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又送礼了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可知dào

    ,就因为你们这么做,秦氏的股票瞬间缩水了几十个亿!你赔都赔不起!”秦振义告sù

    自己要冷静,最起码要弄明白秦寂然这么做的目的,知dào

    对方的目的,他才好做出反击!

    “赔?我为什么要赔?你难道不觉得,秦氏垮了,才是我最想要的吗?”秦寂然语气变得森寒起来,像是真的要弄垮秦氏一般。

    秦振义的心都跟着颤了颤,第一次开始认真的思考起秦寂然如今的势力和影响力,如果秦寂然真的想对付秦氏,那么苏家自然是会站在他那边的,那么秦家是不是有能力面对苏家的打压呢?

    一时间秦振义的心里就想了很多,甚至已经想到了和苏家交锋时的情景。

    如果是以前,秦家是不怕苏家的,当然这也是在秦家不知dào

    苏家到底拥有何等实力的前提下,毕竟在许多人看来,秦家和苏家都是a市顶尖的家族,实力也是相差无几的,而秦家人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现在秦振义却是有些担心的,秦家内斗太过明显,也消耗了许多手中的势力,这样的秦家如果真的对上苏家的打击,就算是能够应对下来,损失也绝对不会小了!

    “你这是在报复?”这样的结果,秦振义显然是不愿意见到的,在他想来,秦家终归会成为他的,哪里会愿意让秦家有半点损失呢!不得不说,秦家人的自私自利,也许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而面对秦振义的指责疑问,秦寂然却是有了短暂的沉默。

    报复?实jì

    上不应该算是报复,他又有什么好报复的呢,如果不是秦家后来找他麻烦,他连自己是谁的儿子都不会记得!

    而如今有现在这番作为,针对秦家,实jì

    上主导这一切的并不是他,而是颜衣,或者准确的说是因为颜衣对他的维护!

    因为维护,所以才会对秦家反感,因为想要维护他,才会抢先下手想要对付秦家,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随你怎么说。”不承认也不否认,他不觉得自己有解释的必要,很多东西,他自己知dào

    就足够了。

    “你这是默认了?你为什么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这是落井下石你知dào

    吗?你爷爷才刚刚去世,你就这么做,你还有心吗!”秦振义义正言辞的训斥道,只是他这种态度对于秦寂然来说,却当真是十分可笑的。

    你这个当儿子的都能不管自己父亲的葬礼,他这个被抛弃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而那个满心都是在算计他的老人,又怎么配得上爷爷这样的称呼!

    秦寂然不由的想到了苏爷爷,那是一个十分豪爽且慈爱的老人,看着他的那种眼神,才是真zhèng

    长辈对晚辈的眼神,而那个躺在病床上仍旧算计他的人,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

    “如果你只是想指责我的话,就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秦寂然的语气愈加冰冷,秦振义想要动之以情,对于他来说却绝对是用错了地方,他最厌恶的便是秦家这种做法,当初无情的抛弃了他,现在又来和他谈感情,当真是无耻至极!

    “……你到底想做什么?又或者说,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如果你的目标是秦家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合zuò

    !”沉默了片刻,秦振义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秦寂然这个时候更想笑了,如果秦振义真的是为了秦老爷子抱不平,他就算是觉得无耻,至少还能保留一点耐心,但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却是半点耐心都没有了。

    “合zuò

    ?将秦家都送给我吗?”秦寂然十分讽刺的反问道。

    “哼,胃口别太大,你当真以为秦家是软柿子不成,还是你觉得苏家就能无dí

    了?”秦振义的语气也开始变得讽刺起来,听到秦家的回答,他显然是觉得自己找到了秦寂然的目的,进而也觉得自己有了可以和秦寂然谈判的筹码。

    无奸不成商,无利不起早,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他就不信秦寂然真的不在乎秦家的产业!而秦寂然只要在意,那么和他合zuò

    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们毕竟是父子!

    而他只要有了秦寂然和苏家的帮zhù

    ,想要掌控秦氏集团就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至于到了那个时候他怎么处理秦寂然和苏家……

    哼!秦家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

    “我的胃口如何不需yào

    你操心。”秦寂然继xù

    走生冷的路线,总觉得和这人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一次的电话商谈自然又是不欢而散的,不过通过这通电话,秦寂然却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

    最初的时候苏颜衣的态度应该是处于一种应战之后被迫反击的状态,也就是说如果秦家对他出手了,那么苏颜衣自然会站在他一方去对付秦家,这一点甚至直到秦老爷子去世也是如此的,但是现在秦寂然想想,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呢。

    就例如这一次的新闻曝光事件,完全是由苏颜衣主动操控的,而这么做的后果,苏颜衣那般聪慧的人,哪里会料想不到,秦家的反弹,甚至极有可能联手对付他,亦或者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可以说苏颜衣这番作为,简直就是在激怒秦家人,让秦家人对他们动手!

    而如此说来,只要秦家人动手,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击了,而那个时候,秦家人又怎么可能是颜衣的对手!

    想到这里,秦寂然就有些哭笑不得了,颜衣这哪里有放过秦家的意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想要秦家自己送上门来啊。

    秦寂然忍不住拿出电话拨通了苏颜衣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有事?”苏颜衣那略显淡漠的声音。fqxsW.coM

    “秦振义给我打电话了。”秦寂然先是汇报了一下情况。

    “然后呢?你有什么想说的?”苏颜衣十分敏锐的感觉到,秦寂然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而察觉到这样的情况,苏颜衣也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专心的应对起来。

    “我只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似乎没有打算放过秦家,为了我,又辛苦你了。”秦寂然在意的,从来不会是苏颜衣的算计,无论是算计别人,还是算计他。他在意的,只是颜衣为他做了这么许多,会不会辛苦,会不会累到。

    “你现了。”苏颜衣没有否认,而是很直接的承认了,自从秦家出现在秦寂然的生活中后,她就已经十分厌恶秦家了,而后秦老爷子对秦寂然的算计,更是让苏颜衣决定对付秦家,而现在秦老爷子去世,也到了秦家人该还债的时候了!

    更或者霸道点说,就算是秦家人不欠秦寂然什么,她也是要拿秦家人开刀的,谁让那些人得罪了她,让她不高兴了呢!

    “是你做的太明显,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意思。”秦寂然从来不会猜疑苏颜衣的所作所为,偶尔的疑惑和好奇也是很直接的,对于他来说,颜衣说什么便是什么,而这次的事情,他现在才反应过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当然他相信这也是因为颜衣没有隐瞒他的意思,不然以颜衣的手段,想不让他知dào

    也是很简单的。

    “是不需yào

    遮掩,我觉得先下手为强,总比亡羊补牢来的好,那些人,不会消停的。”也许秦家人现在是处于内斗中,不会太早的想到秦寂然,但直觉告sù

    她,那些人是不会放过秦寂然的,尤其是秦振义这个血缘上的父亲,如果在内斗中失败的话,一定会将主意打到秦寂然以及她的身上,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直觉,才让苏颜衣决定先下手为强!

    苏颜衣的个性很强势也很霸道,很是有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的意思。

    “需yào

    我做什么吗?这是因为我而引起的麻烦,我不希望都让你来承担。”虽然颜衣护着他,让他也很感动和开心,但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护着,他也会感觉到很愧疚,对于他来说,让颜衣因为他而辛苦,就是他的过错。

    “需yào

    你做的时候自然会找你,你现在只要认真拍戏就足够了。”苏颜衣并没有直接拒绝秦寂然的话,她虽然强势,但并不代表她什么都要自己做,如果需yào

    秦寂然做什么的时候,她是不会拒绝的。

    “好吧,我认真拍戏,那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今天可以早点回去。”秦寂然也没有坚持一定要现在参与些什么,因为他也明白颜衣的性格,颜衣是那种说到就能做到的人,自然现在不需yào

    ,那需yào

    的时候便会告sù

    他。

    不过现在对于秦家他做不了什么,但做些别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香辣蟹如何?好久没吃了。”苏颜衣的声音明显提高了一个语调,显然更加喜欢这个话题。

    秦寂然无声的笑了,脸上的表情也十分温柔,道:“那就香辣蟹,我拍完戏就去买,再做一道水煮鱼如何?很想吃辣的呢。”

    “好!我也会提前回家的!”

    “恩,那我做好饭等你!”

    苏颜衣回来的时间果然比平时早很多,那个时候香辣蟹刚刚出炉,香喷喷的诱人去吃,苏颜衣也没客气,伸出手就拿了一个小蟹腿,嘎嘣嘎嘣的吃了起来。

    秦寂然抬头看了苏颜衣一眼,他正忙着做手里的鱼,但还是被苏颜衣那可爱的样子感染到,宠溺的笑了笑,颜衣吃东西的样子很是有种小松鼠的感觉呢。

    “笑什么?”苏颜衣一口咬着蟹腿一边歪着脑袋看着秦寂然疑惑的问道。

    秦寂然觉得苏颜衣这个表情就像是在诱惑他去摸摸她的脑袋,想到也这么做了,伸出手在苏颜衣柔顺的头上揉了揉。

    苏颜衣就觉得秦寂然这么做有些古怪,但却也没有躲开,她的头现在大多时候的打理权都交给了秦寂然,摸摸而已,他都习惯了。

    不得不说,苏颜衣和秦寂然的生活越来越融洽了,在家里很多时候生活的轨迹都交叉在了一起,很是有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而这也许才是最为正常的夫妻生活,当然这正常之中,还是缺少了那么一点点。

    “味道如何?”看颜衣吃的香,他都想尝尝了。

    也不知dào

    是不是感受到了秦寂然的心思,苏颜衣拿着一块香辣蟹就塞到了秦寂然的嘴里,道:“你自己尝尝就知dào

    了。”

    晚餐很快就做好了,虽然不是全辣宴,但却是以辣为主的,秦寂然喜欢辣,苏颜衣偶尔也会想要吃上一次,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灌水,吃的嘴唇都一片通红,面面相觑看着彼此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寂然也早就习惯了生活中和颜衣生的小亲密,这个时候更是主动的在颜衣嘴角吻了吻,香香辣辣热热红红的。

    晚餐过后,秦寂然又找了好一会的小金龟,想着要给小金龟喂点东西吃,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一楼二楼的都找过了,这就让一直在一旁看着的苏颜衣有些不高兴了。

    “小东西最近都和诺诺混在一起,不会丢的。”苏颜衣觉得,如果丢了才最好呢,免得总是冒出来打扰她和秦寂然的二人世界。

    “也是,那小东西找到了小伙伴,玩在一起很开心。”想到那个新出炉的小团体,秦寂然也了然的笑了,小金龟找到新伙伴,他是不用担心了。

    苏颜衣不喜欢看到秦寂然这种因为宠物就十分开心的样子,想了想,转移话题道:“秦家的事,你也知dào

    了,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

    在秦家的事情上,虽然她有些自作主张,但还是比较尊重秦寂然的意见的,如果秦寂然真的反对,她也不会做的太过分,不然惹的秦寂然不开心,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秦振义想和我合zuò

    ,被我拒绝了,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秦寂然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想法,而且自己有什么想法也不重yào

    ,重yào

    的是颜衣打算怎么做。

    “收购秦氏!”苏颜衣语气颇为冷酷的说道,她有这样的打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了有足够的资金同时进行多个收购计划,她已经让大哥都参与了进来,并且从海外转移了一笔十分庞大的资金参与到计划之中。

    “会不会很麻烦?”秦寂然眼神闪了闪,却是没有说什么阻止的话,虽然他对秦氏没有任何企图,但如果这是颜衣想帮他做的,那么他只会支持。

    “有麻烦的只会是他们。”苏颜衣信心十足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小楼的门被推了开,苏言陌带着小苏诺,外加一只老虎一只乌龟到了。

    “大哥。”苏颜衣和秦寂然一起打招呼,秦寂然还向着小苏诺招了招手,小苏诺立kè

    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

    “小姑夫,小姑姑,诺诺来看你们了。”小苏诺开朗了许多,一下子就跑到了秦寂然的怀里,至于为什么不是苏颜衣的怀里,那就只能说秦寂然似乎更招人喜欢了。

    无论是小动物还是小孩子,似乎都更喜欢秦寂然多一些,而在面对小动物和小孩子的时候,秦寂然也会十分温和,和面对人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诺诺真乖。”秦寂然摸了摸小苏诺的头,一副很喜爱的样子,苏颜衣也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转身却是对着大哥说道:“大哥,事情安排的怎样了?”

    “资金全部到位,只等着你一声令下了。”苏言陌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秦寂然一眼,似乎也带着些询问的意思。

    秦寂然明白这两人是在说秦家的事,点了点头道:“我听颜衣的。”

    苏颜衣这才开口道:“哼,王家和秦家,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苏颜衣从来不说做不到的话,而也许是为了验证这一点,接下来的几天,无论是秦家还是王家,都开始了一系列的变化。

    先是秦家,就在秦家众人准bèi

    一起出面澄清谣言的时候,却现秦家的内斗被再次披露了出来,而且这次的曝光程度显然有所升级,报纸上刊登出来的照片,其中之一是秦振仁和秦老爷子专属律师见面的照片,两人似乎是在一家会馆里,两人中间的桌子上还摆放了一个信封,像是文件又像是金钱,很难说是什么东西,却十足的引人遐思。

    而另一系列照片则是秦家老三和秦老爷子助理张远卓私下里见面的照片,两个人也似乎是在极为僻静的地方,桌面上摆放着水酒,似乎十分融洽的在商谈着什么的样子。

    而有了秦家老大和秦家老三,很多人便会去寻找秦家老二秦振义的存zài

    ,但却现,这一天的报道都没有提到秦老二的负面消息,反而是刊登了一张秦振义在殡仪馆的照片,似乎是在筹备秦老爷子的葬礼。

    两相对比之下,很多人就都有了各自的想法,这秦老大和秦老三不顾老爷子去世反而积极拉拢人脉的传言再一次被坐实,而秦老二却似乎洗清了一些,有些人状似站在公正的角度分析,说这秦老二还是有些孝心的,至少还知dào

    亲自筹备老爷子的葬礼。

    而也因此,让秦老大和秦老三陷入到了更加不利的境地。

    秦氏企业的董事长办公室里,秦家老大秦振仁在知dào

    遗嘱后的第一时间,就让人将这间办公室整理了出来,而后从医院返回,便立kè

    进驻到了这间办公室里,而此时这间办公室里,却充满了压抑的气氛。

    “你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氏的公关团队都是干吃白饭的吗?”秦振仁很愤nù

    ,将手中的报纸攥的死紧,很是有种想要将之四分五裂的冲动!

    这可恶的报纸,这些可恶的媒体,当真是该死!当然最该死的还是苏家和秦寂然那个私生子,即使不用调查,就看这些媒体的名字,也知dào

    是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尤其是这一次的报道,更是有种将秦振义摘出去的意思,让他不得不怀疑,这苏家是不是和秦振义联手了!

    秦振仁这个时候也有种自己给自己挖了坑的感觉,更是在心里诅咒起了王家那些人,如果不是王家的巧言吝啬,他哪里会昏了头,将秦寂然的事情曝了出来,就为了在老头子面前抹黑秦振义,当然,他现在手里有秦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许这件事还是有些成效的,不然他父亲一向看重秦振义,说不定这大头的股份就给了秦振义呢,而他曝光出了秦寂然这个私生子,显然是毁了秦振义在外的声誉,这才让十分古板的老头子给了他最多的股份!

    想到这里,秦振仁就更加的愤nù

    了,他明明才是长子,又有了长孙,但父亲却明显不看重他,一直在他们三兄弟之间徘徊,让他不得不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许多年,最后也不过是落了个险胜的结局,更甚至,这董事长的位置还没有坐稳,就有了一大堆的觊觎者冒出来,让他当真是无比愤nù

    !

    “公关部一直都在努力做事,但龙媒和璀璨联手,再加上一些小媒体的帮zhù

    ,媒体这方面,我们当真是有些插不上手的。”公关部负责人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努力的解释道。

    “媒体方面?王家难道是死的吗?他们手里不是控zhì

    着几家媒体的吗?你难道没有和他们联系?”秦振义最近忙着和自家人争权夺利,倒是疏忽了和王家的联系,而自从出了媒体曝光秦家这件事后,他就让公关部和王家联系了。

    “我第一时间就和王董联系了,但是王董那情况也不太好,他手里的媒体被秦寂然收购了一家,也就是天声传媒,而王氏传媒虽然还在他的控zhì

    之中,却似乎也出了一些麻烦,最初的时候也报道了一些有利于我们的舆论,但很快就被公众的压力和公司内部的矛盾压下去了,对于我们的事,也是无能为力了。”

    “无能为力?王品德这个蠢货!”秦振仁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事情走到现在这一步,他就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而与此同时,秦振礼的副总裁办公室里,也生着类似的事情,人员也有七八位,都是公司的高层,其中就包括张远卓这位助理,而今这位助理也成为了企划部的副经理,光明正大的站在了秦振礼的阵营中。

    “你们说,老二他是不是和苏家联手了?”秦振礼阴沉着脸问道,但询问的对象显然也是有针对性的,他的眼神一直都盯着张远卓在看。

    “很难说,以我对秦寂然的了解,他对秦家人都很反感,合zuò

    的机会不大,但也不能肯定他不会因为利益而和秦振义合zuò

    ,苏家作为a市的四大家族,估计也不会满于现状的,这一次秦氏出了问题,苏氏可是功不可没的。”张远卓简单的分析了一下,脑海中却是不由的想到秦寂然和苏颜衣一起出现在秦老爷子病房时的样子,那两个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

    “那我们该怎么做?”对于张远卓的话,秦振礼并不是太满yì

    ,因为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他最为关心的自然还是如何解决掉现在的困境,他可不想走出去就被人指指点点的说是不孝子!

    本来秦家人约好了今天下午要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这件事,但一大早就公布出了这样的消息,打的秦家人不仅仅是措手不及,更是一下子乱了众人的安排,让本来有点团结对外意思的秦家人,瞬间就有了不同的心思,而这其中最大的变数便是秦振义,谁让今天的消息十分隐晦的帮着秦振义澄清了一番,那么秦振义就十分有可能退出下午的记者招待会。

    “招待会必须要开,至于其他人,我觉得您应该和他们联系一下,现在可不是内乱的时候,苏家在一旁虎视眈眈,那两位只要还有点脑子,就该知dào

    一致对外才是!”张远卓十分理智的分析道。

    “一致对外?哼,我和大哥能一致对外,但老二显然是不可能的,对于他来说,谁是外还很难说呢,再怎么说,秦寂然也是他的儿子,我就不信这对父子在有共同利益的前提下还不会联手,再加上一个苏家,哼!”秦振礼也是理智,更是用了换位思考,至少如果他是秦振义的话,就一定会拉拢秦寂然,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能够利用的时候,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实jì

    上秦振礼还真猜中了秦振义的心思,但他却没有猜中秦寂然的心思,可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利益出卖一切的,对于秦寂然来说,和秦振义合zuò

    ,就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今天早上的报道,那自然是苏颜衣的手笔了,和秦振义合zuò

    是不可能,但让大家觉得苏氏和秦振义合zuò

    ,却并不是不可以的,苏颜衣这么做就是为了破坏秦家内部团结的可能性,势必要让秦家人内斗不止,而她也确实达到目的了,至少秦家老大和老三,对秦振义就已经开始有了猜疑了。

    “这也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如果秦振义和苏家真的联手的话,那么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和秦振仁联手了,秦总,小不忍则乱大谋,您应该和秦振仁先生谈谈才是。”张远卓脑筋转的很快,很是中肯的劝说道。

    张远卓在秦家多年,对秦家老爷子的这三个儿子都十分了解,更甚至可能比这三兄弟彼此之间都了解,所以他才会最后选择站在了秦振礼这边,秦家老大刚愎自用性情暴怒,不喜欢听人建议却又缺乏脑子,如果真让这样的人掌管秦氏,秦氏就留衰败不远了,他也是真的有些可惜,没想到秦老爷子聪明一世算计了一世,却在临死之前立下了这样的一个遗嘱,竟然将大部分股份给了秦振仁,当真是有些愚蠢了。

    而秦家老二秦振义却是一个典型的伪君子,性情古板守旧十分重视脸面,虽然能够听得进人言却不思进取太过于谨小慎微,而这样的人也就勉勉强强能够当一个不合格的守成之君,虽然能比秦振仁好上一些,却也不是他愿意辅助之人,因为跟着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前途。

    而秦家老三秦振礼却是一位脑筋十分灵活的人,既懂得经营人脉,又懂得隐忍,而且年纪较轻很是有进取心,也是秦家三个儿子之中最为优秀的一个,当然这种优秀也是有限度的,但相比之下,却是最好的选择了,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想过离开秦氏。

    “和老大联手?哼,就算是我愿意,估计老大也不会愿意,老大骄傲自大,哪里会看得上我。”秦振礼并不排斥这个主意,但显然也不是那么看好这个主意,张远卓了解秦家兄弟,秦振礼自己又何尝不了解呢。

    张远卓和其余的人都保持沉默,因为他们都明白了秦振礼的意思,这就算是答yīng

    去和秦振仁谈一谈了,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双方的意思了。

    而与此同时,秦振义的办公室里也有一批人,这些人没有其余两人办公室里的多,却是年纪都比较大,而且都是握有公司股份的股东,而这间办公室的气氛,同样也是十分沉重的。

    “你和苏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老头子指着报纸问道,这是龙媒旗下的报纸,却为秦振义隐晦的洗脱了恶名,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我和秦寂然联系过,有合zuò

    的意向,但具体的事情还没有谈过,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什么意思。”其实秦振义也有些懵,在秦寂然挂断他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他们之间没有合zuò

    的可能,但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报道,就不由的让他转变了主意,也许这次就是苏家对他的示好呢。

    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和秦寂然以及苏家的合zuò

    ,就是十分有可能的了。

    “你不确定他们是什么意思,那就问问他们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可以合zuò

    ,就一定要快,趁着老大和老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先下手为强!”人是老了,但话语还是十分犀利的。

    “……恩,我懂,我这就去问!”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