选择果然是不出他的意料啊。

    回到家,苏颜衣直接回了小楼,只是小楼里却没有了往日的温馨,安安静静的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了热气腾腾的晚餐,也没有了那个等着自己的男人,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苏颜衣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摩挲着几个熟悉的按键,却是没有拨打出去。

    而这个时候,佣人王姐也走了过来。

    “大小姐,夫人叫您过去一起吃晚餐,小楼里没有准bèi

    晚餐呢。”王姐不是不想做,是夫人特意吩咐的,让她别做,叫大小姐一起去主楼吃晚餐。

    苏颜衣也没拒绝,换了件衣服就过去了,一家人都在,苏颜衣挨着苏言陌坐了下来。

    晚餐是大厨做的,味道自然是很不错的,也是苏颜衣从小就吃着的,只是吃着吃着,苏颜衣就有些没有胃口了,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十分精致,但没有秦寂然做的好吃啊,至少没有秦寂然做的那么符合她的口味。

    吃了一些到不饿的程度,苏颜衣就停下了筷子。

    苏妈妈看到苏颜衣的动作,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吃的这么少,不合胃口?”

    “吃饱了。”

    “就吃这么点?再多吃点,你不会是因为寂然不在,就胃口不好吧。”苏妈妈又是关心又是打趣道,却不想还真是说到了关键之处。

    苏颜衣皱了皱眉,不解释,算是默认了。

    苏妈妈笑了笑,继xù

    调侃道:“你这胃口啊,还真是被寂然养刁了,他这次出去多久?时间太长的话,你就可以减肥了。”

    “十天吧。”苏颜衣也不介yì

    被调侃,却是突然间觉得,原来十天也是一个很久的数字。

    十天?她有多久没有和秦寂然那个男人分开这么久了呢?似乎自从她上辈子成为植物人后,那个男人就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离开的时间最多也不会过一天,而这一次,却是一走就是十天。

    苏妈妈笑眯眯的想了想,出主意道:“听说寂然这次去的地方很偏僻很辛苦?”

    不知dào

    为什么,看到妈妈笑的这么开心的样子,苏颜衣就觉得自己好似被算计了什么。

    “您想说什么?”苏颜衣十分谨慎的问道,她和大哥从小到大可是没少被自家老妈算计呢。

    “去探班啊,正好快过年了,就当做是提前放年假好了。”

    “我最近很忙,您应该知dào

    。”秦家和王家的事情都需yào

    她操控着,哪里能够走得开,更何况秦寂然不过是出去拍戏而已,最多也就是走上十天左右,她这眼巴巴的跟上去,怎么想怎么都不合适呢。

    “有你大哥在,让他帮你看着就可以了,秦家现在内斗都忙不过来,也不会找你的麻烦,至于王家,已经被你打残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根本就不需yào

    你一直盯着。”苏妈妈一副别以为我不知dào

    的样子,秦家和王家的事情,她可是看的很清楚的。

    实jì

    上苏家众人对于苏颜衣的所作所为自然都是十分了解的,不过在苏爸爸和苏妈妈等人看来,这种程度上的操作,也就是孩子们的小打小闹,他们根本就没有插手的必要。

    小打小闹,如果秦家和王家知dào

    苏家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在这些苏家长辈的眼里只是小打小闹而已,也不知dào

    该作何感想,是会觉得无比气愤呢,还是会觉得自己无比的可怜呢。

    苏颜衣并没有立kè

    就说拒绝的话,而是想了想,才询问似的看向苏言陌,苏言陌也正好kàn

    着她,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像是传达了一些什么。

    “没问题。”最后苏言陌点头同意了苏妈妈的话,妹夫只是离开一天,妹妹就去找妹夫什么的,他真的不介yì

    。

    苏颜衣眨了眨眼睛,淡定的说道:“我会考lǜ

    的。”

    看到苏颜衣这样的反应,苏妈妈就开心的笑了,她自己的女儿她还是很了解的,这哪里是考lǜ

    考lǜ

    的意思,简直就是答yīng

    了的意思啊,她现在只要等着看,颜衣到底会在第几天才去就可以了。

    而此时已经到了目的地的秦寂然,正在和剧组的人商量拍摄的问题,这里情况真的很简陋,住的地方都是农家,三三俩俩的住在一起,秦寂然就和姜小斌住一个房间,住的还不是床,而是热乎乎的大炕,不过虽然硬了点,热热的却还是很舒服。

    “唉,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会在这样的地方住上一次,秦哥,你住得惯吗?要不要再多铺点被子,会不会太硬了?”姜小斌负责铺被子,一边铺一边念叨着。

    “没事。”秦寂然刚和郭泽凯谈好了明天拍摄的问题,看到住的地方也没有什么意见,这点苦他还是吃得的。

    晚上休息,这里也没有什么娱乐,众人很快就都打算睡觉了,秦寂然和姜小斌一起睡,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姜小斌没心没肺的很快就睡去了,倒是秦寂然有些睡不着了。

    他很想给颜衣打个电话,至少说声晚安也好,虽然和颜衣一个房间只有几天的时间,但习惯了之后,却好似已经很久了,突然间离开,让他总觉得空落落的,心里十分的不安稳,连睡意都没有了。

    十天,难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十天那么久吗?为什么他刚刚才来这里,就已经有了回去的冲动了呢!

    颜衣,我好想你呢,你有没有想我……

    颜衣,我的宝贝,晚安了……

    睡着之前,秦寂然恍惚的想着,满脑子都是颜衣的名字。

    而与此同时,同样半睡半醒间的苏颜衣也在想着,今天没有人和她说晚安了呢,真的很不高兴啊!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