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晚安宝贝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振义再次打来电话,这显然也在秦寂然和苏颜衣的意料之中,不过这一次秦寂然却是没有接通,而是直接上姜小斌敷衍掉了,回复的内容仍旧是会通知,但不保证什么。

    如此模棱两可的态度让秦振义无法确定秦寂然的心思,但正是无法确定,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做出什么决定,尤其是下午的记者招待会,秦振义就很犹豫。

    参加还是不参加?如果参加的话,自然也是有好处的,可以进一步洗清他不孝的名声,毕竟这次招待会也会公开宣bù

    老爷子的丧礼地点和时间,而老爷子的丧礼,虽然他们这几个兄弟没有亲自参与,却也是花了大价钱弄的,绝对的隆重,由此也可以证明一下他们的孝心。

    但如果真的参加的话,他也怕引起苏家反弹,万一再出点意wài

    ,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他可就麻烦了,秦家势力虽然强势,但在媒体上显然是处于了下风,手中能够控zhì

    或者是拉拢的媒体实在是有限,而且没有半点力度,与龙媒那种传媒巨鳄,根本就不能比,这也是他当初找上秦寂然想要合zuò

    的原因!

    但是如果拒绝的话,他也怕会引起老大和老三的反弹,虽然他觉得这两人都是不堪造就之人,和他是不能比的,但两人加起来的股份却正好是百分之五十,当真是让人不得不顾忌,如果两人真的联手对付他,他就很难翻身了!

    秦振义其实也不是傻子,他多多少少也能猜到点苏颜衣做法的目的,像是想要和他合zuò

    对他示好,但又何尝不是想要孤立他,让他成为其余两人的目标呢,只是明知dào

    如此,他却无法不被诱惑,因为只要能够和苏氏合zuò

    ,那么他就有足够的资本从秦振仁的手中夺走董事长的位置!

    所以,秦振义真的很纠结,而这种纠结也一直延续到记者招待会召开的时候!

    秦家是以为老爷子举办葬礼的名义召开的记者招待会,秦家三兄弟加上孙子辈的几位全部都到场了,这也是为了洗刷秦家不孝的罪名,小辈们就是再不甘愿,也不敢不来。

    而参与这场招待会的记者也是极多的,其中更是包括龙媒和天声传媒在内,在众人到齐之后,记者招待会也正式开始了。

    代表秦家言的是秦振仁,他是秦家的长子,又是秦氏企业现任的董事长,自然是最佳的言人选。

    “感谢各位参加这次的记者会,这一次秦家召开记者会,主要的目的还是澄清一些外界对秦家的不实谣言,父亲病逝,这是对秦家很大的打击,也是对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很大的打击,我们心里的哀痛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述的……”

    秦振仁站在台上讲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的话,开篇就是苦肉计,而后更是讲述了一些他与秦老爷子的回忆,其中对父亲的孺慕之情和敬重之心溢于言表,让听到这番话的众人,都不得不感叹,这演讲稿的作者,当真是不错的,文笔极佳,极为煽情,就是不知dào

    秦振仁用了多长时间,才将这篇声文并茂的演讲稿背诵下来。

    而在秦振仁之后,秦振义和秦振礼也上台讲了话,秦振义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表现的也极为精彩,他并没有像秦振仁那般表现的多么悲伤,也没有回忆他和父亲有什么故事,而是简简单单的公布了一下葬礼的准bèi

    工作,然后对社会各界提出了邀请,最后深深地一鞠躬作为结束,简单却也不失严谨,神色颇为哀痛,似乎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伤心。

    而在最后上台的秦振礼也表现的颇为聪明,并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却表达了他对两位哥哥的敬重,然后又着重表达了老爷子的遗愿,希望兄弟们可以联手互助,让秦氏展的更好,而最后则是对老爷子的祝福和对秦氏的祝福。

    三人讲话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记者们听着脸色都有不同的变化,在言过后,便是记者提问的时间。

    龙媒的一线记者很是不客气的第一个询问道:“请问你们到底有没有亲自参与秦老先生葬礼的布置,如果参与了,又参与了哪部分,是不是只有出钱的部分?”

    如此带有讽刺意味的提问,让秦家人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却也让周围的记者们纷纷笑了起来,当然这笑容也都很是讽刺。

    不是这些人没心没肺在人家谈葬礼问题的时候笑出来,而是秦家人这番做戏,他们这群混在媒体圈的记者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而那名提问的记者又太过犀利,一句话就直指问题的中心,让他们不由的就笑了出来。

    也许是这些记者的笑容太明显,也许也是因为秦家人本身就心虚,但总归秦家人的脸色都不是那么好kàn

    了。

    “请这位记者说话小心些,话不是随便乱说的,是要负责任的!”秦振仁脸色难看的站了出来,而这话像是警告,却也像是威胁。

    只是这种威胁对于龙媒特意派过来的记者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力度,反而还给了他机会抓住秦家的把柄。

    “秦振仁先生,请问您这是在威胁我吗?我刚才所说的话都是疑问,是我的疑问,也是民众的疑问,您可以不回答,也可以否认,当然,您也可以实话实说的选择承认,但请您不要威胁我好吗,您的话是不是可以让我以为,凡是我以后出了任何事,都是您支使的呢?”龙媒派来的记者本来就不是普通记者,目的自然也不仅仅是询问那么简单,故yì

    找事才是他的目的啊。

    “荒谬,你是哪家的记者,是谁允许你进来的,你是故yì

    捣乱来的吧?保安……”要不然怎么说秦振仁这个人不堪大任呢,这人性格吃不得一点亏,点火就爆,就像是今天这般如此重yào

    的记者招待会都不知dào

    忍耐,哪里能够撑得起一个诺大的秦氏企业呢。

    秦振义和秦振礼都相对冷静些,立kè

    就上来阻止了秦振仁的飙,秦振礼更是向着在场所有的记者解释道:“各位,我们父亲刚刚去世,大哥心里不舒服,情绪难免有些失控,先让大哥下去休息,有什么问题,我就代表秦氏回答大家。”

    不得不说秦振礼这手做的十分漂亮,虽然感觉上是接收了一个烂摊子,但能够代表秦氏出面,抢了他大哥的位置,自然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知dào

    他的存zài

    。

    而接下来记者们的提问也十分不客气,更是问的秦振义和秦振礼脸色铁青,但即使如此,却还是坚持了下来,并没有将场面弄的太过难堪,而那名龙媒的记者,虽然也追问了几个刁钻的问题,却也没有太过逼迫。

    只是这场记者招待会最后所能收到的成果,却显然和秦家预料的有些差距,虽然一些不太受龙媒控zhì

    的媒体,没有用太过不利的言语来报道这件事情,但也没有说秦家什么好话,而龙媒控zhì

    的那些媒体,更是在简单的报道过后加上了一些疑问句式的分析和疑惑。

    【秦家人公开声明,种种表述催人泪下,但是真是假,是真情流露,还是捧场做戏?】类似于这样的标题出现在很多报纸和报道中,虽然看似没有下什么结论,但已然在所有读者和观众的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而人们的信任感本就薄弱,一旦有了怀疑,就更是会往坏处思考,而秦家想要借此翻盘,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由此看来,媒体以及舆论的重yào

    性可见一斑,正所谓喉舌喉舌,便也是厉害在此处了。

    “苏家简直就是欺人太甚!难道他们真的以为靠着一个私生子,就能拿我们秦家如何不成!”董事长办公室里,秦振仁怒极之下摔了杯子,脸色通红的咒骂起了苏氏,在他看来,苏氏才是罪魁祸,至于秦寂然,最多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哼,私生子也是儿子,如果单凭一个苏家不如和,那么再加上家贼的话,那可就难说了。”秦振礼看着秦振义,语气极为讽刺的说道,而也这就算是赤果果的挑拨离间了。

    “你不要含沙射影的在这里血口喷人,长幼有序,你这是对哥哥说话的态度吗?”秦振义这话说的极快,显然是有些做贼心虚了。

    “哼,我不说,那就让大哥来说说吧。”秦振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辩驳什么,而是将话语权交给了秦振仁,在他看来,他刚刚说的那几句话已经足够了,以秦振仁的脾气,哪里能够忍得了呢。

    果然秦振仁立kè

    就受了刺激,怒视着秦振义,十分不客气的怒斥道:“长幼有序,哼,你还懂得长幼有序,那你心里可还是有我这个大哥吗?你别以为你有个私生子多么了不起,不就是苏家吗?难道诺大的秦家还会怕了苏家不成,我就不信他们的手能伸多长,要是还敢来捣乱,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就不客气,难道我还和他们是一伙的不成,你要是有这本事,就当着他们去说,反正是与我无关的,明天就是父亲的葬礼,我不和你们吵,好自为之吧!”秦振义尽量让自己的话说的理直气壮一些,但想到秦寂然和苏颜衣那态度不明的样子,他就还是有些心虚,也不想在这里继xù

    浪费时间了,扔下了一堆话转身就离开了。

    而实jì

    上这番话秦振义也是动了心思的,不仅想要撇清自己,更是想要祸水东引,让秦振仁和秦振礼可以将目标都转移到苏颜衣和秦寂然的身上,他可不想着两人真的联手对付他,但如果是联手对付秦寂然和苏颜衣的话,他可就乐见其成了。

    而与此同时,苏颜衣也关注着秦家的反应,66续续的收到了关于秦家的多个消息,其中更甚至还包括了秦家三兄弟在董事长办公室的那一番谈话。

    在听到秦振义的那番话时,苏颜衣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冰冷起来,她就知dào

    这个男人不是个好东西,想要祸水东引,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而这个时候,秦寂然仍旧在努力拍戏中,为了赶进度,秦寂然这几天连做晚饭的时间都没有了,而且还要加班到很晚,这让苏颜衣很是不高兴,但却也什么都没有说,反而让苏家的佣人做了好些吃的东西送了过去,可谓是十足的体贴,让剧组的人都更加羡慕起了秦寂然。

    已经很晚的时候,秦寂然才一身疲惫的回到了家,客厅的灯还亮着,显然是为他留的,走上楼,打开房门,苏颜衣已然睡着了,躺在诺大的床上,显得有些娇小,但秦寂然只是看着,就觉得疲惫缓缓消失不见,心也变得安定下来。

    轻手轻脚的去了浴室,洗好澡换好了衣服出来,秦寂然才躺上了床,挪了挪,又挪了挪,将自己挪到了苏颜衣的身边,伸出手臂,将苏颜衣拦在了怀里,然后轻轻的在苏颜衣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亲吻。

    “晚安,我的宝贝。”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秦寂然才敢如此称呼苏颜衣,他的宝贝,永远的宝贝!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是想要睁开眼睛打个招呼的苏颜衣,却是改变了主意,继xù

    装睡了起来。

    宝贝?咳咳,从小到大只有很小的时候被母亲如此称呼过的苏颜衣表示,这样的称呼实在是太过肉麻了,而且还是在她的耳边用着那么低沉性感的声音说出来的,实在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秦寂然和苏颜衣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苏颜衣的耳尖也悄悄的红了……

    也许是太过疲惫了,秦寂然很快就睡了过去,但苏颜衣却是有些睡不着了,耳边一直回绕着“我的宝贝”那几个字,然后绕着绕着,苏颜衣就有些恼羞成怒了!

    苏颜衣猛地睁开眼睛,即使是昏暗的卧室里,似乎也显得异常的明亮,她直直的盯着已然睡着的秦寂然看着,本来想说些什么,却是在看到男人疲惫的睡颜时,将心里那点小起伏都压了下去,本来就不多的怒气也瞬间消失不见。

    “唉,笨木头!”只敢趁着这个时候说这么肉麻的话,有本事当着她的面说啊!

    苏颜衣心里的小恶魔傲娇了一下,然后便眨了眨眼睛,有些专注的看起了男人的睡颜,再然后看着看着,苏颜衣就好似被吸引了一般,缓缓的起身,在男人的嘴角也印下了一个亲吻。

    “晚安。”宝贝什么的太肉麻她可说不出口,但说个晚安还是可以的。

    苏颜衣美滋滋的在想,但却十分意wài

    的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声。

    【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偷吻秦先生,获得奖励植物增长液一瓶,可以十倍催生任何植物,如果是对神奇的种子催生,则可以有二十倍催生的效果,请慎用,奖励自行存入到存储空间之中,请宿主查阅。】

    苏颜衣第一次知dào

    原来偷吻也是一种任务!不过有了第一次亲吻时完成隐藏任务的提示,这一次的提示显然也就不那么让苏颜衣惊讶了,不过这一次的任务奖励,倒是让苏颜衣想到了被她忽略了的升级奖励,那个神奇的种子是什么东西,她到现在还没有研究明白呢。

    也许她该找个时间将种子种出来看看?她记得后花园那块就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希望到时候不会种出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熟悉的气息中,苏颜衣渐渐睡去,她等了好久了,这人才回来,自己擦头真的有点痛呢,晚归什么的太讨厌了!

    清晨,苏颜衣醒来,现自己的睡姿一如以往的好,半趴在秦寂然身上的动作,似乎连变化都没有,真是老实的不得了。

    “早安。”头上传来低沉的男声,也是她越来越熟悉的声音,让苏颜衣不由的想到了昨夜的那句晚安,只是却又觉得两句话之中有什么不同。

    苏颜衣想了想,便想到了其中的不同,没有称呼啊,那个“我的宝贝”哪里去了!

    苏颜衣撇了撇嘴,虽然想明白了,但她是不会说出来的,那么肉麻的称呼,她才不稀罕呢!

    两个人起床后就一起去晨练,苏颜衣的身手越来越好了,两个人打了几回合之后,苏言陌也走了过来,看到两人交手的情况,眼睛一亮,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苏言陌也不废话,瞧准一个空隙就挥拳冲了上去,直接将苏颜衣挤出了战圈,和秦寂然对战了起来。

    苏颜衣也不意wài

    ,冷着脸走到了一旁观战,大哥就是一个好战分子,在家里憋了这么许多天,也是该活动活动了。

    两人交手之后,秦寂然十分明显的占了下风,苏言陌的身手可是要比秦寂然和苏颜衣都要好上许多的,那可是在真zhèng

    的战火中历练出来的身手,苏颜衣不仅负责佣兵公司的业务,更是经常跟着佣兵们出任务,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还真不是秦寂然能够比较的。

    不过秦寂然的身手也不算是太弱,也是力道十足,而且两人是对练,也没有太过分的招数,倒是勉勉强强的应对了下来。

    只是当苏颜衣看到苏言陌一拳打向秦寂然嘴角的时候,苏颜衣就有些忍不住了,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加入到了战圈之中,不仅挡住了苏言陌的那一拳,还帮着秦寂然一起围殴起了苏言陌。

    苏言陌挑了挑眉,那动作和苏颜衣有着七分相似,却也没有停手,十分悍勇的以一对二也没有落入下风。

    三人打了不一会之后,习惯晨练的老爷子也过来凑热闹了,不过老爷子年纪太大,也只能在一旁观战了。

    “丫头,用脚踢,不要客气!”

    “小然啊,不要缩手缩脚的,朝着脸打,狠狠的打!”

    “小陌啊,你是不是没吃早饭,拳头没有啥力度啊!”

    “那个丫头和小然啊,你们是两个人,要懂得配合啊,怎么一点都不默契,真该好好训liàn

    训liàn

    !”

    老爷子的嗓门有点大,不一会就将苏爸爸和苏妈妈也喊了过来,一家人又聚在一起晨练了。

    苏颜衣和秦寂然还有苏言陌都被老爷子说的哭笑不得,动作都慢了下来,最后还是苏颜衣恼怒的停了手,瞪了自家爷爷一眼,冷着脸道:“爷爷,你就捣乱。”

    “哈哈哈,我这哪里是捣乱,这不是看着不过瘾吗,要不是爷爷老了,以一对你们三都是没有问题的!”苏老爷子也不生气,反而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好汉不提当年勇!”苏颜衣自然知dào

    自家爷爷厉害,她小时候很多功夫都是爷爷亲手教的呢。

    “是啊,爷爷都老了啊,天天就盼着你也生个娃,爷爷就满足了。”苏老爷子被自家孙女挤兑了,那自然是要挤兑回去的啊!

    苏颜衣就觉得自家爷爷实在是太坏了,提什么不好,非要提生娃,那娃是随便就能生出来的吗!

    “那爷爷就盼着吧,我去吃早餐了。”

    “哈哈哈,丫头你这是害羞了啊。”苏爷爷大笑着也跟了上去,一家人都去了主宅吃早餐,小苏诺这个时候也醒了,穿着一套向日葵的小衣服被佣人带了下来,可爱的不得了。

    “太爷爷,爷爷奶奶,爸爸,小姑小姑夫,早上好。”小苏诺软糯的小声音,让众人都感觉甜到了心里。

    早餐过后,秦寂然就去了剧组,苏颜衣给康仲打了电话,说是下午再去公司,让康仲盯着秦家的事情,同时也开始了对付王家的计划。

    经过这些日子对王家的调查,苏颜衣手里已经搜集到了大量的有关王家众人的罪证,那可不是什么绯闻丑闻就可以解释掉的,而是真zhèng

    的犯罪证据,足以让王家陷入到万劫不复的罪证!

    而在苏颜衣的一声令下,这些罪证也通过多种渠道被送去了各个地方,有的是媒体网络,有的则是警局检察机关,更甚至某些官员手里也收到了这些罪证,算是多管齐下,势必让王家没有翻身的余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她所调查到的资料,全都是王家自作自受的结果,诬陷和捏造证据什么的根本就不需yào

    去做,当真是省了她许多心思!

    “苏总您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挂断了电话,苏颜衣就从空间中取出了神奇的种子和植物增长液看了看,神奇的种子是绿色的,看起来似乎和平常的种子差不多大小,苏颜衣研究了一番,也没有找出什么不同,而那瓶植物增长液倒是和解酒药水很相似,只是里面的液体是绿色的,倒是很符合植物的形象。

    苏颜衣带着这两样东西去了后花园,那里有一大片的草坪,视野足够辽阔,大概也应该可以满足这神奇的种子的种植条件。

    【零零一,这种子该怎么种?】找到了地方,也有了种子,但苏颜衣却有些不知dào

    该怎么做了,要知dào

    ,身为千金小姐的她,可是从来都没有种过地的啊。

    【主人,神奇的种子很好种的哇,您只要挖个坑把它埋进去就可以了!】零零一很开心主人能够想到种子的问题,蹦蹦跳跳的在那里解释道。

    【挖坑?用什么挖?】苏颜衣记得自己过来的时候只拿了种子和增长液,难道还要回去拿铲子不成?

    【主人,用手挖就可以了,一个小坑坑就足够了哦。】神奇的种子真的很神奇,生命力级顽强的哦!

    用手?苏颜衣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手指,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大点的小石头,这才蹲在地上开始了挖坑的工作。

    挖坑很容易,挖好之后苏颜衣就将种子扔了进去,只剩下了手中的增长液。

    【这个东西怎么用?】因为增长液没有配说明书,就只能询问零零一了。

    【倒在种子上面就可以了,然后把种子埋起来。】

    苏颜衣依言而行,很快就弄好了,这时候照顾后花园的佣人也赶了过来,有些好奇的询问道:“大小姐,需yào

    帮忙吗?”

    【这个种子需yào

    特殊照顾吗?】苏颜衣也在心里询问着零零一。

    【不用哒,只要不将种子弄出来,种子自己就会茁壮成长哒。】

    “我种了点东西在这里,不需yào

    特殊照顾,但若是有什么变化,你就通知我。”零零一不说,她还真是有些疏漏了,这后花园的草坪可是有佣人时时照顾着的,要是真的突然长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估计一天不到就得被佣人铲掉了。

    “好的,我会记住的。”佣人虽然还是有些好奇,但也不好意思继xù

    追问,眼神却是四处看了看,想着这位大小姐到底会种些什么呢,要知dào

    现在可是冬天啊,一般东西可是种不活的,就是大小姐知dào

    不知dào

    呢……

    一时间佣人有些纠结了,要不要告sù

    大小姐这一点啊,而就在佣人纠结的时候,苏颜衣已经转身就走了。

    佣人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说了,估计这东西大小姐也不会放在心上。

    苏颜衣往回走的时候,路过草坪边缘,正好kàn

    到一把小腿高的小铲子,想了想,便顺手带回了别墅,然后趁着没人的时候放到了空间里,既然有了空间这么便利的东西,就该好好利用一番才是。

    随后苏颜衣就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搜集物资,当然说物资还是有些夸张了,但日常的生活用具却是准bèi

    了很多,从牙刷毛巾的洗漱用具,到剪刀裁纸刀胶布绳索等生活用具,还有一些日常衣物和野外用具等,除此之外,还有几样家电和电子产品,倒是应有尽有的俨然像是个小百宝箱了。

    下午的时候苏颜衣去了公司,而在此之前,关于王家的一系列报道已然成为了最热门的存zài

    ,更甚至远远的过了秦家不孝所引起的热议,成为各大论坛的榜。

    黑色豪门,这样的话题总是人们最感兴趣的,尤其这其中还带着大量的桃色话题,星王娱乐诸多明星,更是成为这些话题中的主要人物,让诸多粉丝们也跟着叫嚣了起来!

    有相信的,自然也有不相信的,但这些舆论显然都是重yào

    的,在苏颜衣的操控下,虽然爆出了许多关于王家犯罪的证据,但实jì

    上很多关于高层的犯罪证据,却是都被保留了下来,只是递交了上去,却没有公布出来,她可不希望因为王家的事而让高层觉得他们做事太没有顾忌。

    这也许就是一种默契吧,媒体是喉舌,但能够报道什么,不能够报道什么,却是要心里有数的,龙媒能够展到如今这种地步,这一点自然是十分明确的,而苏颜衣作为未来的接班人,自然也十分清楚。

    而王家也就在这短短的半天的时间里,陷入到了极大的危机之中,王家家主王品德,更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警察堵在了办公室里,直接带回了警局收押,而王芷柔和王芷琳也因为参与了部分活动,同时被带走了,据说其中一人是在某官员家里带走的,而另一人自然就是从医院带走的了。

    据说王芷琳被从医院带走的时候,是和某位男士在一起的,跟拍的记者还拍到了两人极为亲密的照片,让许多人感叹,原来在医院里也是可以约会的啊,难怪被传出来送上门去当小三了,果然是厉害啊。

    不过这些事,有的是大众知dào

    的,有的却是不知dào

    的,但只要聪明点的,就都可以从这些消息里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王家完了!

    豪门世家,其实又有几个是完全干净的呢,就是苏家,不也是有着那么多地下生意吗,所以只能说,被抓出来的,不是不干净的,而是不会做人的,谁让他们得罪了不该的嘴的人呢。

    从报纸上看到王家众人一脸惊慌的照片,苏颜衣冷冷的笑了,养了王家这么久,终归是到了养肥了该杀的时候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