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再现合照

作者:魅夜水草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秦寂然一边做饭一边胡思乱想,却是突然间听到了颜衣的声音。

    “在想什么呢?”苏颜衣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吓了秦寂然一跳。

    秦寂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实话实说道:“在想下次约会。”

    苏颜衣挑了挑眉,觉得这男人有些开窍了,竟然知dào

    要计划约会了。

    “那就约会吧,想去哪?”对于约会这件事,苏颜衣可是十分配合的,也许是上辈子的经lì

    让苏颜衣想明白了许多,已然觉得工作没有那么重yào

    了,如果可以,她也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轻松愉快的事情,愿意用更多的时间去陪伴自己愿意陪伴的人。

    苏颜衣答yīng

    ,秦寂然自然是开心的,但颜衣问到约会去哪,他就又头痛了,去哪里约会好呢?他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怎么都想不到啊!

    “颜衣,你喜欢看电影吗?要不咱俩去看电影?”秦寂然想了很久也想不到,觉得还是模仿一下经典的约会流程吧,吃饭,逛街,看电影,前两项可以省略。

    “看电影?好,吃完饭就去吧。”苏颜衣有点意wài

    ,但还是十分爽快的答yīng

    了,除了工作需求外,她貌似还没有为了看电影而去看过电影呢,谁让她的工作就需yào

    时常的看一些电影或者是电视剧呢,总是要了解市场展和需求的,所以看电影就难免的少了娱乐性。

    晚餐在两人的交谈中很快就做好了,牛排加红酒,还有几样十分精致的配菜,苏颜衣看到这样的晚餐也小小的惊讶了,不知dào

    想到了什么,若有深意的看着秦寂然笑了笑,秦寂然不自在的红了耳尖。

    为什么他就觉得颜衣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呢,好像他有什么图谋似的,让他感觉很心虚,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他明明只是想着给颜衣换换伙食的啊,绝对没有其他想法,他可以对灯泡誓!

    “那个,换换口味,总不能一直吃中餐。”秦寂然诺诺的解释着,希望颜衣不要觉得他居心不良什么的,但看着颜衣那种她一切都明白的样子,怎么就让他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呢!

    苏颜衣但笑不语,一副你不用解释她都知dào

    的样子,让秦寂然更不自在了,明明只是吃了一顿西餐而已,为什么气氛突然之间就变的这么暧昧了呢,怪不好意思的!

    “以后可以经常换口味,我不介yì

    。”终于在秦寂然脸色也要变红之前,苏颜衣淡定的开口道,但不知dào

    为什么,秦寂然就是觉得苏颜衣是在调侃他。

    吃过了丰盛又充满了异样气氛的晚餐,两个人整理了一下就打算出门了,这种一起从家里出去约会的模式,很是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啊。

    两人走到门口打算换鞋,金光闪闪的小金龟却趴在了秦寂然的鞋子上,一副想要被打包带走的感觉,小眼睛转啊转的,聪明伶俐又卖萌的样子。

    秦寂然有些无奈的将小金龟从自己的鞋子上拿了下来,放到一旁开始穿鞋,却见到小金龟爬啊爬啊的就用小爪子抓住了他的裤脚,并用着十分期待的小眼神看着秦寂然,看的秦寂然都不舍得将它拿开了,他对这种会卖萌的小动物最没有抵抗力了。

    “你也想去?”秦寂然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理解一只乌龟的眼神,但他就是十分无语的理解了。

    小金龟十分用力的点着脑袋,就怕主人误以为它是在摇头!

    人家真的很想出去见见世面啊,自从来到地球以后,人家还没有出门看过这个世界呢,不知dào

    外面有没有漂亮的乌龟妹妹呢,人家不想形单影只的一只龟,还要天天看着主人秀恩爱!

    秦寂然满头黑线,他现在是真的有些怕了小金龟点头的样子,要不要每次都这么巧啊,难道真的能听懂他的话不成!

    “不行。”秦寂然还没说什么正在那纠结呢,苏颜衣却是话了,直接将小乌龟拒绝了,他们两个人出去约会,为什么还要带着一只电灯泡,这是绝对不能够的!

    小乌龟期待的小眼神瞬间就破灭了,也不抓着秦寂然的裤脚了,放下爪子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只留了一个龟壳在外面,用实jì

    行动表达了自己的伤心和失落。

    如果是男主人拒绝什么的,它还可以卖萌撒娇求打包,但如果是女主人话了,那就直接放qì

    吧,谁让男主人只听女主人的话呢!

    秦寂然看着小乌龟这一系列动作是真的无语了,疑问的看向苏颜衣,似乎是在问,难道你就没有觉得这只小乌龟有什么不同吗?智商太高什么的难道真的不是问题?

    苏颜衣自然是察觉到了秦寂然的疑惑,但是她也不好解释这只乌龟是系统给的奖励,不知dào

    是哪里冒出来的品种啊,所以只是保持沉默直接将秦寂然无视了。

    不过看到秦寂然这种无语加满脑袋黑线的样子,还真是十分有趣啊!

    【因为养了一只过于聪明的乌龟而被惊讶到,然后被老婆笑话了该怎么破,在线等!】

    两个人去了璀璨公司名下的一家电影院,买票的时候秦寂然自然是要征求苏颜衣的意见,只是一个将看电影当作工作的娱乐圈人士,对看电影还真没有什么偏好,便让秦寂然自己做主买他喜欢看的。

    秦寂然对于电影还是有些偏好的,很快就去买了两张电影票,外带一桶爆米花,看电影总要有点气氛不是,他有看到别人的男朋友都有买的。

    苏颜衣也不问什么票,跟着秦寂然就走了,秦寂然买的是情侣套票,位置是一个沙坐,周围还有着简单的格挡,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独立空间,很是隐秘的感觉,位置处于中前方,视觉效果应该也很不错。

    两个人来的时间还是很凑巧的,刚坐下不到两分钟电影就开始了,字幕组出现,苏颜衣一看到名字就知dào

    是什么片了,虽然她没有看过,但是名字还是听过的,是一部十分有名气的悬疑推理片。

    “你喜欢看悬疑片?”苏颜衣有些期待的问,她说让秦寂然去选他喜欢的电影时,她可就等着这个时候呢,系统加分什么的,她天天都期待着啊!

    果然下一刻系统的声音就没有让她失望的响了起来,这真是期待已久的声音啊。

    【恭喜宿主完成二级任务一次,加一分,现阶段积分为十九分,请宿主继xù

    努力!】

    苏颜衣满yì

    了,十九分啊,就差一分了,终于快要升级了,真是有点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感觉呢。

    “还行,挺有意思的。”秦寂然自然没有否认,只是口中的有意思却是与苏颜衣想的不同,他是喜欢看悬疑片,但喜欢的重点却有点让人无语。

    电影是讲述一个舞者出了车祸之后失去双腿,然后产生了幻觉的故事,幻觉中,这名舞者身体健全,不仅能够行走,还能够跳舞,然后他就日日夜夜的在家跳舞。

    而看到这一幕,秦寂然就说道:“舞者的眼神不对,应该更加狂热一些,演员的形象很合适,但演技有些不到位啊。”

    苏颜衣依言看去,也觉得是该如此,便赞同的点了点头,想着秦寂然果然不愧是影帝,对于演员的演技很是注重。

    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从演技到剧情,从对白到服装,却是被秦寂然挑出了十多条不合适的地方,这就让苏颜衣有些无语了。

    亲,你是来看电影约会的,还是来做评委的?影评由你去写是不是更合适一些?要不要给你开个专栏呢亲!

    苏颜衣默默的收起内心的吐槽模式,十分淡定的附和道:“看悬疑片,是挺有意思的。”

    秦寂然一愣,立kè

    变得有些尴尬起来,职业病什么的真心要不得啊。

    “不好意思,看到就说了。”秦寂然也知dào

    自己有这样的毛病,这还是因为以前学习演技的时候养成的,那个时候无论是看电影还是看电视剧,为的都是吸取经验淬炼自己的演技,便也养成了挑毛病的习惯,后来在娱乐圈混久了,知dào

    的东西也愈多了,挑出的毛病也就愈来愈多了。

    “你这算是职业病?”其实苏颜衣也有这样的毛病,只是没有如此挑剔而已,因为她不是演员,而是一个商人,只要电影就商业价值,就值得她去投资。

    “以前为了练好演技就总是琢磨演员们的眼神和动作,然后这毛病就有了。”秦寂然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但实jì

    上,为了锻炼演技,他付出的可真的很多。

    一个非演艺专业的人想要进入娱乐圈,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如果想在娱乐圈里混下去并且混的好,就需yào

    付出很多了,在最初,他还没有苏颜衣的庇护的时候,只想着认认真真的演戏,一定要在娱乐圈里混出个名头,让苏颜衣可以看到自己,也可以通过这条渠道,距离苏颜衣更近一些。

    那个时候,身为孤儿的他,没有背景没有演技,只靠着十分出色的样貌和一颗为了苏颜衣可以付出一切的真心就进入到了娱乐圈里,吃的苦可想而知!

    但也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凭借着他的相貌和努力,也在娱乐圈里有了点名气,更是进入到了璀璨娱乐,距离苏颜衣又近了一些。

    而后也不知dào

    因为什么原因,苏颜衣找上自己,两个人签订了婚姻契约,璀璨娱乐也开始着重培养他,为他护航,但即使如此,他也是付出了许多汗水,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成为了一个实力派的影帝,而不仅仅是一个靠着长相吃饭的偶像派。

    秦寂然也因为自己的话想到了许多以前的事情,但是并不想表现出来让颜衣知dào

    ,即使这些都只是为了可以距离颜衣更近一些。

    只是他不说,却不代表苏颜衣不知dào

    ,能够在娱乐圈里混出个名头的,付出的代价恐怕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很幸苦吧?”苏颜衣问,看着秦寂然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她一直都知dào

    这个男人是十分努力的,不然哪里会现在这么好的演技,而且不仅仅是演技,还有其他方面的事业,在证明秦寂然成功的同时,也在说明着秦寂然为之所付出的努力,没有付出哪里来的收获。

    秦寂然没有想到苏颜衣如此敏锐,可以从他的一句话中就感受到这一点,心下十分感动,微微的摇了摇头道:“不辛苦,很值得。”

    付出自然就是有收获的,他选择了这条路,他付出了那么多,不仅是让他取得了今时今日在娱乐圈无人可及的地位和成就,更是让他走到了颜衣的身边,单单只是后来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更甚至哪怕是千百倍的付出,也一定是值得的!

    苏颜衣不知dào

    秦寂然心里所想,但却也认同了秦寂然的话,辛苦也是值得的,没有付出又哪里会有回报,就是她走到今天,也是付出良多。

    苏颜衣从小就跟着不同的人学习各种知识,如果只是书面上的还要简单些,毕竟苏颜衣的智商还是足够用的,但苏家人从很小就要开始学习各种格斗技巧,那可真是无比辛苦,训liàn

    内容绝对不比特种兵的差,最多也就是在强度上能够偶尔放松些,不至于让苏颜衣一个女孩子,也非要达到何种程度。

    但是,苏颜衣不仅好强还好斗,身手差了打不过同龄的小朋友太丢脸,所以苏颜衣在训liàn

    方面从来不偷懒,只是当她打过了同龄的小朋友之后,又要挑zhàn

    大她一些的大朋友,这下子就是不偷懒都不行了,便自己给自己加重训liàn

    任务,然后一路走过来,已不是辛苦二字可以形容的。

    不过苏颜衣也是觉得这种辛苦这种付出是值得的,至少最后赢的那个都是她,吃亏的都是别人。

    想到小时候的事,苏颜衣就不免的想到小时候那几个小伙伴,现在那几人都分布在世界各地做着各种不同的工作,有的做的是杀人越货的买卖,有的人做的是救死扶伤的生意,但总归都是十分厉害的,只是有几年不见了,也不知dào

    情况都如何了,也许她还找个机会让大家聚聚才是。

    想到这里,苏颜衣却是灵光一闪,突然间想到自己貌似也不用找什么机会,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过年了,而每年苏家都会有一个大聚会,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不然凡是隶属于苏家的精英子弟全部都会回来参与,到时候那几个人自然也就会回来了,看来自己是该要好好锻炼锻炼身手,免得被那几个人反了去。

    而锻炼身手自然是需yào

    对手的,苏颜衣的视线都不免的落到了秦寂然的身上,颇为兴奋的说道:“以后每天早上晨练的时候,你也叫我起来,我们一起练。”

    秦寂然想不明白苏颜衣的思维方式是怎么从辛苦不辛苦跳跃到了晨练的问题上的,但苏颜衣的提议显然是让他很高兴的,立kè

    便答yīng

    下来,“好,一定叫你。”

    秦寂然的好身手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但开始的时候走的是野路子,也就是所谓打架打出来的,谁让他是孤儿又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里,打架什么的就是家常便饭,你不欺负人,但总有人想要欺负你,而你不想被欺负,就要懂得反抗,所以打着打着,秦寂然就越来越厉害,直到后来长大上了学,便开始有计划的学习各种格斗技巧,直到后来有了资本,还请了专门的老师来教他,这才有了如此不错的身手。

    两个人交谈着,电影也继xù

    演着,但无奈于两个人的心思都不在这里,一般情侣该体会到的浪漫,这两个人也感觉不到,而且周围还有人时不时的惊呼出声,让两个人就更加找不到什么浪漫的感觉了。

    不过虽然没有浪漫的感觉,但两个人的心情却是都极为不错的,看了看彼此无奈的样子,不由的相视而笑,感觉上十分有默契,也有着一种淡淡的温馨,很像是那种老夫老妻虽然没有了浪漫但却同样幸福的味道。

    有言道,浪漫是爱情的锦上添花,幸福却是爱情的点点滴滴,后者比前者更重yào

    。

    电影散场,两个人牵着手一起走出来,因为戴着帽子和围巾,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般,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一起走走吧?”看了看时间,感觉上还早,秦寂然难得开窍的主动邀请道。

    “恩。”苏颜衣哪里会拒绝,十分爽快的就答yīng

    了。

    电影院外围就是一个小型公园,两个人走进去,虽然天气有点冷,但还是有许多人在这里散步,有的是老爷爷老奶奶,也有的是情侣或者是夫妻,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走着,在路灯的映衬下,也显得颇为热闹,并没有冬季那种萧索的感觉。

    苏颜衣和秦寂然穿梭在人群里,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谈,嘴角却是都微微上翘带着一抹笑意,心情极好的样子。

    对于平日里十分忙碌更甚至是生活在尔虞我诈的社会里的人来说,能够这样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走在人群里,却是一件极为惬意的事情,似乎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连呼吸都显得十分愉悦。

    “以后我们常出来走走吧,感觉很舒服。”秦寂然可以感受到苏颜衣的愉悦心情,也可以感受到自己心底涌现出来的感动和眷恋,那是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便不由的提议道。

    “好。”苏颜衣是真的有些喜欢上这样的感受了,也许重生的意义对于她来说,除了报仇和对秦寂然的感动,还应该再加上一句:活着真好!

    在普通中感受温馨,在平凡中享shòu

    快乐,知足常乐这句话,当真是十分有道理的。

    两个人逛了很久,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只是走了许久,苏颜衣感觉有些饿了,便眨巴着眼睛看着秦寂然道:“我饿了,想吃饭。”

    这一刻秦寂然觉得自己的心软的都快漏水了,如此可爱的颜衣,实在是让人有些受不得啊!

    秦寂然连衣服都没有脱,奔着厨房就去了,就怕自己走慢了饿着颜衣,动作十分迅的仅仅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就煮好了一锅面条,给苏颜衣盛了满满的一大碗,这才松了一口气。

    “快吃,别饿到了。”秦寂然那语气是满满的关心,给苏颜衣喂食,已然成为了他最喜爱的活动之一。

    看男人紧张的样子,苏颜衣本来是想笑的,但不知dào

    为什么就有些想哭了,但高冷范的女王怎么会哭呢,所以她只是闷头十分努力的吃了起来。

    这男人傻傻的关心自己的样子,让她想要笑话都笑话不起来呢,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对她这么好呢!

    要知dào

    就算是苏爸爸和苏妈妈,甚至是最喜欢自己的苏爷爷,还有一直都护着自己的苏哥哥,他们虽然也爱着自己关心着自己,但却从来不会像秦寂然这般,温柔体贴细致周到,怕自己冷了热了,又怕自己饿了渴了,好似自己的每一个感受都是那么的重yào

    ,重yào

    到让这个男人放在最重yào

    的位置,让一向冷情的她,都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待自己的心意。

    “别傻看着了,你也吃。”苏颜衣说着就十分用力的夹了一筷子的小配菜放到了秦寂然的碗里,这男人傻傻的看着自己难道就能吃饱不成!

    秦寂然这才笑了笑闷头吃了起来,谁让颜衣吃的那么香,看着看着就有些看呆了。

    秦寂然吃面条很快,比苏颜衣吃完的要早,吃完之后就继xù

    盯着苏颜衣看,看的苏颜衣都有些不自在,恨恨的吃了两大口,将面条都塞进了嘴里,才忍不住的瞪了秦寂然一眼。

    “慢点吃,吃饱了吗?要不要再盛点,锅里还有。”秦寂然看的想笑,这个样子的颜衣可爱的过分。

    苏颜衣快的将面条咽了下去,才有些恼羞成怒的道:“猪才吃那么多。”

    秦寂然这次是真的笑了,笑声浅浅的,有些低沉,带着一丝磁性,很有味道,也很有诱惑力。

    苏颜衣面额微红,却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被笑话了什么的最讨厌了,这个男人总是在自己吃东西的时候笑话自己,实在是该罚!

    苏颜衣猛地起身,拉过了秦寂然,就在秦寂然的嘴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是咬不是亲哦!那度,那力道,那动作,十分的干脆利落,简直是霸气极了!

    秦寂然吃痛的微微皱起了眉,但眼神中更多的还是无奈和宠溺,能够被苏颜衣咬也是一种幸福啊,曾几何时,这样的画面就是他最为期待的一幕,可以和苏颜衣开开心心的在一起笑闹,让他满心都是幸福的感觉。

    “再笑就再咬你!”苏颜衣冷着声音板着十分精致的小脸威胁道,但仔细去看,却会现苏颜衣的眼底也是满满的笑意,哪里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只是看着这个样子的苏颜衣,秦寂然就更想笑了,忍不住逗弄道:“颜衣,嘴上有伤口的话,我明天拍戏大家看到会问的。”

    “问又如何!”哼,她才不在意呢,反正丢人也是他丢人,与她才没有关系呢,这叫自作自受才对!

    “他们要是问我,我就说是被你咬的。”秦寂然十分无辜的说道,他说的可是实话,就是不知dào

    众人会怎么想了,会觉得颜衣强悍呢,还是会觉得自己被强吻了呢,无论是什么,总觉得很有趣啊。

    秀恩爱什么的,秦影帝表示,他也很喜欢啊!

    秦寂然眼神中都是笑意,苏颜衣看到了,自然知dào

    他是在戏弄自己,只不过,这样的感觉也不是很坏就是了。

    她也很喜欢和秦寂然这样互动,没有了拘束和紧张,气氛很好,感觉很开心的样子。

    “哼,说就说,我才不怕。”到时候所有人就都知dào

    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想来抢的通通的都要靠边站,最好再传几张照片到网上去,让王芷琳那个女人也看到,气晕了最好!

    亲爱的女王陛下,其实就算你不这么做,大家也都知dào

    秦影帝是你的人了,真的不需yào

    盖章什么的,这么明显的秀恩爱,会被人嫉妒的啊!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约好了一起晨练,但秦寂然起床之后却是没有看到苏颜衣的影子,想了想,便去敲了苏颜衣的房门,只是敲了好几下,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看看时间,这就让秦寂然有些捉急了,颜衣不会还没有醒吧?那他要不要进去叫颜衣起床啊?

    秦寂然想到苏颜衣十分直接的推开自己房门就进屋的样子,想着自己要不要也试试,便试探着开了开门,然后意wài

    又不意wài

    的,门竟然开了。

    好吧,在自己家里睡觉不锁门,真的是一个好习惯,不仅仅是他有,看来连颜衣也是如此的。

    秦寂然轻咳了一声,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尽量控zhì

    着自己的眼神不四处乱看,尤其是床上的地方!

    但是,不看也不成啊,他的任务就是要叫苏颜衣起床,只是……床上为什么没有人呢!人哪里去了?

    秦寂然的迷惑只是一瞬间,因为他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水声,原来是在洗澡啊,秦寂然松了口气,忍不住四处看了看,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进来,但上次来可没敢太放肆的四处看,这次趁着颜衣不在,多看看才是,谁让这个房间对他来说,一直就像是一个小禁区般的存zài

    。

    而就在这个时候,水声停止了,秦寂然猛然惊醒,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要退出去,却不知dào

    自己什么时候走到了屋子的中央,这一回头,正好kàn

    到了从浴室出来的苏颜衣!

    苏颜衣只围了一条浴巾,上到胸上,下到大腿下,头还滴着水就走了出来,一抬眼便正好与秦寂然的眼神对上,挑了挑眉,有些了然的说道:“你来叫我起床?等会吧,我马上就好。”

    苏颜衣不是厚此薄彼的人,她既然能够不敲门就进秦寂然的卧室,自然也不是那么在意秦寂然不敲门就进自己的卧室,所以她的反应很是淡定,淡定到根本就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围着浴巾走出来的样子有哪里不对,让秦寂然都不知dào

    该说什么好了!

    秦寂然也很想淡定,但是看着面前的美人出浴图,他就有些淡定不下来了,一大早上的就看到这样的画面,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那个不着急,你先穿衣服,我去外面等你。”秦寂然说着就想走,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只是还没走两步呢,就又被苏颜衣叫住了。

    “先别走,给我擦头吧。”苏颜衣不怎么喜欢用吹风机,每次都用毛巾擦,但却总是弄疼自己,而自从有了秦寂然帮着擦以后,苏颜衣也就越来越嫌弃自己了,谁让这男人的动作总是那么温柔呢,温柔到让她都有些眷恋了,每次自己擦头的时候,都很想找这男人来帮忙啊。

    秦寂然僵硬着拿过毛巾,眼睛一点都不敢乱看,心下有些叹气,他是该感谢颜衣对自己的不防备好呢,还是该埋怨颜衣对自己的忽视?他一个大男人,颜衣难道就没有想过她对自己的诱惑力吗?

    穿着浴袍就出来什么的,还不让人走什么的,更过分的是还什么都不让人做,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歧视啊!

    秦寂然很想大声的告sù

    苏颜衣,他也是个男人好不好,不要当他不存zài

    好不好!

    秦寂然虽然在心里胡思乱想着,但动作还是很温柔的,只是想到一会就要出去晨练,却是对剩下的那点湿度有些不满yì

    了。

    “用吹风机吹吹吧,毛巾擦不干的,一会出去吹了凉风,会难受的。”外面天气冷,头没有干透的话会头疼的。

    苏颜衣不喜欢用吹风机,但道理还是懂的,只好说道:“你给我吹。”

    “好。”秦寂然哪里会拒绝,找到了吹风机就给苏颜衣吹起了头,苏颜衣的丝很柔顺,乌黑亮丽没有杂色,因为没有了毛巾的阻隔,秦寂然可以用手直接去触摸苏颜衣的头,那种柔柔的感觉十分让人留恋。

    哦,他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差事呢!秦寂然有些满yì

    的想。

    两个人着装完毕一起去晨练的时候,时间已然比平日里秦寂然晨练的时间玩,但两个人在一起,谁又会在意时间呢。

    “你别总是躲闪不反击,难道我还用你让着不成!”两个人的晨练自然是对打,而苏颜衣十分好斗不服输,自然也就不喜欢别人让着她了,秦寂然只挨揍不反击,打着打着就让苏颜衣不满yì

    了。

    秦寂然叹气,他哪里舍得真下狠手打苏颜衣,所以只能自己挨揍了,没想到挨揍也不成。

    “那你小心了。”女王陛下不满yì

    ,秦寂然自然是要努力了,一起晨练的事情他可是十分期待的,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表现不好就被颜衣嫌弃了,到时候不一起晨练了,他一定会很难过的啊!

    两人再次交手,秦寂然的动作果然凶猛许多,与苏颜衣的狠辣相比较,各有所长。

    不过苏颜衣胜在灵巧和刁钻,而秦寂然则胜在力度和持久,当然秦寂然最大的缺点是不舍得下狠手,所以即使认真了,也只有挨揍的份,苏颜衣很快就一个翻身躲过了秦寂然的直拳,从秦寂然身后用手遏制住了秦寂然的脖颈,略微一用力度,就让秦寂然不得不停手了。

    “我认输。”苏颜衣的招式本身就比他精妙许多,而且处处透着杀机,虽然他本身有那么点放水,却是输的也不冤枉,算是输的心服口服了,他的颜衣,果然是最棒的,什么都这么厉害,让他越来越佩服,也越来越喜欢。

    听到秦寂然认输的话,苏颜衣却是没有松手,反而又用了点力度,在秦寂然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指头的痕迹,整个人也贴在了秦寂然的背脊上,姿势颇为暧昧,但说出来的话却透着威胁的味道。

    “你下次再不认真和我打,我就不客气了。”秦寂然有放水,苏颜衣其实也是有的,她学习的招式都是杀招,和秦寂然对打的时候很多都无法使用,只是她的态度很认真,在避免真的伤到了秦寂然的前提下,一招一式都用了九成以上的力度,倒是秦寂然,只是有个架子而已,让她不甚满yì

    。

    “好,我一定认真。”脖颈间的疼痛让秦寂然明白,颜衣是真的不喜欢自己的放水,也只好承诺一定认真,毕竟每次输的太惨的话也不好kàn

    ,会被颜衣瞧不起的。

    接下来两个人的对战果然精彩了许多,苏颜衣虽然一直十分灵巧的躲避着,但偶尔还是被秦寂然逼的不得不硬抗上一两拳,如果不是秦寂然最后收了一些力度,苏颜衣一定会受伤的。

    两个人打了半个多小时才结束了晨练,秦寂然十分关切的询问道:“怎么样,没有哪里受伤吧?”

    真的打起来的时候,秦寂然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真的打到苏颜衣,或者就算是没有打到,擦过总是有的。

    苏颜衣挽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有两块青红,不过这也不算是受伤,和人对打留下这样的痕迹很正常,便道:“没事,快去做饭吧,我饿了。”

    苏颜衣说着没事,但秦寂然却看着心疼,他真的有很注意,但还是让苏颜衣受了伤,“颜衣,擦点药酒吧,不然会疼的。”

    苏颜衣想想也是,她最近运动量很少,今天早晨的运动又这么剧烈,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会按摩吗?”苏颜衣很是淡定的问。

    秦寂然愣了一下,这个时候问这样的话,如果他回答是“是”,那么结果就很明显了啊。

    “学过一点,不太专业。”秦寂然斟酌着语气回答道,一边说还一边偷偷的看了苏颜衣一眼,给颜衣按摩什么的,想想就觉得脸红心跳啊!

    “那就试试吧。”苏颜衣也不挑剔,似乎有人用着就好。

    但实jì

    上苏颜衣却是觉得秦寂然应该是会的,因为她想到了前世秦寂然给自己按摩的情景,那个时候她是植物人,秦寂然就几乎每天都会为她按摩,最初的时候手法虽然有点生涩,却也是颇为到位的,而后来更是愈的熟练起来。

    苏颜衣虽然不能动,但还是有些感觉的,秦寂然的手法不仅是越来越熟练,也多了许多技巧,似乎是特意又去学了一些,而这些却都是为了照顾她。

    而为了照顾她,秦寂然学的又哪里仅仅是按摩一种,各种高级护理的知识,还有医学知识,尤其是关于植物人方面的,几乎都是秦寂然学习的范围,很多时候秦寂然都是一边陪着自己,一边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各种医学书籍,让她看着,都觉得十分窝心。

    其实那个时候,苏颜衣就常常会疑惑,想着这秦寂然到底是喜欢自己哪里,又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到底喜欢自己有多深?

    苏颜衣不是怀疑自己的优秀,而是前世的她在对待秦寂然的态度上,真的没有多好,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为秦寂然做过什么事情,最多也不过是因为婚姻而有的那个协议,帮着秦寂然在事业上面有所展,但以她对秦寂然的了解,这却绝对不是秦寂然喜欢上自己的缘由。

    “颜衣,回卧室还是在这里?”秦寂然有那么点小忐忑,也有那么点小期待,却是不知dào

    苏颜衣突然间想到了一些问题,心思有些复杂起来。

    “去卧室。”苏颜衣看了秦寂然一眼,便带着他回了卧室,神情动作也不拘束,到了卧室之后就趴在了床上,等着秦寂然给他按摩。

    有人服wù

    什么的,最好了!

    ……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